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交材料

刘凡很快就到了,徐川带着他在三两春里将剧本排练了几遍才离开。

之后他并没有回寝室,他现在只恨自己没有把分身斧,好让自己一个人当三个人用。

对于徐川而言,眼下的时间非常紧张,因为马上新生的军训转眼即逝,紧接着的便是第二轮选课。

他既然准备将抢课软件作为自己的创业项目主打产品,那么最好的情况便是在第二轮选课之前将自己的商业计划书和立项申请递交上去完成审核,之后抓紧时间完成系统改造工作。

如果赶不上这一轮选课,那么他的商业化数据只能等寒假期间的选课了。

眼下方麟已经十分的给力,只用了一天就给出了他需要的调研结果。

徐川昨天又在网吧熬夜到两三点,将立项申请、商业计划书都码了出来。

现在,他带着打印好的资料直奔校内A楼的团委办公室而去。

......

张军是学生会秘书部驻团委的干事之一,今天一大早到办公室迟了两分钟,就被副书记毛云强劈头盖脸的一顿臭骂。

他也只能敢怒不敢言,窝窝囊囊的坐在自己座位上整理起了新生资料。

半个小时后,他趁毛云强出去上厕所的功夫,赶紧找另一个干事梁良打听起来。

“老梁,你说毛书记是怎么回事?我今天才迟到了两分钟就被骂成这样?”

梁良无奈道:“不是今天怎么了,他这两天都跟吃了炮仗一样。昨天我一份材料交晚了,也是被他一顿臭骂,还好我明天就休息了。”

“我靠,不是吧,我这周还要在这干三天活呢。”

“你怕什么?过了明天就是周末,他难道周末还来上班吗?”

张军闻言松了口气:“这倒也是。”

就在此时,徐川走了进来。

“你好,这里是团委办公室吗?”

“嗯。”

张军抬起头:“你是?”

“学长你好。”

徐川很有礼貌的说道:“我是今年的大一新生,过来交材料的。”

“交材料?”

张军看了看梁良:“我怎么不记得大一新生要交什么材料啊?是前两天我不在的时候布置下去的吗?”

梁良挠了挠头:“我也不记得啊。”

张军随机看向徐川:“同学,你来交什么材料啊?”

“我来交创业申请。”

徐川一边说,一边将用夹子分别夹好的商业计划书和创业立项申请递了过去。

“噗呲。”

梁良就像听到了一个笑话一般,随即不耐烦道:“你?大一?要创业?去去去,赶紧拿回去,我们可没那闲工夫陪你玩,我劝你还好好学习吧。”

张军跟着附和:“同学,你是不是当大学是你家啊?想干嘛就干嘛?刚进大学不想着好好读书,反而想创业,成功学看多了?”

他们两人一唱一和,就想赶在毛书记回来前把徐川糊弄走。

如果等毛书记回来时,徐川还在,说不定脑子一糊涂就让他们收下这份资料。

到时候他们就必须去联系相关学院的老师做可行性分析,大夏天的白跑一趟也就算了,如果碰到学院“灭绝师太”之类的人物,搞不好还要挨顿骂,他们可不想触这个霉头。

徐川并没有如他们所愿,反驳道:“我们学校没规定大一新生就不能创业吧?”

张军一大清早被莫名其妙骂了一顿,原本就在气头上还无处撒气,见徐川不听话,于是也顾不得许多,直接毫不客气道:“怎么?你想挑事?赶紧拿了东西滚。”

徐川作为一个东北大老爷们儿,原本就不是怕事的人,索性双手十指交叉,捏的手指咯咯作响:“你什么意思?想打架吗?”

一边说,他一边左右动了动脖子,好像在做热身运动一般。

没想到张军直接被这句话怼的上头:“老子就想打你怎么了?”

说着他便冲向了徐川。

“妈的!”

徐川见状,拉开架势,两人便在办公室里打了起来。

梁良赶忙上去拉架,结果拉着拉着就变成男男双人混打。

可两人无论在身高、外型方面都和徐川不是一个档位的,局面很快演变成了双人被打。

而吵闹声越来越响,直接把在卫生间持续施法的毛云强“打断”了出来。

“嘭!”

他重重的一堆门,门撞在墙上发出响亮的声音,让三人混打局面出现了短暂的暂停。

三人望向他,他愤怒道:“怎么回事?”

张军立即恶人先告状,添油加醋的将徐川描绘成了一个蛮不讲理、粗俗不堪的人。

梁良跟着附和了张军的说法。

毛云强在听完两人的话后,抓到了一个重点:“你是大一的?大一怎么不军训?跑来我这里?”

徐川心叫不妙,怎么忘了这茬,赶紧道:“我请病假了。”

“病假?”

毛云强哼了一声:“我看你刚刚打架打的挺好啊,一个顶俩,这身体还需要病假?你的辅导员是谁?把她立即喊过来!”

...

徐川发现他自己把自己推进了火坑,怎么就顺嘴说了病假呢?

这要是高珊来了,万一知道他病假是假,那打架、欺骗老师两罪并罚,少说得吃个处分啊。

怎么办?

他急中生智,立即拿出手机,将摄像头对着三人。

“各位同学,刚才全过程我开着录音,你们都听见了。这就是天府大学的团委,这就是他们的工作态度,明明是他们不肯收我的材料,还让我滚。结果这个秃顶的老师,跟这两个学生沆瀣一气,要找我辅导员。天府大学,让人心寒啊!”

听到徐川的话,毛云强心道不妙,难道这个学生打架前竟然录音了?

像他这样的老师已经到了混吃等死的年纪,只要天下太平,天天喝喝茶看看报就好,可眼下这个情况摆明了今天的茶有些烫嘴。

他赶忙安慰:“同学,同学,我们有话好好说,可能刚才有什么误会,你先把手机收起来,刚刚张军和梁良说了事情经过,我现在请你也说一下。”

“呵。”

徐川大义凛然:“既然你要说,那我就说!”

于是他一边拿着手机继续演戏,一边将事情发生的经过原原本本说了出来。

张军和梁良听着他的话,十分不安。

但凡徐川说了点假的他们还好反驳,可徐川没有任何添油加醋的情节。这和他录音行为一呼应,对方完完全全变成了占理的一方,难道是有人特意来搞我们的?

就在他们心里犯嘀咕时,毛云强又抓住了一个重点。

“你说你交的是创业申请?你怎么会有学校创业政策的资料?”

他有些激动的追问道:“是不是方麟给你的?”

“昂。”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