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不同寻常的矿石

  • 窃位游戏
  • 吃土老王
  • 6727字
  • 2021-12-02 16:52:41

在学期结束前,阿天果然查到了一些线索。

那是五十年代末美国宾大的一次物理实验错误报告。由于磁场干扰,数据总是出问题。那个实验室是在搬到宾大博物馆储藏室附近后才出现的实验报错,最后确认是乌尔古城出土的物件儿自身带有一些辐射。

上个世纪最有名的两次考古发掘,一次是埃及的黄金法老图坦卡门,另一个是乌尔古城的皇家墓地。

图坦卡门那次是卡特在英国一个卡尔纳冯勋爵的资助下完成的,这是英国传统了,资本盗墓。当然这里面要花费的资本是个无底洞,勋爵没钱以后勋爵的女儿又嫁了个贵族,继续支持卡特。

“上回大圣是不是说现在还有一个姓布莱克的在埃及挖着呢?”老张问。

阿天点点头。“从六十多年前当时的布莱克家二少爷掺和进去以后,他们家就没撤出来。”

“这么说来要是一直挖着,这布莱克家族可够有钱的啊。”老张感叹了一句。

“边挖边挣呗,埃及文物可吃香了。”

乌尔古城那次考古是大英博物馆和宾大的手笔。其中最有名的是乌尔的皇家墓葬,大英专门有个展览,余下的不少文物都在宾大。而这个宾大博物馆是以两河流域,埃及和中国文物收藏见长。

这种吸饱了血的美国高校大都有自己的博物馆,嘴脸很是可憎。

“我按着王煜说的查了一下,这是我这段时间做的关系图。”阿天指着屏幕上的世界地图轮廓,和其中星星点点的标记说:“这些是这个世纪比较重大的考古发现,各地的战争和有汇报过重大疫情,反常地质活动的时间和地点。”

阿天把同一年发生的事情用同样的颜色标出来了。有的事件之间有联系,有些事件背后有别国的势力,都用线连起来了。她的手划过阿富汗,俄罗斯和南非,最后停在了南极。“这里是最近一次跟‘有辐射的矿石’扯上关系的地方。”

也就是福尔摩斯教授去的那次。

我发现北极靠近俄罗斯的地方也被圈起来了,就问阿天这个是怎么回事儿。

“这里是摩尔曼斯克,俄罗斯在北冰洋的一个不冻港。我标出来是因为苏联解体前后关于这里有个说法,‘不冻的摩尔曼斯克结冰了’。鉴于那种石头‘据说’可以改变周边的环境,谁知道是不是在九十年代触发了什么条件把这儿的水给冻住了呢。不过因为没有考证,也不知道出处,加上当时时代背景很可能只是谣传。”阿天耸了耸肩,“但是矿石的磁场也没有什么证据,要我说也得先算成谣言。”

“大圣你刚刚说‘触发条件’?”老张安静半天了,这会儿突然开了口。“所以这种石头有可能本身是正常地待在原地,但是因为人类活动还是什么别的外因,激活了石头的磁场?”

“对,我是这么猜想的。”阿天认同了老张的想法:“虽然现在我不知道触发条件是什么,但是在某些事发生或者某些人到来之前,当地是没有类似的事件的。当然我们可以说以前的科技手段比较落后,就算是有‘磁场’这类事情人们也以为只是怪力乱神。”

我和老张都点点头。

阿天继续说:“目前不知道是什么触发了‘磁场’,不过按照王煜说的,尹家其实长久以来一直有那种怪病,这就证明这种有‘辐射’的物质是早就存在的,从而推翻了我关于‘现代合成物’的猜想。再加上从埃及,中东到中美洲,基本上涉及到磁场的时间都围绕在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

哪怕是出于多资源的掠夺和转嫁国内矛盾的需求,欧美国家在这些地方的投入也有点儿过高了。尤其是英美。那个布莱克家族自上个世纪去了埃及以后,他们现在的掌权人一把年纪了还把大半的时间花在卢克索。如果这个用祖传的兴趣来说勉强能搪塞过去的话,那美国接连不断地在这几十年里四处的投入也只能说他们是为了维护世界和平了。

