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新春番外

  • 窃位游戏
  • 吃土老王
  • 1988字
  • 2022-06-30 18:42:46

贵州无名的山里稍微下了点儿雪,昭示着新的一年。

这儿的山高而绵延,峰峦起伏,常年云雾缭绕。山上山下没差几步路,可能头顶艳阳脚踏白雪。无数的寨子从数不清多久前就建在山的怀抱中,一代又一代,不为岁月和世事所扰。

冬月刚至,人们已经忙忙碌碌地张罗开来。家家户户门前挂满了腊味,炉子起了烟,为马上要来到的苗年做准备。

只有一家没有置办,那是一对爷孙。

这爷儿俩不是当地人,过的还是汉人的春节。老者几十年前就来了寨子,他沉默寡言,但很有些本事,帮助寨子里的人看过病、提醒进山打猎的人接下来的天气,还一肚子故事,给好奇凑过来的小孩子们讲过一些。故而虽不怎么和人交往,久而久之大家还是把他当成了一份子。

那小孙子前两年被接了过来,龙日这天也跟在孩子们的队伍里翻山越岭去“串寨子”,挨家挨户敲门,吃百家饭。这是苗年节的传统,小孩子们来家里热闹一下,来年的日子才红火。

不同于其他孩子叽叽喳喳,这个白净的男孩安静而耐心。男孩儿的衣裤上绣着百鸟,也穿戴起银饰。他会跟着小孩子们一起笑,一起唱山歌,一起说吉祥话讨要糖果,却总是一个人回家。

村子里的人也很喜欢这对爷孙俩,只是难免在背后说:“怪可惜的。”

男孩耳聪目明,却往往只是笑一笑,当没听见。早在当初被爹妈送来这里的时候,他就不再觉得委屈了。

寨子里灯火长明。

每到春节,乡里就给各村寨发东西,渐渐地这儿的人也就当个事儿过了。但是真心实意在春节的,只有一贯格格不入的老者。

说是过春节,别家还是吃当地传统食物,但爷爷说,过年要喝酒吃饺子。那是从东北带来的习惯。酒是自己酿的,从五粮液到烧刀子,没有他爷俩不会的。

但这包饺子的面却是犯了难。

于是少年接替了爷爷,一早进山碰运气,得了东西好拿去跟别人换面。

他找到了一窝儿兔子。在山里生活得久了,身上带着自然的气息,而且足够耐心,这狡兔一家竟然没发现他。

这不是常有的运气。

提着山里挖来的草药,少年到了一户人家。

刚一进门,就看见桌子下栓了只没见过的动物。它有厚实的羽毛,明明背对着门口,却直接转过头来,竖着一双猫一般的厉瞳盯着来人。

少年这两年常在山里头走,但爷爷从来没让他在夜里进过山,故而未曾见过这东西。他也盯着那新奇的动物看。跟着他一起进来的人被吓了一跳,往后忙退了两步绊倒在了门槛上。少年这才收回视线,走到桌前用当地话说:“在孩儿鱼涧底下挖到的,换一些面。”

众人把他的形色都看在眼里,此时难免有些犯嘀咕。一个妇人胡乱装了一口袋面递给他,在他出门后说了句:“以后别再来了。”

少年顿了顿,点点头,拎着袋子回家。其实见到猫头鹰,他也是有些怕的。这么些年他一直不喜欢黑暗。只是比起害怕,那生命的凝视更令他感到震撼。

少年踏过青石板,戳一戳露珠,踩着薄雾翻过逶迤山脉,身上绕着云霞。一路上盘算着,明年到谁家去换面回去包饺子。

不过等到来年,村子里出了事,那个坚持故乡习俗的人不在了。世界上就只剩少年自己。他没有家了,总是一猛子扎进大山。他就像是山的涧壑,水的湿意,云的波涛,夜的微茫。他最喜欢的就是月亮。月亮多好呀,他走到哪儿,月亮就跟到哪儿。怕他孤单,时不常的还要换个模样。像个沉默又包容的朋友。

等再一次吃饺子,是十多年后的异国他乡。

全员北方人的考古队,逢年过节怎么能少得了饺子。这些安稳的人里,还有一个嚷嚷着“过了腊八就是年”的。

这回他是个被所里长辈包容宠爱着的小考古队员,怎么会不爱吃饺子呢。擀皮的时候众人都为他的手艺称赞不已,他自己也有有些吃惊。原来本以为生疏的,却早就刻在了习惯里。

端上桌的饺子白白胖胖,还有一整盘用菜汁染了色,显得翠意盈人。饺子做的时候费功夫,吃起来却最是省力。

饺子一上桌,他习惯性地像是这段时间一样吃得又快又多,有一搭没一搭地寻思着得躲在房间里多做一百个俯卧撑。有人不住地瞪他。他胃口更好了些,又多吃了几个。

腊八这天除了279,尹家的人也来了。这也是个艺术家。明知道进到沙漠里没什么好下场,却还能不动声色地跟人眉来眼去。该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么?作为考古学家被牵扯进279这样的行动里,青梅竹马身上的秘密一个比一个要命,她却还能埋头抢饺子吃。也不知是通透还是缺根弦。

这样毫无顾虑的人,过年的时候肯定会张罗着给家里布置一番。

他仗着胳膊长,从她面前的盘子里夹走了最后一个饺子。

要是她能回家过年的话。

这几天的月亮不是他的朋友。沙漠也不认可这个月亮,同样没认可他们。他在众人反应过来之前跳上了被大蛇抽断的树根。他弄不清楚这些古埃及传说到底在影射着什么,也不太在乎。他只需要确保事情能做到。但那个一路被人骗的倒霉蛋毫不迟疑地要救他。

如果能让她回家过年的话。他想着。要是运气再好一点,他也能回去的话。得去爷爷的故乡看看。他还没去过东北,爬爬长白山,看能不能找一只傻狍子,拍拍那毛茸茸的白屁股。东北虎也想摸摸看。

如果能让她回家过年的话,到时候去讨一口饺子吃总是不过分的。

不够现在还得再骗她一次。

“王煜,没想到你这么不愿意怀疑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