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毁神者 阿波菲斯

  • 窃位游戏
  • 吃土老王
  • 2993字
  • 2022-06-02 17:10:31

阿佩普?

我惊诧地看着慢慢从沙子里游出来的大蛇,怎么也没法把它和那个古埃及神话里那个诞生于地底深处,每日阻挠太阳神航行在夜间的混乱之神联系起来。

这条蛇漂亮得惊人。它的瞳孔是透亮的金色,渗着翡翠绿。身姿优雅,黑色的躯干轻易地游动在沙面上。我不喜欢冷血动物。但见到这条大蛇,哪怕面临生命被威胁的恐惧也还是想赞叹一下儿造物的神奇。

撒哈拉这环境单一的地方竟然能养育出这么庞大而美丽的生命。

山海经里记载过体大可吞象的“巴蛇”;在诸神黄昏导致神明陨落的尘世巨蟒耶梦加得;苏美尔创世神话里吞噬自身、环绕宇宙、维持秩序的衔尾蛇“乌洛波洛斯”无不书写着人类对于这拥有无尽生命的物种的畏惧和向往。

而此刻,在贫瘠的撒哈拉,那巨蛇正从神话游向现实。

詹姆斯酒都醒了,震惊地把眼睛从瞄准镜挪开。众人也都浑身紧绷,不错视线地盯着巨蛇。

亏的是这些人心理素质过硬,没人乱开枪。

面前贴地摆动的大蛇鳞片就像坚硬的石头一样,方才我们错把它后背露出沙地的部分当成是玄武岩才没注意到它的存在。

巨蛇大半截身子还藏在沙子里,但就露在外面的部分来看,这蛇肯定不会小于15米*。

看样子刚才被天妇罗刨出来的蛇蜕就是它的了。

蛇蜕皮重生,这都是在人类之前进化出来的本事。

“这应该就是阿派普了。”杰奎琳吓得浑身都在抖,坚强的法国女士用颤抖的声音又重复了一遍:“或许你们更熟悉它的另一个名字。毁神者-阿波菲斯。”

杰奎琳说的笃定,我也不由得想如果不是传说中的阿波菲斯,又有什么蛇能长得如此之大呢?

这么说来方才的雷电和风暴也是有迹可循。在古埃及传说里,赛特和阿佩普的战斗经常被用来解释雷暴天象。

卡尔站在武装人墙后跟苏格拉底说:“你不是沙漠的儿子么,快管管你的蛇。”

苏格拉底一脸崩溃:“在沙漠里这蛇是当地的神,我只能算远方亲戚。”

“这样的话,那就别怪我们下手太狠了。”说罢,卡尔也端起了一杆枪。

“别轻举妄动。”孟维清制止了他们。“这蛇不像是要攻击的样子,而且谁也没有把握能制服它。”

就算不是敢跟太阳神叫板的混沌之神,能长成这么大的蛇,少说也活了上千年。谁也不想轻易得挑衅它,然后被吃掉。更何况此时楼时麒那个蠢货还呆立在众人和大蛇之间,天妇罗的尾巴已经竖得像天线了。

“现在怎么办?”我用中文小声问。

孟维清看了姜灿一眼。后者把藏刀叼在嘴里,两只手上都握着枪。

“孟先生说的对,不要轻举妄动。”李元从人墙中走了过去,他轻声说:“楼时麒,我去引开它,你慢慢退过来。”

“你疯了!”我不敢有大的举动,低声吼到。

李元摆摆手。他缓步走在沙地上,奇的是竟然没有留下脚印。卡尔等人也皆是侧目。

“他是根据沙子的流动选择落脚点的。”白老师说。“蛇是靠沙子的震动来捕捉声音的,这样他的脚步声可以被流沙掩盖住。”

李元已经走到了楼时麒旁边,他现在离那条蛇不过三五步的距离。

“那只蛇好像看不见。”姜灿这会儿收起了左手的枪,换了藏刀。

大蛇眼睛上的薄膜滑动了一下。它明明没在看我,那感觉却像是被那双眼睛盯上,炎热的沙漠里冷汗登时顺着脖子流下来。

李元绷紧脊背,停住不动了。楼时麒浑身直哆嗦。还好他没有撒腿就跑,不然他和李元就都死定了。众人皆捏了一把汗。姜灿等人屏住呼吸,都把枪握得更紧了。

在这一触即发的时候,天妇罗喉咙里发出“赫”的一声,朝着大蛇扑了过去。

大蛇从沙子里立起来,露出了亮黄色的肚皮,甚至还有未退化完全的短小前肢。它头顶隐隐泛着金赤混杂的颜色,希望这不是发怒的象征。

众人仰头。这么长的蛇,攻击半径直接能把武装人墙给砸垮了。

楼时麒猫腰抄起天妇罗,撒腿就往回跑。李元重重踏着沙地抢上前去,吸引大蛇的注意力。姜灿等人的子弹也落在了大蛇身上。

这一切都发生在转瞬之间。

然而那些打在蛇腹部的子弹就像是打在石头上一样,被溅得四散。可这点儿攻击对于皮糙肉厚的黑蛇而言毫无作用,只是让它更急狂暴了。

人们叫骂着,向后胡乱射击,边战边退。

埃及不是法外之地,还好是在荒无人烟的沙漠里,不然这么些动静早够军队给我们突突了的。不过这同时也意味着没人会来救我们。

“你不是会学动物叫么?现在咋不叫了?”詹姆斯边跑边问。

楼时麒神色难测:“你们谁知道赛特咋说话么?”