至于那个279号行动,在改革开放前他们大多还是在国内活动,不过也通过一些途径比如外事访问或者学术交流到了别的国家。我还没有查到具体都是谁,但是要是他们真像你所说的这次都要来埃及的话,我肯定能把这帮人查出来。包括美国的那些和李元。”

我和老张一直在wow。阿天不为所动地继续:

“如果假设这些势力都是因为‘磁场’而行动的话,现在时间就很值得玩味了。目前看来全世界的行动按钮是六十年前,也就是在宾大那件事之后按下的。可能最开始去埃及的中国的考古学家在那里有过什么见闻,加上外国势力一直想渗透到咱们国家,本着‘不管外国人想要什么我们就要先找到’的原则,那个279就应运而生了。

照现有的信息来说,除了六十年前,十二年前也是很重要的时间点。那个到现在还查无此人的李元他父母和你三叔不是差不多前后脚在四川的么?我查到了那时候也有外国人借考古的名义要在四川发掘。这种伎俩他们一直在用,真的是老狗学不会新把戏,很可能也是奔着咱们的那块石头来的。”

阿天一口气快速地说完她的发现。

我和老张又“wow”了起来。

“关于那些矿石,我还查到了一些说法。”

阿天一戳地图,无数新闻标题就层层叠叠地冒了出来。最终一个上世纪初的报纸截图停在了最前面。那是一份纽约世界报,上面写着:

“玛雅遗迹或能成为未来世界的主要能源中心?吉尔斯博士带队前往考察。”

“啥玩意?玛雅遗迹还会发电是怎么着?”老张一脸疑惑,“这纽约世界报是什么?我咋从来没听说过。”

“你没听说过就对了,这家报纸在发表了这篇报道不久后就因为经营不善倒闭了。我特意查了一下,用骇人听闻或者低俗的内容吸引眼球是纽约世界报的一大特点。”阿天拿指尖点了点那个离谱的标题。“不过这一次并不一定是噱头。因为关于矿石就是能量本身的说法在很多地方得到了印证。”

说着,阿天又把地图拉到了南非。那里有颗闪闪发亮的钻石忽明忽灭。

“这是阿卡斯塔,十九世纪在南非被发现的钻石,有四百多克拉。和其他一经发现就被运往欧美的钻石命运不一样。阿卡斯塔兜兜转转,一直没有离开过非洲。据说是因为没有人有手段去切割打磨它。关于阿卡斯塔的传说还有很多,比如经手过这块钻石的人都意外殒命了,而且它到过的地方都会有像是台风一样的天气。不过这些都是传言,毕竟距它上一次出现在人们眼前已经有六十年了。”

“对了,它还有一个名字。”阿天补充道。“【像地球一样古老的生命】。”

我深吸一口气。

“【像地球一样古老的生命】?”老张惊呼,“这不是一颗钻石么?为什么会称之为生命?”

“哪怕关于阿卡斯塔钻石的传说神乎其神,还是有人前赴后继地要找到它。但是这钻石就像是有自己的思想一样,从来没有选中任何一个人。”阿天把那颗钻石放大,“我还查到一些消息。追着阿卡斯塔不放的人里,流传着一种说法。说是跟着阿卡斯塔的指引,就能找到无限宝藏。”

“等等,我被你弄糊涂了。”我做了个暂停的手势。“咱先不管玛雅遗址会不会发电,那个钻石有没有思想。但是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关系么?为什么你说南非的这事儿能证明那个玛雅遗址就是能量场本身?”

