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玫瑰的名字

  • 窃位游戏
  • 吃土老王
  • 3927字
  • 2021-12-03 18:56:35

营地拢共没多大,没走两步就又碰上了熟人。

我的脸色摆明了一句话不想多说,但是这位不是个识趣的。

“煜,你好无情!明明看到我了却不跟我打招呼!”亚诺放弃了他摆的造型,缠了上来。“是Lee惹你生气了么?”

他的蓝眼睛闪着期待的光。那样子和我家狗看别的狗打架,自己凑过去看热闹时一模一样。

我径自往回走。

李元没惹我,只是接连发生的事情让我无法不烦躁。我也不想迁怒于人,但是亚诺一路跟着我,都快到279营地了。

“你跟着我干嘛?”

“煜,你有些心烦意乱。”

“我给你咨询费了么?”我没好气的停下来。

亚诺只是耐心地看着我。

我被他看的更烦了:“我们那儿有句话叫【别人牵驴你拔撅】。这是什么意思呢?”

亚诺期待地眨了眨眼。

我盯着那对蓝眼睛,一字一顿地说:“就是别人把驴偷走了,而你去拔那拴驴的桩子。所以偷驴的锅也会安在你脑袋上。要是知道我心情不好的话,你最好现在就走远点儿。”

亚诺明确地接收到了恶意的信号,却不识相地笑了起来。“要是煜的不开心找我出气能解决的话,也是我的荣幸。”

伸手不打笑脸人。虽然我想不通亚诺这么个人为什么非要来我这儿给自己找不痛快,但也没法再对他冷脸。于是任由亚诺跟我一起回到了279的地盘。

众人都在联合国那边。刚刚还有人围坐吃烤肉的地方连篝火都灭了两堆,只剩下了一堆的篝火还在干烧着。

“煜,这里又没人,咱们回去那边找乐子吧!”亚诺提议。

我突然非常心累。踩在满地的羊骨头上,盯着不知疲倦的火焰。

下午我把布莱克的笔记发给阿天的时候,老张又一次提起让我趁早回去。跟着279万一真碰上什么那就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我现在开始认真考虑他的提议了。本来我到埃及就只是来考古的,犯不上非得喝了蜜似的上赶着跟着他们往大沙漠里钻。尤其是在孟维清等人绝对隐瞒了很多事情的情况下。

亚诺挑剔地在火堆周围走来走去。

我被他转得眼晕。“你还待在这干什么,回那边找乐子去。”

“跟你待在这里已经很开心了。”亚诺说完,一屁股坐在了被他相中的宝地上。末了,还拍了拍边儿上的沙子。

我嫌弃的皱眉。

但是亚诺不肯放弃,看向我的眼睛里满怀期待。

我踢开一根羊骨头,也坐了下去。

亚诺的手臂放松地搭在蜷起的大长腿上,手指还轻快地打着节拍,像是给自己加BGM。他离开人群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那些让他闪闪发亮的情绪也随之沉寂了下来。

这让我想到了上次在帝王谷,亚诺也是这么沉默地跟我一起被人们扔在一旁。他身上的反差还真是大。

不过就算亚诺好像很享受这种沉默,我也不喜欢无言地坐在只剩下一具骨架的烤羊肉前。尤其是心里一团乱麻的时候。

“你知道他们晚一点要再去一趟赛特神庙么?”我问。

“他们要是不去我才会觉得奇怪呢。”

我和亚诺都没有明说“他们”是谁。

“那你呢。你去不去?”

亚诺摇摇头。

“别这么看着我呀。”他露出讨人喜欢的笑容。“我也只是一个身不由己的棋子罢了。”

“难道你完全不在乎么?”我不解。

亚诺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在乎什么?他们不征求我的意见么?”

“你知道我在说什么。他们不带我去,我无话可说。但你可是给了【永恒之眼】的。这难道不是这趟撒哈拉沙漠之旅你的团费么?”

