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深夜危机

江鸿因为担心徐川反悔,很快就将检讨发到了徐川的手机上。

短信中,他将自己在学校里屡次针对徐川的行为一五一十交代的非常清楚。

甚至连指示学生会干事去人人网上充当水军这件事都写了进去。

看完短信,徐川高兴的把自己的银行卡号发了过去,现在他可以名正言顺的收下江鸿的补偿而不用担心会被认定为“敲诈”了。

他们这桌只剩下刘凡和他自己依然保持着清醒,夏云平和谭凯早就被灌得不省人事。

刘凡很知趣的没有和徐川拼酒,他自知不是徐川的对手。

现在四个人中,已经有两个完全丧失了自理能力,如果自己再倒下,那徐川不可能一个人把他们三个人背回去。

所以,他只能有一句没一句的和徐川聊着天,但无论徐川怎么劝酒,他绝对滴酒不沾。

大约十多分钟后,徐川就收到了三万人民币到账的通知。

“看来他是真的急了啊。”

徐川笑了笑,将手机上的银行短信给刘凡看了一眼。

“三万?”

刘凡惊讶道:“他还真就都给了你?”

“嗯。而且已经那么晚了,银行现在已经关门了,那么大额的转账电话银行都没办法操作,能操作的只有ATM机。”

刘凡竖起大拇指:“厉害。”

“老板,结账!”

徐川大喊了一声,既然钱已经到手了,那么他也该回寝室睡觉了。

“结账?”

此时,昏睡中的夏云平醒了过来,嘟囔着:“不准结账,我还能喝!”

“喝,我们换个地方喝。”

“嗯,换个地方喝!”

夏云平说完这句后再次昏睡了过去。

刘凡和徐川两人无奈的一人扶起一个,走出烧烤店。

此时已是深夜,郊区昼夜温差极大。

几人走出门后,迎面吹来了一阵凉风,让已经醉酒的夏云平和谭凯顿时打了个激灵。

“尿尿。”

徐川扶着的夏云平嚷嚷道:“徐哥,让我去尿尿。”

“好,你自己去行不行,要不要我扶着你?”

“不用。”

谭凯也恢复了一点神智,跟着嚷道:“我也去。”

刘凡随即放手,让他跟着夏云平去了路边的小树林。

不一会儿他们就走了回来。

“爽!”

夏云平借着酒劲大喊了一声:“徐哥,你知不知道我最看不起江鸿那种人,如果不是因为我家里条件不好,我绝对不会帮他做事的。”

接着他又嘟囔:“徐哥,你相不相信我!”

徐川笑了笑:“信!”

谭凯跟着附和:“徐哥,我也一样。”

徐川笑着拍了拍谭凯:“嗯,我也信你。”

刘凡在一旁无奈的摇了摇脑袋,喝醉酒的人就是这样,会莫名其妙的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既然两人都清醒了一些,徐川和刘凡也就不再扶着他们。

四个人就这样借着昏黄的灯光行走在郊区的小道上。

此时路上已经没有什么人,徐川偶然间转头时发现有两个人不远不近的走在自己屁股后面。

他看不清那两人的脸,但总觉得他们身上隐隐透露出一种危险的气场,而且两人走路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显然不太正常。

“刘哥。”

徐川压低声音道:“别回头,我们好像被人跟踪了。”

“嗯?”

刘凡刚想问怎么回事,只听一旁的夏云平大喊道:“跟踪?谁敢跟踪我们?”

说完,他当即转过身去,另一个醉酒状态的谭凯也跟着转了过去:“唉!果然有人跟着我们!”

槽糕!

徐川原本只是想提醒一下刘凡,让他有个心理准备,万一发生了什么意外不至于手忙脚乱。

可他忘了夏云平和谭凯现在完全不是正常人,这下打草惊蛇了。

徐川和刘凡赶紧抓住他们,生怕他们脑子一热再做出什么傻事。

远处的两人见被他们发现,也跟着停下了脚步。

“喂!”

夏云平不依不饶:“为什么跟着我们,你们有种过来,爷爷我让你们知道知道我的厉害!”

“别闹。”

徐川示意刘凡拖着这俩坑货赶紧走。

“为什么走?”

谭凯被刘凡拖着:“让我教训教训他们!”

听到他们还在嚷嚷,徐川真是要被这两人给气死了。

他现在十分悔恨自己刚刚的灌酒行为,把好好的两人变成了卧龙凤雏。

“他们还跟着。”

刘凡回头看了一眼,“怎么办?”

徐川闻言再次转头,果然如他所说,他当下拿出手机,按下了110:“刘哥,你带着他们两个走前面,我跟在后面。”

他要一个人走在最后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为了防止喝醉的两人再次打草惊蛇。

刘凡虽然不明白他的用意,还是立即按照他的吩咐拖着两人向前走。

徐川立即放慢脚步,并在电话接通后压低声音跟值班民警说明了一下情况。

不到十分钟,一辆警车呼啸而来,一下车,民警张征愣住了,这不是前面报警偷钱的小子吗?另外三个他也眼熟,正是先前的“被告”。

怎么现在四个人走在了一起?

“你们谁报的警?”

“我报的。”

徐川笑了笑:“民警同志,我报的警。”

嗯?

张征感觉徐川和先前有些不太一样,先前完完全全是个大傻子,可现在说给人的感觉正常了许多。

这也难怪,徐川先前报警,完完全全是糊弄江鸿,自己装成一个大傻子不容易被追究。

可现在不一样,他现在真的遇到麻烦了。

“为什么报警?又遇到什么事了?我可跟你说过,报警不是开玩笑啊。”

徐川指着身后不远处的两人道:“警察同志,他们跟了我们一路,我们走他们走,我们停他们停,这夜深人静的我们都喝了点酒,怕出事,所以报的警。”

“嗯。”

张征心道,逻辑没毛病,可总感觉有点变扭。

不过既然徐川已经报警,张征还是很好的履行了自己的职责,他转身向那两人招了招手,大喊道:“你们过来一下!”

两人听到声音先是互相看了一眼,随后不动声色的走了上来。

果然!

棱角分明的侧脸,几乎没有赘肉的手臂。

徐川从他们的外貌就能判断出这两人绝对是“练”过的。

张征迎上前去:“请出示一下证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