阿天心平气和地说:“我没说玛雅遗址是能量场本身,我说的是有人认为那些矿石是能量场本身。因为据说那个玛雅遗址里,出土了一块不同寻常的宝石。”

“什么宝石?”我和老张异口同声地问。

“这个我暂时还没查到。有那么多玛雅遗址,我怎么会知道到底是哪个。而且年代太久远了,我只能从一些相关的事件里得到一些信息。”

听阿天这么说,虽然抓心挠肺地好奇,但是也只能作罢。因为玛雅文明范围实在是太广了,光凭一个近百年前的小报标题要锁定遗址的确切位置无异于大海捞针。

“那阿卡斯塔钻石呢?”我又问。“后来有人再见过那颗钻石么?为什么会有传言说那块钻石跟无限宝藏有关系?”

“老王你这就问蠢事儿了。明显就是那些人被利益冲昏了头,这种瞎话也信。”老张说。

“你们有没有发现一些规律?”阿天的话把我们的注意力拉回了星罗棋布的地图上。“无论这些矿石是什么时候被发现的,但是关于它们的消息都在六十年前有一些动静。”

我一琢磨的确是这样。

“其实除了六十年前,还有一年也尤为热闹。”

我问是哪年。

阿天拨弄了一下屏幕,几个点突兀地亮了起来,被一条象征着时间的线连在了一起。

“今年。”

我们三个互相看了看,都想起了李铮那个“过程加速”的说法。

在李爷爷家的时候,我短暂地见到了上一个被尹家祖传诅咒找上门的人,就是李元的姑姑李铮。直到李元被“选中”之前,她在那个【转化】一样的诅咒下生活了几十年。

“李爷爷的确说过,世界上还有像是尹家人一样被转化的人,只不过大多都没能撑过去。而且他说,尹家人的转化是磁场力量的一个体现。难不成玛雅遗址和非洲钻石也都是因为矿石磁场而获得的所谓能量和‘无限宝藏’?”

老张皱着眉头:“所以如果我们把那些磁场看成是藏宝图,而矿石是宝藏的话,那么埃及是不是就是藏宝地了?”

我点点头:“我听李爷爷那意思,埃及有可能是279号计划的终点,无论他们在找的是什么。但为什么会是埃及他也没有一个定论。”

“且不管他们要找的是什么。随着越来越多‘磁场’被‘触发’,留给他们的时间都不多了。”阿天总结。“我在查资料的时候还发现,不止是我们,还有别人在找那些带磁场的矿石。甚至有些人相信,这些矿石不是我们地球上的,而是有目的地从外星来的。”

“这也太扯淡了吧,那些人没有基本的常识么?本来矿石磁场能提供源源不断的能量已经够匪夷所思了,现在怎么着,还弄出外星文明了不成?是不是以后还想殖民地球呢。”老张对阿天口中的某些人嗤之以鼻。

虽然我也觉得什么地外文明入侵很扯淡,但是有一个想法疯狂地在我脑海里叫嚣,曾经觉得是天马行空胡思乱想的念头再一次浮了出来。

我叫住阿天和老张:“你们还记得我曾经想过的那个关于史前文明的事儿么?就是我觉得地球在孕育人类之前,或许有可能出现过智慧生命,有过高级文明。但是那些文明可能随着地球的,我也不知道是自我修复还是太阳引力的作用下再生了,于是前面的文明就消失了。这些带着‘辐射’的石头,说不定就是那个文明的‘遗书’。”

阿天皱眉:“你的意思是,这些矿石可能并不是天然形成的矿石,而是地球重生之前曾经有过的文明留下的?”

我点点头。“我知道这事儿比较扯淡...”

“没什么扯淡不扯淡的,还有人相信外星人呢。”老张伸长胳膊拍了拍我,“其实我一直觉得你说的未必没可能,只不过就像是证明耶稣存不存在一样。有些事儿不是证明不了就能定义它到底是对的还是错的。我反正觉得你说的这个史前文明比地外文明靠谱儿,毕竟地球能有咱们,还不许曾经有过别人咯?”

