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亚诺的危机

  • 窃位游戏
  • 吃土老王
  • 5679字
  • 2021-11-16 15:45:09

篝火架了起来,燃烧的火焰就像是接替了落日的班。

肉在架子上滋滋作响,食物的香气已经在空气中彰显存在感了。

有个发色偏红的男人从香气浓郁的地方走过来。他指了指营地中央的那堆篝火说:“你们几个想吃什么,我们现在去烤。”那人头发像火,神情却冷淡。

与其说是问我们几个,他明显是在等Alex的回复。摩根带来的这帮人好像对Alex特别关照,这点我已经习惯了。

我和李元都表示不用麻烦,我俩可以自食其力。再者说,279那边肯定会管队员的饭。

Alex也婉拒了他的好意。

红发男刚刚被亚诺拿着GoPro拍视频烦的够呛,所以没有等他意见的意思。

但是亚诺并不是能被冷落的人。他毫不在意那人没有搭理他的意思,略一思索:“那请给我来块小牛腰。多谢啦查尔斯。”

叫查尔斯的人一听,被气笑了。“这么讲究啊。那您要几分熟的呢?”

亚诺探头看了看远处正在火堆上翻烤的肉,不见外地说:“我要三分熟的。”

查尔斯跟他对视了一会儿,无言地走了。

Alex嗤笑一声。“你这么吃会得病的”。

亚诺朝她眨了眨他见鬼的蓝眼睛,矫情地表示不这么样的话他尝遍美食的舌头会因为肉不够嫩而受伤。

“再说了。哪里会有因为美食而导致的疾病呢。”

Alex被他逗笑了。

经亚诺这么一表演,刚刚的沉重感也随着最后一缕阳光被驱散了。

有人在我们背后笑了起来。

我们看过去。

杰森咧开嘴,露出两颗小虎牙。这小孩儿并不见外,自己在沙地上找地方坐了下来。

亚诺一挥手:“小子,你别笑。一会儿可以分给你点儿,让你尝尝意大利人的品味。”

杰森婉拒了他的好意。

“那些动物都是好几天以前杀的,我看着他们装车的。一路上保存条件不好,吃太生了容易得病。”

这孩子说话的时候眼睛直视着对方,显得认真又诚恳。

亚诺听得一怔。

Alex乐得见他吃瘪,绿眼睛满意地眯了起来。

“我是看到了极光么?”杰森喃喃地说。

这话要是在场的另外两个人说出来,可能就有点油腻了。可偏偏杰森年纪小,而且水汪汪的绿眼睛显得很是真诚,看着Alex的时候都是尊敬和惊艳。

亚诺惊呆了。他半张着嘴,一时不知作何反应。

我哈哈大笑。

李元拍了拍他的肩膀:“克里斯,现在的小孩子不得了。你别太往心里去。”

如果不是他眼睛里也闪着笑意的话,亚诺或许真的会被安慰到。可是现在,亚诺连羽毛也支棱不起来了。

Alex听了杰森的话先是一愣,又露出一个被逗乐的笑容来。

那双绿眼睛真的如杰森说的,好像融进了极光。

见我们都笑起来,杰森又看着我,说:“你让我很想去东方看看。”

我乐了。“小家伙,随时欢迎哈。”

然后我又对Alex和亚诺说:“不光是他,你们都值得来中国看看。”

亚诺眼睛一亮。也顾不得从杰森那儿找回场子了,立刻说好。“我还没去过中国呢。要是能有机会去煜和月臣的家乡看看,那就太好了。”

我哼了一声。“中国可大得很。我们家乡只是很小的一部分,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独特的文化。”

亚诺小声说了一句:“我知道。”

Alex看了看我,又把目光转向李元。

“要是你们有时间的话,随时欢迎。”李元说。

Alex期待地看着他。

等查尔斯把亚诺要的三分熟,可能还没有三分熟的小牛腰拿了过来,这才打断了三人对中国之行的畅想。

看着那饱满的血肉,亚诺不禁嫌弃地皱了皱眉。

在Alex似笑非笑的注视下,他讪讪的去弄过来了一个炭盆,把那新鲜欲滴的牛肉搁在面前重新加工。

没一会儿亚诺又高兴了起来。他不再盯着那块半生不熟的肉块,抬头看向我们:“嘿,你们想不想见识见识我的手艺!”

