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报警

徐川又向三人交代了一些细节后,拎着塑料袋悄悄的摸到了江鸿附近,刘凡等人也猫着身子尾随在了他的身后。

此时,江鸿正魂不守舍的呆在先前的位置。

他许久没听到刘凡等人叫喊声了,现在内心十分的焦虑。

刚才,就在刚才,他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被树林中窜出来的徐川偷袭的。

现在周围连一个行人都没,陪伴他的只有昏黄的灯光以及灯光下若隐若现的飞虫。

他现在十分纠结,自己是不是应该先溜。他深怕一个不留神,自己再次被从树林里窜出的徐川偷袭。

凭心而论,面对徐川,他只有被打的份儿。

再来一次的话,不知道刘凡几人能不能像上次一样及时达到现场。

可是走吧?他又有些不甘心,听刘凡等人先前的叫喊声,徐川应该已经是强弩之末了,而在他们追逐的大半个小时里,自己除了被打了一次之外,都在休息,现在自己已经不头晕了。

如果徐川再偷袭自己,自己应该能反应过来,能逃跑吧?

就在他犹犹豫豫的时候,不远处一条岔路的灯光下突然窜出一个黑影。

徐川!

江鸿一眼就认出了他。

炸毛!

江鸿本能的反应让他深刻的理会了这个常用语猫科动物身上的词。

不过他没有第一时间逃跑,只是微微后退了一步。

远处,徐川哼哧哼哧的跑着,速度并不快,一副没看到他的样子。

从他的动作,江鸿下意识的判断出他的体力已经消耗殆尽,而紧接着在他的身后陆陆续续传来了刘凡等人的叫喊声。

“徐川你别逃!”

“徐川你个狗日的,等我抓到了,看我恁不死你!”

就在此时,徐川也看到了江鸿,他明显愣了一下,突然停了下来。

刘凡等人见状也配合的放慢了脚步。

三人中的夏云平如同电影中的狗腿子一般走上一步,叫嚷道:“跑啊,怎么不跑了?”

徐川缓步后退,不时看看江鸿,又看看刘凡三人,做出一副随时准备撒腿逃跑的样子。

“徐川,我劝你还是乖乖投降吧,你今天逃不了了。”

刘凡用一只手搭在了夏云平的肩膀上,示意他后退。

自己则缓缓走向前,动作如同香港警匪片中的黑帮大哥一般:“如果你乖乖站在原地,那么我可以考虑待会儿给你个痛快的。”

“食屎吧你!”

徐川用不太标准的粤语说出了这句经典台词后,撒腿向江鸿那边跑去。

刘凡见状立刻下令:“追!”

江鸿看到向自己跑来的徐川,本能的再后退一步,可见先前徐川的偷袭已经让他有了一些阴影。

高明的猎人,往往会以猎物的身份出现。

徐川主动跑起了弧线,像是有意要远离江鸿。

“江哥,拦住他!”

跟在刘凡身后的谭凯开口:“别让这小子跑了。”

夏云平跟着大喊:“江哥,快拦住他啊!”

徐川看到江鸿的怂样,喘着粗气叫了一句:“狗东西别挡道,快滚!”

这句话仿佛点燃了江鸿心中的怒火,他看了一眼紧紧跟在徐川身后的刘凡三人,自信在这种情况下不可能有任何危险。

可惜,江鸿完全不知道,他的所有反应都已经被徐川算计到了。

徐川见他跑来,立即放慢了速度。

与此同时,他右手捏住塑料袋口确保魔法不会溢出,左手则缓缓的解开了塑料袋口。

就在江鸿离他只剩两步之遥时,徐川紧急刹住了脚步。

“天降正义!”

他大喊了一声,将塑料袋从身侧甩向了江鸿,自己则飞快的向后退开一步,确保不会被魔法攻击的AOE覆盖到。

刘凡等人也停下了脚步。

在这一刻,时间仿佛静止,所有人都看向了那团飞在半空中的“魔法攻击”,包括了江鸿。

五人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江鸿被命中要害。

“什么东西?!”

一脸懵的江鸿大喊着扯掉头上的塑料袋,此时徐川已经夺路而去。

刘凡等人也是飞快的从他身前跑过,只留下江鸿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

三人经过他身前时,夏云平不忘埋怨:“江哥,你怎么没把他拦住?”

慢慢的江鸿闻到了一股令人作呕的味道。

......

“徐川!我要杀了你!”

徐川四人蹲在远处的树林里听到了江鸿歇斯底里的咆哮。

“小徐,我们现在怎么办?”

徐川笑着掏出手机:“报警吧。”

“报警?”

......

十分钟后,正在阴暗角落里走回寝室的江鸿接到了一个电话。

“江哥,出事了。”

电话的背景音里有警笛的声音。

“你是谁?”

“江哥,我是小夏,夏云平,徐川报警了!”

“报警?”

这两个字已经超出了江鸿的想象极限,他仔细的品味了一下这两个,还是没想明白这两个字的意义。

“小伙子,你也跟我们一起回去配合调查。”

这时,电话里传来了一个陌生的声音,想来应该是警察。

然后他便到夏云平用极低的音量说道:“江哥,我先挂了,待会儿有机会了再联系你。”

说完这句,电话就挂断了。

什么情况?

江鸿有些发愣,看着自己满身的污秽,貌似自己才是受害者啊。

这时,有路过的人闻到了他身上的味道,向他投来了无比厌恶的眼神。

他顾不得许多,立刻快步离开,奔向自己的寝室。

好在作为大四的学生,他的同学基本没有开学,回寝的路上他避免了社死的尴尬,这让原本提心吊胆的他松了一口气。

进入寝室后,他的第一件事便是冲进浴室洗了个澡,衣服和裤子则直接被他扔进了浴室门口的垃圾桶里,第二天学校的保洁自然会来清理。

在浴室的半个多小时里,他拼命的往自己身上摸沐浴露。

可惜洗澡能洗掉身上的污秽,却洗不掉心里的阴影。

洗完澡后,他还不顾浪费的往自己身上喷了半瓶欧洲旅游带回来的香水。

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喂!”

正在忙着穿裤子的他,没看来电便按下了免提。

“江鸿,你终于接电话了!”

对面传来了一个女声,显得十分焦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