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月亮的坟场

  • 窃位游戏
  • 吃土老王
  • 2738字
  • 2022-04-03 10:00:50

月亮把李元推向我。

我急忙张开手臂。李元失去意识般直接砸在了我身上,我被压得往后退了一步。没想到这家伙看着瘦其实还挺沉的。我叫了几声他的名字,没有得到回应。

李元像被困在一个噩梦里,紧紧闭着眼睛,睫毛颤抖着,呼出的气息都是烫的。在他身后,Alex失手摔了一个杯子。沙子上的水迹被月光照亮,看上去就好像是铺展开的世界地图,就是大陆的排布和现实有些不同。莱拉的铃铛又响了起来,声音破碎而虚弱。

哈桑抽出他的匕首,狠狠往自己手臂上割了下去,淋在莱拉左手托着的罐子里。很快他的血就从那罐子里溢出来,划过莱拉颤抖的手,在月色下闪着粼粼的光,最后尽数被沙漠吞了进去,不留一丝痕迹。

眼前一切让我的胃疼了起来,五脏六腑都像是被人攥住一样,浑身的水分也被抽干了。李元安静地靠在我肩头,白玉般的脸颊被月色染上了些血色。我口干舌燥,一股强烈的欲望鼓噪着,让我想朝他的脖子咬一口。

我一把推开李元,在他快要摔倒的时候又揪了他领口一把。

李元茫然地睁开眼睛,对上我的视线。他看起来比肋骨被我撞折了还虚弱。随后他抬起头注视着满月,等低下头时方才的茫然已经散尽了。

等李元站稳后,我立刻抽回手。他轻微地怔了一下,我没敢看他。

“刚才发生了什么?你突然就倒下来,吓我一跳。你现在感觉如何?”

“让你担心了。”李元抱歉地笑笑,他又看了看月亮。“我也不说上来,但这次的转化好像有些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

“有点像我小时候第一次被转化那样。”

我还想再问,但李元接着从他大腿外侧的战术包里拿出一把短刀,对着自己的手掌就剌了道口子。

李元的血在月色下显出了很漂亮的颜色,就像是闪耀的曙光*。我舔了舔嘴唇,又往后退了一步。还好他的血很快便自己止住了,不然我真怕自己做出什么变态的事儿来。

李元擦干净手上的血迹,刚才截断他生命线的伤痕已经消失了。他看着自己的手,身体微微颤抖。这不是因为转化的痛苦,而是激动。

我不想看他亮晶晶的眼睛。

亚诺把布莱克爵士送的龙珠雷达举起来,傻乎乎地到处转圈,像是在找信号一样。突然他猛地放下手,兴奋地说:“快看,是拱极星!”

夜幕上,璀璨的群星本早被满月夺去了风光,原本除了月亮就只剩下一颗耀眼的天体,那是天狼星。现在果然在北天极出现了一颗虽然黯淡却也无法被忽略的星星,那就是四千多年前和今夜的拱极星了。这星星并不和月亮争辉,相反,好似还用自己增添了满月的光芒。

在布莱克叔叔的笔记中说,图特摩斯三世的神殿在“天狼星、拱极星和月亮的交角处”。现在天上的那些都就位了,众人都屏息等着一个奇迹的发生。

发光的天体近得就像是紧贴着沙漠,把我们这些渺小的人类压在天地之间。

古埃及祭司们吟诵道:

【当红色的沙漠齐声赞颂

当橙色的公牛消失在寒冬

当白色的目光尽映远方的面孔

当黑色的群星挂满天穹

陌生的人从远方来,

觊觎沙漠的宝藏。

用祭司的鲜血唤醒满月,

那光芒会照亮去处】

随着他们的吟诵,天狼星逐渐暗了下去,那满月越发得亮了。

满溢的月光顺着哈桑的血落在沙漠上。但沙漠吃不下这盛极的光芒,于是月色顺着沙丘蜿蜒而下,淌进了西边黄沙里。沙子受不住劲儿,被月光压得向下陷了进去,那一汪月光最终慢慢融成了一池圣湖。

