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神秘的东方力量

  • 窃位游戏
  • 吃土老王
  • 3320字
  • 2022-04-10 16:49:30

随着天色渐暗,有生力量们都聚回了营地,空气被消耗得紧张了起来。

布斯维尔和卡哇伊桑等人没在偏东的联合国据点,反而聚在比279还要靠西的沙丘边缘。这个营地虽然搭得潦草,但占据了周围唯一一处高地,白日里整片沙漠尽收眼底。现在天擦黑了,月亮还没升起来,就连几步开外都看不清,也不知道他们干嘛要凑到那里。

279的成员已经吃完了饭,正忙着分配物资。孟维清跟楼时麒抄着手站在一旁说着些什么,后者一如既往地朝我挥挥手,还示意那里有给我留的食物。我假装没看到。

“王同志回来了,快再垫吧垫吧。”贺荣川往我手里塞干粮。我看着他。贺荣川抖了抖:“你为何如此看我?”

“看看你是不是也穿着马甲。”

贺荣川瞅了瞅自己的一身膘儿:“我有神器护体,要马甲何用。”

也是,我被楼时麒整得有点儿神经过敏了。我换了个话茬儿:“那边干什么呢?”

“你是没在,那边儿说是过会儿要复原一个古埃及仪式,现在正做准备呢。其实昨天已经做过一场了,但据说是缺了点儿东西,所以才没找到神庙的。”

复原古埃及仪式?我借着微茫的星光又往西边看了看。这回换了个角度,果然看见哈桑等人也都在。

昏暗的夜色里,莱拉做女祭司打扮,头顶上装饰着几根很长的羽毛,手腕和脚踝上都戴着金色的铃铛,随着她的动作发出清脆而悠远的声响。她两只手里各捧着一个圆乎乎的罐子,右边罐子里装的东西要比左手的沉,她右手很明显在吃力地托举着。阿里就站在她身边,却没有帮她托一下,看样子无论装的是什么,对于仪式而言都至关重要,不能假于他人之手。哈桑手里握着个像是萧一样的乐器,腰间还别着他那把匕首。苏格拉底的那面鼓也已经架了起来,脑袋上套着阿努比斯的头套。这二人也换上了清凉的祭司白布条,正在往身上裸露的地方涂一些香料。

我不由得好奇那场风暴到底让这次行动蒙受了什么损失。怎么都混到要靠成员打野味儿的地步了,这些莫须有的身外之物都还好好儿的。

另一位保住了香氛自由的人滑进了Alex和詹姆斯之间。

“遇到什么好事了?”那个总是醉醺醺的男人把枪挎到了肩上,Alex也把注意力从埃及人身上分了出来。亚诺不语,只朝他们快活地眨了眨眼睛。

我收回了目光。

“你还有闲工夫看热闹。”姜灿拎着一个满满当当的袋子走过来,往地上一搁,沙子都被压了个大坑。“抓紧收拾一下,月亮一会就该出来了。”

现在279的人也终于到齐,不知道他们这一天在荒漠里忙啥去了。

“那帮老外非说没找错地方,嚷嚷着要把西边那片沙漠地底下的情况探出来。那些都是虚招子。他们有他们的辙,我们有我们的招儿。”姜灿拿出一杆枪三两下组装好,扔给了丁泽,然后问我:“你刚跟那小子聊啥呢?”

“极光,亚诺说他们在南极的时候每天都能看到极光。”我流露出向往的神色。“我还没见过呢。”

极光。姜灿念叨了一句,接着说他也见过。那是他和队友一起去北极执行任务的时候,他们小队负责保护科学家的安全,白老师就是其中之一。

前年,那不正是极地病毒传的沸沸扬扬的时候么,他们怎么会去北极?

姜灿说到白老师比吹他自己都得意:“白先生可厉害了。当时因为全球变暖,本来在北极的那些远古病毒有冒头的趋势,几个由不同国家科学家组成的团队就到了那里进行评估。因为你知道吧,在北极有很多研究所,要是真的有风险,那就得撤出来。可是撤出来的话就会有损失,所以得先找专家来看看,白先生就是其中之一。”

孟维清看了姜灿一眼。姜灿撇了撇嘴,但也不再说了。

“这事儿涉及到机密,我不能给你细说,你只需要知道白先生很厉害就得了。等一会儿找到了那法老的庙,记得跟住了我们。”

我听下来这段话的意思就是姜灿本来被派去去保护白老师,没想到反而被白老师救了。也难怪他都不给孟维清面子,但是在白老师跟前儿尊敬有加,言语间敬仰之情也溢于言表。

这么说来的话,无论当时北极发生了什么,都有可能和我们现在的行动有所联系。当时去了北极的人,除了白老师他们,还有Alex的导师。而这些钩套圈儿的关系也最终都绕到了南极和这里,但是我想不出来其中的联系到底是什么。

