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最后一个考古学家

  • 窃位游戏
  • 吃土老王
  • 2625字
  • 2022-07-07 09:57:10

我震惊地看着杰奎琳倒了下去,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我僵在原地一时间竟无法做出反应。

Alex和白老师给杰奎琳急救,我缓过一口气,顾不得那么多也扑到了在她身边。杰奎琳失了焦的瞳孔无助地转着,嘴唇颤抖似是想要说什么,可嘴里涌出的只有鲜血和不成调的一段咒语。

Alex拼命尝试给杰奎琳止血,但后者的蓝眼睛已经涣散了。白老师摇摇头。

“你疯了!”卡尔喊。

史蒂芬妮抬起枪口,示意自己不会再开枪。杰奎琳的血迹就留在祭坛上,血淋淋地昭示着一场谋杀。而始作俑者却毫无愧疚,甚至朝哈桑等人道:“你们还有祭祀没完成,看样子神明不想要她的血。”

Alex猛地站起来,走过去狠狠地甩了史蒂芬妮一个耳光。杀人凶手眼神一冷,就要动手,被詹姆斯制止后竟然冷笑了起来:“看你们能保得住她多久。”

虽然一条人命已经被谋杀,可竟然没有人来阻止祭祀。于是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莱拉把血滴进祭坛。

正当我和众人一样屏息等着神明对我们上供的祭品做出反应,手腕突然被人一把攥住了。我吓了一跳,低下头,杰奎琳死死地盯着我的眼睛。

“阻止他们,那个游戏,没有......”

“那个游戏有什么问题?你知道什么?”我俯下身,忍不住追问。

杰奎琳没能继续说出话来,她的嘴唇徒劳地开合,同时我感觉到她在我手腕上重复地勾画着一个图形。

一股寒意顺着脊梁骨爬了上来。

“死亡不是最后的终点。”说完这句话,杰奎琳松开了手。

我给含泪冲过来的Alex让开位置,可是杰奎琳已经失去了生命体征。她还大睁着眼睛,像是在直视什么令她畏惧的事物,却不肯退让。这不应该是回光返照,因为此前Alex和白老师已经确认了她的死亡。

“你给她用了什么?”Alex问。

白老师一指杰奎琳手背上的针眼。“我们的一种特效药,副作用极大,在关键时刻能吊住命。可惜她伤的太重了。”

Alex垂下眼睛。

“我们救不了所有人。”他又道。

“我应该做到的。”

“南极的事情不怪你。”

Alex瞳孔收缩,她眯起还带着泪光的绿眸:“你知道了什么?”

“有人跟我说的。你要原谅自己,那不是你的错。”白老师道。

Alex把目光转向李元的方向,他此时正注视这祭坛。

月光顺着宝石之路爬到了祭品上。说不清给神殿献祭了月光,还是给月光呈上了祭品。但是无论如何,接收者很满意。刚才放上去的祭品已经和莱拉的血一起消失不见了。

杰奎琳的血还留在祭坛上,【以汝血为祭】被她的血浸透。

原本苍白的神殿被鲜血唤醒,整个空间像是重生般染上了鲜活的色彩,露出了石柱上的四面神像。那是冥神奥西里斯。再往上,神殿顶端就不是给人类看的了。那顶级的艺术,观众是神明。

祭坛纹丝不动,但是白老师感觉到了微弱的风。壁画上绘着祭坛的地方朝里陷下去,原本的墙凭空消失了,露出一条通往地底的路来。

那扇门像是本就在这里一样。

这不是那种两边贴着门联,还有人说欢迎光临的那种门。哪怕在沙漠里凭空从月色浮现出一座般的神殿能算作友好的话,这个门也写满了拒绝。要是把神殿比作一个生物的话,这门就是嗓子眼,黑洞洞地张着,等着我们送上门去。

