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亚诺的一千零一夜

  • 窃位游戏
  • 吃土老王
  • 2795字
  • 2022-05-10 14:07:50

“卡尔他们没说错,我在叙利亚干了很多在所谓‘文明国家’不被接受的事情。我想要家族的认可,但是我做不到,我永远也不会是一个合格的继承人。

在叙利亚的是一个圈套。当我最终功败垂成,爸爸来接我了。后来他当不成教父,也再不能回家了。他跟我说:【family】不是一个职业,我不需要做些什么才可以成为家人。”

亚诺露出一个笑容。从他出生起,从教父见到他的第一面,他就已经是教父的孩子了。只不过他用了好久,差点死掉,才明白了这一点。

“他们想要我爸爸的东西,那就看他们能不能吃得下。”

那不光是西西里岛的黑手党,是一整个利益集团。瞧瞧那些能将一整个国家拖进泥潭的军火交易。可亚诺又怎么轻易会给他们。

“所以现在除了永恒之眼,我真的是一穷二白了。”亚诺语气里却透着轻松,颇有些这一趟回不去也无所谓的意思。

说起那段经历的时候,亚诺也不带着任何悲伤。可是哪怕到现在为止,他还是没能释怀。不然为什么当我不经意问到他不会被阳光晒黑的皮肤时,亚诺第一反应是掩饰。这是不被接受的童年养成的习惯。亚诺一贯把装逼当衣服穿,我还没见过他不那么光鲜和跋扈的样子。其实那个被排挤的孩子一直都在,他只是长大了。

因为长相不同而被排挤,这么对待小孩子真是过分。我端详着亚诺。这是一种不太礼貌的仔细,但是他并不在意。反而凑近了些,很是乐于展示。

“对着你这张脸搞歧视真的是缺心眼儿。”

亚诺得意地翘起尾巴:“好不容易从煜这里得到正面评价。”

我立刻后悔了。

“煜,无论我到底是谁,我都是你面前的这个人。而且说实话,我很喜欢你叫我的方式。所以煜,你可以继续这么叫我。哪怕这不是我真正的名字,但是你叫的这个人并不是虚假的,我就在这里。”

还真是个意大利人。我翻了翻白眼。

亚诺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笑了起来。我扭头看他。那双眼睛里还漾着笑意:“咱们像不像国王山鲁亚尔和山鲁佐德。”

“你指的是刚刚讲的那些一千零一夜般匪夷所思的故事么?”

“那么听了我的故事,你会处死我么?”亚诺看着我,他贝加尔湖般的眼睛像是有洋流涌动。

“如果我是国王,一定会直接把你拖出去喂狗的。”我仰头看了看天。今夜的云层很厚,夕阳的余晖被保存在了云里,一团火般继续烧。亚诺似是想要说什么,我没给他机会:“但是毕竟故事都听了,也不能翻脸不认人。但愿咱们能是辛巴达吧。”

毕竟在这片沙漠里,也发生着天方夜谭,而我自然还想见到明天的太阳。

“会是个好故事的,就像是那一千零一夜般。”

眼看我和亚诺绝无仅有的友好谈话将要圆满结束,苏格拉底溜达过来彰显他的文学素养了:“可不就是个好故事。在这一千零一夜里,国王和山鲁佐德可是生了两个孩子的。我小时候就特别期待长大了以后可以有人来给我讲故事,我去给她讲也行。”

我和亚诺尴尬地被揭露了只看过童话故事版一千零一夜。好在都不是面上不禁冻的,二人把玷污智者名讳的家伙瞪走,默契地换了个话题。

“煜,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请你帮忙么?”

“嗯哼。”

“现在你相信,无论我是谁,但是已经对你坦诚了吧。”

我不情愿地点点头。

亚诺又一次问起:“那么你可以帮忙保管我铅做的心么?”

找到了【沸雪】也不过是亚诺命运的另一个起点。【永恒之眼】的经历让他理解了,为什么那个前苏联科学家宁愿溺毙在北冰洋,而没走到那不勒斯的阳光下。亚诺不会告诉我在叙利亚经历了什么,他斑驳的过去在三言两语里拼凑出来。但是那些经历让他成为了我现在认识的这个人,其实这就够了。他足够真诚,比某个跟虚伪的同事好多了。

“我虽然有不同的身份,但只有一颗心。”

我看着亚诺:“可你他妈那个身份是假的。”

他眨眨眼睛。“但是心是真的呀。”

我一时无语,正要答应他,却突然想到:“但【永恒之眼】不是在阿富汗么?”

