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猫腻

  • 窃位游戏
  • 吃土老王
  • 5822字
  • 2021-11-20 15:30:33

卡哇伊桑说完那一番惊人的话,又恢复了谦虚里略带着些低眉顺眼的样子。

众人不是一脸吃惊,就是面露凝重。就连李元那仿若事不关己的从容也维持的有些费力了。唯有楼时麒疑惑地转头四顾,不明白为什么众人一下子都噤若寒蝉。

像是才意识到自己进行了不得了的发言,卡哇伊桑扶了扶眼镜,唯唯诺诺地赔笑了几声。但是这下我可没法把他单纯地当成一个无害的科学家了。

一个快活的声音高调地传来。

“闻起来真不错!”亚诺走位风骚地踩着他的开场白来到我们面前,手里还不合时宜地端着一杯红酒。跟他一起来的还有摩根、布斯维尔和几个生面孔,无一例外都拿着酒杯。

我们都起身。

孟维清这才舍得把猫放下,转而拿了瓶二锅头在手上。天妇罗也意外地通人性,并没有被人多吓住,反而亦步亦趋地跟在孟维清脚底下转悠。而孟维清哪怕没低头看,也不曾踩到它。

两拨人互相敬酒客套的时候我也跟着抿了几口甘蔗汁。

杰奎琳站在人群后面朝我这边挥手。她手指夹着香烟,挥动的时候带起一阵细弱的白雾。

确认不是自作多情以后,我跟着她在离人群稍远的地方站定。杰奎琳一开始没有说话,只是带点探寻的意味看着我。

我耐心地等了一会儿。

法国女人吸了一口只剩下点尾巴的烟,待烟雾吐尽了才开口:“我在想你有什么问题。”

“不好意思?”我怀疑自己听错了。

“今天下午在赛特神庙那根石柱上的,并不是常见的塞尼特游戏。”杰奎琳重新点了根烟,夹着烟的手指烦躁地拨弄了一下蓬松的金发。“我从来没有真的见过那样的塞尼特棋局,就连派崔克也只是很久以前在某个藏家的手稿上见到过一次。在今天之前我一直以为那是被人臆想出来的。”

我被这个法国考古学家弄糊涂了。“请问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呢?”

“塞尼特不会那么轻易解开。”杰奎琳的视线第一次转向我,但刚一对视就匆匆移开了目光。“能通过那局塞尼特,靠的绝对不会是运气。”

她想表达的很明显。我误打误撞通过塞尼特,就好比说虚竹闭目落子恰好解开了珍珑棋局。然而我自问绝对和古埃及宗教没什么缘分,更何况这一切很可能都是有人设计好的。

但是我并没有把自己的怀疑说出来,只是听杰奎琳自顾自地用含糊的法语口音继续念叨:“咱们不是近代第一批进去那里的人。七十多年前法国队在孟图神庙发掘的资料我曾经看过,那下面的荷鲁斯神庙前不久我们也进去过。六十年前有人进去过赛特神庙的事,我也多少知道一些。可是哪怕是他们,也没道理有人知道那个塞尼特游戏是怎么解开的。”

我打断了她。“就像今天下午在现场说过的,我并不知道怎么解开塞尼特。”

杰奎琳的话让我又想起了那躲在暗处,妄想操控一起的手。于是我的语气也连带着有些不好了起来。

“不会有人知道的。”杰奎琳偏过头,慢慢吐出一口烟圈。她凝视着那浑浊的空气,像是在注视虚无又像是在看某些具象化的事物。“因为那不是用来给凡人打发时间的,而是神明的游戏。”

神明的游戏?早已陨落,被黄沙淹没千年之久的神明么?

“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我透过逐渐消散的烟雾看向杰奎琳颤抖的蓝眼睛。

半晌,才听见她低若自语的呢喃:“这趟怕是会很危险。我也不能不做打算。”

等我回到279那三堆篝火所在的地方,来敬酒的那些人已经不在了。孟维清等人应邀去了联合国那边继续新一轮的客套,卡哇伊桑带着天妇罗也跟着走了。只剩下楼时麒贺荣川等留守的几人有一搭没一搭的侃大山。

我跟着侃了一会儿,从联合国那边回来的广宇就带来孟维清的指示:晚些时候要再去一趟赛特神庙,常笑和楼时麒做好准备。

这个组合真的是令人意外。

我看了看也吃了一惊的楼时麒,好奇地问广宇:“孟老师只说让他俩去么?”

