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原始之丘

  • 窃位游戏
  • 吃土老王
  • 3200字
  • 2022-06-11 14:59:30

众人走向那座被星月拱卫着的宫殿。

身后传来了一声枪响,紧接着就听到骆驼的哀鸣。

我回过头。沙丘之上,史蒂芬妮拔枪杀死了一只小骆驼。那母骆驼就在跟前,正跪倒在她孩子的尸体前哀哀哭泣。

“这么过河拆桥么?还有没有人性了。”有人愤懑,但是更多人对此熟视无睹。

“她有什么毛病?”走在前面的Alex被这一幕惹怒了,就要冲上去,被亚诺和酒鬼詹姆斯一起拦住了。

“这时候别和她们起冲突,别忘了咱们是来做什么的。”詹姆斯劝到。

史蒂芬妮走下沙丘,挑衅地瞥了Alex一眼,率先向神殿走去。后者回敬了一个瞪视,甩开亚诺和詹姆斯也径自走了。

卡特女士严厉叫住了史蒂芬妮,后者的举动明显不是出自她的授意。但史蒂芬妮面对上司的指责非但没有认错,反而傲慢地怼了回去。卡特女士被手底下人的大逆不道镇住了,不可置信地看向布斯维尔。可那假冒的考古学家现在眼里只有神殿,根本顾不上照顾她的情绪,其余人摆明了不想卷进这种争端,279的人自然也是作壁上观。

“她这应该是在做记号。”楼时麒微微皱眉。“在沙漠里,哪怕是太阳和月亮有时候都靠不住,但是骆驼总是能够认得方向。而骆驼妈妈永远会记得失去她孩子的地方。”

“可是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我看着还在垂泣的母骆驼,忍不住问。

“大概她是在为什么人引路吧。只有熟悉骆驼的人会想到这个方法。”楼时麒看向沙丘。那里现在除了母骆驼,就只有一个负责管骆驼的贝都因人。但是作为骆驼的主人,他的眼里却也没有什么愤恨和悲伤。

为谁引路?所有人都在这里了啊,难不成是在断木上偷袭我们的红头发查尔斯?

楼时麒看着我,露出一个很欠揍的笑容:“查尔斯是不可能了,他现在正在沙漠底下跟赛特下棋呢。”

这是我下午跟一个外国人说的话,他当时来找茬儿问我们查尔斯去哪儿了。合着楼时麒一直都装作听不懂英语,完全把我当傻子耍。

平心而论楼时麒救了我的命,这点我应该感谢他。而且279也一直在跟他合作,前面那些关于他的性格和能力都是我的主观臆断,甚至都不能说他骗了我。但这并不妨碍我觉得非常不爽。

我狠狠咬着后槽牙,这才没动手给楼时麒一下。不过要是他收拾了连李元都能伤到的查尔斯,给他一下,我的下场估计也好不到哪儿去。

李元一马当先走在前面,见我半天没跟上,回头招呼我过去。他说不会离开就真恨不得把我拴他裤腰带上,好像众目睽睽之下谁能直接一枪崩了我似的。

楼时麒贱兮兮地使了个眼色。“月臣在等你呢。这时候跟着他没坏处。”

“你好像过于关注他了啊。”我打量着楼时麒。“怎么,你在审美方面也这么深藏不露么?”

趁楼时麒被噎住,我撞开他大步往前走去。他夸张地嚎了一嗓子,但好歹没有打击报复。

“看样子我们得绕到水那边去。”李元望着拦在面前的神殿说。

确实,神殿背后是一整面陡峭的山体,根本没办法爬上去。或者说,整个神殿就是由一块巨大的单体岩石雕琢而成。先一步冲过来的杰奎琳等人没能找到可以进去的地方。

等绕到了圣湖跟前,众人又犯了愁。由月色凝结成的池水完全地把通向神殿的路垄断了,周围也没有船可以让我们渡过去。

月亮把沙漠照得很亮,圣湖看起来就像是一汪银色的流沙,高贵地泛着波光,美到我都忘了这是危险的。埃及人们虔诚地注视着,美国人也不说话。李元神情平静,但是眼睛里像卷起了风暴。

莱拉在这时来到我身边。

“大海是不是和这个很像?有粼粼波光,涨落都随着月亮。”

我不太想和这帮埃及人打掺,只是看了看夜色为名的埃及女孩儿,敷衍到:“尼罗河也差不多。”

“不一样的。”莱拉认真地摇摇头。“阿里说他去美国的时候从大海上飞了过去,那海和尼罗河是不一样的。”

“那阿里告诉你过你他是怎么回来的么?”我对大海没兴趣。

“是那边那个大胡子帮他回来的。”莱拉说。

我看了看布斯维尔。果然是这个人,他竟然那么早就和埃及人有联系。他会是“怀特博士”么?

“我爷爷跟我说,他以前见过海。可是他和我一样,都没有离开过卢克索。他是在沙漠里见到的大海。”

在沙漠里见到的大海?