圣湖翻着月色,远处的沙丘也被染上了银光,一同在夜幕下起伏着,就像是沙漠的呼吸。而在沙漠的下一次吐息间,一座洁白的山峰拔地而起,隔开了我们和圣湖。去想怎么会有一座雪白的山出现在沙漠里已经是昨天以前的问题了,现在我学着接受现实,面对现实,而不是追其原因了。

“图特摩斯三世的神殿。”布鲁斯轻声说。他的手套已经摘了下来,正将右手按在一块漆黑的石头上。这石头就像是无月的夜或者遥远的宇宙那么黑。原来刚才哈桑的血是先流到了它上,再被沙漠吸收的。这让我不由得想,十二年前Alex的母亲或许也是这样敲开的神殿大门。

“你怎么知道的?”摩根问。“没有人见过图特摩斯三世的神殿。”

布鲁斯没有回答,只是安静地站起身把目光投向那无动于衷的神殿背影。但是他没有再戴上手套。

众人看着那处神殿沉寂片刻,紧接着就都沸腾了起来。我听到那些说英语的喊着“赶快进去捞一票”“让我们帮埃及法老晒晒太阳”之类的。莱拉等人自仪式后就被晾在了一边。Alex去帮哈桑包扎,楼时麒和贺荣川分了一些物资给他们。279的人训练有素,有条不紊地各自武装起来。

李元捡起方才掉落在地的装备,先是快速给自己绑上了武装带,把刚才用来自残的短刀贴着枪托收了起来,又确认了一下那把能在他身上留下伤痕的青铜刀好好地待在大腿外侧的战术包里,接着便要来帮我。

其实我觉得自己有阿天给做的电击手套就足够了,给我安排这么些东西反而是给敌人当送大爷。而且那一套行头估计得有十斤重,好些我叫不上来的小玩意儿,要是挨一下儿指定疼。

“咱们是要去一个四千年前的神殿没错吧,上次有活人进去还是十二年前,有必要带这些么?”我嘟囔了一句。

李元攥着我的那份装备不放手。“王煜,我知道你不爱听这话,但是这神殿你去不得。”

“你怎么又来了?”我掰他的手,被烫了一下。“你知道我不爱听就别说了,小心挨骂。”

李元摇摇头。“首先神殿里是什么情况我们不知道,唯一确定的就是去了的人都没能回来。而且你看,这些装备难道是给木乃伊准备的么?那边儿的那些人安的什么心谁也不知道。你要是真感兴趣,等我们出来再去也不迟。这神殿又不会跑了。”

我冷笑一声。说得轻巧,我要是晚去一步指不定他都已经凉了。

“李元你别跟我废话。我问你,你现在疼不疼?”

李元沉默了一下,微微颔首,但是马上补充道:“我已经习惯了。而且运气好的话,今天以后就不用再疼了。”

“我不知道你在这满月底下是什么感觉,但是我知道不是只有痛苦是理所当然的,你明白么?而且找死也不是唯一的路子。”

李元说:“我知道这一点,但是我不能理所当然地把你扯进来。王煜,就这一天了。你连枪都没摸过,万一遇到什么事儿怎么办?”

可不是就这一天了么。老天爷把李元的命运切了几刀,他要自己拼起来,不肯让别人插手。我看着李元。我确实不知道这个人经历过什么,但是我知道那些经历造就了我认识的这个人。

“那就这一天。”我从他手里夺过我的装备,边往自己身上绑战术带子边说,“就这一天,权当我送送你。你不会让我死在你前面吧?”

李元伸出手,帮我把那些带子用一种结实的手法绑好:“我不会离开你的。”我没讽刺他去死的时候可以不带着我。

穿戴利索后,李元用手指蹭了蹭我的肩膀,说了句“还挺可爱的”。我使劲扭过头看向右肩肩头,原本破了的地方被楼时麒缝了个笑脸。

“天上还有一个月亮!”

不知是谁惊呼了一句,众人立刻抬起头。原来在那一轮皎洁的满月背后,还有一轮圆满的月亮。一开始没人注意到它是因为它太暗了,现在等第一轮月亮的光华都流到了沙漠上,才显出它来。

借来的满月不是昨天就到期了么,为什么现在又冒出了一个?哪个是真正的月亮呢?

天上是容不下两个月亮的,这里终将是其中一个月亮的坟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