“【永恒之眼】的确在我手上,但在乌尔古城的其实是另一块叫【卡俄斯】的矿石。”

“这种事你竟然也敢撒谎?那些人没看出来你用冒牌货糊弄他们么?”我震惊地看着亚诺,合着他走到现在全靠骚操作。

“也不能说是冒牌货。”亚诺弹了弹舌。

他也是后来才知道,【永恒之眼】辗转过无数次,然后由澳洲军队千里迢迢跑到阿富汗屠杀平民的时候顺手走私过来,克里斯接手后大摇大摆带到了叙利亚。没人真的关心这东西的来历,谁都知道叫克里斯的雇佣兵为了钱什么都肯干。

“当然啦,克里斯的雇主肯定不会来找后账了。至于阿富汗的纯属是传闻,只是某些国家另一个往那里扎的借口罢了。”

我接受了这个说法。“那么【沸雪】是什么样的呢?”

毕竟亚诺手里的那个【永恒之眼】可是拍卖会上凭外貌就让一众不明真相的人都为之疯狂的宝石。

亚诺歪头看着我:“可能煜会失望了。相比起那块【永恒之眼】,【沸雪】真的太其貌不扬了,就像是冻土上随意抠下来的。这也是为什么我能把它带出去。”

但就是那不起眼的石块,蕴含着足以燃烧冰雪的能量。

“在伦敦的那场拍卖会上,你跟瑞亚说的另一块矿石指的就是【沸雪】?”得到了肯定的回复,我问:“南极你也去了对吧?那块矿石的辐射可是要了很多人的命,你竟然敢同时带着两个这么危险的矿石。”

在南极的时候亚诺已经了解到这类带辐射的矿石所蕴含的能量和危险,所以他故意想要拖慢Alex团队的进度,为了保护他们。怎奈Alex的导师福尔摩斯教授太厉害了,竟然还是到达了既定位置。于是李元只好冒险救下众人,只是南极那块矿石的辐射太强了,他没能救下所有人。

“当然得带着,不然怎么网罗住两边的大买主,怎么能来到这里。我有一定要搞清楚的事情。”

亚诺为了那个前苏联科学家的研究,独自走了这么久。其实比起我,亚诺才是孤立无援的那个,甚至没有一个想诓他来的人。

我脸上一定是露出了冷笑,因为亚诺接着说:“怎么,被我吓到了么?”他带着客气的笑容,把身子稍微拉远了些,头一回跟我保持了一个礼貌距离。

我哼了一声。“吓到?笑话,我当面嘲笑危险。”

亚诺愣了愣,也笑了起来。“好的,我的国王。”

再和他离得近了,就只有雪松味儿。

“你换香水了?”

“我哪儿敢在你面前喷香水啊,连【沸雪】都觉得呛。”亚诺依旧为他的品味愤愤然,“我只用了须后水。”

穷讲究。不过我倒是没再打喷嚏。

“等等,物资不是都弄丢了么?”要不是沙漠侵吞了大部分补给,我也不至于被人坑着吃沙雕。

亚诺得意洋洋地展示他贴身口袋里的一系列保养品,还有一块心形的物体。我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你把这些和你‘铅做的心’放在一块儿?”

“当然了,这都是必需品,少了哪个我都活不下去。”亚诺甚至骄傲挑眉示意这不算什么。

妈的,这混蛋竟然还想要我保管他的破烂儿。

“不过说真的,你怎么敢带着那种见鬼的石头到处跑?”

“因为【沸雪】已经过了半衰期,【永恒之眼】在特质的罩子里呢。”

“我还以为只有金属有半衰期。”

亚诺突然一副科学家嘴脸:“煜这么想也没错,因为【沸雪】和【永恒之眼】也可以算是金属。那些带辐射的‘矿石’还是矿石,不过不遵循地球上的元素形式,至少不是现在这个地球。我来这里也是想要弄清楚那究竟是些什么,那个人应该也会想这么做的。”

他瞥了一眼营地。

“我们的地球啊,可能孕育过了不得的生命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