广宇点点头。

剩下的人没有什么异议,甚至都没表达出一定程度的好奇心,继续喝酒聊天。姜灿也只调侃了一句:“晚上吃宵夜的时候可没你们的份了。”

常笑虽然名字里带着笑,可人却是耷拉着脸,全程却不闻不问地坐在一边。直到现在孟维清点名让他出任务,这才显现出一些作为279成员的存在感。

这人不高不矮,不美不丑,很难硬在存在感方面给他拔高。可这人虽然其貌不扬,却带着点儿耐人寻味的劲儿。别的不说,就单那双眼睛。好看的眼睛我见了太多。往近了说,李元和瑞亚的桃花眼,楼时麒的凤眼,亚诺的堪比瓦尔登湖的蓝眼睛和Alex祖母绿般的眼睛都很美。可这人的眼睛本身其实并没有什么特色,偏偏平白地耷拉着,像是对地心引力的反抗。当有人叫他,那眼皮子非得先向下坠一下儿,才肯往上掀一掀。然后藏在眼皮底下的眼珠子这会儿才纡尊降贵地挪一下窝,将将露出点儿黑眼珠来。这矜持的眼珠子倒是真的黑,像是从来见不得光那样,难怪藏得严实。

听了组织的安排,常笑灌下一口酒,在楼时麒有机会跟他套近乎之前就起身回帐篷了。后者苦着一张脸,唉声叹气。

楼时麒不怎么喜欢常笑,因为常笑一路上基本上没正眼瞧过他。当然了,我受到的待遇也是一样。不过现在楼时麒要和常笑一起去干活,摸不清对方的路数难免犯嘀咕。

“你说为什么要我们俩去啊。”

贺荣川宽慰他道:“楼兄也不必担心,常笑应该不是针对你。”在楼时麒哀怨的注视下,他只好把常笑的底细交待了出来:“常笑和王煜同志一样,不能算是279的正式成员。据说是因为和白先生有些私交,这回才被请过来当外援的。虽然没共过事,但是就我了解他为人其实不错。只是多少沉默寡言了一些。”

楼时麒听完恹恹地点了点头,对接下来的任务展现出了逆来顺受的消极气息。

“孟老师叫十七和常笑能是干嘛去啊?”我到现在都没有弄明白常笑在279这次行动里的意义。是专门让人不舒服的么?

“二位还记得在前面几个古埃及遗迹里发生的事情么?”我本来没抱希望,但是贺荣川竟然有些想法。

我和楼时麒都点点头。

贺荣川也不卖关子。“这次我们来埃及,人员看似关系混杂,其实还是有些可循之处的。从我知道的信息、前面几次遇到的情况和众人的应对来看,我把各位大致分为技术组、能力组和行动组。”

这下不只是我和楼时麒,姜灿和韩江雪也凑过来听。丁泽虽然没有表现出多大的好奇心,但是也诚实地停下了手头上的事。

对于众人展现的关注贺荣川适应良好:

“技术组是广宇、江雪、常笑、楼兄和不才在下。

能力组目前我分出来两个人,白先生和月臣兄。月臣兄的能力我就不说了,基本上可以说咱们这趟来就是因为月臣兄的独到之处。而白先生自从他加入279以来,出外勤就少不了他的超能力。什么听声辩位、暗中视物之类的。更神的是,他还能在没有标志物的情况下分辨方向。”

贺荣川这么一说,我忽然意识到了问题。“你是说白老师也能分辨方向?”

“王同志一下子就问到点子上了。”贺荣川抚掌。“但是我个人觉得他的能力和月臣兄还是有所不同的,或许可以归为‘五感敏锐、天赋异禀’。咱们先主要说说楼兄和常笑所在的技术组”。

我“哦”了一声,楼时麒也竖着耳朵等着下文。

“广宇兄、江雪、楼兄和我粗略可以划分为空间和信息通讯方面。至于常笑同志,如果我没弄错的话,是做密码研究的。能把他挖过来,咱们这趟应该会很精彩。”

“可是为什么我们会需要一个做搞破译的?”我不解。“是因为要截获那边的资料么?”说着,我看了眼联合国的方向。

贺荣川摇摇头。“这我就不知道了。也有可能是因为古埃及还有许多没有被破译的神秘信息?王同志应该比我更清楚一些。”

