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转化”

  • 窃位游戏
  • 吃土老王
  • 3998字
  • 2021-12-14 16:51:51

我循声望去。

在书房大开的门边站着一个很有气质的女人。

“铮儿,你回来了?”李爷爷跟来人说罢,转向我介绍说:“这是我女儿李铮。”

李铮朝我们走过来。我忙站起来叫了声:“李铮姑姑好。”

她笑着说:“这是王叔叔家的小煜儿吧,都长这么大了。”

这么一听,估计小时候她也参观过我。而且长辈们就是有种能力,可以面不改色地在人都长这么大以后还喊那种羞耻的小名。

我悄悄打量眼前这个人。

李铮是那种气质型的大美女。长而柔软的乌黑秀发半绾起来,有一小撮儿服帖地搭在耳边。眼睛温润而明亮,鼻子倒是高傲地立着,然而立刻又被带着笑意的嘴唇抹去了凌厉之色,整张脸只剩下十分的缱绻。完全看不出已经是我爹那个年纪的人。

早上的告别会上,尹珵好像管隔壁桌的一位中年男子叫“堂叔”来着。难不成那就是尹均毕?这“转化”也太逆天了吧......

“妈让我来叫你们吃饭。她知道您这一聊起来就没个点儿的,让我来提醒您别饿坏了小朋友。”李铮长得好看,说起话来眉宇间又带着点儿不自觉的娇嗔,而这脾气却是温柔又和善的。

听她这么说我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手机,已经一点多了。

李爷爷说:“让你妈别着急,我们这就去。”

李铮点点头,转身要走。没走两步她突然回过头来跟我说:“小煜儿你刚刚不是问为什么元元要继续查尹家的这个怪病么?”

我下意识地点点头,心却无端地揪了起来。

“其实你应该已经猜出来了。因为在我之后这个磁场选择的祭品,就是元元。”

李铮微笑着。那张脸明艳而柔和,但我分明瞧出了彻骨的寒意。

“至于为什么尹家的血脉不会被转化要了命,血脉里还流着磁场。那是因为尹家的祖辈在那石头的辐射下生活几千年了,身体自然是被改造得能扛得转化的过程了。而且也能保证只要还有一个尹家人活着,这种转化就不会停止。在我们之前,所有和尹家接了姻亲的人,但凡有了后代不论男女,都要姓尹。这也是为什么所有被转化的都是尹家人。”

难怪丁老爷子的儿子尹铄并不随父姓。可为什么李铮姓李呢?

“我在摆脱尹家的转化以后,改回了自己的姓。因为有比我更适合做祭品的人出现了。”她顿了一顿,眉眼弯弯。“那个磁场在醒过来。这个过程会来得越来越快,越来越凶,当做祭品的人自然也会越来越痛苦。我已经快二十年没有体会过那种感觉了,现在想起来还刻骨铭心呢。”

我傻在了那里。知道自己的亲人承受这种痛苦肯定难过。李铮现在分明是觉得她的亲侄子在替她受苦,那她得多煎熬。

“李铮,跟煜儿说这些干什么?”李爷爷喝住了她。他安抚地把手放在了我肩膀上,接着对李铮说:“去和你妈说我们过一会儿就去吃饭,让她稍等一下儿。”

李铮笑着答应了。这会儿她又恢复了和蔼的表情,好像刚刚那个令人胆寒的人不是她一样。

“不好意思啊,吓到你了。”她走过来,也伸出手,摸了摸我的脑袋。嘴里还说着“胡撸胡撸瓢儿吓不着。”

她不说还好,一说我简直要吓尿了好么。这怕不是被那什么见鬼的磁场给折磨疯了吧,怎么说变脸就变脸。

我克制着没往后缩,脸上还勉力保持着微笑。

李铮看出了我的挣扎,忽然笑了起来。这回不是那种诡异的笑,令人如沐春风。“你这孩子的确挺有意思的,也难怪这么些年了元元还动不动就提起你。”

