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走出教学楼后,徐苗快步走向了不远处的停车位。

徐川不懂车,准确的说是不太懂车,对于车的品牌,他只知道宝马、奔驰、比亚迪等等。

主要原因是因为他毕了业就成了沪飘,那地儿不光车贵、车牌贵,就连停车都贵。

甚至,车牌和停车都不是有钱就能解决的,很多时候都得看脸。

他依稀记得,有次自己的公司赞助了某场相声,老板给他们每人发了一张福利票,地点是市中心的体育场。

结果,他蹭同事车去现场,路上愣是绕了一个半小时没找到停车位,等到悲催的回去再打车到现场后,演出已经到了全场合唱“啊~~五环~~”的环节。

不过眼下,徐苗的那辆车他还是知道的,因为“别摸我”正是他少有既知道名字又认识车标的品牌之一。

上车后,他习惯性的坐在副驾驶并系上了安全带:“学姐,我们去哪?”

徐苗换了一副太阳眼镜:“去吃个早饭。”

徐川心中默默的记下了这个细节,准备回头上网查一下,是不是根据光照强度自动变色的眼镜还没上市,如果是的话,这又是个发财的机会。

随着女司机一脚油门,汽车呼啸而去,这让坐在副驾的徐川胆战心惊,他惊讶的发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体验过被女司机支配的恐惧了。

“姐姐,开慢点。”

“姐姐,你开错路了,学校食堂在那边。”

“姐姐,刹车!刹车!”

“姐姐,你怎么在这停了?踩错油门了?”

徐苗再次换上了那副银框眼镜,用她狭长的媚眼透露出的杀气震慑住了徐川。

“我看你人高马大的,怎么那么婆婆妈妈,喏,去那里吃早饭。”

徐川跟着她走进了天府大学城内唯一的一家星爸爸。

店内并没有什么人,点餐也不需要排队。

“一杯冰美式加一个蛋香鸡肉可颂。”

徐苗点完自己的后,看向了徐川,她已经准备好作为学姐给徐川先上一课:作为一个商务人事,从今天起你就要学会喝咖啡,不然以后去奶茶店里谈生意?

没想到徐川微笑着说道:“一杯红茶拿铁,加两个浓度,低温。”

这让徐苗原本已经要出口的话又憋了回去,只好不屑道:“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徐川微笑着解释:“我比较喜欢鸳鸯。”

奶茶加咖啡正是鸳鸯的做法,而早年的星爸爸里并不能直接点鸳鸯,所以这种搭配一直属于“隐藏菜单”之一。

“待会儿你把我的一起带过来。”

徐苗说着将小票直接塞到了他手里,自顾自的走向了紧靠落地窗的一个位置。

徐川看着她傲娇的神情,觉得十分好笑。

不过他没注意到的是,徐苗落座后向正对着她的一个中老年男子微微点了下头。

很快徐川便拿着两杯咖啡和一份点心走了过来。

徐苗接过他手上的美式,皱着眉头轻轻吮了一口,然后张大嘴嚼了一口面包。

“我们来说说你的商业计划书吧。”

她咽下了口中的食物,开口道:“从你提供的材料来看,你现在手头有一个抢课的软件,并准备将它作为你眼下主打的产品?”

徐川立即端正了一下坐姿:“是的。”

“说实话,我并不看好你的这个商业模式,因为你的产品是一个抢课软件,而需要使用这个软件的学生在高校这个用户群体里并不是绝大部分,况且每家高校选课的模式都不一样。这也就意味着你在商业计划书里未来的一年规划‘覆盖全川高校’需要投入极大的人力成本。”

徐川点了点头。

徐苗继续说道:“我看你的收费项里存在两种模式,一种是使用收费,按次或者按时长。另一种是按照达成收费,这里你是怎么考虑的?”

“即便这款产品正式上线,我也没有足够的初始样本数据,所以我把决定权交给用户。”

徐苗轻蔑的笑了一下,继续道:“最后是你的三年规划,一方面你准备立足学生群体,打造一个线上社区,在这个社区里融入电商和游戏,一下就成为BAT里两家的竞争对手。另一方面,你又准备将产品升级,让它成为公司走向社会的拳头产品。你知不知道癞蛤蟆打哈欠的下一句是什么?”

徐川摇了摇头:“不知道。”

“好大的口气。”

徐苗蔑视道:“我看你的商业计划书是哈欠连天。”

徐川出言反讥:“那我这只癞蛤蟆想尝一尝天鹅肉可以吗?”

徐苗翻了个白眼,自顾自的拿起点心啃了起来。

从今天进团委办公室开始,徐川就可以明显感受到对方散发出的敌意。

虽然不知道原因,但徐川知道,自己今天必须给一个交代。因为在自己的整个商业项目里,自己几乎等同于空麻袋搬米的人。

对于自己这类人,资本往往会安排“监军”。

徐川理所当然的认为徐苗名义上是来完成自己毕业设计,顺便协助自己的,但本质就是校方派来的监军。

“学姐,你听说过一句话吗?与其感慨路难行,不如马上出发。”

他抿了一口鸳鸯,也不抬杠:“我承认,你刚刚说的那些问题都是客观存在的,但成功从来不是一帆风顺。而且,我们眼下正处于一个时代巨变的漩涡中,未来所有的一切都是不可预知的。当历史的车轮碾压而过时,强如小度和诺基亚,都不能幸免。”

徐苗呲笑:“呵,天方夜谭。”

见状,徐川也不生气,换成谁在09年说小度和诺基亚要不行了,都会被人当成神经病。

他微笑道:“学姐,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对我会存在那么大的敌意,但我想和你打个赌。”

“哦?”

徐苗放下了咖啡,饶有兴致道:“怎么赌?赌什么?”

“我们是搭档,不赌我们的项目,免得你意气用事。小度是华国公司,我们也不赌。不如我们就赌诺基亚吧,不出三年,我们天府大学城的学生群体里诺基亚占比不会超过1%。”

说到这,徐川抿了口咖啡:“至于赌注嘛,我这只癞蛤蟆,就想尝尝你这只白天鹅。”

“鹅鹅鹅。”

徐苗放肆的大笑起来,从小到大,可没人敢这么跟她开玩笑的。

“那你输了呢?你输了,无论公司发展到什么地步,你净身出户,怎么样?”

“好!”

徐川痛快的答应了下来,净身出户不是用在夫妻双方身上的吗?

眼下徐苗都用上净身出户了,那不就是这被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