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现实游戏

  • 窃位游戏
  • 吃土老王
  • 4047字
  • 2022-08-03 19:07:57

我承认自己被蛊惑了。

此时火焰已经燃尽,璀璨的繁星映在那双恒古冰川般的眼眸里。悬悬而望。

但这承诺非同小可。我下意识地移开了目光。可举目望去全是空荡荡的黑暗,我的视线尴尬地游弋。亚诺伸了个懒腰,自然地把头转了回去。他没有给我压力,甚至自顾自地扫出一块沙地躺下悠闲地看星星。我想拍拍他的肩膀,把这些真情实感单走,但是又不想轻易对待这份真诚。

上个世纪末,前苏联科学家伊万找到了本不该存在在地球的元素。这不仅能解决能源问题,甚至可以撼动现有的,关于地球寿命的认知。亚诺是为了那未竟的坚持而来的。他刚刚问我为什么要来这里。是因为279、李元或者考古队么?如果没有他们呢?我扪心自问,没有他们的话,我还是想知道那些矿石到底是什么,史前文明到底存不存在。既然我的朋友,我的队伍隐瞒了我,那我何不跟一个坦诚的人一起去寻找答案呢?

我正要开口,就听见有人走了过来。是瑞亚,她正在和什么人打电话。

我刚刚被亚诺的故事占据着,直到瑞亚走到近前才察觉到。由于恰好待在了帐篷和篝火堆的阴影里,瑞亚自然是没看见我们。

我莫名有点儿心虚,这一犹豫就错过了出声提示她我们存在的机会。

“你要好好的把我的公司打理好。好了,你明天就去,我没工夫再教你了。要是你自己解决不了这个问题,就别再出现在我面前。”瑞亚趾高气昂地说。

她当然不是什么单纯的大小姐。她还是个商人、冒险家、金主爸爸。不过无论哪种身份,她从来不需要妥协。

非礼勿闻。我和亚诺对视一眼,想着说弄出点儿响动来让瑞亚知道这里有人。可谁曾想那段对话发展太快了,这时候再吱声纯属尴尬。于是我俩就只能假装自己不存在。

“艾瑞克,我受够帮赫尔曼叔叔带孩子了。”

“你什么意思?”不知道电话那头说了些什么,瑞亚再开口时声音已经冷了很多。她又用德语生硬地回了小金毛几句,我只听懂了最后一点内容。“是的,我当然喜欢他。我爱他。”

挂断电话,瑞亚沉默地在原地站了半晌,才喃喃用中文说:他是我姐姐的孩子。接着她深吸了一口气,像个打了胜仗的将军一样,高傲地转身离开了。

我和亚诺全程像鹌鹑似的一声没吭。

不知道亚诺听懂了多少,但是很明显他至少意识到了自己误入了一场私人对话。说实话要是早知道事情会这么发展,我说什么也不会保持沉默。瑞亚一定不想让别人听到这些。

又等了会儿,亚诺直起身子确认了瑞亚已经走了。我俩心照不宣,爬起来就溜。他没顾得上要我的答案,我也没顾得上问他沸雪的下落。

可蹑手蹑脚走出没两步就看到李元抱着天妇罗站在篝火堆背后。

都怪这柴火架得太高了。瑞亚没看见我们,我们也没看见李元。

我和亚诺僵在了原地。

李元修长的手指慢条斯理地梳着天妇罗的毛,眼睛里也毫无波澜。肥猫橘色的爪子抱着他的小臂,浑身的毛都要炸起来了。

279的营地是不能再待了。我们沉默地走进了隔壁的喧闹。

众人围坐在熊熊燃烧的火堆旁推杯换盏,没对我们的到来做出反应。这倒是省去了尴尬。

李元把天妇罗递给寻找爱猫的卡哇伊桑,就马不停蹄地加入了联欢的队伍,好像丝毫没有受刚刚瑞亚那番话的影响。

肥猫径自窝进主人怀里不动弹了。卡哇伊桑吃力地拖着他的猫,小声安抚着。

Alex递给李元一听啤酒,詹姆斯举起酒杯对他表示欢迎。我坐在了贺荣川旁边,亚诺也终于有眼力见儿地没再缠上来。

“天妇罗被吓坏了。”贺荣川低声跟我说。“川井先生也弄不明白为什么。”