我自嘲地笑了一声。现在我可什么都不知道了。

“你别笑。据说这常笑还跟大师学过,指不定还会看风水呢。”姜灿凑过来神秘兮兮地说。这个人八卦起来完全不像是一个刀尖舔血的。

“他再会看风水来埃及也没用。”丁泽直接给姜灿拆台。

“诶你个放牛娃,找不痛快是不是。”姜灿没有袖子可以捋,于是只能意思意思地拿手在胳膊上抹了抹。

丁泽轻蔑地看了他一眼:“姜四虎子,有本事咱们练练。”

那边姜灿和丁泽吵了起来,要不是怕让联合国看了笑话估计还要动手。韩江雪安静地坐在一边,倒也没对这场面表现出意外。

贺荣川见怪不怪地继续道:“接下来还有夏姐。她和那边干仗的灿哥钉子都是行动组的,据说她应该是咱们的武力巅峰。”在说到夏商周是武力值天花板的时候,一看就很能打的姜灿,和能凭一己之力硬刚盗猎者的丁泽没有提出异议。贺荣川顿了一顿,思考片刻摇摇头,“月臣兄看上去也身手了得,不过应该不会有机会看到是谁技高一筹了。”

李元的确是有两下子,而且绝不是什刹海体校能练出来的。我眺望了一下火堆另一半联合国的地盘。孟维清等人的身影在火光里影影绰绰,至少从表面上看是和对方相谈甚欢。

楼时麒嘟嘟囔囔:“既然尹月臣这么厉害,怎么不让他去,反倒是让我去呢?”

贺荣川一笑:“或许是月臣兄还有其他要务。不过这我就不太清楚了,而且这里有更了解他的人。”

我收回视线。

姜灿听完贺荣川的话这会儿已经放过了丁泽,正跟楼时麒挤眉弄眼。我没搭理他,只是问:“川兄是不是还忘了几个人?”

“莫急,这不就说到了嘛。”贺荣川识趣地没继续李元的话题。他环视了我们几个,伸出三根手指:“我们队伍里还有三个人没提到。孟先生、瑞亚小姐和王煜同志。

咱们先说眼前。是王煜你发现了考古队工地下面的【荷鲁斯神庙】还有今天村子里的【赛特神庙】。就目前看来像是冥冥之中注定的那个人。”贺荣川说完,大家都善意地笑了笑。我也勾了勾嘴角。接着他正色道:“但是就像你说的,这很可能是有人针对你的阴谋。我个人对此了解不多,就不妄加判断了。不过这样一来王煜同志的角色就比较暧昧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算。”

我很感谢贺荣川没说出来“背锅侠”这个词。

“孟先生不太好分门别类。他加入组织的时间比较长,不会被派出去做外勤,不能把他算作行动组的。而且出于经验考虑可能更倾向于依靠传统手段,所以暂且不归为技术类。至于说超能力,这个又不是能后天习得的。所以要我说,”

“要我说孟维清就是一吃干饭的。”贺荣川还没说完,姜灿就替他补充上了。这不是姜灿头一次表现出对孟维清的不屑了,然而他对孟维清的安排却也没有异议。

贺荣川把自己的话说完:“所以要我说,孟先生领了带头大哥的称号应该算是合情合理。”

丁泽认同地点头。

“瑞亚小姐跟我们不是一类人,说实话我不是很清楚她为什么肯来这一趟。”

我心说这大小姐要不是为了她姐姐的儿子,才不会到沙漠里吃土呢。她对李元的这份亲情倒是着实令人感动。

“不愧是川兄,这番分析透彻到位。”我竖起大拇指。

楼时麒也心悦诚服地不住点头。

贺荣川忙谦虚道:“不敢当不敢当。只是我个人习惯了解一下同伴。”

这当口又有几个人走了过来。被人挡住了火光,我抬头就看到了阿里那个骗子。

“煜,请问可以耽误你几分钟么?”哈桑站在阿里身边,诚恳的棕色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我。

我嗤笑一声。没搭理哈桑,直接回到了刚才的聊天里。我被这几个埃及人骗的够呛,从他们嘴里听不到一句真话,多听多上当。

楼时麒见是哈桑等人,直接跳了起来。他在帝王谷地下的【全知神庙】里见过这些人拿我谈条件,已经把他们和恐怖分子挂上钩了。

楼时麒人高马大的,虽然内里是个傻缺但看起来还挺能唬人。

哈桑顶着压力往前走了一步。“煜,我们就是来跟你把话说开的。真的不是我们有意瞒着你们。”