他这个人真的很能给自己找乐子,而且还善于把别人拖下水。本身我想着还是等279那里拾掇好了直接去吃现成的。现在一见亚诺得意洋洋的样子,我就改变了主意。

“那我要吃烤鸡翅。淋着蜂蜜的。”

亚诺的蓝眼睛轻快地眨了眨,右手轻轻碰了下左肩,说:“乐意效劳。”

李元客气道:“捡你拿手的来一份。”

Alex思索了一下:“我想吃香草橙子烤鸡。鸡的内脏要掏出来,里面填上橙子。”

亚诺的笑容一滞,但还是照单收下。

杰森没参与进来。

亚诺边继续翻转着他架在炭盆上的牛肉,边仗义地说:“你想吃什么告诉我,只要是现存的菜里,就没有我不会做的。”他刚夸下海口,突然想到了什么,看了看我和李元,补充了一句:“场地限制,中国菜我可做不了。”

杰森颇有些意外。再次确认了他也可以点菜以后,这才不好意思地说:“我离开家乡很久了。我们墨西哥的塔可很好吃,但是我很久没吃到了。刚刚我看他们准备了埃及这里的卷饼,跟我们的类似。能请你做一个牛肉塔可给我么?”

这下亚诺彻底笑不出来了。塔可虽然常见,可现在的情况也没法儿操作。但亚诺又不肯说自己做不来,他用一种诱拐犯的口吻说:“小伙子,你不想尝尝我拿手的意大利吃法么?T骨牛排?我保证你能吞下自己的舌头。”

杰森垂下眼睛犹豫了一会儿,善解人意地要了和Alex一样的食物。

但是谁都看出来他还是真的很想吃塔可。

亚诺一手撑着地,探身过去用另一只手揉乱了杰森的头发。他挤出一个信心满满的笑容说:“你等着,我这就去给你做塔可。还给你往里加红椒。”

Alex侧目:“没看出来呀,克里斯你还挺不错。”

亚诺笑笑不说话。那嘚瑟的神色分明就是在说“我可不就是这么棒的人么”。于是又得到了Alex的一个白眼。

我看亚诺打肿脸充胖子就忍不住想帮他一把。“说到这儿,其实烤鸭应该是可以搞定的。”

亚诺带着点委屈地看了我一眼,像是在谴责我落井下石。

我寻思了一下,觉得是不太合适。“的确有点儿难为你了。要不我直接吃烤羊腿吧,要全熟但是肉一定要嫩。最好做到骨肉分而不离。”我又补充了一句:“蜂蜜烤翅也是要的。”

亚诺哼哼唧唧地走了。

李元笑了笑,起身跟过去帮他。

我和Alex相视一笑。

杰森朝我们吐吐舌头,也爬起来跟了上去。他还信心满满地表示:“我很会做饭的,一会儿给你们尝尝。”

Alex安静地拨弄着亚诺那个到现在还带着血丝的烤肉。她完全没有和我交流的意思,我却有意想和她搭上话。

这不仅是出于知道Alex的父母很可能折在这片沙漠里,而她还被蒙在鼓里的感觉。我还需要知道那次在南极发生了什么,当时Alex她们得到的是什么通知,对于那次任务的了解有多少。而且为什么Alex明明也被转化了,可她在月圆的时候不会经受李元的磨难。如果她自己知道答案的话。

“那个香橙烤鸡听起来很好吃诶,但是感觉不太容易做。”

Alex笑着说:“克里斯既然爱吹牛,就让他试试咯。”

“你们关系真好。”我故意略带羡慕地说。

“你们关系也不错啊,克里斯很喜欢你。”我刚嗤笑一声,就听见她小声地补充了一句。“Lee也是。”

我看了看她。

Alex一直盯着那块肉,把它以一个不必要的频率翻来覆去。

这么回事儿啊。我不禁弯了弯嘴角。“是么,我可没看出来。”我用一种矫揉造作的语气说,连我自己都觉得贱嗖嗖的。

Alex皱了皱眉,但还是认真地说:“Lee对你是不一样的。”

我心说,那是你不知道他的小九九。如果不是为了在摩根等人面前显得有些弱点的话,他才不会表现得和我有关系呢。

但是为了不破坏李元这个西施的形象,也为了逗一逗Alex,我说:“Lee对我不一样就对了。”

Alex的手一顿。她先是满不在乎地耸了耸肩,又去戳亚诺那块死无全尸的烤肉。我觉得有趣,慢悠悠地补充道:“毕竟我们也是利益相关。”

这基本上能表明我俩没什么超出利益结合的关系了。

Alex讶异地看着我。

我微笑着眨了眨眼,她这才露出一个不好意思的笑容来。

“二位女士聊得挺好呀。”

