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海市蜃楼

  • 窃位游戏
  • 吃土老王
  • 4058字
  • 2022-01-30 19:18:14

我们被风暴驱赶着,向神殿跑去。

那被赛特关照的神殿看着很近,可花了许久也没走到近前。

好在一进到这片区域,来势汹汹的风暴就骤然停止了,或者说绕开了这里。像是赛特不忍心破坏这神庙,众人进来后也并没有被伤到分毫。虽说心有余悸,但这些人大多是刀口舔血的,很快就冷静下来开始四下查看。

我们找了地方坐下,每人都能从靴子里倒出二斤沙子来。

方才刚才嘶鸣着四散而逃的骆驼正聚在一起,卧在不远处的一堵墙下一动不动。

几人过去检查辎重,而后一脸严肃地说:“装备还剩下一些,但是食物和水不多了。”

就地瘫倒的众人闻言都垂死病中惊坐起。

无间道向导安慰我们,说他曾经当过埃及的空军在沙漠里进行过生存演习。这沙漠里看似荒无,但是蛇和老鼠很多。此外他们还学习过怎么获取这些生存资源,所以哪怕带的食物不够了也不用担心活不下去。

他紧接着又叹了口气:“就是水不太好办。”

沙漠里的风暴就是干打雷不下雨。

气氛一下子紧绷了起来。279请来的无辜埃及向导气冲冲地把无间道向导揪到一边用阿拉伯语激烈地开始争执,大意就是在骂他鬼迷心窍。

楼时麒指着骆驼跟我们说,水也不用担心。骆驼这种生物知道如何在沙漠环境里生存。它们把水分储存在体液和血液里,而且知道如何寻找水源。

难怪在这么干燥的环境里,骆驼还有温和而湿润的眼睛。

亚诺停下了整理仪容的动作,看了看天。

他穿着一件我没见过的大衣。这可是在沙漠里,就连李元都穿着前几天的外套。亚诺却能保证每次出现都时候行头都不一样。

“谁知道现是在几点?我的表好像不能用了。”

事实上所有人的表和通讯设备都已经变成了摆设。人在经历极端情况的时候没法儿准确地估量时间,甚至不知道刚才的风暴刮了多久。而且虽然赛特的愤怒看似消弭了,太阳却还没露头,只能从腾起的热度感受到现在还是白昼。

“风暴持续了大约二十分钟,现在是下午一点过一些。”

说这话的人却不是白老师,而是布鲁斯。我们下意识地向白老师求证,他点点头。

布鲁斯摘下手套在地上摸索一番,慢条斯理道:“也不见得就找不到水。”

他说,撒哈拉沙漠的形成年代距今至少两百多万年,是仅次于南极洲的荒原,也是绝好的天然地下水库。我们现在站在拥有上百年尼罗河流量的地下之海上,要是真的没水喝了,找对地方往下挖总能挖出地下河的。

“沙漠里自有一套生态系统。要是运气好,说不定还能碰上尼罗河的支流。”

这样的荒漠里,蕴含着最长久的生机。

果不其然,没一会儿就听到有人惊呼:“河!”

“前面不远处有条河。”卡尔跑了过来。他嫌弃地看了看四仰八叉倒在地上的众人,又转头和布鲁斯说:“我的人先过去了,咱们也去吧?”

在沙漠里,最大的困境是缺水。哪怕带的装备再足,顶着烈日人体水分的蒸发也远大于正常情况。所以众人一听有水都精神一振,把脱下来的靴子又穿了回去。

得知狗命有了保障,我也跟着兴冲冲爬起来。

正待跟上去,楼时麒拦住了我。孟维清面沉如水,白老师也皱起眉头。

我不解,李元悄声说:“这个地方不对劲。”

此时古埃及向导正收拾着一只也被风暴驱赶到这里的野兔。那兔子刚才躲在骆驼群里,见人过去也不知道躲。

史蒂芬妮讽刺道:“你们埃及祭司不是崇尚动物么,怎么你还敢吃沙漠里的生命?不怕赛特像是惩罚那几个骗子一样惩罚你么?”