众人开始全副武装。本身都挺温和的人突然多了肃杀,真是人配衣裳马配鞍。

虽然我只是个无辜的考古学家,但是279一视同仁地也准备了我这份儿物资。夏商周把武器装备递过来的时候我简直是欲哭无泪。一个是因为自己废物,二一个是想到如果接下来的局面需要武装到一个废物身上,那么估计不会太好过。

见我有点抗拒,夏商周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说起来小煜儿是更习惯用冷兵器对吧?我记得看你在考古工地上舞过棍。”

我连忙摆手,生怕她真掏出个金箍棒来。开玩笑,我那点儿三脚猫的功夫还冷兵器,碰上谁我能讨得了好。我目光扫到夏商周手里的那堆东西,好家伙,连枪都有,这真是太瞧得起我了。

“小煜儿吓到啦?你放心,这只是为了有备无患,应该不会有需要的时候。”她还轻快地安慰我。“上手很快的,来,我教你。”

“没关系,这些东西您就交给我吧。”我正要硬着头皮接受培训,李元从一边冒了出来,伸手接过夏商周手里的东西,另一只手里还拎着自己的那一份儿。

夏商周露出了然的笑容:“有月臣护着你,那确实是不用我担心了。”

李元很受用地也笑着点点头。

夏商周转头忙别的去了,李元问我:“刚才你跟克里斯在说什么?”

“不是说了嘛,聊了聊极光。跟你们不一样,我可没去过南极,等回去以后我可得攒钱去看看。”我特意加重了“回去”两个字。

“你们没有聊极光。”李元低头看着我,眼神非常认真。“他到底跟你说什么了?”

我抬起眼皮瞥了他一眼。今天我特意避开他,就是不想在他最后一天还吵起来。没想到我没质问他积极讨死的行为,他反倒是问起我来了。

“我跟亚诺聊什么跟你有关系么?你顾好自己就可以了,别再让我耽误你喝孟婆汤。”我已经忍了又忍。李元可以不在乎他的命,但我没法不在乎我的朋友。好端端的人看一眼就少一眼,搁谁谁受得了。

“我没有说你的意思。昨天要是没跟你一起回来,我才是没地方后悔去。”李元语气和目光都软下来,我也就坡下驴,微微点了点头。但没想到他还揪着这个事儿不放。“但是无论克里斯跟你说了什么,你都不要信他,更不要答应他任何事。能拿到那种矿石还全身而退,甚至还能来到这里,他远比我们看到的要危险。”

亚诺确实不像看起来那么简单无害,但话又说回来了,这些人里有哪个是好相与的呢?连楼时麒都能骗我,亚诺再复杂,可他能缺德到这份儿上么?

“多谢提醒,但是我们真什么都没说。你看我这德行,也不值当算计我不是。而且我都这么大人了,也不是人家说啥我信啥。”

李元的脸上露出个一言难尽的神色,让人很想给他挂点儿彩。

“他不可能跟你聊极光的。”

“你什么意思?”

李元移开目光。原来在南极时,他们正好在极光最盛的时候靠近了矿石。幽冥般的光芒照亮了人们脸上的惊恐,和僵硬的躯体。那绝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难怪亚诺并没有跟我提起。

“你是怎么把他们带出来的?”我问。

李元摇摇头。“我没有把他们带出来。我把那矿石带走了。”他说的轻巧。结合前面他的语言风格和Alex描述的惨烈情况,我不再追问。

“你可以不告诉我你和克里斯说了什么,但是一定不要答应他任何事,也不要相信他说的话。每个人都有非来这里不可的理由,你不知道他们为了达成目的会做些什么。”

“那你呢?”我问李元,“你会怎么不择手段达成你的目的?”

“我就是那个手段,我就是那个目的。”李元笑了。他很认真地看着我:“你知道的,我不会伤害你。”

我也笑了。

或许我来这里的目的早就和这件事本身没有关系了,但这是我自己做的选择。我帮助亚诺不光是因为我想帮助他,也因为我想他帮助我。要是有可能的话,我还想我的朋友能回家。而这绝不会建立在他为了我的生命安全而主动放弃寻思的情况下。

我在心里盘算着,既然Alex也被转化了,但是她能够不承受转化的痛苦。哪怕她妈妈并没有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但是那解决问题的方法应该就在这里了。在这片六十年前和十二年前吞噬过远方来客的沙漠。

风送来了一声来自四千年前的呜咽,鼓沉重而缓慢地被敲响,莱拉开始了她的祭祀。鼓声、箫声和铃铛组合了令人不快的节奏,好似有一只无形的手从过去伸出来,把我们攥住了。随着埃及人的一阵吹吹打打,本来还璀璨的星辰逐渐暗淡了下来,直到天地无光。

现在只剩乐器发出的声音证明时间没有凝固。众人被这神秘的古老仪式震住了,一时四下无声。

我缓缓喘了口气,还没把那压迫感挣开,李元就毫无征兆地倒下来。

一轮满月重重地压在了他肩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