合着那猫不是因为喜欢李元而安静不动,而是被吓得。

众人又热热闹闹地喝了一会儿,鸡同鸭讲地吹牛逼。李元沉默地灌了不少烈酒。

“最好他们不是连夜去寻宝了。”卡尔手底下的一个寸头喝了口酒,“背着我们是不是想独吞古埃及宝藏。”

不少声音附和着,他们对于布斯维尔等人的私下行动都颇为不爽。

279这边并没有说什么,但是看姜灿和丁泽事不关己拼命灌酒的样子,或许他们并不真的不在意。

我们都是被主要剧情排除在外的部分。

“管他们的,既然都聚在这里也是有缘分。”詹姆斯宣布。“我们来玩个游戏吧!”

在场的人大多积极响应,于是开始了一个叫“我从未”的游戏。

游戏规则很简单。参与游戏的人逐一说一个自己“从未做过”或者“曾经做过”的事儿,如果其余的人恰好也做过或没做过,那么就可以继续。如果有人正相反,则是要放下一根手指。

现场有我、李元、亚诺、Alex、贺荣川、杰森、卡尔、杰奎琳等十余人。埃及人因为宗教原因不喝酒,所以哈桑等人一开始就没凑过来。

卡哇伊桑避之唯恐不及地婉拒了游戏邀请,说是要去工作。也不知道大沙漠里有啥可工作的。

天妇罗从李元的压迫感里缓了过来,抛弃了自己的主人,跳进了韩江雪的怀里。在李元胳膊上看着还挺小巧的肥猫到了她身上就是一小堆山一样。

詹姆斯打了个酒嗝,兴致勃勃地率先说:“我从未喝醉过!”

姜灿和他碰了个杯。

这题简直白给。李元喝不醉,剩下的大多酒量极好。我虽说不能算是海量,但也不差,而且胜在从不贪杯。

杰奎琳灌下一口酒,爽快地放下了一根手指。卡尔和亚诺跟着放下一根。没到饮酒年龄的杰森四下看了看,也放下一根。Alex露出了不赞同的目光。

姜灿露出一个势在必得的笑容。“我曾经打过狼。”

本来这种情况他应该自废一根手指的。但丁泽放牛的时候没少打狼,詹姆斯和卡尔也打过狼。就连Alex都曾经打过郊狼。

贺荣川比较友好。“我在野外极限生存过。”

这下儿又有几个人失去了一根手指。但是没波及到我们。

轮到我了,我必须得想一个有人做过又有人没做过的事儿。

于是我说:“我从未有过别的名字。”

然而至少有一半儿的人放下了手指。

“我结婚了。”杰奎琳向我晃了晃她无名指上的戒指。“你的问题不太好。”

是我自己蠢。

又幸存了两轮,该史蒂芬妮了。

她两片薄唇上下一碰:“我曾经睡过男人。”

很多人笑骂着放下了手指,亚诺没放。我挑了挑眉。

亚诺自得地说:“嘿,我是个欧洲人。”然后他大惊小怪地盯着我折损的手指:“煜!”

我轻蔑地瞥了他一眼:“我高兴。(I'm gay)”

红发的查尔斯为了保住自己最后两根手指,问:“三人行算么?”他幸存了。

卡尔得意地动了动手指。

有人骂了声:“基佬。”

卡尔脸色一变。结果Alex先教育了那个人。

查尔斯说:“我杀过人。”

卡尔哼笑,史蒂芬妮还挑衅地扬了扬眉毛。

姜灿他们杀过人,这个我完全不意外。我瞥向亚诺。他照样是那副怡然自得的样子,还欣赏着他的三根手指。

接下来到布鲁斯。他五根手指都立着,毫无压力地说:“我吻过女人。”

除了韩江雪、Alex和我,无人受到伤害。

“干什么,我也是欧洲人。”杰奎琳说着,朝亚诺举起了酒杯。

两个欧洲人得意地隔空碰了杯,他们的手指都耀武扬威地举着,亚诺还成心朝我眨了眨眼。

这下儿我就只剩一根手指还孤零零地竖着,于是我把最长的那根手指对着他晃了晃。

Alex无语地举着两根手指。美国人还是不如他们的欧洲老祖宗玩儿的大。

坐在查尔斯身边的络腮胡说:“我没吸过毒。”

