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和解

“和解。”

“和解?”

江鸿听到这两个字后,一时没弄明白夏云平的意思。

“对,和解。这是我之前在电视上看到的,如果能取得徐川的和解,那么应该可以撤案,不会有后续麻烦。”

就在这时,徐川快速跑到了一旁,轻轻咳嗽轻了一下喉咙,随后用手捂住嘴并且刻意放粗了自己的声线大喊:

“那个谁,你在那里干嘛呢?到你了!”

“啊。”

夏云平先前不知道这出,可是看到徐川给他做了个挂手机的动作后,立刻心领神会,大声回答:“就来就来。”

说完,他拿起手机轻声道:“江哥,我先不跟你说了,到我过去了。”

话音刚落,手机便被挂断。

“徐川,我们接下去怎么办?”

“等。”

徐川淡定的回答:“现在的每一分钟都是对他的煎熬,我们正好可以去吃个宵夜,刚刚跑了那么久,我晚上跟谭哥在教育超市里只吃了一碗泡面,现在肚子都饿了。”

“你这么一说,我肚子也饿了。”

“我也是。”

刘凡心中有些不安,夏云平和谭凯两人都是莽夫,作为他们的大哥,自己总是要为他们操心。此事,他觉得隐隐有些不安:“不会有事吧?”

“放心吧,刘哥,没事的。”

徐川则不以为然,调笑道:“你当初把我堵在楼下的时候可不是这么畏首畏尾的啊。”

“嗐!”

刘凡一听徐川提起过往,赶紧打笑:“徐老弟哪里话,我们也算不打不相识,既然老弟说没事,那就是没事,我们走吧。”

“对,那刘哥,我们走吧?我正好知道这里附近有家烧烤,据说烤兔头特别香。”

“走。”

几人随后跟着徐川到了附近的“正宗内江烤兔兔”烧烤店。

坐下后,徐川驾轻就熟的拿起了菜单,许多往事不住涌上心头。

记得上辈子每次全国各地的高中同学来看他,他都要带他们来吃兔兔。吃完之后,还要带他们去天府大学城内最高的天文台,俯瞰大学城的夜景。

可惜,有些人走着走着就散了。

徐川点完菜后,将菜单递给了谭凯和夏云平,让他们再点一点,自己则拉着刘凡走到了店外。

“刘哥,你待会儿打电话给江鸿,一是告诉催促他让他赶紧做决定要不要和解,你想办法让他一定要同意和解,有必要的话就说谭凯刚刚准备卖了他,被你拦住了。”

刘凡点了点头,然后从裤兜里掏出了一根烟,又将烟盒递给徐川,徐川摆了摆手。

“我不抽。”

他继续道:“二是问下他有多少钱,这样你心里有个底,后面也方便跟我聊经济赔偿。”

听到他的话,刘凡默默的从嘴里长长的吐出了一口烟。

徐川笑了笑,将手机递给了他,临走时补充道:“刘哥,你也可以不打,我们现在就回去,不过有些话我要说明,我们这其实是在帮他。江鸿这人吧,一看就是从小有爹生没爹教的,关键他还没脑子。现在在大学里还好,将来要是到了社会上迟早要出事。”

他拍了拍刘凡的肩膀:“如果今天在我这吃了那么大一个亏,能让他收敛收敛自己的脾气,或许还有得救。”

说完他径直走进了店里。

“凯哥,我刚刚跟刘哥说,让他如果有必要就跟江鸿说你要卖了他,你不介意吧。”

“嗐,不介意。”

谭凯拿起了一个酒杯,倒满了啤酒:“早就听说你们东北人能喝,今天让我见识见识?”

“走着!”

徐川也不客气,拿起酒杯酒一饮而尽:“今天就让你们见识见识真正的东北人!”

三人推杯换盏起来,留下刘凡独自一人在外抽烟。

等他进来时,夏云平和谭凯已经趴在了桌子上。

“打好了?”

徐川此时一手拿着酒杯一手拿着兔腿。

“嗯。”

刘凡点了点头,拿起了桌上的啤酒,“他最多能出三万,再多就要找家里要了,我和他说来跟你聊聊,没答应他。”

徐川递给他一副塑料手套:“行,你把他手机号给我吧,待会儿我打给他。”

“好。”

刘凡果断将自己的手机递到了徐川面前,徐川摘下手套后,一个键一个键的将江鸿的手机号存了下来。

“刘哥,你先吃,我出去打电话。”

“嗯。”

走出店后,徐川用自己的手机打了个电话给江鸿,同时开启了手机录音功能。

“喂?你是?”

江鸿的声音显得有些焦急,他早在夏云平提出和解方案之后就上网查了一下相关资料,果然在我国相关法律中查到了聚众斗殴的处罚条款。

这下他是真的被吓到了。

“喂,江部长?我是徐川。”

“徐川?”

江鸿显然没料到徐川会亲自打电话。

“嗯,刚刚刘凡跟我说你想和解?”

“对!”

“呵呵,江鸿,你也知道怕啊,我还以为你天不怕地不怕呢。”

徐川有意识嘲讽了他一句,接着并没有给他还嘴的机会,继续道:“江鸿,你能不能说说,为什么找人打我?这已经不是一次了啊。”

“我错了。”

这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几乎等于江鸿承认了自己找人殴打徐川的事实。

可他压根没时间注意这些细节,从徐川报警被刘凡偷钱包的那一刻起,后续的事情发展就如程序代码一般,全被徐川“if...else if”囊括其中。

甚至,许多话都不是出自徐川四人之口,因为徐川给了江鸿足够的时间,让他自己吓唬自己。

“徐川,你有什么条件尽管说,我们好商量。”

“第一,我希望你能写一份检讨,我不需要两千字,你就把你针对我做的这些事写清楚就行。”

“第二,检讨上同时写明,你因为曾经对我犯下的错,愿意主动赔偿我精神损失三万。”

“三...三万?”

江鸿有些肉痛。

“怎么,多了?”

徐川语气不善的反问。

“不多不多,我愿意。”

“嗯。”

徐川冷冷的看着天上的月亮,眼神中带着一点微醺:“不用手写,短信发过来就行,收到你的短信后,我会把我的银行卡号给你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