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古王国的断墙

  • 窃位游戏
  • 吃土老王
  • 2924字
  • 2022-07-08 19:24:52

醒来时,又撞上了一个黄昏。

先是赶上风暴,又是被远古大蛇追着跑,还差点儿被人偷袭,最后又顺着流沙撞到了断墙上。这一通下来其实我也浑身难受的厉害,尤其是一直滴水未进,嗓子像是被刀子在划。

李元更惨,失血过度让他整个人蒙上了一层灰败之色。他一度要陷入昏迷,但失血过多会导致缺氧,一旦睡着大脑的控制能力减弱就会加重风险。

本来我是看着李元不让他睡过去的,结果我自己倒是在太阳底下睡着了。醒来时身上盖着李元那件被划破了的外套,可他人却不在身边。

我猛地站起来。

太阳慢吞吞沉进沙子里,四下寂寂无声。

这一截断墙孤零零地横亘在沙丘之间,旧日的石砖被千年起步的风沙吹得零零落落。白日还不觉得,被残阳一照直渗出几分突兀和诡异。

我却顾不得细想所处环境的危险之处,满脑子都是李元。他受了那么重的伤,能去哪儿呢?在我睡着的时候发生什么了?得抓紧找到他。

我爬到墙上焦急地四下张望都没有瞅见李元的影子,骂骂咧咧地准备往下跳,刚回头就看到一个人站在墙根下面。

这一惊非同小可。我吓得整个人朝后栽了下去,直直砸进沙子里。

李元捂着肚子跑过来。

“你没事儿吧?是不是低血糖头晕?”

他想要拉我,我瞪了他一眼自己跳起来。

“你干嘛去了?受那么重的伤到处乱跑,你知不知道这沙漠里有多危险?要是走散了这找都没地儿找你去!”

李元的伤此时似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基本上不影响行动。见他没事,我先是松了口气,才一阵后怕。但凡我早一点儿醒过来,指不定现在已经跑到沙漠里满世界找他去了。

我早就应该知道,李元不在乎真相,可竟然还以为他一路上是在和我一起寻找答案,其实他自己早就有了答案。

我又惊又气,怒视着无组织无纪律还四平八稳的李元。

“你本身来埃及不就是想找死么?好走不送!”我把衣服摔在他脸上。

“我看了周围没有危险,就想去找找有没有水和食物。他们这时候了都没找到咱们,估计只能靠自己熬过今天了。”

李元只穿了件被血浸透还四处漏风的老头衫,可怜巴巴地把衣服拿在手里。

“你也很久没休息了,就没叫醒你。”他低声说。

我一看李元这倒霉样,觉得确实不该跟他发火。就算李元是来埃及找死的,可他又没有对不起我的地方。至于他爱不爱惜自己,也跟我没什么关系。

“那你找到了么?”我拿眼睛往他身上寻么。

李元现在可以说是一览无余了。他无奈地摊了摊手。

“这附近只有蝎子和蛇,我还远远地看见一对儿沙漠猫。”

我无所谓地耸耸肩。虽说一顿不吃饿得慌,但是我也没矫情到非得在这儿吃上东西。幸好我裤兜里放了几块279分配的军用巧克力,还有一根棒棒糖,这是从楼时麒手里抢过来的。李元倒是更稳当一点儿,他还带了几块压缩饼干和一小瓶烧刀子。

李元把东西都给了我。

“你容易低血糖,沙漠夜里会很冷。”

我没跟他客气,不过还是解释了一句:“我少吃一顿也饿不死,低血糖那都是楼时麒胡扯的。”

我捏着棒棒糖转了转。也不知道楼时麒现在怎么样了。

“你别担心,楼时麒应该不会有事儿的。按你说的情况,那个人就算把他拽下去了也不至于直接沉到沙子里。姜灿是跟我一起赶过去的。有他在,偷袭你的人不会讨到便宜,楼时麒也肯定会被救上来。”

现在担心也没用,我们这都自身难保。话虽如此,我还是心烦意乱地揪了一把长在墙砖间的杂草,把手还给剌破了,真是晦气。

“你说,为什么他们想要我的命?”我问。

李元也不知道。“但是我会保护你。”

“走吧。”他把衣服披在我身上,拔腿就要走。我问上哪儿去?