不是有意瞒着我们?我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他。

先是阿里在网上用“史前文明”挖坑,把我、祁天和张飏诓进去,哈桑则是在我们考古队卧底。就连苏格拉底也在孔苏神庙里摆祭品装神弄鬼,还骗了我们二十埃镑。等他们几个古埃及祭司后裔在帝王谷挟持着我登场以后,又骗我和李元说他们压根儿不想掺和古埃及的事,甚至还假惺惺地带着我俩见到了穆斯塔法。然而还是他们,在我们从布莱克爵士那里得到了帮助以后,跑到美国人那里说什么“因为中国人掌握了很多东西,你们不得不带上我们来平衡实力”而来到了这里。

我算是被他们彻头彻尾利用了一个够。现在还有脸跑来说什么“都是误会”,后面指不定还有什么算计在等着我呢。

“王煜,别听他们扯淡。这帮人没憋好屁,有什么事让他们就在这说。”姜灿也站了起来。他个子虽然不算特别高,但是压迫感很强。几个埃及青年在他这种横货面前像是小绵羊一般无害。哪怕平时看起来不怎么正经,姜灿身上属于战场的硝烟其实一直没散。

丁泽沉默地站在姜灿边上,贺荣川这次也没有打圆场。

我打定主意不准备再上当。可是想到关于赛特神庙和老布莱克的笔记里有些说不通的东西,我还是想问个清楚。至于这些埃及人说的话可不可信...

于是我站起来拍了拍挡在面前的楼时麒,跟一脸凝重的哈桑说:“那请你先解释一下为什么在赛特神庙里,你们要往祭坛上献祭鲜血。”

哈桑抿紧了嘴唇。这个动作莱拉也做过,在游说279带上她一起进沙漠的时候。

我盯着他,却迟迟没得到回复。

“好吧,那我们没什么可谈的了。”我耸耸肩,脸上挂出来一个假笑。

果然不能信任这些人,他们简直比卡尔还可恶。至少卡尔一开始就是恶人,而这帮阿拉伯人却从一直在骗人。

哈桑和阿里交换了一个眼神后再次直视我的眼睛,无视阿里眉头紧蹙地对他表示不赞同。

我们就看着他俩表演。

哈桑深吸一口气,像是下了什么决心:“我们是真的不想当祭司的。在莱拉‘生病’以后,村子里的人都躲着我们,觉得我们是不详。除了直系亲属以外,就连沾亲带故的那些人都因为怕被‘传染’而孤立我们。只有阿里他们还搭理我们兄妹。”他的声音有些颤抖,好像只是重温那段日子就已经足够痛苦了。

贺荣川和韩江雪假装要去拿东西,礼貌地回避了哈桑的过往。

姜灿可不在乎这些,依旧虎视眈眈地盯着几个埃及人。

我虽然听到别人的伤心事也有些尴尬,但是一想到这些很可能也是谎言就狠下心:“我对你的遭遇感到抱歉。不过请问我们可以跳过这些,进入到那场献祭了么?”

哈桑怔了一下,微微点点头。“是我爷爷跟我说,要在那里进行献祭的。”

这倒是出乎我的意料。“难道你不是看到了铭文以后才决定献祭的?”

“不。”哈桑苦笑着摇摇头。“祭坛上的那阿拉伯语是当年我爷爷从沙漠深处回来以后刻上去的。他说如果再有机会进到那里,一定要重新面对命运。”

我更加迷惑了。“当年不是穆斯塔法把我们工地下面那个【荷鲁斯神庙】壁画上的地址毁掉的么?我以为他不想让人再找到这里。”

“他的确不想。”哈桑垂下眼睛。“这也是为什么六十年了,他一直没有再去过。但是他告诉我们,如果有人再进到沙漠里的话,我们就要完成当年他没有做到的事情。不然,会有更可怕的事情发生。”

更可怕的事情?我皱紧眉头,不由得想到了赛特神庙里那莫名其妙出现的塞尼特棋盘,还有可能会借【古老血脉】复活的神明。

埃及人的话在我这里已经没有可信度了。然而老布莱克笔记里记载的和我在赛特神庙里看到的那些不和谐之处的确能在一定程度上被哈桑的说法解释。

如果穆斯塔法真的知道那个祭坛有问题,为什么又会在六十年前往里献祭呢?而且那个犹太人贝耶尔到底知道些什么,又是怀着什么心态怂恿老布莱克深入沙漠的?赛特神庙的双层壁画里还有什么没被记录的秘密?

我得再去赛特神庙看一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