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活该

“嗯。”

徐川点头道:“我看你快写完了吧?这样,我这正好有个软件是用来抢课的,我稍微改造一下,演示给你看。”

说完,他再次坐了下来,从U盘里掏出了自己“按键精灵”版本的软件进行改造。

宋柯看他神神叨叨的样子,也不说话,继续完成自己的代码。

没过多久,两人便双双完成了自己的工作。

宋柯在徐川的指挥下,将他的代码拷贝到了徐川的电脑上。

徐川驾轻就熟的开始演示。

刚开始,宋柯还一脸坦然,屏幕上显示的测试结果完全符合自己的预期。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很快他就吓得直冒冷汗。

他的代码有问题,而且是本地调试根本不可能发现的问题。

这个代码是他从导师那儿要来的私活,如果真的把这段代码交出去,按照签订的协议,出了问题,他不光要全额返还佣金,甚至要赔偿甲方的损失。

而在一旁的杨震,即便再学艺不精,此刻也从测试结果上看出了问题。

一分钟后,程序运行完毕,测试结果除了开头的几个案例符合预期外,剩下的几乎全部是错误的。

“怎么会这样。”

宋柯有些茫然的看着测试结果,实在想不出自己哪里出了问题,他随即回到自己的电脑重新逐字逐句的检查起了流程图和代码。

杨震看到好友凝重的表情,也完全没了先前不满的心态,直接找了台电脑玩起了扫雷。

随后的几个小时里,宋柯又多次修改了自己的代码,拿到徐川这里进行测试,可是每次测试结果都和第一次相差无几。

徐川则因为距离和刘凡约定的“暴打自己”的时间还早,索性跟个老干部一样刷着人人。

眼下电视剧《仙剑奇侠传三》正在热播,他很快就翻到了一篇刷屏的热文:《仙剑三里的他们竟然都是中药,男人看完沉默,女人看完流泪》

“徐长卿、景天、雪见、飞蓬、重楼都是中药名字,并且徐长卿、重楼都可以解蛇毒。其中徐长卿药效更好,所以徐长卿可以为了道放弃紫萱,而重楼可以为了紫萱把心给她。

九叶重楼二两、冬至蚕蛹一钱,煎入隔年雪,可医相思疾苦。可重楼七叶一枝花,冬至何来蚕蛹,雪又怎么隔年?原是相思无解。”

“嗯,这篇文章有点意思啊。”

徐川想了想,掏出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发给了小白兔。

徐川:考你一个医学问题。

A小白兔:你说。

徐川:你说这世上有没有什么药可以医治相思之苦。

A小白兔:安眠药?

徐川看到她的回复,一阵无语,想了想回复。

徐川:你是以为睡着了就不会想你吗?你错了,即便睡着了,在梦里我也会想你。

呕...

发完这条短信,徐川自己都忍不住犯恶心,原来自己也能那么油腻。

果然过了三分钟林梦雨并没有回复他的短信。

他厚着脸皮继续发。

徐川:不开玩笑,我发现自己这两天越来越想你了,所以去请教了一个老中医,老中医告诉我九叶重楼二两、冬至蚕蛹一钱,煎入隔年雪,可医相思疾苦。

A小白兔:你既然知道,你还问我?

徐川:说好了考考你啊,我刚刚去大学城药店问了,他们那儿都是西药,没有中药,你们学校有吗?

A小白兔:应该有吧,我帮你问问。

徐川看到回复笑了笑,他已经准备好待会儿收到林梦雨的回复“重楼七叶一枝花,冬至何来蚕蛹,雪又怎么隔年?”后,他可以很骚气的回复:原来是我对你的相思无解。

“同学。”

这时,徐川发现宋柯已经站在了他身旁:“你能不能告诉我,我的代码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听到宋柯的声音,杨震也偷偷看了过来,徐川挑衅似的朝他挑了挑眉毛,他又将头转了过去,玩起了扫雷。

“很简单。”

徐川从他的电脑桌前拿过了他的流程图草稿,解释道:“你的流程图没问题,代码也没问题,所以你再怎么改也不会知道问题出在哪?”

“都没问题,那为什么测试结果...”

“别急,我的话还没讲完,你最大的问题其实在于没有考虑到实际情况,你的代码完完全全是基于理想情况设计的。而实际运行过程中,从服务器接到请求,到响应请求,中间是会有时差的。”

徐川指向了代码中的一段:“在高并发的情况下,就是这些时差导致你这里的队列出现了问题。”

宋柯听到这恍然大悟:“我明白了,我明白了!同学,太感谢你了。”

徐川笑了笑:“不客气,宋学长,方便的话留个手机号,以后说不定我还要麻烦你呢。”

“好的,没问题!”

徐川保存了宋柯的手机号后,趁他不注意,偷偷备注:打工人1号。

这时,他收到了林梦雨的短信。

A小白兔:你要的东西现在没有,不过可以预定,过几个月就有了。

徐川惊掉了下巴,颤抖着回复道:怎么可能?

A小白兔:我刚刚去问了一下中医学院的学长,那个学长说前几天有个高中女同学也问他这个问题,他特意查了一下典籍,有一位中草药叫夏枯,也叫九重楼,这个我们学校就有。

A小白兔:冬至蚕蛹古时候比较难搞,需要在冬至那天挖地三尺,不过我们现在有人工养殖技术之后也很方便,冬至那天去农业大学要一下就行。

A小白兔:隔年雪是这三味药材里最难弄到的,除夕凌晨下的雪,落地便是隔年雪,只不过我们川蜀地区很少下雪。好在可以让东北那地方直接冷冻送过来,对了你就是东北的,你带着前两位药材回去过年的时候自己收集一下隔年雪不就好了?

徐川看到回复,真是又好气又好笑:这帮写男默女泪蛋疼文的人,就不能好好查一查吗?什么相思无解,狗屁!

还有这个中医学院的同学,你也真的很闲啊!为什么吃饱饭没事去查资料呢?还扯什么瘪犊子的人工养殖?老子东北人就该回家过年解相思苦啊?

徐川:你刚刚说的那个中医学院的学长是不是单身?

A小白兔:嗯,好像是的,你怎么知道?

徐川:因为他是直男,所以他活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