我被她的反复无常整蒙了,求助似的看了眼李爷爷。他摆摆手让李铮快走。

李铮也不恼,扔下一句“你俩也抓紧来吃饭,别墨迹了。”朝我眨眨眼就走了。真真儿的水是眼波横。

李铮走以后李爷爷露出了苦笑。

“我这个女儿啊,脾气太坏。她从小就‘生病’了。一开始是每年中秋会难受,后面症状逐渐严重,不知道哪个满月就会发作。因为没法和同龄人一起玩,我和她妈妈又忙着找解决办法,忽略了她的感受。还是她弟弟李铭一直在她身边。当年她转化反应最严重的时候也是李铭陪着她去美国疗养的。后来铮儿的病突然好了,李铭比谁都开心。

铮儿一直觉得对不住她弟弟,因为她的病拖累了他。这姐弟俩一直都没打算成家。铮儿是因为自己体会过,自然不想让孩子再体会她的痛苦。李铭也说不会要孩子的。他因为他姐姐的事儿已经对我和他妈妈很有意见了,说他绝对不要当不负责任的父母。我这个当爹的没脸干涉他们。毕竟我和尹珵年轻时的乐观给他们带来的伤害太大了。”

整个故事听下来我觉得李家真的很惨。但如果这姐弟俩谁都不想成家的话,李元是怎么回事儿?

像是看出了我未出口的疑惑,李爷爷叹了口气,无奈的笑笑。“具体情况李铭也没给我讲过,但是他自己一开始都不知道元元的存在。还是2000年的时候元元的妈妈栾鹓带着他从美国回来了,我们才知道还有这个孩子。

这栾家在美国也是有些身份的,一开始准备自己养元元。但是元元小时候突然生了病,高烧不退,整夜地哭,辗转了美国各大医院请遍了大夫也治不好。应该是想起来听李铭说过他去美国是为了给姐姐治病,于是栾鹓为了元元就追到了中国来,我也多了个大孙子。”

这个故事狗血得令人窒息,简直无法想象李家当年是怎么个天翻地覆的。

“后来为了元元的病我们全家又忙了起来。当年我没本事,让闺女疼了二十多年。那个磁场不肯放过我们,还要伤害我的孙子。”说到这儿,这个和蔼的老人眼睛里狠戾一闪而过,但很快克制住了。“我们怕找解决办法的同时没法照顾好元元,就把他托付给了你爷爷。后来我们把他从你家接走的时候那孩子哭得不行。但是每年中秋都是这个转化过程最为强烈的时候,如果我们不把他带走,不仅会把你们吓到,他的命更是会有危险。元元很懂事,我们跟他说要在他生日前回家,他虽然舍不得但还是跟我们走了。后面他跟我提起过你提前给他过了生日,为此他开心了好久。那是他为数不多快乐的生日了。在元元十二岁的时候,李铭和栾鹓就相继因为追查磁场的事情去世了。”

我现在已经记不起当时李元离开的事情了,只记得对于他的不辞而别很是生气。原来他是知道自己要走,才会在吃蛋糕的时候那么难过。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我现在想的是,李元十二岁,那正好是我三叔在四川受伤不敢回家的时候。

三叔左手手掌到现在都还有一道很深很长的疤,他说是自己喝醉酒摔的。但我听他跟我爹说过,这是他下矿井出了事故。现在想来那既不是喝酒摔的也不是什么矿井事故,八成和那邪门儿的磁场脱不了干系。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追问:“那四川到底有什么?”

“他们在山里发现了一处周遭有磁场的玉矿,最后找到了一块有辐射的玉石。应该就是尹家记录下来的那块。”

我下意识地隔着衣服摸了摸被红绳挂在胸前的那块玉,心说不至于这么巧吧......

“您知道那种带辐射的玉一共有几块么?现在在哪里呢?”

李爷爷被我逗笑了:“这种玉一块就够让人受的了。具体情况我不太清楚,不过那玉现在应该被279的人保管着。至于外国那些和这玉类似的矿石在谁手里,我就不太清楚了。”

我松了口气。还好奶奶给我这块只是无辜的路人玉,今天这故事听得我都神经过敏了。

缓过神来我又问:“那您知道现在这个279号计划里都是些什么人么?”

