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013拳击之章:险些被认出来的帝君

  • 原神角色来到我家
  • 一只小獬豸
  • 2030字
  • 2021-09-09 16:33:02

“你好,先生。还需要些什么吗?”女服务员又走到了钟离身边询问钟离是否需要什么服务。

看到这一幕,刘善很想吐槽你这个服务员是太闲了吗。

扭头看了一圈周围,刘善发现还真的可能是太闲了所以才过来找借口看帅哥。

这个二层的客人和服务人员的比例是五比一,大部分服务人员都没什么事情可做,只能站在一旁观察谁需要服务。

“你是不是觉得他是明星啊。”刘善看着服务员小姐姐热切的服务,好奇的问道。

“啊,不,不是。”服务员小姐姐听到刘善的话以后,赶忙摆手说道,“我只是觉得这位先生看起来很眼熟。”

“眼熟吗,我不觉得他像谁啊?”刘善看向了钟离。他实在是想不起来钟离像哪个电影明星。

至于直接认出钟离是游戏角色,也不大可能吧。

毕竟原神是一款二次元游戏,游戏人物模型十分简化,如果钟离还穿着他刚来的那一套衣服,说不定还会被人认出来。

但是现在钟离一身黑西装,只能说是一个留着小辫子的老帅哥,一般联想不到游戏角色去。

“这位先生现在戴上了墨镜。”女服务员性格也不错,软软的说话解释道,“刚才这位先生进来的时候,我发现他的瞳孔是金色的,而且还有红色的眼影。这样的打扮很像是我玩的一款游戏里的角色呢。”

原来是瞳孔颜色出了问题吗?

刘善瞬间明白了。

游戏里的钟离是狭长凤眼配金眸,眼眶是红色眼影用柔美中和凌厉。

这在提瓦特大陆顶多算是比较特别的一种打扮。毕竟提瓦特大陆对应地球的时代应该是处于工业革命前夕的古代社会,类似于明清的结合体。

而在古代,不管是东方还是西方的男人们,打扮起来可不输女性。什么摸香泽(类似于定型啫哩和护发素的结合体),带簪花,敷面,熏香剃面,口脂,唇脂加面药,头上再戴网巾固定发型什么的,都是中国历史上男人们都流行过的花样。

不过在现在这个时代,虽然男性梳妆打扮的风潮渐渐有些流行,但毕竟仅限于洁面,抹油,留小辫子之类。

像是钟离这样带美瞳,画眼影的属实是少见。相同的化妆手法遇到了一个明显喜欢该游戏角色的女性玩家,让人产生好感,觉得很相像也正常。

“哦哦。”想明白这些,刘善立刻给钟离开脱。“这是他出门的时候他女儿给他画的,可能他女儿也玩你说的那个游戏吧。”

“女,女儿?!”女服务员看着气质虽然显老,但是长得很年轻的钟离,感觉这个人看着超不过三十岁,但是他女儿都会化妆了?

“他女儿已经十九岁了,都读大学了。”刘善毫不留情的用谎言打破了这个女服务员对于钟离可能存在的一点幻想。

“我是不怎么显老。”一直沉默的钟离开口说了句话。

他刚才一直在专心致志的戴着墨镜吃小饼干。

“您喜欢这里的点心吗?我再多拿点给您吧。”女服务员看着钟离很喜欢吃这里的点心,于是迈着小碎步走了。

“帝君。”刘善看着戴墨镜的帝君说道,“你这金瞳能自己关掉吗?”

“啊?”帝君抬起头无辜的说道,“我的本体是龙,瞳孔本来就是金色的。”

“那你以后就出门带美瞳吧。”刘善拍了拍脑门。“你的红色眼影该不会也是本来就有的吧。”

“那倒不是。”钟离回答道,“是以前一位挚友用永不退色的染料给我涂得。”

“那是好久好久以前的事情了。”钟离抬头望天,陷入了回忆。

“算了算了,你自己回忆就行,别跟我说。”刘善怕他想半天又回想起来一个忧伤的充满刀子的故事。

刘善总算是明白为什么有磨损一说了。一个人活了几千年,再美好的回忆也会伴随着朋友的去世变成悲伤的往事。天天被各种悲伤萦绕,不疯也精分了。

而事实上,就算是一个人,也很难在同一件事情上重复获得美好的回忆。你最好的朋友永远是你第一个交心的朋友,你觉得最好玩的游戏永远是你第一款通宵达旦玩的游戏。

而钟离来到这个世界以后,所有的一切对他来说都是新鲜的。或许他不会再认识一个好朋友,但他总能从文化娱乐大爆炸的年代获取到各种新鲜感。

而这种新鲜感,治愈着钟离那被磨损的厉害的内心。

“对了,还有你的小辫子。”刘善想起来钟离还有一个漂亮的小辫子。这个小辫子给钟离添加了一些艺术家的气息,但毕竟太有辨识度。

“要不把你的小辫子剪了?你除了那个小辫子以外,发型和正常人差不多。”

“那不是辫子。”钟离被刘善从回忆里拽出来,没好气的说道,“那是我的龙尾巴。”

。。。。。。

“当我没说。”刘善转头看向了灰色头发的诺艾尔。

“把这玩意儿染成绿,呸,染成其他颜色怎么样?你这灰色头发看着也太自然了。我怕你也被人认出来。”

“欸。”诺艾尔没想到刘善的话题突然转到了自己身上。

诺艾尔的样子和游戏里也是有些区别的,游戏里的诺艾尔看着在十六七岁左右。而实际上来到刘善身边的诺艾尔则看起来是二十岁左右。

除非是重新穿上西风骑士团的铠甲,提起她那把剑,否则很难把自称为小诺的姑娘和游戏里的诺艾尔联系在一起。

不过刘善为了保险,还是打算给诺艾尔的灰头发染个色。

“我从来没有考虑过自己发色的事情。不过如果换个发色能更好的为大家服务的话,也是可以的。”诺艾尔当即同意了刘善的请求。

“染成黄色吧。琴团长的颜色,如何?”

“也可以。”诺艾尔痛快的答应了下来。

就在这时,钟离突然开口了。

“你的那位朋友似乎上场了。”

“刘思迪?她应该不是还得等一会儿吗?”刘善低头向着下面的拳场看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