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差点成为富二代

《震惊!天府大学的学生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做出这种事!》

《这种撩妹的手法,男人看了沉默,女人看了流泪!》

《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通过军训这件事,浅谈本届新生素质!》

......

徐川无奈的看着陌生又熟悉的格式划标题。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啊?”

他随便打开了其中一篇文章仔细看了起来。

好家伙,不看不知道,一看他都禁不住要为自己鼓掌,没想到自己母胎单身30年,竟然在睡梦中拿到了隔壁天府医科大校花的初吻。

这996的福报来的那么突然吗?

这时,二号床的韩立凑了过来:“老三,老三,快给我说说,你这还有没有什么其他的‘小技巧’啊?”

一号床的唐继伟不屑道:“老二,你还好意思找老三学小技巧?昨天晚上你一个人在电脑上研究岛国先进技术的时候,怎么没想过给我们哥几个分享一下?作为404的寝室长,我为你感到不耻!”

“你还别说...我真有一些小技巧,就是不知道管用不管用。”

被韩立这么一提醒,徐川想起了自己前世为了在30岁之前献出初吻,在一些不知名的网站上学习到的撩妹小技巧。

“快说说,快说说!”

听到徐川这么一说,寝室里突然火热了起来。就连原本躺在床上正在看书的老四郑重都激动的跳下了床。

“我跟你们说啊,这女人吧...”

就在这时,404的寝室门突然被打了开来,先后进来了三个人。

“查房!”

“卧槽!”

原本正准备开荤段子的徐川被吓了一跳,随即他疑惑道:“大白天?查房?确定没搞错?”

“我说查房就查房,哪来那么多废话?徐川是你们这个寝室的吗?”

徐川听见对方点名要找自己,明显感觉到了来者不善。

正当他准备起身“刚正面”时,唐继伟大摇大摆的走了上去:“我是这个寝室的寝室长,唐继伟,这里我说了算,有什么事你可以跟我说。”

“你?寝室长?你说了算?”

进来的两个人看着他哈哈大笑:“我们学生会的事,有必要跟你废话吗?真以为带了个长字就是个人物了?”

“噗呲!”

徐川没忍住笑了出来,有种很多年后再次打开自己QQ空间的感觉,一幕幕中二的画面从眼前闪过。

“笑什么笑?”

“我笑有些人五十步笑百步,学生会都是什么臭鱼烂虾?跑到新生面前鼻子插大葱?”

“你骂谁?”

“骂你怎么了?”

徐川站了起来,冷冷道:“我就是你们要找的徐川,啥事?”

川蜀地区男生普遍偏矮,180在这里已经可以算是“巨人”了。

身高足足有188的“东北爷们儿”徐川站起来后,两个学生会的人顿时面露怯色。

“你就是徐川?”

门口三人中,原本站在最后的那个人走了上来:“我是校学生会外联部部长江鸿,这篇文章上面写的是你吧?”

他一边说一边将自己的苹果手机递到了众人面前,摆出了一副快来舔我的表情。

苹果手机在2009年在国内是真正的高端品牌。

可惜,寝室里的众人除了徐川没有人认识这个牌子,甚至连听都没听说过。

这让原本已经准备接受众人羡慕眼光的江鸿在心里狠狠的鄙视了一句:六个土老帽。

“我看看。”

徐川走上前,低头看了看江鸿,从他手上半推半就的拿过苹果手机。

“这苹果手机真是洋垃圾,不说没键盘吧,长的还丑,电池都不能换,屏幕轻轻一碰就碎。”

他一边看着手机上的文章一边摆出一副老子不是买不起,只是看不起苹果手机的样子。

江鸿顿时脸上没光:“哪那么多废话,这篇文章说的是不是你?”

徐川将手机还给了他:“是老子,怎么了?”

“你知不知道你的行为,已经在网上严重影响了我们天府大学的形象?”

“不知道,怎么了?”

徐川此刻的语气颇有东北爷们儿“你愁啥”的感觉。

“哼!”

江鸿知道徐川是在挑衅他,可是面对这个188的壮汉,他按捺住了自己的情绪:“我今天来就是通知你,希望你能深刻反省今天自己的错误行为,并在晚上12点之前写出一份不少于2000字的检讨,我们会帮你转交给医科大的同学。”

“哦,那你的希望恐怕要破灭了。”

徐川说完转过身去,拿了一把椅子摆在寝室中央的空地上,面对门口的三人大摇大摆的坐了下来,并伸直了自己健壮的双腿,让肌肉一览无余。

江鸿有些生气,却又无可奈何:“呵,你不写?我劝你还是乖乖写了吧?否则得罪了我们校学生会,你未来的四年恐怕会过的很艰难。”

“拭目以待~”

徐川顺嘴吹了个口哨:“没啥事我就不送你们了,走的时候麻烦把门带上。”

“好!很好!你给我等着!”

江鸿放下一句“狠”话,转身快步走出了寝室,没走多远,听到身后传来一句:“门都不知道关,学生会的人都什么素质。”

徐川关上门后,只听唐继伟纠结道:“老三,这样不太好吧?我们这才刚刚报道,你就得罪了学生会。”

徐川记得前世的唐继伟后续是的走是仕途,从寝室长到班长到学生会干部都是他的必经之路,因此没计较这句话有些胳膊肘往外拐。

他笑了笑道:“老唐啊,你以为我想啊。可他们让我这东北大老爷们儿写2000字检讨,跟逼张飞拿绣花针有什么区别?”

“就是!”

郑重不屑的看了一眼唐继伟,赶紧凑到徐川座位旁:“川哥,你继续说你刚才的小技巧。”

“说什么说?”

唐继伟没给郑重好脸色,摆出了寝室长的做派:“马上就要开班会了,现在都跟我去教室,第一次班会,你们别给我这个寝室长抹黑。”

郑重:“切。”

韩立:“哦。”

徐川:“我就不去了,高珊让我在寝室好好休息。”

唐继伟:“嗯,班费100,徐川你给我,我帮你一起带过去。”

“好。”

徐川掏了掏口袋,拿出了三张20、两张10和一张50,艰难的递出了100后,发现自己仅剩30。

随即,他在三人走后,第一时间掏出了手机。

“爸!我没钱了!”

“没钱了?没钱找你妈要一万。”

一万?

徐川愣在当场,09年的一万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啊。

可是这一万从他爸徐超的嘴巴中说出来,怎么那么轻而易举?

难道我竟然是个富二代?

妈的,为什么我上辈子一毕业就跑去魔都当一个码农?开开心心回家继承家产不好吗?

想到这徐川有些生气:“爸!你瞒我瞒的好苦啊!”

“瞒你什么了?五条!”

???五条?

“你在打麻将啊?”

“嗯,还有事没?没事我挂了。”

徐川:“哦,你挂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