没等我消化完这份无条件的支持,阿天表示:“无论那些矿石是怎么来的,只要能弄到或者接近其中一块说不定能有别的发现。”

我一拍脑袋。对啊,这说了半天都是纸上谈兵,怎么就没想到能从石头本身入手呢?我可真是够笨的。

老张安慰我说:“这也不赖你,咱们都不知道这些石头在谁手里,上哪儿找去啊?直接跑埃及挖么?”

我说那倒是不用,已经有人给咱挖好了。

他俩疑惑地看着我。我扬了扬眉毛:“宾大那个实验为啥报错,还不是因为从乌尔古城拿过去的文物么?这文物大英博物馆也有一批啊。”

我们仨都兴奋了起来。

“但是就算是接近了那些文物又能如何呢?”老张问。

“这个简单,我回头弄个磁场探测软件。”阿天说。

我惊呆了。“这你都能弄?”

阿天被我的大惊小怪逗笑了。“其实这个很简单,就和安检类似,只不过我把这个软件的平衡磁场设计成不对金属物品反应,而是对不同磁场反应就行了。”

我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老张又提出一个问题:“大英的展品展出这么些年了,磁场会不会已经消散了?”

阿天说:“宾大的报错也是在几十年后才出现的,证明无论那个磁场到底是什么,都应该是可以持续很久。而且照在南极的情况来看既然磁场可以一次性影响很多人,理论上应该比较强。但是由于那些文物怎么说也不是磁场本身,也不清楚半衰期是多久,所以我也不确定大英的展品上还会不会有反应。”

老张又提供了一个思路。“既然这些东西都和文物相关,那么除了博物馆,其实还有不少可能在私人藏家手里。”

我点点头:“这个的确是,但我们怎么能知道谁的手里有这些东西呢?他们又不会摆出来。而且就算他们有,咱们也没法儿借来扫描啊。”

有很多不在市面上的文物的确攥在藏家和文物贩子手里。但是收藏的门槛太高,不是轻易就能敲开的。

在我俩说话的时候阿天又找出了点儿东西。

“在你们来之前我试着找了找去埃及的人员名单,但是这个范围太广了,我就去查了九月份的住院名单。当时在南极出了事情以后,中美紧急派了医疗队对撤出来的人进行救治。后面十四个中国队的人直接回了国。因为是非常规途径,没有出入境记录,我查不到他们的名字。不过这些人里有十三人在海南入住了疗养院。我把他们的名单找出来了,全都是一直就在南极的科考队员。唯一没有入住疗养院的,虽然我没拿到个人信息,但是很可能就是那个李元。

至于剩下的那四十八个人则一起到了美国接受治疗,入住了迈阿密的一家度假村。这里面有四个人第二天就出院了。其中两人是后勤队员,事发的时候或许因为是在船上,没有受到磁场的波及。余下的两个人就比较有趣了。”阿天顿了顿,继续道:“其中一个是福尔摩斯博士的学生,阿莱克希斯·海茵斯坦,应该就是老张在那个会上见到的女生。现在尚且不知道她是对辐射免疫还是没受波及。还有一个就是那个自己混上船的‘旅游博主’,克里斯·亚诺。”

阿天说到这儿让出了电脑屏幕,上面是一个意大利人灿烂的笑脸。

“咱们这个‘旅游博主’可涉猎够广泛的。你们猜我刚刚查到了什么?”