“可我的确也跟着来了撒哈拉。”亚诺扔开随手捡来捅火的木头,“我没什么过人之处,要不是恰好有【永恒之眼】,我连这个入场券都换不到手呢。所以我也不能强求。”

“既然【永恒之眼】这么贵重的东西也只是你的入场券,那你知道他们为什么要带上我么?”

这个问题已经盘踞在我心里很久了。

楼时麒能跟来是因为丫根本就是279在考古队的卧底,而且他还会画地图。然而我思来想去,279其实完全没有非得带上我不可的道理。哪怕他们有人需要一个“天选之子”来找出真正的赛特神庙,但我相信这个人也可以是李元Alex莱拉亚诺。没必要因为要找个背锅的而带上我。

亚诺笑着叹了口气。“要是我能知道为什么的话就好了。最开始在拍卖会上我接近你也是想知道你有什么不同之处,这样我自己也好再准备一些后手。可是你除了还挺有趣以外,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啊。”

“那还真是对不住了。”我干巴巴的说。

“无论如何我都很高兴认识了煜,这是来这里的意外之喜。”亚诺发挥着他意大利人的天赋。

“是么?”我自嘲地笑了笑,“我倒是觉得自己来的有些莫名其妙。”

“其实比起为什么他们会让你来,不如问问煜自己是怎么想的。”亚诺侧过头,“你是为什么而来?”

我为什么而来?这真是个好问题。

最开始我想再来埃及是因为惦记着去年工地底下那个无意间发现的、不存在于古埃及历史里的建筑。等李爷爷跟我说完尹家和279的事情以后,好奇心又更重了些。各种巧合和对于史前文明的猜测让我想进一步看看。可是这些真的值得我来这一趟么?

在沉默里,亚诺往我边儿上挪了挪。他身上那股好闻的味道越发明显了。

我克制不住地皱了皱鼻子,然后扭过头打了个喷嚏。

亚诺露出被打了一巴掌的表情。

我讪讪的揉揉鼻子。“你用的啥香水?我有点儿过敏。”

亚诺无奈地挪远了些,还不忘为自己的品味辩护:“这是Кипящийснег,闻起来像是西伯利亚的春天。”

后来我才知道这个香水是他自己调的,这【沸雪】也只有他身上才有。

“雪怎么会沸腾呢。”

“有的。在摩尔曼斯克,我见过一次。”亚诺仿佛怕惊扰到一个美梦般轻柔地描述那个场景。“那是我第一次见到真正的风雪。从大陆上刮来的风穿过港口,在海面上遇到了海风。雪就在那场相遇里落下了,像是风给大海带来的鹅毛被子。”

“摩尔曼斯克。”我喃喃地重复了这个有些耳熟的地名。这不是阿天查到过的,那个【结冰的不冻港】么?

我转过头,眯起眼睛看着亚诺。“那里除了大海的鹅毛被子还有什么?

“还有美人美酒美景呀。”亚诺装傻。

我正想继续问,姜灿和一个外国人勾肩搭背摇摇晃晃地走了过来。他们身后还跟着另一个金发板寸男。

“王煜,你不过去热闹热闹,一个人跟这干嘛呢?”姜灿看样子没少喝,舌头都大了。

“哈喽克里斯。哈喽。”跟姜灿哥俩好地靠在一起的外国人跟我们问好。我认出来这是刚刚替Alex解围的那个年轻人,他看上去比刚才更醉了。

我和亚诺都站了起来。

“我一回来发现没有人,就在这坐会。”我说。“您呢?”

“我来拿二锅头,让这帮老外见识见识中国的酒。”姜灿松开那个醉汉,往帐篷的方向走了两步,又回头用含糊的英语说:“在这等着。”

“哈喽。”那个被姜灿扔下的醉鬼再次跟我们问好。他朝我们走的时候没掌握好平衡,差点摔了。

亚诺扶住他。“小心点。”

“我学过一门很像鸟叫的语言。”喝醉了的年轻人推开亚诺,甩了甩他的卷毛脑袋。“我努力了半天,但是感觉没有什么语法在里面。就像是单纯的鸟叫。”语法这个词是在他喉咙里咕哝出来的。

