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退堂鼓

  • 窃位游戏
  • 吃土老王
  • 4210字
  • 2022-03-07 19:47:04

只隔了几堆篝火的联合国营地比我们那边热闹多了,也割裂多了。

几搓人泾渭分明地分别据守着一块地方。

零零散散的几人站在冷餐桌旁。离我们近一些的Alex正在和杰奎琳客气地交流;餐桌另一半是派崔克等人。卡尔照旧是和他手下的那一堆雇佣兵混在一起,现在身边还多了个红色头发的妹子。而一直和他同时出现的洁癖布鲁斯好像并不在人群里。卡哇伊桑微低着头在人群中走动,被人搭话便边说边在胸前比划出圆滚滚的一坨,表示自己正在寻找爱猫。我怀疑他是在拿找猫当避免社交的借口而放任天妇罗自由活动的。亚诺正跟一位拉丁裔女子还有其他几个我叫不上名字来的白人在最大的篝火旁跳舞。

在人堆深处我终于看见了孟维清和白老师。他们正在和摩根还有布斯维尔几人交谈。李元、夏商周还有瑞亚都没和他们在一起。

姜灿也不知道是爱凑热闹还是不想见到孟维清,一到这边就撺掇着众人跟他去四处看看。最后除了楼时麒以外,所有人都跟着他走了。

楼时麒渴望地看着几人如鱼得水的背影。

“要不你也跟着去?”我横了他一眼。

楼时麒重重叹了口气。“我还是去问问孟老师能不能换个人去赛特神庙吧。”

我哼了一声,没再搭理他。

至于从279那里跟着我们过来的哈桑和阿里,我就当他们不存在。

在经过一群人的时候,一个妆容精致,漂亮得不可思议的棕发女人突然从人群中走到了我们面前。她尖锐的眉毛往上一挑:“我是错过什么了么?我们是不是可以期待一会儿还有东方风情的演出?”

那带有英国口音的女人神色傲慢,像是宗教审判官一样居高临下。她的目光逐一扫过楼时麒和哈桑等人,末了还颇有意味地勾了勾嘴角。她身边的人都笑了起来。

哈桑和阿里明显脸上挂不住,拼命忍耐怒火。

一直关注着这边的莱拉从偏远的火堆旁站起身来。在她身边,联合国的埃及向导正在给一些看上去像是雇佣兵一类的外国人弄水烟。

但是“东方”这个词,侮辱的不只是他们。

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遇到种族歧视。比起埃及人,我倒是没觉得怎么被冒犯到。毕竟现在是各国组成的队伍和全员都是中国人的279分庭抗礼,我们还有李元这种bug级别的存在。哪怕他们嘴上嚷嚷得再起劲儿也没什么伤害力度。

我扫了一眼跟前面露得色的几人,只觉得他们蠢得可怜。

“你应该为你的言辞感到羞耻。”Alex拨开围观的人。她的绿眼睛被愤怒打磨得有种不可逼视的美感。

“来维护世界和平了么,犹太小公主。”那个棕发女人挑衅地眯了眯眼睛。

Alex的脸彻底沉下来了。“道歉。”

棕发女人借着身高优势俯视着Alex。“你想怎么让我道歉呢?“

Alex对她怒目而视。

“不知道生活是什么样子的话,还是回家找你妈妈吧。”棕发女人话一出口,立刻做作地捂住嘴。“啊等等,你妈妈不要你了。”

这个女的摆明了是针对Alex。

气氛僵持不下。

周围的几人都很乐意见到这一触即发的场面。剩下也有不少人都对我们这场冲突报以一定的关注,其中就有卡尔。然而并没有人做出干涉。

“有些人很爱给自己加戏嘛,怎么,是受冷落了么?”我在Alex做出回应前挤进了她俩之间。“还未请教。你是?”

“史蒂芬妮。史蒂芬妮·霍普。”史蒂芬妮瞥了我一眼。

“好的,史蒂芬妮。是我们不好,来这种乌烟瘴气的地方。”我拉住Alex,朝那女人笑了笑。“但是请问你在这里干什么呢?是因为来的路上没做好记号,所以找不到回家的路么?”

“你什么意思?”她眉毛一扬。

“看起来这里好像没人期待你,而你又需要一些关注。”我不想惹麻烦,但也忍受不了有人去揭别人伤疤。“那么现在,为什么不带着你无知的漂亮小脑袋离开这里找乐意给你赏钱的人去呢?”