这次竟然只有我和Alex等零星几人幸免。见杰森并没有像李元和亚诺一样收回一根手指,络腮胡骂了一句“骗子”。史蒂芬妮也意有所指地说:“有些人可是是和海洛因一起走私到美国的。”

接着轮到了Alex。她说:“我从未当过一个混蛋。”

杰森看向Alex:“我没吸过毒。”他看人的时候会把目光完全锁定在对方眼里,认真得过了头。就像是野生动物,比如说狼。

Alex被杰森专注地盯着,淡定点点头。“我信你。”

有人酒精上头,还在骂骂咧咧。

亚诺放下一根手指。“你们不是什么好东西,也没少干缺德事儿。手上沾了那么些人命,这会儿就别怨别人看不起你。”这些人确实像他说的那么可怕,他却完全不在乎似的。

那人说亚诺:“你自己呢,难道你在阿富汗没杀过人?”

【永恒之眼】沾染的血腥不会少。这是诛心呢。

亚诺耸耸肩。“我没说自己不是混蛋。”

杰森说:“我曾经失去过父亲。”

竟然很多人都没放下手指,李元和亚诺也没有。

Alex安慰他:“我很抱歉。”

她犹豫了一下,本不打算放下手指。

杰森说:“我听说过你的事。我亲爹是在我面前被毒贩杀死的,你不一定失去他了。”

这个杰森虽然说话不好听,但是的确安慰到了Alex。她放下手指。在没找到终点之前,她不愿相信父母都去世了。

我一边放下手指,一边盯着杰森仅剩的食指。他是没杀过人还是没睡过男人?

又是杰森打破了沉默:“输的人有什么惩罚么?”

我回过神才发现已经有人输了,我就是其中之一。和我一起狗带的是Alex、杰奎琳、卡尔和丁泽。

这游戏没轮到每个人都说一遍就结束了,大家都觉得这个没必要继续下去,但同样很乐意看输了的人受罚。

詹姆斯和史蒂芬妮宣布了惩罚:输的人要背着一个异性或者撑在一个异性身上做俯卧撑。

Alex和杰奎琳因为不同的原因皱起了眉。

亚诺圆滑地说:“也得给人选择嘛。”于是在他的提议下又加了一个脸贴脸喝酒。

这两个选项都尼玛日狗。

杰奎琳松了口气。她选了布鲁斯,二人的金发缠在了一起,已经开始贴着脸喝酒了。众人开始起哄。杰奎琳喝完酒,还在布鲁斯脸颊上响亮地亲了一口。

因为限定条件是异性,丁泽没辙,只能问韩江雪肯不肯陪他接受惩罚。

韩江雪脸皮薄,他自然不会选喝酒。在他背着韩江雪开始俯卧撑的时候姜灿也跟着wowowo地起哄。

卡尔向史蒂芬妮发出邀请,后者欣然同意了。他把外套脱下来铺在地上,史蒂芬妮惬意地躺上去。在卡尔做俯卧撑的时候她用手臂环住了他的脖子,把他拉近自己。

Alex厌恶地扭开头。她不喜欢自己也被众人盯着看,但是也不愿意认赌不服输。如果非要和一个异性喝酒的话。Alex目光扫过李元。

其实我也觉得找个熟人比较不容易尴尬,但是最熟的楼时麒被抓去抠壁画了。正在我纠结的时候,亚诺笑盈盈地送上门来。他特意擦掉了香水,不过靠过来的时候还是能闻到沸雪淡淡的味道。

我也不是那输不起的。于是我摆好姿势,让亚诺环过我的脖子,深吸一口气,在众人的起哄声里开始做俯卧撑。

亚诺还挺入戏,趴在我背上一直加油打气,我恨不得立刻给丫掀下去。妈的这小毛子看着瘦,其实一身贼肉。咬着牙坚持了四个俯卧撑,我就僵在了半截。

好在亚诺有点儿良心,在我快趴下的时候自觉地滚了下去,还搭了把手给我拽起来。最可气的是我累得跟条死狗似的,丫起来以后跟那儿鞠躬谢幕。

口哨和掌声更多了。姜灿贺荣川看着我都忍不住笑。出主意那孙子说:“你很可以嘛。”

我气都喘不匀了,只能咬着后槽牙笑着点点头。

那边Alex并没有和李元排列组合。杰森递给她一杯酒,狼一样的绿眼睛对上另一双翡翠般的绿眸。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