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与死亡为敌

  • 窃位游戏
  • 吃土老王
  • 3107字
  • 2022-05-10 14:07:39

神殿在远处看就像是沙漠里下了一场雪,走近了有种肃穆的压迫感。

有的地方适合在阳光下看,有的地方则得在月光下看。今晚的两个满月把整片沙漠照亮,无边的月色和神殿呼应着,是古埃及人能献给神明最好的供奉了。

神殿前大理石的台阶就好几十个,从圣湖上勉强能看到入口,站在神道尽头就只能看到绵延的阶梯。我们费了老鼻子劲儿爬上去,再往下看,圣湖什么的都再不得见,入目只有无尽的台阶。

联合国没有背着我们先进神殿,他们在宽阔的平台上摆摊一样支起来一堆设备。原来是为了扫描山体。楼时麒看了孟维清一眼,也加入了进去。他的家伙什儿不多,但是莫名引来了卡哇伊桑等几位科学家的侧目。

白老师这时候才跟我们解释道,原来楼时麒一直都是我方的杀手锏,属于那种保密人员。这次改头换面来也是人之常情,这种人联合国队伍里也有,分割管理可是全球共识。

“楼兄原来这么深藏不露,失敬失敬。”贺荣川拱了拱手。

常笑若有所思地看了看忙着摆弄高科技的楼时麒。刚才在太阳金船上,他说在骗我吃沙雕时的“指鸟为鸮”说的不是楼时麒,现在也的确是一副才知道楼时麒身份的样子。那么常笑当时到底想说什么?

“运气不好的话,你很快就会知道了。”

“那要是运气好呢?”

常笑咧咧嘴,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在这里可能指望不上好运气。”

我还待追问,可常笑已经闭口不言。他的视线擦过我身边的李元,然后又放到了楼时麒那儿。

在几人忙活间,布鲁斯耐心而细致地把四周摸了个遍,没带手套的双手却依旧不染纤尘。

众人有心想问,可竟没人能让布鲁斯做出回答。他只是摊开手,接住了月色,然后任光芒滑落。

“星辰的光辉尚有耗尽的一天,太阳的能量也是如此。”

调查结果很快就出来了,神殿里面没有任何生命反应,自然不会藏有阿佩普的蛇子蛇孙。而且他们还发现,这不是一个人造建筑,或者说,这是人利用自然所达成的建筑巅峰。简而言之,这个神殿是从一整块单体岩石上开凿而来。此前人类已知的最大单体岩石是澳大利亚中部的艾尔斯岩,被当地的土著居民引为神迹。而古埃及人赋予了这洁白石体另一重含义。

现在人们拥有最高超的科技,也还是对神明笃信不疑。至少有人还相信着埃及的众神,或许神也没有遗弃这片土地。

我是队伍里最怂的人,所以有些不合理的点我需要指出来,不然心里实在是打鼓。

“这附近是没有卫星的么?美国那么多卫星一个都没觉出这里有一座山峰很可疑么?”我又看看孟维清,“北斗也没看出问题来?”

“这里收不到任何信号。”常笑说。

“那他们在忙活什么呢?”

“他们在利用这个磁场本身,而不是我们自己的科技。”

“那这个磁场会骗我们么?”

常笑嗤笑一声。“你最好期待它不会。”

我没再追问下去。

众人早就迫不及待想进去一探究竟了,现在知道神殿里面没什么危险,自然鼓噪着要抓紧行动。布斯维尔不愧是牵头儿的,哪怕也激动得眼睛都红了,还是沉稳地布置了人员分配。

刚才的几个科学家除了卡哇伊桑跟着进去以外,其余的全部留守在殿外时刻监测环境,必要的时候通过被安装在石柱和墙壁上的警报器做出提醒。这种警报器除了能发出具有穿透力的声音外,还可以引起震动,且频次不会造成建筑物坍塌。被布斯维尔点名的还有杰森和Alex,这二人也得留守在外面。

两双绿眼睛同时看向他。Alex冷哼一声拎着自己的装备,完全无视布斯维尔的指令。摩根想要劝,Alex一句:“如果妈妈在这里,我要带她回家。”让他沉默着退开了。

杰森倒是没有正面反抗布斯维尔,他朝大殿做了个“请”的手势。大胡子又看他一眼,摆明了不相信这问题少年能够乖乖听话。然而Alex也不是让人省心的,她和史蒂芬妮视线交汇,两人都率先往神殿里走。布斯维尔只犹豫了一下,就带着人跟了进去。杰森了然地扯了扯嘴角。

天妇罗趴在殿门外不肯挪动。卡哇伊桑蹲下身耐心地安抚着肥猫,接着把猫揣进了怀里。

279本身就没几个人,但是也不可能指着联合国给发预警。孟维清的目光环视过众人。

“小楼你留下,见机行事,注意安全。”