史蒂芬妮危险地眯起眼睛。

楼时麒小声问我:“诶王煜,你们这说什么呢?怎么听着有火药味?”

我摇摇头,余光瞥见李元从某段对话里告辞走过来。他身边的那几个外国人往这边看了看,没有进一步举动。

史蒂芬妮挂起一个刻薄的笑容。她锋利的唇瓣轻启,我做好了迎接骂战的准备。

这时候一个醉醺醺的年轻人笑着走了过来。

“史蒂芬妮,你怎么独占我们的朋友。”他醉的实在是有些厉害,要不是身边的朋友及时扶住他,估计还没走到跟前就要先摔一跤了。他冲我们举起啤酒罐,里面的酒被他撒了一地。“hi,一起喝一杯?”

Alex往边上挪了一步,皱着眉看了他一眼,“没人和她是朋友,也没人想要喝酒。但凡你们懂得一些尊重的话。”

那个年轻人不知道是不是醉的太厉害了,完全没把Alex的冷言冷语放在心上。还在嚷嚷着:“我们那边可热闹了,走,一起过去啊。”

史蒂芬妮思索一番,出人意料地收起了刻薄。她美目在来者身上转了一圈,红唇一勾:“我就先不奉陪了,祝你们玩的愉快。”说完,她从那人手里拿过那个岌岌可危的啤酒罐,把里面所剩无几的酒慢慢洒在了沙地上。

一旁一直关注着这边的卡尔眼见冲突没有进一步爆发,嗤笑一声,转过脸去。

史蒂芬妮走后,那堆人也就散了。面对Alex的冷脸,醉醺醺的年轻人和他的朋友并不那么积极张罗着“一起喝酒”的事情了。

李元只赶上了闹剧的尾巴。

我跟Alex道谢。她是因为替我们出头,反而被史蒂芬妮勾起了伤心事。虽然我怎么看怎么觉得史蒂芬妮是成心想闹一场,借题发挥。要不是刚刚有人来插科打诨很可能现在局面已经控制不住了。

史蒂芬妮句句针对Alex,好像对她的背景很是了解。Alex的母亲在她生病时不告而别的事我也是黄昏时才听她说的,连祁天都没有查出来这段。为什么史蒂芬妮会知道的这么清楚?

Alex勉强冲我笑笑。“也谢谢你。”说完,她跟李元对视一眼。

李元思索一下,邀请到:“你想去跳支舞么?”

Alex摇摇头。“我没事的。就是想自己待一会。”说罢,她又看了看李元,接着径自走了。

李元迟疑了一下,本想跟上去,杰森先一步到了Alex身边。

“‘你想去跳支舞么’?”我瞥了李元一眼。“可真有你的。”

哈桑和阿里沉默地回到了莱拉身边。

苏格拉底正闷闷不乐地坐在沙地上,见同伴回来了只是略微抬头扫了一眼,继而接着轻轻拍着他手里的一面鼓。莱拉琥珀色的眼睛湿润地看着她的哥哥,哈桑无奈地朝她笑了笑。

这些埃及人的处境是真的不太妙。前面我只顾着气愤于埃及人骗我,拿我当枪使,却忽略了除此以外他们也真的别无他法。如果不搭上美国人或者269这条线,埃及人是没机会进到这片属于自己国土的沙漠的。

我们静静地走了,没去打扰这些被时代挤压的埃及人。

听了关于今晚再探赛特神庙的安排,李元和我们一起找到了正在跟别人交谈的孟维清。他也想再去那里看看。

然而听了我们的想法,孟维清直接拒绝了。他并没有提刚刚史蒂芬妮和我们的冲突,和任务无关的事儿都入不了他的眼。

“可是您也看过了,布莱克的笔记跟赛特神庙的情况对不上,那个双层壁画肯定有问题。哈桑也说当时他去献祭是因为他爷爷穆斯塔法让他这么做的,这里面绝对有猫腻。”

孟维清听我说完,眉头皱得更紧了些。我觉得有戏,没想到他却不肯松口。

“我们不是今晚唯一要去赛特神庙的。”他有所指地向着摩根等人抬了抬雪茄,“你和月臣都不能去,我们不能冒险。”说完,他又跟楼时麒交待了一下让要带的装备,就继续回到了刚刚跟摩根等人的谈话里。

李元对去赛特神庙没有什么执念,能去最好,不能去也没多坚持。他才不在乎他的血可能的用途。

我却是很烦躁。李元不能去就算了,为什么我也不能去?