李爷爷摇摇头。“虽然他们还和我们家有联系,但基本上都是李元在处理这些,好多事情我都不知道了。”

再次听到李元的名字,我心里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李爷爷正色对我说:“我跟你说这些不是想让你心生同情。李元把你当很好的朋友,哪怕这么多年没见都记着你,他肯定不会希望你因为我们家的事儿去冒险。你爷爷对我家有恩,我自然也不会让他的亲人身涉险地。

这回我叫你来,是想告诉你这次埃及之行很危险。279计划并不是什么人都能碰的,但凡参与进去,很少有人能有善终。你也听了我们家的情况了。这回可能一开始你只是去埃及考古,但是当你们的考古工作和这个计划有所重合,那么就一定有风险。更何况全世界有无数双眼睛盯着牵扯到磁场的地区、事物和人。我都不知道在埃及你们会面对什么。我的孙子李元是不得不去了,我不希望你也陷进去。”

李元,李予安。

李爷爷说只希望这孩子平平安安。然而就是这点都无法保证,也难怪这个老人这么难过。

虽然这里面还有很多不清不楚的地方,但应该不是李爷爷有意骗我,这个279号计划里的人怕是也没少瞒着他。但即使李爷爷讲的这些里面有三分真,这趟埃及之行也不能是什么考古乐园。

然而这些是不太能让我打消念头的,甚至我比之前更加期待了。

如果埃及那里真的有什么,我怎么能不去看一看呢?要是我早生个几十年,祁连山我都想去翻翻看。

无数人对我说过,要是以后我倒了霉,这好奇心上来就不管不顾的性子绝对要占一半功劳。

没让尹奶奶和李铮姑姑多等,我和李爷爷说完没多耽搁就去吃饭了。

席间尹珵和李铮就像是普通人家的女性长辈一样对我嘘寒问暖。

只可惜刚听完李家的倒霉事儿和得知此去埃及考古前路坎坷,实在无法做出大快朵颐的样子。于是只能不住地说俏皮话,以掩盖我的食欲不佳。

又是其乐融融的一顿饭。

吃过饭后我就告辞了。李爷爷和李铮给我送到了门口,尹奶奶也站在院子里朝我挥挥手,让我有空儿常来。

临走前李铮还非要塞给我一条手链。上面有颗转运珠,金镶玉的那种,妥当地装在绒布盒子里。

我空着手来哪儿还能拿东西,使劲推辞。

她于是说:“这是请你帮忙带给李元的,你们在埃及见到了,给他就好。”

哪怕我知道她是为了让我收下才这么说的,但话说到这份儿上了我也不好说不给李元带。反正等见了他,再还回去也是一样的。

李爷爷能到这个位置,其间隐忍谋划手段狠辣自不必说。尹家又世代背负怪病,一辈子如履薄冰。李铮不仅自己承受过转化的痛苦,她自己的侄子李元又是磁场选中的下一个祭品。

可哪怕是被命运玩儿得团团转,这一家子却一点儿也看不出是揣着这么大秘密的人。个中反差让我有点儿恍惚,出了李家岁月静好的小院儿还没回过神儿。明明是同一片阳光,可快开到家我才觉出点儿暖和劲儿来。

不知道当年那个粉雕玉琢的小屁孩怎么样了,这些年来或许也不好过吧。这会儿我心里对李元除了落了灰的童年友情以外,又多了一层李爷爷和李铮给套上的滤镜。

最要命的是,这个听起来就不好惹的279很可能会出现在埃及。而我扣过门的古埃及神庙和他们的目的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关系。

我叹了口气。

明明只是想弄明白为什么会有一座神庙被古埃及人小心翼翼地藏了起来,也让法国考古学家隐而不宣,怎么就和279那种危险份子扯上关系了呢。

哪怕如此,那神庙我也还是要去看一看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