她这样说是因为哈桑等人并没有跟着一起跑到这里,只有苏格拉底一人坐立不安地待在埃及向导身边。

外头那个风暴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虽然哈桑等人一而再再而三地把我当傻子骗,见他们没躲过风暴我也有些担心。更何况Alex也没和我们在一起。

古埃及向导却不太担心。“埃及人崇尚的是动物的灵魂,吃掉肉体并不会亵渎神明。”他拎着被掏空内脏的兔子,撑着腿站起来。“至于你,没有敬畏之心的异乡人,小心别被神明享用了。”

他用的是“进食”这个词。

可我正担心Alex她们,没细想这奇怪之处。

“她会不会出事儿了?”

“你就别担心别人了,这里才邪门。”楼时麒说。“我就知道那个大胡子不是好东西,现在跟着他说不定更安全。”

听他这么一说,我才意识到布斯维尔等人也不在这里。

确是,一路上布斯维尔各种形迹可疑,摩根等人也对Alex另眼相看。指不定这些人就是看上了Alex和磁场的关系,在这里甩掉我们单独行动。就是不知道他们怎么对这些事情门儿清了。

看样子279的人也觉得被布斯维尔摆了一道。夏商周、常笑和丁泽也没跟我们在一起,估计是混乱中跟了布斯维尔的队伍,孟维清等人也不着急。有Alex在,想来那些人也不会对夏商周她们下手。

我扫了一眼警惕地盯着周围动静的楼时麒。得亏落单到对方队伍里的不是他。毕竟万一真的动起手来,以夏商周和丁泽二人的身手哪怕带着常笑这个拖油瓶也至少能逃得掉。

卡尔和布鲁斯已经往深处走去。亚诺本来跟着他们一起,现在却停下来审视着环境。

我们是在看到了神殿后才跑了过来。虽然并没有走到神殿跟前,四下却立着古埃及风格的围墙。

“这里有什么问题么?”

我话刚一出口,登时意识到了不对之处。

按理说我们确实走进了神庙的建筑群里,却没有感觉到半分阴凉。再者,哪怕现在是正午,我们脚下也有短短的影子。而那些墙体却像是浮在那里似的,跟周围的环境没有任何依附。

“这是怎么回事儿?”我颤声问。

李元已经走到了墙边。他抓起一把沙子,他的手毫无阻碍得穿到了墙体里。手掌翻转,那些沙子落回了地上。

“有可能是海市蜃楼。”李元拍了拍手,转头看向卡尔等人的方向。还能看到他们影影倬倬的身形。“看样子没什么危险,要不要跟上去看看?”

他这么说着,却在看了我一眼后径自往前走了。亚诺见状,朝我们这边挥了挥手,也跟了上去。

“人能走在海市蜃楼里么?”楼时麒满脸都写着不信。

“咱们现在已经在沙漠腹地,不满足海市蜃楼形成的条件。”贺荣川拍了拍楼时麒,“更何况,从来没听说过能被接近的海市蜃楼。”

白老师神色莫辨:“或许这折射出的并不是现在的建筑。”

没等我们追问,他露出一个令人安心的笑容:“总之先过去看看吧。”

孟维清点点头,一马当先。

姜灿耸耸肩。“怕啥,我就不信这虚头巴脑的东西能把咱们怎么着。”

往里走了会儿,就看到无际的沙漠里忽然突兀地流过一条河。

卡尔等人正聚在河边灌水,还有几个人直接跳到了水里往身上泼水。还好他们站的是下游。

看样子至少这河不是假的。而且河水清冽,符合砂岩储水的特质。

水源有了保障,众人方才放下心来。

荒漠富含太阳能,主要是因为上空覆盖云层较少。烈日当头。众人在千年前的海市蜃楼里,徒劳地想借着古埃及的屋檐挡挡阳光。

亚诺等人顶着大太阳兴致勃勃地凑到了不远处一块玄武岩下。

原来天妇罗自娱自乐地在一望无际的猫砂盆里撒花,这会儿从一块半埋在沙地中的玄武岩旁翻出了蛇蜕。它用嘴使劲儿扥,给自己扥了个跟头。

亚诺去帮它,然后拿着蛇蜕神色严肃地叫住我们。

那蛇蜕有一米多长,而且还并不完整。楼时麒拿起来看了看说:“这条蛇怎么也得七八米长,还是往少了说。”

