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打的好

说干就干,徐川立即翻身跳下床。

动作一气呵成,宛如一个正常人。

郑重有些诧异:“三哥,你不是病了吗?怎么还跳下来了呢。”

“听过那句话没?”

徐川拿起桌上的软妹币,在郑重眼前晃了晃:“有钱能使鬼推磨,鬼都能推磨了,我这下个床也没那么难啊。”

一边说,他一边穿起了裤子。

“老三,你要出门?”

唐继伟正拿着脸盆,准备去洗澡。

徐川点了点头:“昂。”

“你...”

唐继伟欲言又止。

徐川转过头:“老唐,咋啦,有话就直说,不用藏着掖着。”

两人四目相对,唐继伟有些恳求的说道:“你能不能早点回来。”

卧槽!这口气怎么有点...

“老唐你什么意思?”

徐川闻言赶紧捂住了自己光溜溜的上半身。

“昨天晚上查寝,你不在,我们寝室扣分了,高老师说今天如果再这样就要被通报批评。”

“哦,原来是这样。”

徐川松了一口气,还以为自己的禁忌小技巧在老唐身上起作用了呢。

“放心吧,我就出去存个钱。”

.....

徐川虽然白天看病花了200多,吃火锅花了100,可从江鸿这个散财童子那儿拿到了巨款后,现在身上总共还有2500多。

“是时候搞一波首充了!”

随后,他大步走进网吧。

钱包里的现金减1000,网吧账户余额加2200。

充值完作后,徐川转身上机,留给了前台小姐姐一个潇洒的背影。

他还没忘自行脑补了前台小姐姐的心理:这个帅哥只充了1000,是因为我们网吧最高只有充1000,送1200。

“喂,是方哥吗?”

徐川打电话给了昨天晚上三人组中的眼镜男。

“我是,你是哪位?”

“我是徐川,昨天晚上一起上机的,你没忘吧。”

“哦,是徐川啊。”

方麟在电话那头听到徐川的名字后,明显变得热情起来,想来是已经得知了江鸿倒霉的消息。

“你这大晚上打电话给我,肯定有事吧?”

“不瞒方哥,我想问一下你对我昨天做出来的那个小插件的想法。”

“挺好的啊。”

方麟想了想之后,补充道:“用起来挺方便的。”

“嗯,方哥觉得好就行。”

徐川顿了顿说道:“方哥,我也不瞒你,我确实有事想请你帮忙。”

“嗐,老弟你直接说,就冲你今天让江鸿倒霉这件事,但凡你开口我能帮上的忙,绝对义不容辞!”

果然,他知道了江鸿倒霉。

徐川听到他的话,也就不再推辞:“江哥,是这样的,不瞒你说,我昨天做的这个软件我想推广使用,但是我不知道受众的心理价位,所以想请你‘公器私用’一下,帮我做个调研。”

“受众?”

方麟愣了愣:“受众是什么意思?”

徐川捂脸,显然他高估了方麟的实力,连这种初级“黑话”都不懂。

“就是我想了解如果在咱们学生群体里推广这种软件,有多少人愿意用,他们愿意出多少钱使用,以及他们愿意付费的原因。”

“哦,这个啊,这个好说。”

方麟想了想:“正好开学学生会要换届,可以用这个考察一下几个干事。”

“嗯,那多谢方哥了。”

徐川随即又说道:“方哥,我还有件事想麻烦你,你看能不能帮我打听一下,如果我作为在校生创业,学校有没有什么扶植政策。”

“这个也容易,你等我消息。”

“多谢方哥!”

“嗐,这点小事,不用客气,没啥事我就挂了?”

“嗯。”

挂了电话后,徐川心情非常愉悦。

对于这款软件,在来网吧的路上他已经做了初步的分析,会用这款软件的人无非是四类人:

一是像自己上辈子那样,学习成绩不太行,需要一个好老师救命的。

二是大三、大四需要出去实习,尤其是那些已经拿到实习offer的人,他们往往一周至少要出去工作三到四天,要将每周的课程安排压缩到两天的时间里。

三是那些成绩还不错,但需要刷一刷自己绩点的人,这样未来无论是出国或者求职,简历能看起来漂亮一些。

四是那些每周想多休息几天的懒人,他们和第二类人有些类似,只不过第二类人是因为工作,不得不这么做。而懒人们则是想每周能多休息一到两天。

而徐川初步规划的收费模式也是两种:

第一种是计时或者计次收费,只要用了,就得交钱。

第二种是抢课成功才收费,这就有点类似于后几年逐步壮大的“拍牌公司”了。

站在先知的角度,很明显是第二种模式更有市场,甚至未来他可以抄“拍牌”公司的作业,搞个赔钱模式,只要抢课不成功就赔钱,妥妥的降维打击。

不过相对比而言第一种收费模式比较简单,对软件不用做什么大的调整,让用户自己本地运行即可。

第二种收费模式需要他重新修改、设计很多底层逻辑,比如怎么定义成功,用户抢课的失败率是多少,网络原因失败的概率是多少,学校机房会不会网速更快一点?

这些都是要去做了市场调研之后才能有结论的。

不过这个软件万一真的“做大了”,不说在其他高校复刻,光可以升级成为抢票、拍牌等类型的软件,就让徐川觉得激动不已。

“唉...”

随即,他叹了口气:“要是能有人帮我打工就好了,哪怕就是做做数据分析、写写代码什么的。未来还要漂亮小姐姐,能帮我出去拉投资的时候吹吹牛逼,哪怕不会吹牛,衬托一下我这颗绿叶也不做。”

想到这,他差点都忘了自己是来上网的!

打开VS对战平台、下载改键一气呵成,过程中他顺便打开了自己的人人主页。

怎么回事?怎么那么多新消息提醒?还都是照片评论?

他点开一看。

“打的好!”

“打死这个流氓!”

“哪位大侠为民除害了?”

这一系列评论竟然都是来自那几张自己用来忽悠江鸿的照片。

徐川不禁背后一凉:我有那么天怒人怨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