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一记 鸿星尔克
  • 瞎扯日记
  • 徐忘大爷
  • 2048字
  • 2021-08-28 15:42:04

鸿星尔克给河南捐助后,声名鹊起,大红大紫。在此之前,我只是觉得自己想买一双鞋子。而此时此刻,我觉得自己该买一双鞋子了,这个热点得蹭一蹭,权且当做我也给河南贡献了。然后就在直播间下单了。

人们常说,等待是非常美好的。这个其实不然,得看等啥,至少等死就是非常绝望的。

好比我在等待鸿星尔克,像极了男孩等待姗姗来迟的心爱女孩。而对换过来,倘若是女孩等待男孩,就不显得那么美好了,像极了等那该死的大姨妈,这龟孙怎地还不来,可急煞老娘!

所以,话说回来,等待的美好程度也是参差不齐。

终于是拿到了快递,我迫不及待的拆开,映入眼帘的盛世容颜正如我所期盼的那般,甚至更为惊艳。我拿起来,拍个视频,赶紧分享给哥哥,并遏制住要分享到朋友圈去的念头。

人大约是可以互相分享美好的,但分享对象得对,好比我分享给我哥,如果他也觉得好看非常,表示由衷地赞叹,我可以接受。如果由衷地羡慕嫉妒我,爆粗口:“买的啥玩意儿,丑爆了!”,我也觉得可以,都是真实的。

而朋友圈里的朋友大多是冠名朋友,还极多冠名的“兄弟姐妹”,着实不适合分享美好,只适合倒苦水,表演不幸,以遏制住他们想找我借钱的念头。

参观完新鞋,我又把它装回快递盒。到座位上坐个几分钟半小时,生怕它不翼而飞,又去打开盒子检查。看到它依然好好躺着,心里就很踏实。这也是我不分享给大众的愿意之一,万一被惦记了,得多焦头烂额!

有人可能要问了,既然害怕失去,为什么不直接穿上?嗯,至少我没有这个习惯。如果换个情境,比如,我穿了旧鞋去鞋店,最后买了新鞋,那我可能会把旧鞋换下来,封印到鞋盒里,把新鞋折磨个三五天,再把旧鞋放出来。这个还算人性化的,过分的是新鞋上脚,旧鞋立马丢垃圾箱。

但以上两个都不是我,我选择脚穿着旧鞋,手拎着新鞋,一起回家去。总的来说,我没有立马换上新鞋的习惯,这个“立马”可能是一念之间,也可能是三分钟,也可能是三五天。

我向来不会很快让新鞋服上岗,衣服嘛,比较好理解,新回来得洗了再穿,但是鞋子不至于,大约都没有这个流程的。所以,才会出现新鞋立马上岗的情景。我的选择是,把新鞋毕恭毕敬的捧回家,先供着,让它接收我的念力,而后再任命上岗。

到了第二天,我还是没有按捺住内心的狂喜,让鸿星尔克上岗了。我还循着新鞋的特色,刻意去搭配了一身衣服,甚至还打了一个摩丝,当真是应了那一句话——从头到脚都是新的,至少得看起来新。

穿着新鞋上班,感觉整个人精气神十足,我就是这条街上最靓的仔!然后问题又来了,我内心充满了好奇,既然我穿了鸿星尔克,那身边的匆匆路人穿的啥鞋?

嗯,有耐克,就是最近出了新闻,耐克导购歧视进店消费农民工。有阿迪达斯,这鞋有点不规矩,竟然抵制XJ棉花。有李宁,就是国人给它机会都把握不住的小可爱。还有361,我倒是没穿过,不知道滋味如何。呵,好不容易寻到个鸿星尔克,还是个烂垮垮。果然,他们都比不上我,人帅,而且积极响应组织号召。

其实,我老早就有这个毛病的,就在我拿到iPhoneXS的时候,总是忍不住在人群里把它拿出来摸摸看看。此举的妙处在于,一来防备盗窃,二来彻底地为了炫耀。

直到现在我才明白一个道理,但凡炫耀一个自己觉得了不得东西,懂的人,不屑一顾;不懂的人,不明所以。所以,炫耀这种情绪,要么班门弄斧了,要么对牛弹琴了。

新鞋给予的喜悦很快被磨灭了,原因是它上班的那天,下起了大雨。相信很多人都有一个烦恼,下雨天走路,鞋尖上甩水(污水)。我这个新鞋也不例外。如此,就有很多人看见我在大雨里“一步一个脚印”,雨水在我脸上狠狠地拍。那结果呢,还是有污水甩到鞋子上了,一晕开,就是一坨坨黑点点,难看死了。

于是才有了一个新规定,鸿星尔克在晴天时候才给安排活路,雨天就在家里蹲。

可是这个季节的天气就是瞬息万变。在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我穿着鸿星尔克在路上行走。岂料,天有不测风云,瓢泼大雨迎头痛击。我倒是动作快姿势帅拿出雨伞防御,为自己赢得了一片干燥。

相比而言,新鞋就糟糕极了,饶是我各种小心翼翼,在暴雨之下,没有一双鞋子是无辜的,所有的防备瞬间破碎。我看着鞋尖上触目惊心的污渍,心里便有了计较,罢了,还是洗了吧。

这鸿星尔克成为我人生中第一双才穿了几天就洗掉的新鞋。以往,我的大多数鞋子,终其一生,也没能够在我的手里愉快的搓个澡。

男人搞事情,一般都是简单粗暴。我把洗衣液抹在鞋尖上,用手单独搓洗,还用上了刷子。可结果差强人意,鞋尖上的污渍淡了,但只要不是瞎子,都能够看出它是一双经历过风雨的鞋子了。鞋生瞬间充实了许多。

我把洗过澡的鸿星尔克晾在窗台上。心里想着,洗不干净算了,从今以后再也不用百般呵护千分疼爱了,泯然众鞋矣。嗯,也许多穿几次,多洗几次以后,就会洗掉污渍了,回复到青春靓丽的模样。

天!我竟然还保持着幻想。

都成定局了,还幻想什么!

唉,幻想一下还是可以的,短暂的快乐都不能拥有了嘛?再说了,《刑法》里没讲不能乱幻想。想当年我还幻想过抢银行,当太上皇。

结尾,我还是得主动把锅背过来,鸿星尔克没有错,它的设计完全没有问题。是我的错,下雨天我该把鞋子脱了捂在怀里,赤脚,正好回味一下年少时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