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致星辰

  • 窃位游戏
  • 吃土老王
  • 3414字
  • 2022-08-03 19:08:20

这群人又喝起了酒,吼着一些前言不搭后语的祝酒词。

有人敲了敲酒杯:

敬月光!敬火焰!敬星辰般灿烂和永垂不朽!

亚诺兴致来了,激昂地引用了一段希罗多德的【历史】。

“面对受辱而怒火中烧的王后,仆人居基斯给她了自己的答复:

‘我觊觎你,也愿因此而死’。”他顿了一下,继续道:“但如果你允许,我会杀掉侮辱你的坎道列斯,取他而代之!”

最后居基斯确实取代了坎道列斯,成为了吕底亚的国王,和王后的丈夫。

知道了【沸雪】的由来,亚诺此举让人闹不明白他是在影射什么还是单纯地装逼。

杰森瞥了Alex一眼,然后也高举酒杯:“取而代之!”

不过Alex没有注意到他的视线。她在邀请呆坐一旁的莱拉一起跳舞。

不知是谁开始唱一首西班牙语小调。喝高了的人们围着长燃的篝火,摇摇摆摆。

几步开外有个小沙丘,一堆人围在那里。亚诺扭过头,饶有兴致地打量了一番,叫住路过的人问那是在干嘛。

“那是临时的天文站。得看好了天气,总不能真的靠埃及人占星吧。”

苏格拉底沉默地用手拍着鼓面。他不说话的时候还有点儿苏格拉底的样子。

阿里看着夜空:“是星空。在我们上方的那片星空,主宰我们的命运*。”

他在说莱拉。没想到骗子阿里还是个文艺青年。说到文艺青年,这儿还一个。

“错不在星空,而在我们自己*。”亚诺的手指按在胸前,那里有他的十字架。“命运自然也是一样。”

当埃及人看过来,亚诺又恢复了满不在乎的笑脸。

一旁的李元望着火焰,灌下一口二锅头。

“有何贵干?”

“你们的人去赛特神庙没带上你,滋味不好受吧?”卡尔在他身边坐下。那里歪着半瓶伏特加,卡尔拿起来看了看,浇到了火上。

火一下窜的老高,我和亚诺都看过去。

李元没搭理卡尔。然而卡尔没有知难而退。他凑到李元面前,引诱道:“他们利用你,却不想让你知道真相。但是我可以给你真相。”

李元侧过头。“哦,你是来收买我的。”他看着卡尔近在咫尺的蓝眼睛,露出浅笑。“那你想从我这里要些什么呢?”

“我知道布莱克把怀表给了你,我也知道你自己就能找到目的地。”卡尔笃定地说,“既然你并不需要那块怀表,不如和我交换一下。我给你你想要的真相,你给我你不需要的罗盘。”

“看样子都来我这儿找机会啊。”李元叹一口气。“虽然我没见过世面,但怎么也知道这东西不便宜。想糊弄我可不行。”

“真相在你眼里还不够格么?”卡尔笑着说。

“毕竟是你想要的,或许会要你目前最为看重的东西来换。”李元也笑。“不过那一定是值得的,不是么。”

“真是个会讨价还价的小东西。”卡尔扬了扬眉毛,身子朝前探过去。他离李元太近了。这不只是一个低劣的调情手段,而是在威胁。

可还没等卡尔完成一个有想要的姿势,他就被亚诺一把搂住了。

“怎么,你不知道那怀表月臣已经给我了么?”亚诺眯起眼睛贴近了卡尔,颇有深意的说。“我可不是月臣,不懂得个中好处。卡尔要是想要的话,晚上来我帐篷,我把东西给你。”

卡尔马上坐了回去,下意识的看了布鲁斯一眼。

亚诺哈哈大笑。我们几个也忍俊不禁,布鲁斯都毫无同情心地眯起了眼睛。

卡尔知道被亚诺耍了,但是架势也端不起来。他勉力又给李元扔下一句:“你好好想想。”就再坐不住,回帐篷去了。

谁承想卡尔走的时候正好撞上了瑞亚。不过这俩人都心神不宁,倒是没又掐起来。

瑞亚披着厚毛毯出来巡视了一圈。眼睛虽然有点儿红,但是不知道内情的人并不会往她在难过这方面想。瑞亚现在也顾不得形象了,把自己裹得像个胖乎乎的去皮蚕豆。配上她有些傲娇的神情,更是可爱。不过还没多一会儿,她就打了好几个喷嚏,弄得眼睛鼻子都湿漉漉的。

瑞亚不是为了损失气势而出现在这里的。她用目光把众人支开,示意我留下。

哪怕我再反感她的颐指气使,在听到那段对话后也都消弭了。于是乖乖坐在原地。

瑞亚把毛毯掀开一条缝隙,递给我一卷纸莎草。我一头雾水地接了过来。

“这是我在芝加哥一个古董贩子手里买到的,他的上家是牛津埃及档案馆的负责人。”瑞亚的手缩了回去,把自己严丝合缝地裹好后这才继续道:“我不知道这里面有什么玄机。那古董贩子说,这是十八世纪波兰探险家在撒哈拉沙漠一处古埃及神庙里拿出来的。倒卖这纸莎草的牛津学者说这是古王国时期的东西。”

