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小白兔”狩猎计划

第二天睡醒后,寝室空无一人,徐川躺在床上决定和小白兔趁热打铁,增加一下感情。

徐川:小白兔,在干吗呢?

A小白兔:你是问我吗?还是你发错人了?我在你们学校操场呢。

林梦雨此刻显然没意识到,她在徐川的手机备注里是A小白兔。

徐川:当然是问你啦,你忘了那天你答应对我负责的时候,穿的是小白兔?如果你不喜欢我叫你小白兔的话,我也可以直接叫你梦雨,只不过这样是不是进展有点太快了?

五分钟过去,林梦雨并没有回徐川的短信。

徐川:小白兔,你怎么不回我消息了啊,我现在好难受啊。

A小白兔:哪里难受?

徐川:想你想的难受~

三分钟过去,林梦雨再次没有回徐川的短信。

“啊,又是这种当舔狗的日子,真是怀念啊。”

徐川躺在床上笑着再次编辑了一条短信。

徐川:不开玩笑了,我真的很难受,最近昨天一天没吃东西,晚上又熬夜做功课。

A小白兔:是因为发烧所以没胃口吗?已经几天过去了啊?你发烧还没好啊?病了就好好休息,为什么还要做功课?

徐川:不是因为发烧,是因为我去人人看了一天你的相册,所以就饱了。

A小白兔:?

徐川:我在夸你呢,因为你美的秀色可餐啊。

A小白兔:谢谢。

徐川:那你能夸夸我吗?

A小白兔:不能。

徐川:你说过要对我负责的!

A小白兔:我是说你如果身体不舒服,可以来找我,你不要误会。

看着林梦雨的短信,徐川不禁真的有些难受,想想自己好坏也是一个188的壮汉,为什么在小白兔面前显得那么卑微呢?

不行,我一定要想办法和她进一步拉近距离。

思考许久后,他又酝酿出了一个奸计,于是再次编辑短信。

徐川:我现在就很不舒服啊,我是真的一天没吃东西了,你能陪我吃个饭吗?

A小白兔:不行。

徐川:就吃一次嘛,你说我个外地人,来你们天府,你不应该尽一下地主之谊招待我吗?再说了你难道忍心让我饿死吗?

A小白兔:你有意思吗?

徐川:没意思,没有你,生活没有一点意思。

又是一个漫长的三分钟,徐川有些气馁。

妈的!怎么感觉这个小白兔在网上和在现实里是两个人啊?

明明上次被我堵在教学楼前,她显得那么楚楚可怜,怎么在手机里就变的跟个高冷女神一样?

而且她才多高?163?165?一点都不高啊!

我就不信了!

徐川:哼!看来那天找人打我的就是你,你是不是现在巴不得我饿死?

A小白兔:我都说了不是。

徐川:那你陪我吃顿饭,我们就当交个朋友,我发誓吃完这顿饭,以后再也不骚扰你了。

一分钟后,徐川见对方没回,再次发了一条消息。

徐川:如果你不陪我吃一顿饭,我就去你们学校拉横幅,说你买凶杀人,说你夺走了我的初吻,说你馋我的身子。

A小白兔:你要不要脸?

徐川:我不要脸,我只要你!

A小白兔:你能不能别骚扰我了。

徐川:我也不想骚扰你,但是情不自禁啊。我保证,就吃一顿饭,吃完以后我尽量控制自己。

两分钟后,林梦雨没有回短信。

徐川:你是真的不怕我干傻事啊?

三分钟后,对方还是没有回短信。

徐川叹了口气,强扭的瓜不甜,难道自己鱼塘里的第二条鱼,那么快就要游走了?

就在他要放弃时,林梦雨终于回了短信。

A小白兔:你说话算话?

徐川惊喜的从床上坐了起来,激动的回复:当然!

A小白兔:好吧,那等晚上你们军训完吧。

徐川没有立刻回复,既然已经想好了下一步计划,当然要挑选一个适合作案的地方。

思索片刻,他回道:我先挑下地方,晚点把地址发给你吧。

A小白兔:要的。

看到对方答应,他立刻拿出手机给刘凡打了个电话过去。

“喂,刘哥,在忙啥呢?”

刘凡:“是徐老弟啊,我刚睡醒,现在在看小说呢。你找我肯定有事吧?”

徐川:“是啊,刘哥,兄弟想请你帮个忙,事成之后必有重谢!”

刘凡:“老弟不用客气,你上次带着我们兄弟发财,我们还没感谢你呢,说吧,你要帮什么忙?”

徐川:“是这样的刘哥,我最近看上了医科大的一个学姐,但是那学姐对我特别冷淡,所以我想让你装一次流氓,帮我拉近一下距离。”

“咳咳...”

刘凡:“你不会是想让我调戏她,然后你再出来英雄救美吧?我和你说,这个没用,去年我就试过了。”

徐川:“当然不是,你说的那是八十年代的情节,现在已经烂大街了,很容易被人拆穿。作为新时代的接班人,我们需要新的剧本。”

刘凡:“那你给我具体说一说?”

徐川:“不急,具体的计划我还没想好,我打算待会儿出门踩下点,你有空吗?和我一起吃个饭?”

刘凡:“有空啊,要不要帮你多叫两个人?”

徐川:“不用,人多了不好收场,再说了这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那待会儿我把地址发你,多谢刘哥。”

刘凡:“咱们兄弟不用客气。”

.....

徐川出门后,在弘基广场逛了一圈,终于选定了一个位置有些偏远,且有着上下两层楼的“作案地点”。

走进这家叫“三两春”的店,他在前台点三两小笼,发短信通知了刘凡,自己则径直走上了二楼。

之所以选择这里作为作案地点。

一是川蜀人民口味可以说是顿顿离不开辣,像小笼、生煎这种沪上美食,在这里并不是非常受欢迎,所以晚上吃饭时人应该不会太多。

二是他记得那天被夺走的初吻的时候,他正好梦到自己在吃小笼包,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三是自从重生之后,他天天都吃辣,感觉自己的菊花有些不太行了,他要让自己的菊花缓一缓。

整个早晨,这家店都显得特别清闲,偶尔有客人进来也是在楼下就餐,二楼只有他一个人,这也基本印证了他的想法。

他一边吃着小笼包,一边盘算着计划,随后再次编辑了一条短信,发了出去。

“小白兔”狩猎计划

收信人:刘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