第37章 误会

“误会了。”

他们看了一眼徐川,没想到这小子竟然会报警,随即无奈的笑着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本小本本,递给了张征。

嗯?

张征接过后,看了一眼外面的字,有些意外。

他立刻翻开本子核对了一下照片,立刻将本子递了回去,并且用一个极其标准的姿势敬了一个礼。

徐川看到张征的动作愣住了,啥情况啊,咋敬礼了呢?

就在他愣神时,两人也同样用非常标准的动作,立正、敬礼。

随后三人在不远处交谈了几句,张征便领着两人走到了徐川面前。

“你们可能有些误会。”

此刻夏云平和谭凯一左一右歪歪扭扭的靠在刘凡身上,眼神迷离。

徐川疑惑道:“警察同志,什么情况啊?”

“我想,还是让他们跟你解释吧。”

张征让了一步,身后的两人走了上来。

“这位同学,我想我们之间有一些误会。”

两人中的一人走了上来:“我们两个是天府大学这次军训的教官。”

对方开口的第一句话就让徐川愣住了。

“教官?”

“嗯。”

对方点了点头:“我叫姜勋,那位是苏祥。”

徐川看向苏祥,对方很友好的向他点了点头。接着他又看向了张征,张征也点了点头,显然是认可了他们的说法。

难怪会敬礼,难怪对方身上会给徐川一种危险的气场。

谁大半夜被这俩跟着,能不紧张?不觉得危险?

可是他还是有些疑惑:“你们为什么跟着我们?”

姜勋笑了笑:“没想到你挺警觉的,还偷偷报了警,是这样的,我们有个战友的家属在附近,我们顺道来看一下。”

“额?这和你们跟着我们好像没什么关系吧?”

“唉。”

姜勋欲言又止,最后叹了口气:“我带你去看看,你就知道了。”

徐川看了一眼张征,张征答道:“那我一起去吧。”

“嗯。”

姜勋没想到哪怕警察认可了自己的身份,徐川还这小子那么警觉。

于是他点头道:“我们走过去就行了,你的几个同学让苏祥陪着在这里等一下吧。”

“好。”

徐川和张征随即在姜勋的带领下,向前走了百十米,不远处有个孤零零的摊位立在马路中央,昏黄的灯光下,一个孩子蹲在地上写字。

姜勋指着摊位说道:“不瞒你们说,我们有一位战友在一次任务中不幸牺牲了,留下了两个未成年的孩子,那个西瓜摊就是她老婆的摊位。”

“其实我们一直有安排人看望嫂子,只是这次来天府大学城,我们才知道她情况远比我们想的困难。除了两个孩子,家里还有四个老人,所以我们几个兄弟又私下里凑了点钱给她,可她不管怎么样都不肯收,宁愿自己一个人吃苦出来摆摊。”

听到这,徐川大致明白了,自己几个人刚刚喝了酒,姜勋和苏祥应该是怕他们醉酒后回学校的路上来这个摊位闹事,所以才一路尾随。

“我知道了,确实是我误会了。”

徐川道歉:“姜教官,实在不好意思。”

“没事。”

姜勋笑道:“对了,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徐川有些不解:“帮忙?”

“对。”

姜勋从口袋里掏出厚厚的一沓钱,递给徐川:“你去买点西瓜。”

徐川接过钱,大致看了一眼,少说也有个五六千:“这...我怎么买?买十吨?”

“不是。”

姜勋解释道:“你们学校离这里近,你多来光顾一下,帮我们把钱花了就行。”

徐川听明白了,姜勋是希望他能通过买西瓜的方式,把钱交给摊主。

“可是,这几千块钱,我买都要买好几个月呢。”

姜勋叹了口气:“唉,嫂子不肯收,我们也没办法啊。这样能帮一点是一点,你也可以发动一下你身边的同学都来买西瓜。”

“这个没问题。”

徐川点头,“我倒是有个办法或许能让她把钱收下来。”

姜勋赶紧问道:“哦?什么办法?”

“就是这个办法可能有...”

徐川没有把话说完,因为他的办法有些邪。

心理年龄已经超过30的他有了足够的阅历以及完整的人生观,他可以坦然的接受自己用不那么“正”的手段去做好事,只要问心无愧。

但是不是能被其他人接受,他自己也不太好说。

见他有些为难,姜勋道:“没关系,你大胆说,用不用我们来定。”

张征也附和道:“你有办法就说出来,我们一起商量一下。”

听到他的话,徐川便将自己的整个思路娓娓道来,过程中,两人一直眉头紧皱着沉默不语。

等他说完之后,张征看向了姜勋,显然这件事最后要征求他的意见。

“主意虽然不是个好主意。”

姜勋纠结了许久道:“但总比没主意好,小徐,就按你说的做吧,就是你别吓着孩子。”

“嗯,这个放心。”

徐川又看向了张征,张征点头:“他没意见,我自然没什么意见。”

他们两个能接受自己的想法倒是出乎了徐川的意料。

.....

“老板,西瓜怎么卖啊?”

徐川来到了西瓜摊上,摊主是一个中年妇女,质朴的脸上充满愁容,怀里抱着一个小孩。

听到声音,她赶紧将孩子轻轻放在了椅子上,低声道:“3块一斤。”

徐川煞有其事的问道:“包熟包甜吗?”

“嗯,不熟不甜你来找我,我天天在这摆摊。”

“行,那给我秤一个。”

“好嘞,你随便挑。”

徐川立刻装模作样的绕着摊位不时敲敲这个西瓜,听听那个西瓜。

他指着一个西瓜:“就这个吧。”

“好。”

妇女抱起西瓜转身放到电子秤上,“5斤3两。”

可就在这时,徐川瞬间拿起摊位上的钱包转头就跑。

妇女完全没想到他的操作,着急的一边追一边大喊:“抢钱啦,抢钱啦。”

黑暗中,早已等候许久的姜勋飞一般的冲了过去,一把按住了徐川。

徐川轻声道:“姜哥,轻点,轻点,演戏呢。”

“哦,习惯了,不好意思。”

姜勋一边说,一边飞快的将自己口袋里的钱塞进了妇女的钱包。

就在他抽出手时,一张照片从钱包中被带了出来。

他捡起照片后,扫了一眼,便飞快的将照片塞了回去。

“班长,嫂子这几年过的太苦了,她脾气又犟不肯要我们的钱,这也是没办法中的办法了。”

徐川发现他自言自语间,声音竟然有些颤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