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018拳击之章:老神仙和少年人
  • 原神角色来到我家
  • 一只小獬豸
  • 2106字
  • 2021-09-09 16:24:57

拳台下的拳击手们瞪大了眼珠子。

看台上的客人们在揉眼睛怀疑人生。

社恐患者刘善已经迈步走出了拳台。

刚刚那一拳,邓生明已经被打的跌落到拳台外一米多的位置,无论如何都算输了。

好在刘善虽然不喜欢这个邓生明,倒是没有下狠手。打中邓生明的是包裹在刘善拳头上的岩元素力量。这股力量汇聚成的光剑是将邓生明推出去那么远的,而不是用力量打出去那么远的。

前者邓生明顶多轻微骨折,养几天就好了。后者可能要死人了。

“快,快!”吴老板激动的抓住旁边秘书的手喊道,“快将那位大师请上来。”

不用吴老板多说,刘善已经来到了三层再次见到了吴老板。

“古人云,朝闻道夕死可矣。我吴老三今天总算是知道这句话的意思了。亏我吴老三一直以为传武是骗人的武功,没想到今天终于见到真的大师了。”

如果说吴老板之前还怀疑那道在三层看台的石地板上蔓延的裂缝是刘善用什么魔术技巧做出来的,那现在就完全不怀疑了。

就算是用魔术,就算是那个邓生明是找来的托。

把人打飞那么远,怎么也得吊个威亚吧。

可是上拳台的邓生明刚刚可是赤裸着上本身去打拳的,身上哪来的部位给他吊威亚。就算是吊了,他吴老三也不是瞎子,怎么看不出来。

更何况,这里可是他吴老三的地盘。

要是真有人在他地盘上搞出一套大型魔术表演骗钱,还不如直接抢他来得快呢。

“不用。师门管得比较严厉,一般不允许我们轻易出手。”刘善对着吴老板抱了抱拳。

“刚才,那真的不是魔术吗?”吴老板周围还是有人不敢相信。

那一刀凭空出现的光芒,宛如魔法一样。

“抱丹武者,已经可以内力外放。刚刚那道光剑,便是我外放出来的内力。若是吴老板以后遇到自称练出了内力,却不能外放的人。便当做是骗子好了。”

刘善心善的解释了一句,以防止这里的人以后被其他骗子给骗了,毕竟传武可能会有大师,但绝对不可能有什么抱丹武者。

“内力外放?”周围人都知道内力外放是什么意思。毕竟三四十岁的中年人,哪个在年轻的时候没看过基本武侠小说。

但是现实中真的有这玩意吗?

刘善见这些人还是有些不敢相信,一伸手。

岩元素力量再次附着在刘善的手上。无形的光剑从刘善的手掌处开始蔓延。

这要是来个提瓦特大陆的强者,一眼就能看出来这只不过是一种岩元素战技罢了。但是这些三四十岁的中年男人,却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武功和内力。

一个大胆的男人伸手摸了一下刘善延伸出来的光剑,果然摸到硬硬的一块有形之物。

“今日得见大师一拳,三生有幸。”吴老板这个看了一辈子拳赛的男人,此时却恨不得抱住传武的大腿跪下。

他当即说道,“刚才大师说这一拳值九十八万,想必自有深意,我也不敢多给大师。不知道这九十八万,大师想要我怎么付给大师。”

“写一张纸条便可。”刘善努力装出一副世外高人的气度。

吴老板当即拿出钢笔,找了张纸,在纸条上认认真真的写了九十八万四个字。

之所以没有写是什么货币,他想的是,这大师就算是要九十八万美元,他今天也给付了。

能与这位世外高人牵扯上机缘,区区钱财之物根本无法相提并论。

“多谢。”刘善从吴老板手里接过纸条,便往楼下走去。

“老板,不和这位大师要个联系方式,攀谈几句吗?”旁边秘书小声提醒。

“不用。”吴老板是什么人物。

他商海纵横这么多年,哪里不知道欲速则不达的道理。这样的人物,既然愿意用一张纸条便当做九十八万,肯定以后两人还有交集。

慢慢加深的交情,才更自然,也更牢固。

刘善回到了座位上,将那张吴老板写有九十八万的纸条递给了诺艾尔。

“你让许玲玲将这张纸条还给吴老板。这样她和吴老板的欠债就两清了。”

“好呢。多谢刘善先生了。”诺艾尔开心的拿着纸条离开了座位。

“容色由来荷恩顾,意气平生事侠游。”钟离见到刘善回来,摇头晃脑的念了一句诗。

“帝君,好诗。这样的诗,一定是帝君年轻时候做的吧。”刘善赶紧马屁奉上。

“这句诗是中国古代诗人的作品,我前几日看书学会的。”钟离用茶杯轻轻的敲击了一下桌面。

“你怎么连你们国家自己的诗句都不知道。”

“呃。”刘善心想,泱泱华夏五千年,多少文人诗句,他要是能全部记住就见鬼了。

“接下来你怎么办。许玲玲被人用九十八万胁迫不假,但是她弟弟也的确给吴老板造成了九十八万的损失。

这两件事一码归一码。若是你凭意气帮许玲玲还了这九十八万,下次她需要九百八十万,跪倒你面前你是帮还是不帮。”

钟离不愧是活了几千年的神明,思考事情的方式的确不同。

这也是为什么他会偷偷选择帮助刘思迪的原因。有时候,帮忙别人忙,不让别人知道也是一件好事。

“您是老神仙,我是少年人。我哪里会考虑那么多。”刘善翻了一个白眼,“你不说还好,一说。这九十八万就这么白白给出去,我自己都心疼了。”

“刘善先生,我已经将纸条给吴老板了,吴老板说他以后和许玲玲两清了。”诺艾尔此时跑了过来汇报她这一趟的成果。

“那边走吧。拳赛也看了,威风也耍了。我想回去看些书。”钟离站了起来。

“回家,回家。”刘善发现自己自从装完逼坐下来,周围人的眼睛就没离开过自己,也赶紧跑路。

于是三人便打车回家。

第二天早上,迷迷糊糊起床的刘善拉开房门去客厅。

这个时候诺艾尔已经早就起来将早餐坐好了。

于是他想也没想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喊道,“诺艾尔,今天早餐吃什么呀。”

“早餐还没做好,不过已经磨好豆浆了,您要先喝点豆浆吗?”

一个不是很熟悉的声音在刘善眼前响起。

这不是诺艾尔的声音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