方才的变故让众人面对前路有些犹豫,谁知道这个邪门的祭祀打开了一扇怎样的门,那后面又会有什么。可是阿佩普还守在殿门外,硬要突围的下场也已经有人做出了示范。

众人现在都看向了楼时麒。刚才他带着个脸色苍白的科学家从黑蛇眼皮子底下跑了回来,我们还没来得及问出了什么事儿。那个幸存者明显被吓得不轻。刚蛇口脱险,又眼见杰奎琳被“自己人”枪杀在眼前,他对于外面发生了什么闭口不谈,只是时不时用眼神看向楼时麒,好像这个中国人是他的救命稻草一般。

楼时麒倒是还能正常交流。他依旧装作英语不好的样子,让贺荣川帮他翻译。

原来在神殿里突然用珠宝重新施工修路的时候,楼时麒等几个负责留守的人还没来得及破冰,就被阿佩普盯上了。那大蛇本没对他们动口,几人就安静地贴在墙根减少存在感。等那几个大包小包满载而归的雇佣兵刚一踏出殿门,阿佩普立刻朝他们扑了过来。见大黑蛇暴起,有几个“科学家”掏出武器就是一堆扫射,靠着这些人舍身争取了时间,楼时麒二人才逃了进来。

听完贺荣川的转述,那些外国人虽然疑惑却也挑不出毛病来。而且对于他们的科学家突然变成了战斗人员,布斯维尔等人也确实不想多谈。

孟维清扫了布斯维尔一眼。

联合国那边打消了疑虑,我却是再也不会相信楼时麒了。

正面碰上暴怒的阿佩普,哪怕是身经百战的雇佣兵们都被全灭了,他却能全身而退。先不提那些人到底会不会高风亮节地舍己为人,就算是利用了他们当肉盾,要从阿佩普的攻击下逃脱也不是那么轻易的事儿,更何况楼时麒还带着一个真正手无缚鸡之力的科学家。

此前在流沙断木上也是,他很轻易地就搞定了来击杀我们的雇佣兵。这绝对不是考古学家或者技术人员能完成的事儿。可孟维清对他的信任又是真实的,那至少证明了他确实是自己人。

楼时麒真的把我弄糊涂了。我实在想不出来他到底是个什么身份,又是为何而来这里的,可眼下也只能暗自提高警惕。

总之现在的局面是双方都已经没人守在外面,这也算是统一起了跑线。此番联合国经历了减员,虽然人数上还是占了绝对优势,但是杰奎琳的死造成的损失却是难以弥补的。

对于无故伤人的史蒂芬妮,Alex正面提出了禁止她继续随队伍行动。史蒂芬妮的上司,长着一双鹰目的卡特女士对此表示赞同。然而史蒂芬妮完全不在怕的。

就在卡特女士命令手下控制住她的时候,本该听令的人却纷纷站在了史蒂芬妮那边。面对上司不可置信的表情,史蒂芬妮愉快地笑了起来。

“现在你们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这样我们还可以继续行动。不然,我想有的人是不会乐意的。你们耗得起,有些人可耗不起。”

我看了卡尔一眼,他一直挂心着布鲁斯,要是同意史蒂芬妮跟进去怕是会徒增变故。

剑拔弩张了一会儿,眼见史蒂芬妮是不会让步的,竟然是布斯维尔道:“所有的矿石都在这里了,话语权掌握在我们手上。与其自我消耗,现在还有必须要做的事情。”

他这么说是摆明了不准备把杰奎琳的死当个事儿。

哪怕我再不情愿跟杀人凶手一起行动,担心进去了有人反水就被瓮中捉鳖,可现在也不能指望279直接跟布斯维尔和史蒂芬妮两拨人打起来。

前路还是要去走的。

亚诺把杰奎琳抱到一旁,脱下外套盖在她身上。

姜灿悄悄跟我说:“别怕,那疯婆子也活不长了。”我僵硬地朝他笑笑,再死一个人并不能让我更安心一些。

史蒂芬妮是在杰奎琳打断祭祀时开枪的。如果只是制止她,那么完全没必要夺人性命,史蒂芬妮要的,是杰奎琳永远说不出话来。

我回头看向那个热爱古埃及的考古学家,她盖着亚诺的外套安静地靠在神像脚下,金发搭在眼睛上,就像是睡着了一样。视线有些模糊不清,我使劲眨眨眼。

是我的错觉么?已经死去的杰奎琳好像动了一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