“虽然没找到吃的,但是我在沙丘后面发现了些有意思的东西。”

原来下午我睡着以后,李元非但养好了伤,还给我们找到了一些水。翻过沙丘,在另外几段残损的墙体中间竟然有个早就废弃的荒井。

说是荒井,其实都能算得上是个小水池了。果然只要挖的足够深,沙子下面还是有些水的。

我们顺着水池的台阶走了大约百十来步,终于喝到了清澈的地下水。水甘而凉。我俩蹲在水边把那点儿物资吃了个干净。除了那瓶烧刀子。李元说,那是留给我在夜里御寒用的。

手边没有能接水的容器,不过我们也没想着打持久战。这种吃人的沙漠别说再扛一天了,就是今夜能不能过去都两说着。

洗了把脸后,趁着太阳的余晖尚在,我和李元抓紧去探查了一番周围环境。一圈走下来我发现这个布局有些眼熟。

“这里会不会是一个小型的神庙?”

我努力把零散的遗迹信息拼凑起来。

“这水井甚至在罗马时期都在用!你看这水池边沿上的刻度,这是记录尼罗河涨落的。”

当时埃及作为罗马的行政省,是要向宗主国纳贡的。而那些罗马人又不能直接要求埃及的老百姓给他们多少多少,得有个依据。所以就在神庙里修了这么个池子,看当年尼罗河的水流量,然后根据灌溉情况收取农民的劳动果实。

至于这池子干嘛非得修在神庙里,是因为在古埃及,神庙的其中一项重要职能就是分配物资。而老百姓们比起相信罗马官员,更相信他们的祭司。

可是我想不明白为什么这里会出现一个神庙呢?就算在图特摩斯三世统治时期,古埃及疆域最辽阔的时候,这里也不是居住地呀。

除非这里曾经作为重要的功能性聚址存在过,后来人们逐渐在这里安家落户。就像是曾经在XJ垦荒的农垦兵团一样,卡拉玛依现在已经是沙漠中富饶的城市了。

而在古埃及,能引得法老投入这么大人力物力的,只有宗教。毕竟全世界像BJ这样作为防御性质而诞生和扩张的城市还是少见,埃及更是从没有这个先例。且当时也没有敌人会从埃及西边,也就是撒哈拉沙漠这个方向打过去。既然没有敌人,那自然也不需要防御工事了。

可到底是什么神明,会在这里兴建一座神庙呢?

根据现有的遗迹特征判断,我觉得不能排除误打误撞来到了一个古埃及的神庙里。不过几千年的风沙已经把整座神庙都埋在了下面。若不是因为惹恼了赛特,祂回赠了我们一场风暴,那这些零零散散的遗址还不会露出来。

虽说是神庙遗址,可保存最完好的可能只有一截高过我眉毛的破墙。那原本应该是一堵壁画墙,可上面的壁画早已在风吹日晒中尽数褪去了。

我有些失落,却也只能绕着那堵平平无奇的古埃及砖墙打转。墙角下有一只努力破土而出的蝎子。我半天没见着除了李元以外的活物了,故而多看了两眼。

蝎子意识到自己在被注视着,疯狂地挥动钳子。对于一个成年人而言那只小动物虚张声势的样子非但没有威胁,还怪可爱的。

我端详了半天。

李元伸出手把蝎子捏起来,他也不用担心破伤风和狂犬病。蝎子一到李元手上,动都不敢动了,天妇罗也是这样。李元到底是什么小动物克星啊。

“这蝎子怎么说?”

“你先拿好,当储备粮。”

我把李元从墙边挥开,捡了个小树枝顺着蝎子爬出来的地方捅进去,没一会儿就把一块砖给挖了出来。我把那砖捡起来拍干净附着其上的陈年沙子,又在裤子上蹭了蹭,最后拿到眼前端详。

李元一手捏着蝎子,适时地帮我照亮。

我抬头看了他一眼。上周在我们考古队工地下面的荷鲁斯神庙里,也是这样。只是当时我还气愤于李元不告诉我他就是尹月臣,而现在知道了他来这里的目的。

“虽然听起来很天方夜谭,但是这神庙很可能已经存在将近五千年了。”我站起来,指给李元看砖上一处模糊的阴刻痕迹。“这是古埃及早王朝的王名圈,看来这位法老很想跟神明邀功了。”

不过这还是不能解释为什么这种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大沙漠里,能有一个运营到罗马时期的神庙。难不成在那两千多年里,一直有祭司在践行对于某个神明的崇拜么?

我不由得想到了哈桑和莱拉兄妹。

在那个属于五千年前统治者的王名边上,将开不开地印着一朵花瓣尖锐的莲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