楼时麒点点头。他有些失望,但是没有表达任何异议。这也使得我没再对他产生更多的怀疑。既然他按照279的要求坚守岗位,不会对接下来的行动产生威胁,那么其余的都是他自己的事儿了,我就当没认识过这个人。楼时麒和姜灿挤眉弄眼了一阵,跟贺荣川碰了碰拳,不忘交待说有好东西得给他留一份,还哥俩好地拍了拍李元的肩膀。然后他站到我面前,盯着我看了一会儿,就在我眯起眼睛要讽刺前开口道:“咱们考古队的名声就交给你了。”

我皮笑肉不笑地说:“横竖也指望不上别人。”

说话间,殿外除了那几个被布斯维尔留下的“科学家”还有杰森,就只剩下我们和埃及人了。

哈桑等人簇拥着莱拉,在向夜幕中散发着光芒的月亮进行一个我没见过的仪式。在仪式的最后,莱拉割破自己的掌心,向着月亮伸出手,并往伤口倾倒着葡萄酒一样的液体。血液、酒和月光一起沿着洁白的台阶向下流去,等再看的时候,却见不到一丝痕迹。

天就像是要熄灭了一样,此时借来的月圆和真正的满月已经分不清了。

“王煜,如果还有以后,那咱们过年可以一起吃饺子。”

“您可别在这儿立flag。”

李元笑着点点头,便走进神殿。我全身都在抗拒着,但是现在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正要跟上去,就听杰森说:“只有星星看到了。”

“你在说什么?”我觉得一阵发寒,这孩子说的话都令人摸不着头脑,而且总觉得不太吉利。

“不是埃及人说的么?要‘归还借来的月圆’。”杰森朝我笑了笑。“快点儿进去吧,如果不及时出来,我们估计就是利息了。”接着他完全把布斯维尔的话当耳旁风,转身也走进神殿。

我最后看了一眼蜷缩在神殿外面的月色,没再回头。无论跟老天爷讨价还价的是谁,这天注定会亮起来的。

神殿高而深。极薄的穹窿顶雕满了星星,甚至能隐约看到一个流动的月亮。

让人最先注意到的不是这里的空间多大,而是那放眼望去的百十来个神明雕像。那些神像密密麻麻,几乎要把空间填满。这架势怕是把新王国之前创造出来的所有神明都请过来了,这阵仗让人一进去就怂。这里到底是哪路神仙的地盘,这么至高无上,连众神都得来站台。

古埃及人喜欢鲜艳的颜色,无论是费老鼻子劲从两河流域带回来的彩色玻璃,还是各色神庙墓室里鲜艳的配色,都有所体现。可这座神殿圣洁得惊人。更诡异的是,明明建在大沙漠中间,可这神殿里却连一粒沙子也没有。非但算不上鲜活,反而是毫无生机的那种肃穆和庄严。不太像埃及也不太像人间。

我并没有真的见过古埃及的宫殿,但是这个神殿给我的感觉就像是有谁在这里生活一样。可这里面只有神明的雕塑,挑高的大殿也并不适合人类的生活需求。除非这真的是一座为神明修建的宫殿。

借着刚爬到半空的月亮,我硬着头皮把各路神明看了个遍。里面甚至连不同尼罗河之流的小神明都有,却没见到太阳神。是因为这是只有月光下才会存在的神殿么?

“看在上帝的份儿上,为什么这里会有这么多神像,法老是想干什么?”卡尔忍不住喊。

“太诡异了,真令人不舒服。”

“什么鬼?”

史蒂芬妮等人也抱怨道。

也确实不能怪他们。这神殿内秩序很乱。正义的不正义,邪恶的不邪恶。

“嘘,别拿你们的信仰衡量古埃及。”杰奎琳喝住他们。这位法国的考古学家自打进了神殿就一改面对卡尔的怯懦,整个人都充满着一种亢奋。她摸索着神像背后的铭文:“在这里,生者和死者结成联盟,法老与神明迎击共同的敌人。”

“我们弄错了,这里不是图特摩斯三世修建的神庙。”杰奎琳猛的提高嗓音。

“那是什么?”

众人没等到杰奎琳的答复,她反复呢喃着几个混杂着法语的古埃及语,快步往神殿深处走去。那是月光没照到的地方。无数座神明的立像密密麻麻层层叠叠,像是矗立的墓碑,把她的身影吞噬进去。

“与时间为敌是古埃及人永恒的战役。”派催克神色凝重。“杰奎琳说……”

“别吞吞吐吐的,那个神经病贱人说什么了!”一个人色荏内荏地吼着。

“在这里,死亡是可以被打破的。”派崔克低语,“只要你遵守游戏规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