亚诺抄着手溜达了回来。他先是对Alex照顾他的烤肉表达了赞美,接着嫌弃地看了一眼兢兢业业但是无甚成效的炭盆,干脆支使别人在原地搭了个小型篝火。然后又招呼着另外几个我看着有些面熟但是叫不上名字的外国人帮他把餐具搬过来。

我和Alex站在边儿上冷眼看着亚诺作妖。李元和杰森分别端着处理好的羊腿和烤鸡,耐心地围观亚诺指点江山。等一切就绪了,这才就往火上架。

羊的四肢被裹在锡纸里,抖擞精神,配合地在火上打滚。这羊腿一时半会儿也熟不了,倒是香橙和鸡肉的香气已经弥漫出来了。

亚诺和李元把那只烤得直流油的肥鸡撕开,给众人分了。鸡腿落在了我和Alex的盘子里,杰森得到了两只鸡翅。

这孩子到底是没让亚诺给他做塔可吃。

Alex尝了一口鸡肉。然后又尝了一口。

我看她这架势,觉得这烤鸡应该味道不错,期待地啃了一大口。结果竟并不好吃。

橙子和香草形成了一股奇怪的对冲口感,而且应该是经过一些奇怪的工序,肉质也很柴。

“你们觉得怎么样?”杰森期待地问。

“这是你做的?”Alex满眼惊讶。

杰森腼腆地点点头。

我埋头继续咀嚼。

这要是亚诺做的,等我咽下嘴里这口肉一定会讽刺他。可我实在不想打击杰森,哪怕我根本不准备再咬第二口。

亚诺金贵的舌头明显被伤到体无完肤。他不像是李元,能毫无波澜地把难吃到伤人的鸡肉吃下去。他酝酿了一会儿,这才能勉强开口安慰杰森。

“我还是第一次吃到有清新橙子味道的鸡肉。这要是用我们西西里岛的血橙,那一定会更好吃。”

Alex一直没说话。她细细地又吃了几口鸡肉,嘴角带上了一个柔软的弧度。

“你喜欢么?”杰森紧张而期待地问。

Alex朝他扬起一个笑容。“我没想到还能吃到这个味道。但是是的,我很喜欢。”

杰森也笑了起来,露出了他的小虎牙。“你喜欢就好。我的养父唯一会做的就是这道菜。我完全按照他的方式做的,但是我一直觉得不太好吃。没想到竟然是我一直以来误会了。”他在说话的时候也一直注视着Alex,看得出是个很有礼貌的孩子。他家人一定把他教育的很好。

亚诺被杰森的歪打正着打击到了。他殷勤地从火上摘了只烤羊腿下来,拆锡纸的时候还被烫了手,怼到我面前让我品鉴一下。

我翻了个白眼,但还是撕了一块尝了尝。没想到还真的挺好吃。软嫩的羊肉搭配上一些说不上来的香料一起给我的味蕾来了个马杀鸡。美食在口,我一时没控制住,眉毛赞许地扬了起来。

亚诺得意洋洋地一甩他不那么卷了的小卷毛:“怎么样,煜,我没骗你吧。”

我给予了他应得的认可,然后问:“那我还能吃到蜂蜜烤翅么?”

没一会儿亚诺带着鸡翅回来了,后面还跟着一个人。

Alex看到来人,厌恶地移开了视线。“克里斯你去拿鸡翅,怎么什么东西都往回带。”

亚诺露出一个无奈的表情。

在他身后,卡尔像是没听见Alex话里的刺,殷勤地她打了招呼,然后又对我和李元点头示意。卡尔在见到杰森的时候眉毛一挑。

小孩儿没顾上看他,眼巴巴地盯着被亚诺妥善安置在火堆里,现下正在架子上翻滚的食物。

没人搭理他,这个不速之客也不恼,自顾自的坐了下来。

这还不算完。我尚没来得及赞他一句好厚的脸皮,就听他又招呼一声“布鲁斯!”