他俩耍嘴皮子的时候李元已经绕到了蛇背后,踩着它的鳞片往上爬。他站在蛇身上抽出一把刀,顺着蛇鳞的缝隙捅了进去。然后一使劲,硬生生掀掉了一块鳞片下来。

被偷袭的大蛇愤怒地“嘶嘶”吼着,伏低身体开始滚动。它想要压死李元。

楼时麒猛的停了下来:“快,趁现在打它菊花!”

姜灿要气死了。“你扯什么犊子呢?”

“蛇在攻击的时候你打它只能让它更火大,但是捅它菊花它就自顾不暇了。”楼时麒上气不接下气,一句话喘了半天才说完。

“你最好别坑我,不然我回来捅死你。”姜灿说完,掉头朝大蛇跑去。

詹姆斯不明所以,却也停下脚步,架起枪掩护姜灿。

我定了定神,也不跑了,躲在詹姆斯身边把楼时麒和姜灿的打算告诉了他。詹姆斯听完,酒彻底醒了。可他看上去宁愿立时大醉一场。

大蛇翻滚着,李元站立不稳干脆像是踩仓鼠球一样逆着大蛇转动的方向朝它头部跑去。姜灿趁着大蛇回头想吞掉李元无暇他顾时也已经摸到了它身前,在蛇腹寻找阿克琉斯之踵。

“哎呀他行不行啊。”见姜灿半天找不到要害,楼时麒急的要命。他原地转了两圈,咬着牙把天妇罗往我手里一递。然而天妇罗不待见我,直接跳了下去追着卡哇伊桑等人而去。我正好也顾不得它。

“你就别去添乱了!”我扯住楼时麒。

他苦着脸把我的手拿开。“这蛇眼睛是透明的薄膜,腹部颜色亮丽,应该在地下生活了很久。它甚至还有没退化的残肢,很多生理习性都和普通的蛇不一样。我去好歹能找到地方,给它来一记千年杀。”

詹姆斯趁着换弹夹的功夫,从腰间掏出一把手枪递给楼时麒。“我掩护你。”

楼时麒看了一眼,摇摇头,两股战战地去了。

“那你来。”詹姆斯单手上了膛,把枪递给我。

我咽了咽唾沫,举起枪。

楼时麒猫着腰摸到了大蛇前,跟姜灿说了些什么,后者便把他举了起来。楼时麒坐在姜灿肩膀上探着脖子盯着蛇的下三路。

“得让它把尾巴露出来!”

李元一直关注着二人,听罢他喊了句“小心”,接着冲上蛇头狠狠给了它眼睛一脚,然后一个跟头翻了下来。

大蛇张开嘴追着他咬,蛇身全从沙子挣里出来了。

这时李元又折了回去,攀着鳞片跳到了它身上,引得大蛇再次翻滚。这次蛇是打定主意要压死他,劲道更加猛烈。詹姆斯的枪就没停下,然而大蛇对他不理不睬。楼时麒一直紧盯着蛇的尾部,不知看见了什么,朝那里一指。姜灿立刻把他甩在地上,自己抢了过去,抄起步枪就捅。

大蛇的翻滚停了下来。

李元趁机从它身上跳了下来,和姜灿一起拉开了距离。楼时麒在沙子里扑腾了半天才爬起来。

然而平静没持续多久,被捅了菊花的大蛇更愤怒了。它嘶吼了一声,开始疯狂地在沙子里搅动。整片沙漠都像是被它惊扰,开始震颤起来。

“不好,它是想引来流沙!”

这片沙漠并不是无害的、加上了沙子的平原。在撒哈拉的沙化区域常伴随可以移动的沙丘,那些会动的沙子军团甚至能高达数百米、绵延上千米。而这自然的力量足以带来没顶之灾。更何况此处的地下能容纳阿佩普藏身,定然有不少空间,要是成吨的沙子倾泻而下那真的是可以给众人立个沙冢了。

姜灿掐着楼时麒的脖子:“你是不是跟它一伙儿的!”

远处突然升起了一颗信号弹。原来趁这边在跟大蛇缠斗,卡尔等人已经翻过了沙丘。大蛇猛地甩开李元他们,一猛子扎进了流沙里。捡了条命的众人一时没反应过来。

贺荣川站在沙丘上,朝我们挥手示意。詹姆斯扛起他的枪,几人互相拽着爬上沙丘,然后都惊得目瞪口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