“什么事啊。想去的去不了,不想去的非得去。”楼时麒小声抱怨了一句。“白天去就够渗人的了,这大半夜指不定碰上什么呢。”

我斜了他一眼。“那你可把招子放亮点,别回头被什么给收了去。”

“你就缺德吧。”楼时麒眉毛皱成一团,愁的不行。“别想我回来告诉你情况了。”

“别介呀。”我把他拉到一边,离孟维清和白老师他们更远一些以后才压低声音说:“还记得下午你看见的那层壁画么?”见楼时麒地点点头,我继续说:“你去了以后盯着点,看是谁要找那个壁画。”

我没只说要让他盯着的是哪拨人,怕让他先入为主,忽略了其他也知道壁画内幕的家伙。也关注壁画的人,很可能和六十年前英法考古队有什么关联。

楼时麒打了个冷战,不情愿地应下了。“你还说。本来就挺吓人的了,你又提那个破壁画。”

我见他吓得这个样子,坏心眼又起来了。“记得千万乱碰东西,不然...”

“不然怎么?”楼时麒的凤眼都瞪圆了。

我享受了一会他的提心吊胆,这才说:“不然小心被古埃及的神选中了去当善财童子。”

“你就缺德吧。”他又重复了一句,扭头便走。

“诶,你干嘛去?”

“卷铺盖去当善财童子!”楼时麒气鼓鼓的走了,边走边嘟囔着:“这破队伍是一分钟也待不下去了。”

这沙漠里没什么余兴节目,每次楼时麒都能带来一些快乐。

再回过头才发现李元已经不在原处,瑞亚还有一个眼生的淡金色短发的女人站在那里。二人看上去很是熟稔的样子。

“你好,我是卡特,路易莎·卡特。你可以叫我卡特女士。”那个面容严肃的女人向我伸出手。

我握了上去。

对于一个苍白消瘦的女人来说她的手未免过于有力了,而且我好像还摸到了枪茧。我悄悄看向瑞亚,她似笑非笑地挑了挑眉毛。

“刚刚我们的队员非常失礼。她说的话很不合时宜,我替她向你道歉。”路易莎收回手,自然地站成了一个挺拔的姿势。

原来她和那个飞扬跋扈的史蒂芬妮是一个组织的。不过这趟到底牵扯进来多少个势力啊,除了摩根和卡尔,又多了这么一个。她们又是哪里冒出来的?

“没关系,那不关您的事。”

“不过她有一点没有说错,你们的确不该出现在这里。我指的不是孟,而是你们几个。”路易莎两条金色的眉毛困扰地向对方靠近了一些。她灰色的眼睛非常特别,像是夜视能力非常好的禽类。现在那双非常特别的灰色眼睛里闪烁着真实的诧异。“我实在想不明白,这么危险的事情,孟怎么会如此儿戏。埃克托也是,竟然还要带上那些埃及人。在这件事里古埃及完全没有意义,他们怎么会上当呢。”

埃克托就是布斯维尔。原来这个边缘考古学家才是能决定哈桑他们去留的人。

“存在即合理。或许少思考一些想不通的事情比较好,减少烦恼。”我现在已经懒得生气了,但是一股烦躁感还是控制不住地涌了上来。

279至今没告诉我他们的真实目的,埃及人又掌握着一些关键信息,现在新的势力又开始冒头并且很明显知道我被排除在知情者的范畴之外。

现在被天妇罗选中的是瑞亚。她抱不动这只肥猫,只能时不时蹲下身子摸摸它圆滚滚的身子。天妇罗像是很满意这种待遇,竖着尾巴贴着她在脚边绕来绕去。

如果不是卡特女士说的话太不是东西,瑞亚看戏的态度太过明显,这幅画面还挺有爱的。

我强忍着负面情绪,点头示意后绕开她们。

要说被伤了感情也不至于。但举目四望没有信任的人,又被“自己人”蒙在鼓里,还被藏在暗处的人算计。

我无比怀念阿天和老张,真希望他们能在这里。

李元刚刚被瑞亚支开,这会儿正要朝我走过来,却被Alex叫住了。不知道Alex刚刚经历了什么,现在眼睛有些红肿。

瞒着我最多的就是李元。

在一堆谎言里,我也不是那么在乎真相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