七八米长,那得是活了多久啊。

被没收了蛇蜕的天妇罗不满地喵喵叫了两声,见没人理他,又盯上了一条手腕粗的沙漠黑蛇。那蛇在和一只沙猫对峙,橘猫肥嘟嘟的肚子贴近地面也加入了战斗。

众人看龙虎斗看的起劲儿,随后那块黑色的石头旁竟然还有蜥蜴蝎子涌了出来。

成日醉醺醺的詹姆斯笑道:“今晚有的吃了。”

那些人也都笑了起来。毕竟都是装备着枪的,还怕这些小动物不成。

正说着,一条半米多长的角蝰游了过来。杰奎琳被那三角形的毒蛇脑袋吓得藏到了楼时麒身后。

楼时麒正皱着眉头端详方才的蛇蜕,被杰奎琳一躲,下意识地看向前面。

有那嘴欠的说:“这蛇是不是缩水了?就这还至少七八米?”

楼时麒被人一嘲讽,面子上有些挂不住。他把蛇蜕递给我,就迎着那蛇往前迈了一步。

“这他妈可是眼镜蛇。”我拉了他一把。

“都别动。”李元说着,慢慢走过来。不管是卡尔还是279的人都没动窝。李元用中文小声说:“我去吧,蛇毒对我不起作用。”

楼时麒一梗脖子:“我小时候还抓蛇换过钱呢,你们等着瞧吧。”说罢,他就站直了身子,嘴里发出了隼的鸣叫,同时向前平举着双手要往眼镜蛇的脑袋上探去。

那眼镜蛇在听到天敌叫声的时候身子已然竖了起来。

李元没辙,捡起一根枯树叉子攥在了手里,随时等着给那蛇一下子。卡尔等人虽然看笑话的意思居多,但也都举起了枪瞄着眼镜蛇。

这下子就算楼时麒把蛇激怒了,他也能全身而退。

只见楼时麒把手伸到了眼镜蛇的蛇冠上方,无视毒蛇嘶嘶吐着的信子,晃动着身体,同时慢慢把手越压越低。那蛇竟也随着他的手势渐渐伏在了沙地上。

楼时麒瞧准机会一脚踩住了蛇的七寸,把它钉在了地上,然后扭过身子得意地仰起头。

这一通操作简直魔性。我们都目瞪口呆。

制住了眼镜蛇后,楼时麒想了想说:“我觉得哪里不太对。”

我也觉得哪里不太对。

楼时麒接着说:每种小动物都是有逻辑讲道理的。在哪种环境下会出现什么动物,它们有自己的行为模式,会评估可能存在的风险。

埃及眼镜蛇理论上来讲应该不会出现在纯粹的沙漠里。它们一般会使用人的住宅,或者神殿等建筑。所以要么这附近有人类活动区域,又或者,有大型建筑。

可这周围除了一棵枯树是真实的,那些建筑群其实都是海市蜃楼。

比起这儿为什么会出现眼镜蛇我更感兴趣为什么楼时麒面对眼镜蛇的时候能够面不改色。毕竟人类对于蛇的恐惧是与生俱来的,哪怕是李元和卡尔都要显得更紧张一些。

姜灿跟贺荣川凑过去摸蛇,问楼时麒咋这都会。楼时麒轻描淡写地说小时候跟着村子里的人上山打猎,要是不会抓蛇早就被毒死了。

“虽然没有抓过眼镜蛇,但是失手了就躲开呗,反正那些人也可以把蛇打死。”楼时麒耸耸肩:“再说了,我对自己很有信心。”

沙猫不知何时已经跑掉了,天妇罗兴致勃勃地和那只手腕粗的沙漠黑蛇斗法。

卡哇伊桑怕那玩意儿伤到爱猫,想把天妇罗抱回来,但是两只小动物打的难舍难分。

楼时麒把眼镜蛇往姜灿手里一递,在后者的叫骂声里自告奋勇,要再次给大家展示他的捕蛇技巧。等他凑到黑蛇跟前没晃悠多久,突然整个人僵住了。天妇罗在他脚边也躬起了背。

楼时麒慢慢倒退了两步,双手在背后胡乱挥舞着,试图向我们传达事情的严重性。

在我们能破解他的肢体语言之前,他面前的沙地忽的就被掀了起来。

跟楼时麒非常有共鸣的詹姆斯扣下了扳机,方才那黑蛇被一枪爆头。

与此同时,一个有十二升电饭锅那么大的蛇脑袋破土而出。

“阿佩普(Apep)!”杰奎琳失声叫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