他的朋友抄着手站在一旁,冷眼看着。

“我给你们说一段。”接着醉鬼就开始投入地鸣叫。

一片沉默中响起了掌声。

我们转过头看见跟姜灿一起从帐篷里出来的楼时麒。他正在热烈鼓掌。

“怎么了?他口技表演的不错啊。不过我更厉害。”接着楼时麒清了清嗓子,发出了灵动的鸟鸣。然后在醉汉崇拜的热切目光里重新抱起他收拾好的东西,找孟维清去了。

说不清是谁更离谱一些。

姜灿拎着两瓶二锅头,和小卷毛一起摇摇晃晃地回到了酒局里。被留下的板寸无奈地叹了口气:“我是克里斯,刚刚那个傻子是詹姆斯。”

“你好克里斯。我是王煜。”

克里斯自我介绍完就追着两个醉鬼离开了。他走以后,亚诺突然委屈地抱怨:“煜,你为什么叫他克里斯,从来不这么叫我呢?我以为咱们关系已经很好了。”

为什么呢?我被他问的一愣。其实我们的确可以算是朋友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自恋的意大利人也没有那么让人看不顺眼了。

“你又不是真的叫克里斯。怎么称呼你,有所谓么?”我假装漫不经心地垂眼看向篝火,其实一直留心着亚诺的反应。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觉得亚诺的身份是假的。阿天查不到他,在伦敦拍卖会之前他这个人就好像是没在公众场合出现过一样。哪怕是被保护的很好的黑手党小公子也不可能一点痕迹没留下吧?更何况,他身上还有一些不和谐的地方。比如压根晒不黑的皮肤,纯熟的俄语,而且竟然能拿到前苏联掌控下的矿石。

亚诺望向垂死挣扎的篝火。

“名字是什么?就是不管你叫玫瑰什么样的名字,它都是那样的芬芳。”

这不是一个否定。

我一惊。本来也只是随口猜的,万万没想到这个亚诺竟然和李元一样都是千层饼。而且我甚至不知道他本身是谁。但意外的,这甚至不像是我知道李元就是尹月臣的时候那么生气。

于是我假装平静地说:“可是能拿到【永恒之眼】和【摩尔曼斯克】那块矿石的你又不是无害的玫瑰花。我也不是莎士比亚。刚才忘记问了,摩尔曼斯克的那块石头也是在你手上吧?”

亚诺,或者说假装是亚诺的这个人突然笑了起来。“我知道你为什么生Lee的气了。是因为他也隐瞒了你一些事情吧?而且自以为是地到现在都不肯告诉你,觉得这是为了你好。”

我不知道李元是不是觉得他在为我好,但是我的确被他惹到了。

“不过煜你也别怪他。我不是想替Lee说话,但是像我们这种人没变态已经很努力了。”

“你们?”

亚诺点点头,掰着手指头数着:“出身好,有能力,招人喜欢但是命运多舛。”

这人未免有些不太谦虚了。不过我的确认同这一点,毕竟我自己常因为家庭平凡美满的和他们有点儿格格不入。

“我知道Lee也隐瞒了你什么,有秘密的人都是这样的。”亚诺看着我,“但是怎么说呢,我们不会有意伤害你的。至少我不会。”

“省省吧。我不吃这套。”

亚诺颇为遗憾地叹了口气。

半晌,他把头转向我。“煜,我是谁,对你来说很重要么?”

我不想强人所难。李元和亚诺都有没说出来的过往,那是他们的私事。但是我也受够了谎言,尤其是来自朋友的。至少我要知道我在跟谁说话?一个朋友,还是一个骗子?

我点点头。

亚诺像是很开心一般。逐渐暗淡下来的火光眷恋地跃动在他眼睛里,像是深邃大海的粼粼波光。那目光耐心而温柔,就像是大海。

可是大海并不真的耐心,也从不真的温柔。

“我不想惹你生气,所以我不骗你。”

亚诺含着笑的蓝眼睛慢慢眨了眨。

干涸的沙漠里忽然就起了一阵风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