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真令人害怕
  • 你好我贩剑
  • 疏清
  • 1281字
  • 2021-08-27 13:01:26

周围夜色寂得要滴出水一样,昏暗的窗挡住了外面的光影,常情醒的时候有点懵,她眨着眼却只能看见正对门的方向插着一把剑。

剑的周身有些暗淡,寥寥无几的白气因为楼阁的阴暗有些被遮盖了,它被倒插在最中央的位置,通身的白已经带上了灰。

常情想起来了,她因为看书猝死嗝屁了。某网站这会儿一本修仙文广为流传,男主事业爱情双收还顺带干掉了那个因为从小经历可怜而黑化的反派。

而她因为太固执反派小时候的黑暗生活,被人网暴,抄着键盘熬夜连骂两天,还没把对方骂死,自己就先猝死了。

“骂人需谨慎,亲人泪两行啊。”常情感慨着一把坐到了地上,这个地方唯一有亮度的除了最顶上镂空的顶以外,只有这把已经有些漆黑的剑。

她越看越觉得这把剑的样子似乎在哪看过,纯白,发光,有仙气,这好像就是害她嗝屁的那本书的反派的神器。

常情觉得自己有必要拔刀自刎,就这修仙世界,她能活多久,还不如自我了结留点尊严。

还没来得及把想法付诸实践,一个人落地的声音吓得她下意识闪躲,却被剑吸了进去,她的视角似乎一下子和这把剑融合了。

门外一群人嘟囔着叫嚷着走了进来,而在最前面的是一个衣着破烂的男孩,他被推着往里走,最后却又被一脚踢进阁楼里。

外边一下子爆发出剧烈的笑声,虽然楼内光线昏暗,但常情知道现在的时间处于反派纪微光小时候,被欺压的最严重的时候,也是害她嗝屁的罪魁祸首。

她骂骂咧咧地开始看外边的情况,但奈何光太黑,她直接借着这把剑自带的光看见反派跪倒在地上,他的手不断去用力地抓地面,还能看见很淡的血迹和泪渍。

“师兄我们走吧,这个阁楼不是禁地吗?”一个像瘦猴一样的弟子去扯最中央那个趾高气昂的人,那人不耐烦地推开他。

“你怕什么,我爹可是问天峰的峰主。”提到自己爹,他的底气一下子足了,连气力都足了,快速地冲进去踹了纪微光两脚才往外跑。

纪微光这个时候本来就小,长时间的营养不良让他看不出年纪,小小的一只蜷缩在地上。常情只能听见肢体碰撞的声音。楼内本就很久未被打扫,不断的脚步动作让灰尘全都飞起,原本就微弱的光配上尘土,她更加看不清到底外面是个什么情况。

“就是个杂种而已,居然还敢抢柳师兄的师傅。”

常情本来有些摸不清剧情到底进展到了哪,这一下她记起来了。

按照书上纪微光虽然日日被欺负,但总有些愿意对他好的,直到他入门后的那次拜师典礼,他被玄天峰的峰主看上认作了关门弟子。

那人口中的柳曙光和他不同,出身名门世家,天资卓越,唯一相同的就是柳曙光想拜到玄天峰名下,而柳曙光也正是这个世界的男主。

一个天之骄子,一个卑微鼠辈,青风门的弟子都知道该如何站队,这一下纪微光彻底被人人唾弃。

可惜玄天峰的峰主不是个心善的,招来纪微光也只是看中他的变异灵根。后期的纪微光也没想报复门派,却在最后发现自己连个安身之地也没有的时候彻底黑化。

常情不是圣母,她在当时看见评论区有人说纪微光的坏话时没忍住化身一个喷子,一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她觉得纪微光黑化完全不怪他。

偏偏那些人逮着她不放,于是大战三百回合以后,常情嗝屁了,她现在想到这件事就有些心梗。

如果她现在有只手机就把面前这一切录下来,让那些嘴里喊以德报怨的人看清这冰冷的现实,年纪小从来就不是犯罪的证据。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