一个衣着光鲜的人走了过来。是老和卡尔一起出现的那个蓝眼睛的漂亮男人,好像是什么天文学家。

布鲁斯在卡尔附近坐了下来。卡尔在烧烤架上翻翻捡捡,最终选中了一块牛排。他边伸长胳膊把牛排递给布鲁斯边说:“烤的有些过了,你先凑合着吃。”

亚诺为自己的手艺辩护:“茹毛饮血的人才不知道美食的真谛呢。布鲁斯我不是在说你。”

布鲁斯向卡尔道了谢,接过盘子放在身旁的沙地上,这才摘下手套拿起餐具。他尝过一口以后,先是为卡尔的冒犯向亚诺道了歉,又对那块牛排精湛的火候表达了赞美。

亚诺美滋滋地接受了赞扬。

布鲁斯吃东西的时候才舍得摘下来一直戴着一双皮手套,这让我有点儿意外。他看上去是在凹型男人设,衣服并不太厚,却还带着皮手套。现在想来那天在亚诺的舞会上他也戴了手套,当时我还以为是为了凸显欧洲殖民者角色用的,没想到还是个固定搭配。

“布鲁斯有点儿小洁癖,不戴手套他会紧张的。”卡尔发现我们几个对布鲁斯的讲究略微有些关注,开口解释:“还好这次有浴室,不然他得难受死。”

在我注意到布鲁斯的几次,他都是和卡尔配套出现的,而且颇有些距离感。现在这小洁癖倒是让他生动不少。

“合着那劳民伤财的浴室是你修的?”我问卡尔。

“那怎么可能。其实就像是瑞亚大小姐说的一样,我就是上面派下来的一条狗。”卡尔满不在乎的说。“就连这个都得是努力摇尾巴才能来的,哪儿可能说要个浴室就有个浴室的。”

卡尔这话一出口,我们都觉得有些刺耳。他第一次有点儿离开了脸谱化的疯狗形象,更像是一只被踹了一脚的疯狗。

布鲁斯听了也微微皱起眉。他吃东西很慢,牛排也切得细致,拢共没吃进去多少。他站起身,跟我们打了声招呼以后,用手绢垫着端起盘子就走了。

“我巴巴地来了...”卡尔嘀咕一句。他自顾自地从小火堆上拿了亚诺点名要的小牛腰慢条斯理地吃完,这才抬屁股走了。

我们四个面面相觑。怎么看都觉得那俩人是来蹭肉吃的。

亚诺回过神来:“我的肉!”

Alex戳了一块肉塞了过去,堵住了他的哀嚎。

“你们跟这儿开小灶呢?”我正品鉴着蜂蜜烤翅,姜灿溜达了过来。我刚有些不好意思,就听见他贱兮兮地说:“啧啧啧,就吃这个。我们那儿可烤全羊了。”

我一听这话,刷拉就站了起来。果然看见篝火最旺的地方正热火朝天地在烤全羊。顿时手里的鸡翅不那么香了。

亚诺觉得自己受骗了,愤愤然去和查尔斯对峙。我们几个抱着看好戏的心思,也跟了上去。

“正准备去叫你呢。村子里刚宰的羊,已经烤的差不多了。”查尔斯一看见我们过去,就跟Alex说。对于亚诺的声讨,他颇为幸灾乐祸:“没骗你啊,是你自己要吃牛肉的。除了这几只羊,其他的全是我们带来的。”

的确。除了那几只正在火上翻滚的羊,这里还真是有不少好东西。各色肉类、红海鱼、叫不上名字来的海鲜等等食材像是流水般往上招呼。人们像是参与篝火晚会一样穿梭于其中,举着酒精饮品谈笑。完全是一副来野营的架势。

因为前面基本上都是分开行动,这还是我头一回见到比较完整的联合国队伍。形形色色大概有二三十人。除了杰奎琳,还有另外三个女性。

摩根和一个中年亚裔在人群边缘,端着饮品说着些什么。那人微微倾着身,时不时小幅度地点点头。布斯维尔和派崔克等人相谈甚欢。

在芝加哥房子里见过的那些雇佣兵似的人应该是卡尔带来的。他本人正在和一个棕色头发的女子聊天,把对方逗得颇为开心。

亚诺是个不甘被忽视的性子。只要有人,他就不能见自己不是人群的焦点。可是这次卡尔好像是要卯足了劲儿跟他对着干,在人群里招摇大出风头不算,还茬空得意地看了他一眼。

哈桑、莱拉、阿里和苏格拉站在沉默地看着这些外国人狂欢。

Alex嗤笑道:“得亏这是***国家,不然他们一会儿还不得来个活猪表演。”

这是在讽刺联合国队伍的罗马式饭局。Alex虽然并不爱多说话,但是毒舌起来真的像是刀子一样。

亚诺拍手称是。他这个意大利人都看不过眼了,要和那些资本主义享乐派割席。

李元也赞同地点点头。正好对上Alex看向他的目光,他俩相视一笑。

这时候我感觉有人往我们这边看。是布斯维尔。李元侧目,和他对上视线。

那个对视结束的很快。李元的嘴角带上了一丝笑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