我展开一看。

一副完整的黄道十二宫铺展开来。

这和后世经希腊传入埃及的黄道十二宫不同,每个位格的神明都有鲜明的埃及色彩。而且除此以外,整个夜幕都被绘了进去。

这张细致的星图怎么看着有些眼熟。我忍不住把纸莎草举了起来,和面前的天幕进行对照。

那些我不认得的星星,竟然在五千年前已经被描绘在我手里了。就连那不合时宜的月亮也不例外。

在我没注意的时候,那借来的满月已经悄然窝在了夜幕中。

“怎么会这样?”我喃喃道。

“你不要被眼前的事情弄迷糊了。现在我们是身在埃及,但是埃及并不是问题的中心。磁场才是根本。”瑞亚提醒我,“这里有不少人都知道这点。”

“我只是一个考古学家,我来这里就是为了研究古埃及。”我回过神来。“李元才是天文学家。看星图的事儿您找他比找我靠谱多了。”

“研究古埃及研究到了大沙漠里?”

我皱眉。“这是我工作的一部分。”

“你要是不愿意承认也没关系,但你没必要骗自己。”

瑞亚把自己往移动的毯子堡垒里缩了缩。这不修边幅的造型倒是让她的脸显得更加精致了,那和李元如出一辙的桃花眼也被冻得微微泛着红。

说实在的,瑞亚更适合这双眼睛。她就是在流着蜜糖的土壤里浸泡大的,潋滟的桃花眼里盛着都是意气和风华。而李元,桃花眼反而让他的神情更冷了。如果是垂柳这种树孤独地长在寒潭边也就罢了,可偏偏冰天雪地里竟然开了一株绚烂的桃花。寒潭被一树的花衬得更冷了些。必然凋零,无人欣赏,更加唏嘘。我光是不小心走错了路,来了这寒潭,都不想久留。

“我也想过把这东西给月辰,可在你手里我更放心一些。”瑞亚说:“只有你能让他活着。”

我哂笑。“您别给我扣帽子,我没那么大本事。”

“你让他想活下去,这就够了。剩下的他自己可以做到。”瑞亚也不看我,自顾自的说:“我只是想告诉你,要是想找到你想要的答案,就一定不能让月臣找到他的。”

我无言以对,瑞亚又开了口。“月辰来埃及的原因你我都清楚,但你估计不知道他的目的是什么吧?”

我摇摇头。

“月辰是我家的继承人,李家也不是什么小门小户。尹家那点儿东西我们不稀罕,是该是月辰的,一点儿都不会少。”

“那真好。”我干巴巴地说。

我已经对这种有钱人的世界麻木了。现在只想抓紧找到图特摩斯三世的神殿,验证一下自己的猜想。如果能从279那里赚到一笔足够付首付的外快就更好了。

“这些也可以是你的。”瑞亚看我一眼。“你不乐意?”

我换上一副笑脸。“有啥不乐意的,天上掉馅儿饼我肯定得接着啊。您要是早说,我就不来沙漠里吃土了。”我顿了一下,瑞亚笑眯眯的桃花眼盯着我。“但是可惜吧,我家人都健在,您家月臣也还活着呢。”

“我怕他不想活下去。”

“什么意思?”我眉头一皱,收了讽刺的心思。

其实这也是有端倪的。李元提到自己无论受什么伤都不会留下痕迹、Alex跟我提到的在南极时李元不顾自身安危的举动、和他对于能让自己受伤的事物执着的追寻。

“我不了解月辰。他跟我并不亲近,其实他跟谁都不亲近。我也不了解你,但是我没骗你。”瑞亚垂下眼睛,露出一个难过的笑容。“本来我也不确定,但是现在我知道,如果有谁能让月辰改变想法,那就只能是你。”

瑞亚说希望我们都平安,而她也会确保这一点的。

篝火重新点上了,还有暖气兢兢业业烤着。然而对于大小姐而言还是太冷。瑞亚没头没脑地扔下这些话,和一张足够把我送进去的古董纸莎草,就自己回帐篷去了。但是她并没有告诉我李元来这里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我没动窝儿,坐在火堆旁发呆。

李元把衣服披在我身上,坐到了旁边。当满月挂在头顶上的时候,完全不用担心他会着凉。于是我也没拒绝。

“想知道她跟我说了什么?”我觑了他一眼。

李元摇摇头。“咱们已经听得够多了。”

他神情平静,我却不知为何看出了些落寞来。听到瑞亚为了他而放弃自己的幸福,一定很难过。我想安慰李元,却无从下手。

李元反倒是先说:“没关系,我都习惯了。她们在乎我是因为我父亲和母亲,觉得我可怜倒霉。”

我说:“我可不管那些。”

李元笑了起来:“谢谢。”他接着正色道:“无论她说了什么,你都不要听。”

我嗤笑。“你小姨说你要寻死,让我拦着点儿你。”

“怎么,怕我想不开?”我跟瑞亚说话的那阵儿,李元又喝了不少酒,白玉般的脸上透出些红。他弯了弯那染不上醉意的眼睛。“别担心了,我哪儿能死的成啊。”

我看向远处瑞亚的帐篷,原来这就是她的意有所指。

“你为什么非要去找图特摩斯三世的神殿?”我问李元。

“我总得去见识一下命运。”

那寒潭映出了一汪圆满的月色。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