“老布莱克的笔记上,怀特博士写了一句话。说他凝望着沙漠的时候,眼里映出了大海。”李元也在一旁听着,这会儿凑到我耳边悄声说。

我就说怎么这么耳熟。我恍然大悟,侧过也头小声问李元:“那你觉得她爷爷有可能是怀特博士么?”

虽然这么问,但我其实并不觉得穆斯塔法就是怀特博士。因为他没理由引导哈桑也被转化,把孙子孙女全都搭进来。除非…

我看向莱拉。她为什么现在要跟我说这些?每次埃及人告诉我一些事情后,接下来总有变数等着呢。

李元没回答我,但他的眼神明摆着是想到了什么。还没等我追问,联合国那边就闹了起来。

人多就是会有那乐于作死的。杰奎琳和派崔克眼见图特摩斯三世的神殿就在跟前,这圣湖却拦住了去路,急得不行。那些雇佣兵比他们更急,有的甚至想直接游过去,考古学家们费了老劲才给拦了下来。

“这个地方不对劲。”派崔克抬头看着圣湖对岸神殿的真容。

杰奎琳也从激动的情绪里慢慢平复了下来。她先是谨慎地看了一眼布斯维尔,又悄悄扫了一眼史蒂芬妮,这才接着派崔克的话说到:“一般圣湖只出现在埃及人理想的阴间里,也就是在墓葬前面。可是看这样子,这规制明显是座神庙。”

他们说的不错。

眼前这长方形的池水四周围满了茂盛的无花果树。以这方水土,实在是很难让它们有如此模样。就算是卡尔纳克神庙最如日中天的时候,其圣湖旁也是没有这样规格的树木。故而这种盛景往往只出现在古埃及人的想象中,也被他们描绘在了最美好的往生祈愿里。

可搭配这臆想中完美安寝所配置的,却不是墓室。

自圣湖望过去,在那一池波光粼粼的月色后,矗立着两排高大的雕像。因为离得远,湖水又泛着光,看不清那跽坐着的是雕像是谁。但是这条雕像之间的路在古埃及时被称为“神道”,顾名思义,那是给神明行走的。每到节庆时分,都会有祭司抬着神像走过这条大道。

这时候月亮刚好升到了两排雕像之间,照亮了神道尽头洁白石阶上的巍峨宫殿。那殿门高踞在雕像之上,神殿顶端似是隐没进了天幕,和月光融为一体。寥寥几颗还亮着的星星近得就像是贴着沙漠,而那白色的神殿正是‘被星星拱卫着’的样子。

古埃及的建筑是对自然的描摹,他们借自然的力量达成自己对世界的理解。而这在好几千年之后还让我们震惊不已。

“自太初水域升起的原始之丘。”杰奎琳痴望着神殿。

虽说一时看不透那神殿,可周围这些看起来生机勃勃的无花果树,凑近了却感觉死气沉沉。这让我有种非常不舒服的感觉。

“都等什么呢,再看那建筑会自己过来么?”

哪怕帕崔克和杰奎琳把话说尽,也总有人不肯听的。毕竟金银财宝就在前面,那些见钱眼开的雇佣兵可不管合不合规矩。有人脱了外套就往水里跳。还没等他游出去半个身子,池水一阵搅动,再看过去他整个人就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双冰冷的金色眼睛。

“阿佩普!是阿佩普!”

这回不用杰奎琳说,众人都认出来这条巨大的黑蛇。它果然没有轻易离开,或者说,这就是它的地盘。

恐慌的情绪瞬间蔓延开来。所有人都从圣湖边退开,各自端好了武器戒备着。但是没人敢先出手挑衅那不知活了多久的大蛇。

阿佩普眼睛上的薄膜滑动了一下,又是一阵骚动。然而那大蛇只是重新潜入水中,在众人面面相觑时复又冒了出来。这回等它比无花果树还粗壮的身体移开,一艘金灿灿的船冒犯了牛顿的安宁,大刺刺地停泊在了水面上。船头是抽象的太阳造型,一条蛇反过头来,顶着个太阳圆盘。

太阳金船......

杰奎琳喃喃道。她腿一软,直接坐倒在了地上。

“你抽什么疯?”也被这离奇一幕吓到的雇佣兵朝杰奎琳喊。“赶快起来,再装神弄鬼就送你去见上帝。”

“我见不到上帝了,谁也见不到了。”杰奎琳吃吃笑了起来。她满头的金发散落在脸颊旁,衬得整个人有种怪异的活力,就好像是回光返照。“你们还没看懂么?这是死者乘坐的,前往冥界的太阳金船!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死去的法老跟着太阳神在夜间的十二小时乘坐太阳金船进入冥界,以期像太阳般重新升起。然而没有一位法老重回人间。

随着杰奎琳歇斯底里的笑声,那大蛇重新游了回来。它用堪比小轿车那么大的脑袋顶了顶那金子船,似是在邀请我们站上去。

在人们惊疑不定时,一个人率先迈上了那太阳金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