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好兄弟!一辈子!

“雯雯,你听我说,我真的不是故意放你鸽子的,我刚刚在医院看病,现在才出来。”

“你真的生病了?”

“可不真的吗?我这手上还拎病历卡和医院给我配的药呢。”

说到这,徐川不禁一阵肉疼,作为一个没医保的外来人口,他只有在校医院看病是可以享受财政补贴,如果外出就医,得凭医院的转院证明,去指定地点报销。

但他为了接下来的五天军训能够舒舒服服的躺在寝室,自费来到了传说中能开病假单的神医院,这让他原本已经不富裕的他,雪上加霜。

好在,口袋里的钱都是从他那个奸商老爹徐超那儿拿回来的,想到这里,徐川心情又好了一点。

“那好吧,你快点过来,我就在你们宿舍区门口的广场上。”

“嗯。”

挂掉电话后,原本打算先回寝室的徐川,拎着塑料袋就直奔广场而去,这样才能让他看起来更可怜。

很快他远远的就在弘基广场的入口处认出了秦雯雯。

身高足足有172的秦雯雯,在川蜀身高普遍只有160左右的女生堆里,显得实在太过耀眼。

今天的她留着干净清爽的短发,高耸的鼻梁上是黑色的蛤蟆镜,满满的御姐气。

上身穿着一件黑色的无袖运动背心,饱满的身材一览无余。

底下则天蓝色的水洗牛仔裤,目测只有2分左右,那两条明晃晃的大腿在阳光下差点闪瞎徐川的狗眼。

此时的徐川已经目瞪狗呆,不禁仔细回想了一下为什么上辈子和秦雯雯做了那么久的兄弟,竟然不知道她的身材那么好。

哦,对了,因为天府大学每年暑假都安排了选修课。

自己为了和狐朋狗友开黑,也为了暑假多修点学分,所以每年都只有寒假才会和秦雯雯一起回东北。

天府大学误我!DotA误我啊!

秦雯雯,答应我,这辈子我还是你的胸弟!

“雯雯,等久了吧...”

“哼,你终于来了!我都快饿死了!”

秦雯雯将蛤蟆镜往头顶一推,眼神中杀气毕露。

不过当她看到徐川手上塑料袋的“天府第三医院”几个大字后,气势顿时消弥于无形。

“你真的生病了?”

秦雯雯一把抢过他手中的袋子,翻弄了起来。

徐川适时的咳嗽了两声:“咳,咳...是的,有点...有点水土不服。”

不得不说,他昨天通宵到深夜的黑眼圈,外加早晨又起来去江鸿面前装了一波,让他本来就显得有些精神萎靡。

“38.9!徐川,你发烧了?那么严重啊!”

“咳...咳...是啊...雯雯,你扶我一下...”

徐川很自然的将手搭在了秦雯雯的肩上,这个动作即便他上辈子做了无数次,但此时已然有些心跳加快。

他记得上辈子听说过那么一句话,这个世界上有三样东西无法隐瞒,那就是什么、什么和爱。

虽然他忘了前面两样,但他确信自己是真的爱了。

甚至当他的手搭上秦雯雯肩膀的那一瞬间,他连孩子的名字都想好了,如果是儿子...

只希望川蜀男性同胞耙耳朵不会传染吧。

“徐川,我不知道你真的病了。”

秦雯雯扶着徐川走到了一旁的椅子上:“我还以为人人网上说的都是真的呢...”

徐川突然问道:“雯雯,你是不是喜欢我?”

秦雯雯猝不及防,红着脸:“啊?你在说什么啊?”

呵。

徐川暗笑一声,这种进攻式提问,就是要打你个措手不及,然后观察你的下意识反应。

作为一个和狡猾的产品经理大战过上百回合的码农,他在这方面有着丰富的经验。

“如果你不是喜欢我,你在脸红什么,为什么我和别的女生接吻,你会吃醋。”

徐川步步紧逼,秦雯雯完全没有发现此刻的徐川已经没有了丝毫生病的模样。

她支支吾吾:“不...不是你妈...让我...”

“什么我妈?!那是咱妈!”

徐川凶狠的打断。

“哦哦...咱妈,不是咱妈让我照顾你的吗?”

秦雯雯下意识的附和,随即突然发现徐川此刻气势十足:“嗯?徐川你病好了?!”

“啊?咳咳...没...就是有点激动。”

徐川一下子又怂了,不过差点被戳穿的他也没有乘势再下一城。心想:反正老子确定你喜欢我了,那后面的事情就好办多了。

秦雯雯突然站了起来,虚张声势道:“徐川,我告诉你,我跟你只是兄弟,你别想多了。我是担心你上了大学之后学坏了,所以特意来这看看你!”

徐川点了点头,笑道:“对,胸弟,胸弟!好胸弟,一被子!”

秦雯雯撅起小嘴:“哼!我告诉你,你可别打什么坏主意。”

“嗯,绝对不会有什么坏主意的,一被子的胸弟情!”

徐川举起三指朝天发誓。

秦雯雯满意的点了点头:“这还差不多。”

这时,她的肚子不适时宜的“咕”了一下。

“你饿了?”

“嗯,我都等你半天了。”

秦雯雯点了点头:“本来听说你们学校这边有家火锅店味道不错,想让你陪我一起去吃呢,谁知道你生病了...”

“你说的哪一家?”

“就是那家熊猫驱动力,在网上老有名了。”

秦雯雯说着下意识咽了口口水。

徐川想了起来,那家火锅店确实味道非常正宗,上辈子自己都去吃过好几次。

只是那家火锅店有一个缺点,吃完必拉肚子。

为此,他还向周围的人打听过,是不是只有自己“水土不服”,却没想到天府本地人吃了那家之后也会拉肚子。

可是即便如此,那家店每天晚市都会排起长龙,味道可想而知。

现在被秦雯雯这么一提醒,徐川的馋虫突然发难。

他下定决心:“那啥,我也想去吃,这家据说每天都要排队,下午没什么人,我们还是一起去吧。”

“可是,你身体不要紧吗?”

“没事,我室友跟我说了个偏方,据说在天府这座城里,无论发烧感冒,只要喝点白酒,吃点火锅,第二天就能好!”

秦雯雯明显不信:“真的假的?”

“我也不知道,不过反正我现在发烧了,不如就给你当个小白鼠了,不然你一个人在这,人生地不熟的,作为胸弟,我也不放心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