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神级武魂,先天魂力二十一级

斗罗大陆,一个偏僻的富裕小城内。

咚咚咚!

陆府大门被敲响,陆冷打开房门,一个妙龄女子站在门口。

“来了?”

“来了。”

“快进来。”

“谁先来?”

“我先来。”

封闭房间内,妙龄女子微皱眉头,“你们这些有钱人真有意思,觉醒个武魂还偷偷摸摸的。”

“嘿嘿,我这不是不想丢脸嘛,万一觉醒个垃圾武魂,传出去多丢我陆冷的脸?”陆冷笑道。

当然,这并不是他的真实想法。

陆冷实际上是怕觉醒的武魂太牛逼,被武魂殿知道后强行带走。

“要不是知道武魂殿最终要完蛋,我会神经病花钱找你来觉醒?”陆冷心里哼唧。

他打量着这个女子,长得十分漂亮,一股子魅惑劲儿,嗯,这波也不亏。

“快点吧,觉醒了我还要去下家。”女子将六颗石头抛向空中,随即出现金色光芒,示意陆冷赶紧觉醒。

“没想到你们这些野猪儿生意还挺好。”陆冷说着,便踏入光幕之中。

“什么野猪儿……?”

“没什么。”

陆冷进入光幕之中,细细的感受着身体发生的奇妙感觉。

“伸出你的右手。”

陆冷随即伸出,只见一把长刀便出现在他手心。

长刀修长,刀锋细窄,通体漆黑如墨,外形有点类似与唐横刀。但相比唐横刀,少了那分优雅,多了一分霸气。它一出现,整个房间就被一股恐怖毁灭的气息笼罩,像是来自灵魂的压制,女子顿感呼吸不畅,似要窒息。

再看长刀之上,雷云滚动,紫色雷蛇缠绕,火光电弧,雷霆之威,似那天罚,让人心悸。

“这是……?”女子神色有些呆滞,她不敢猜测,过了一会儿才继续说道,“这是器武魂,但我从来没有见过,不过品质绝对能入顶尖之流。”

她看向陆冷,眼神里充斥着羡慕和惊愕。

“快收了武魂,你这武魂太压抑了。”女子有些受不了,接着,她拿出一个水晶球,“测试一下魂力。”

陆冷收了武魂,然后伸出手放在水晶球上。

顿时,光芒四射!

“先天满魂力!!”

妙龄女子忍不住惊呼,刺眼的光芒都遮挡不住她眼里的震惊。

但这还没完,在这光芒达到一定程度后,水晶球上,出现了一个个更为刺眼的光点。

一个、两个、三个……

光点的数量迅速攀升,十个、十一个……

十九个、二十个、二十一个!

足足二十一个!!

“先天魂力二十一级!!”女子已经惊讶的合不拢嘴了,此刻,陆冷就如同怪物一般站在他的面前。

先天魂力二十一级,这怎么可能?

先天满魂力,就已经是斗罗大陆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

这二十一级,简直是自己不敢想象的存在!

世界上真的有这般恐怖天资的人嘛?

想到这里,女子怀疑炙热的目光看向陆冷。

陆冷被她这目光顿时看的发毛,“你干嘛,不会是想吃了我吧?不就是二十一级嘛,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陆冷真的觉得一点毛病都没有,老子作为一个穿越者,拿个顶级武魂,先天满魂力,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嘛。要是拿不出来,大家才应该惊讶好吧。

唉,小女生就是小女生,容易受惊!

“好了,你可以走了,记住不要将我的信息告诉别人,尤其是武魂殿!”陆冷开始驱客了,这消息绝对不能让武魂殿知道,于是他放言警告道。

“为什么?”女子话到嘴边,却听到他这么一句话,立马神色不解问道。

武魂殿怎么了?

你还看不起武魂殿。

武魂殿好多人想去还去不了呢。

“不要问为什么,你们这些野猪儿收了钱,就得替客人保密,这也是你们的义务。”陆冷冷冷的说道。

“那我先帮其他人觉醒了再说。”女子不知道陆冷为什么这么抵触武魂殿,但碍于他的天赋和现在自己的身份,也不多说什么。

“他们都觉醒过了,是我掩人耳目,故意做的幌子,你赶快走吧。”

说着,妙龄女子被陆冷连推带赶的送出了陆府。

女子看着关闭的大门,冷冷轻哼一声,“哼,被我胡列娜发现了,你以为这辈子还能跑得了嘛?”

“赶紧回去禀告老师。”胡列娜事不宜迟,立马出发。

而房子里面的陆冷,突然身体一激灵,“奇怪,太阳挺大的啊?”

…………

两天过后,武魂殿,教皇殿。

“娜娜,你所言是真?”比比东纤细修长的长腿猛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神色有些激动。

“老师,娜娜所言无半句假话!”胡列娜说道,“只是我不知道那陆冷为何对我们武魂殿很是抗拒,他觉醒武魂时宁愿花钱找人,也不要武魂殿的人免费觉醒。这次若不是我恰巧历练,还真有可能就发现不了他。”

“这可由不得他,这个大陆上,还没有人违抗我武魂殿!”比比东冷笑。

“月关,跟我走一趟,我要亲自把他绑回来!”比比东展现出她霸气的一面。

“可是老师,万一武魂殿和他有深仇大恨,您就不怕他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嘛?”胡列娜担忧问道。

“无妨,这种绝世天才,我就算是给他洗脑,也会把他留在武魂殿。”比比东目光炙热说道。比千仞雪的天赋还要高,这种天才,一定要属于武魂殿。

“立刻出发,避免夜长梦多!”

“是!”

胡列娜听到这话,不由得有些汗颜。天赋在高,也不过一个六岁的孩子,老师您用得着这么大的阵仗嘛?

但别忘了,她可是比比东,她所统领的武魂殿,行事就是这么霸道!

在远处的陆冷,有些纳闷的看着天上的太阳,嘟囔道,“奇了怪了,总有种不好的感觉。”

…………

又是两天过后。

陆府门口。

陆冷像是小鸡一样被菊月关拎着。

他的背上正背着打包好的行李,显然他想要逃跑,但碰巧被赶来的比比东三人抓住了。

他脸上一股子憋屈,恨得直咬牙,“我说这几天咋一直心神不宁,果然没好事发生,可惜啊,还是晚了一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