我和老张都期待地看着阿天。

“这个旅行的亚诺下周要参加在伦敦的苏世德拍卖会。而且作为卖家,他拿出来的是一块从阿富汗得来的宝石。”阿天调出来了苏世德拍卖行网站上的图录。

那是一颗剔透的红宝石,和鸽血红不一样,这红宝石内部并不是似有似无的蓝色,而是隐隐泛着阳光一样的金色。但那金色好似真的像阳光一样流转着,换个角度却又不得见了。

不得不佩服这帮在拍卖行做图录的人,他们一个个的都经验老到并且很能抓住潜在客户的眼球。我这种不懂宝石的人看了都觉得这东西不是凡物,老张也啧啧称奇。

对于阿富汗的矿产我了解的不多,只知道那里盛产的天青石在古埃及是被当成是神明的头发,可见珍贵。明明是个坐拥富饶矿产的国家却一直囿于战火,无法发展起来。

那宝石也不知是被这个叫克里斯·亚诺用什么手段得到的。

“这块宝石的噱头是它被称为‘永恒之眼’。不光是它里面有灵动的一抹金色,更加引人瞩目的是这个‘永恒之眼’据说能使被挖尽了的宝石矿又源源不断地能有新的宝石可挖,也能使普通的山麓里凭空挖出矿来。”阿天看向我们,“听着耳熟么?”

这简直是太耳熟了。不管是号称能有无限宝藏的非洲钻石还是玛雅的能量之源,所有跟【磁场矿石】扯上关系的地方都伴随着类似的传闻。

可这个克里斯·亚诺并没有匿名,也没遮掩宝石的来历,还偏偏挑在这个时候出现,我们不得不思考他这么做的原因。

不过无论如何,这都是目前我们唯一真正可能接近那种石头的机会。

我激动地说:“那咱们一定得过去看看!”阿天也点点头。

可是说归说,这下周就要开始的拍卖会,我们这些没名没姓的穷学生,怎么能混的进去呢?

在我们一筹莫展的时候,老张开口了:“我大姐最近在法国谈她画廊的事儿,我问问她能不能想办法让咱们进去。”

听老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都怪他平常伪装工作做得太好了,差点儿忘了他其实还是阶级敌人。不过我这个人没什么斗争精神,立刻开心地拍了拍老张:“那如果不太给你姐姐添麻烦的话就拜托啦!”

他矜持地说去问问姐姐。

很快老张那边儿就传来了好消息。原来这场拍卖会有不少张敏认识的人,正好趁这个机会带她弟弟见见世面。老张还问他姐姐能不能帮我安排一个工作,这样说不定还能听到点内部消息。

张敏果然给我安排了一个实习的活儿,是在拍卖前负责给来宾介绍藏品和引路的。来参与竞拍的人一准儿把这藏品研究得够不够了,这职位其实就是去现场当个花瓶。

拍卖那天很意外的是个周四,而且时间定在了下午两点。这要不是一些万恶的不需要上班上学的资本家,还真就抽不出空来参加。

我们三个一早就从牛津出发坐火车去了伦敦。寻思着这伦敦来都来了,怎么也得去大英博物馆接近一下乌尔出土的物件。

大英博物馆是个非常具有教育意义的地方,里面满是殖民的残骸。也有点儿像没有生命的动物园,把世界各地的文物或偷或抢地搬过来,然后按品种搁在一起,供游客参观。

虽说展出世界各地的文物有助于了解不同的文化,但同时对于那些未曾,或许一辈子也不会真正踏入非洲、亚洲大陆的人来说,这种博物馆的形式在带来教育的同时也会造成思维固化。更何况好些西方知名的博物馆共同发表声明支持所谓“通用博物馆”这一概念,想堂而皇之地捍卫这些博物馆自身的利益,并且把侵略和掠夺他国的文物正义化。

美索不达米亚文物在大英博物馆三楼。一踏进乌尔遗址展厅,阿天的磁场探测器就开始震动。

乌尔王陵被发掘出土已经近百年了,尚且笼罩着点儿不依不饶的磁场。而且这还不是辐射的源头。我不由得猜或许是那块有着磁场的‘矿石’也像是【永恒之眼】一样夺目,所以曾被乌尔的王族当做了陪葬品吧。

古埃及神庙、极地病毒、玛雅的能量场、非洲的宝石矿和战火中的阿富汗......这些八竿子打不着的事件竟都和磁场相关么?

我更加期待下午那场拍卖会了。

简直迫不及待想看看那个“永恒之眼”到底是什么样子的,而那个八面玲珑的克里斯·亚诺又是何方神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