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037万丈尘寰终独赴:若你生于风起之地
  • 原神角色来到我家
  • 一只小獬豸
  • 2147字
  • 2021-09-14 00:45:36

等刘善拿着弓去四楼的时候,蓝宛和柳舞已经离开了。

“还真的得再去一趟箭馆了。”刘善回家以后说道。

“你自己去吧。我现在只想喝酒,哪儿也不想去。”温迪懒懒的躺在沙发上。“要是还能有一群观众围着听我唱歌,那就更好了。”

“这个小家伙给你当观众吧。”刘善把正在吃石头的翡翠小狮子捉了过来放在了温迪的面前。

“嘿嘿,石头一样的家伙,也能听懂音乐吗?”

“注意一点,刚刚揍你的那块石头现在在你隔壁呢。”刘善指了指钟离的卧室。

“对了。”温迪突然对刘善伸了伸手。

刘善走了过去。

“好疼。”被温迪骗过去的刘善挨了温迪一记脑瓜崩。

“你以后还想不想喝酒了!”刘善喊道。

“好好感受。”温迪吹出了一阵风。

刘善突然涌起了一阵感觉。

手指变得更灵巧了,眼睛能看的更远了。最重要的是,他脑海中多了一种有关于弓术的记忆。

神代射术,还真是一种正儿八经的射术啊。

刘善学会了温迪的神代射术。

所谓的神代射术,不在于射箭的手法,而是在于控制风的能力。

箭矢是怎么从弓身上射出去的不要紧,要紧的是如何使用风的能力去控制箭矢。

神代箭术的精髓在于,控制风元素力凝聚在箭矢上,然后将箭射出。

在箭矢脱离弓弦的那一刹那,无形的风早就制造了一个通道让箭矢穿过。

举个更为形象的例子。

普通的弓术,箭矢就像是在野地里奔跑的骏马,你只能依靠缰绳勉强的控制骏马奔跑的方向。

而神代箭术则是高铁。起点,终点,说要经过的轨道,都是已经规划好了的。

这种箭术,你的思维能感知多远,箭矢就能射多远。

“诶嘿,学会了吧。学会了就赶紧去吧,回来的时候记得给我带酒。”温迪冲刘善挥了挥手。

没用的技能又多了一个。

刘善越来越觉得,想要赚快钱自己应该去中东而不是这里。

打车来到清江射箭馆。

这里白天的生意果然非常不错。

“是您啊。”一个学员见到刘善热情的围了上来。

大佬身边的人一般也都会被认为是大佬。

温迪昨天晚上表演了一手正常人没办法复制的箭术,这些学院也认为刘善肯定同样是个有本事的人。

刘善手里拿着蓝色的长弓,询问这个学院。

“蓝宛和柳舞在哪呢,我来找她们。”

“蓝宛馆长和柳舞教练在会客厅呢。今天来了箭术协会的大人物。”学院答道。

“那我等等他们吧。”刘善将蓝色的长弓放在一旁,找了一个空闲的十米箭道,开始练习自己刚刚学会的神代射术。

当然,刘善也不敢像温迪那样骚包的瞎几把射,他老老实实的用自己在游戏影视剧里学到的射箭方法,挽弓射箭。

然后,刘善就用箭矢在箭靶上射了一个吊字出来。

“你其实也会神代箭术吧。”蓝宛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刘善扭头看去,蓝宛站在他的身后。这人不知道来了多久了。

“会一点。”刘善谦虚的说。

“等等,我的射法和我朋友不一样吧。你是怎么看出来用的同一种射法?”刘善反应了过来。

“我这要还是想不通我就成猪脑子了。”蓝宛说道,“我刚开始以为你朋友说什么神代射术是瞎编。但是研究了一晚上,有点儿想明白了。

这种射术,他的手法其实是障眼法,根本不重要。整个射箭方法的秘密在于其他地方。你刚才射箭的手法也是,虽然尽量表现的看起来很正常。

但其实,你这种射法我只在影视剧里见过。”

“这样啊。”刘善尴尬的收回了弓。

都怪现在的烂片拍的一点儿都不真实。

实际上不只是影视剧的射箭方法不真实,就连央视自己拍摄的古代冷兵器纪录片里有关于射箭的描述,错误也是数不胜数。

只能说射箭这种古代集军事,运动,表演,狩猎于一身的东西,对于现代人而言越来越陌生了。

游戏和影视剧里的射箭,与其说是射箭,不如说是拿着一把外形是弓的步枪射击。

比如某个冷兵器战争网游,一群弩手射箭的速度,堪比加特林机枪。

“所以说,真的不考虑一下。一套房换一种箭术?”蓝宛希冀的看向了刘善。

刘善能看出来,这个女人是真的喜爱射箭这种运动。

“这种箭术讲究天赋你学不会的。”

“对了,柳舞呢。”刘善赶紧扯开了话题。

“还在会客厅呢,我带你过去吧。”蓝宛失望的说。

刘善拿起了那把蓝色长弓跟着蓝宛来到了会客厅。

柳舞坐在会客厅的椅子上整个人呆呆的。

“学弟,你怎么来了。”柳舞看到了刘善。

“这把弓我不能要。”刘善将蓝色的长弓推到了柳舞的面前。

柳舞看到了这把弓,眼泪又开始聚集了。

“我知道,那个男人对你来说很重要。但是逝者已逝,这把弓是他留给你最后的东西和纪念了。我觉得你应该留着,毕竟他在生命的最后时刻,这把弓代替了你在他身边。”

“你怎么知道这把弓是他最后的东西了,你怎么知道他去世的时候,这把弓在他身边!”

柳舞瞪大了眼睛看着刘善。

靠。

自己这嘴啊。

刘善拍了一下脑袋。

“你是不是知道什么!”柳舞抓住了刘善的胳膊。

“求求你,告诉我。他是不是还活着,是不是啊!”

柳舞撕心裂肺的喊了气力啊。

“小舞你冷静一点。古羽他已经去世了。”蓝宛赶紧抱住了柳舞。

“唉。”刘善看着自己这个曾经阳光的学姐,颓废成现在这个样子。终究是不忍。

逝者已逝,生者当放下执念好好活着。

说的简单,但又有几人能做到呢。

刘善福至心灵的拿起了那把长弓,手放在了弓弦处。

风在刘善的手指指尖汇聚。

无形之风和有形之风一同席卷而来。

拉弓。

透明的弓弦凭空出现。

射箭。

思念和记忆汇聚成的箭矢飞射而出。

箭矢在空中飞行。

往日的记忆和画面一一重现。

蓝宛看呆了。

柳舞痴痴的望着往日的一切美好回忆。

‘飞翔吧,飞翔吧。就像飞鸟那样。代我看看这个世界,代我飞到高天之上。’

自由与风的神明温迪。他的有形之风,奏响高天之歌。他的无形之风,记录一切思念与美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