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贝耶尔一家

  • 窃位游戏
  • 吃土老王
  • 3243字
  • 2021-11-26 15:51:32

帐篷外传来喧闹声。

我揣着笔记出去一看,众人开始热火朝天地拾掇烤肉了。

亚诺举着他的GoPro像是土狼一样到处转,还时不时和粉丝互动。要不是因为埃及方面不允许,我看他恨不得拿出无人机来。

等都拍过一圈,亚诺又兴冲冲地要加入烤肉行列。但是现在正是收拾食材的关键时期,人家嫌他添乱,把他打发走了。

Alex一个人坐在营地边上看夕阳。

落日的暖光抚上她湿漉漉的金发,好像是要帮她把头发擦干一样。沙漠里早晚温差很大,有没有阳光基本上能差出一个季节去。Alex却似并不在意。

李元楼时麒几人识趣地找了个不碍事儿的地方坐了下来,喝着啤酒吹着小风感觉还挺滋润。我虽然有些烦闷,见状也不由得笑了一笑。

几人挪了挪屁股给我腾了个地儿。

姜灿继续讲着一个听来的鬼故事,贺荣川三言两语把前情给我补上了。

楼时麒打了个喷嚏。

这几个人都穿的比较清凉,看样子是洗完澡就席地而坐了。姜灿只穿着背心短裤,带着得意好心提醒楼时麒:“冷的话回去穿上点,别感冒了。”

李元和贺荣川同时递给楼时麒一包餐巾纸,后者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诶月臣,你胳膊怎么样了?洗澡的时候没沾水吧?”姜灿后知后觉地问。

李元当着他的面活动了一下胳膊。“没事儿,小伤。”

他在T恤外面还套了件衬衫,看不出来伤口的情况。但我知道那胳膊上肯定连道印子都没留下。

楼时麒张了张嘴,刚要说什么,韩江雪就走了过来。她是来叫楼时麒跟贺荣川去画地图的。

我也才知道这趟竟然还带了打印机,发电机也带着。难怪现在营地里头接连点起了灯。

临走前楼时麒意犹未尽,说故事还没听完。

姜灿很是得意:“等吃饭的时候我继续给你们讲啊!”然后他也被丁泽拉去干活儿了。

这里就剩下我和李元。

天要黑不黑的,稠密的暗光像是要把人压死。

我非常讨厌黄昏。

李元从西沉的太阳上收回目光,看了看我:“怎么了,耷拉着一张脸。”

我现在心里千头万绪的,却不知该跟他说什么。于是只把孟维清在赛特神庙那里找我说的话跟他讲了一遍,也把村子里那个老人替老布莱克寄笔记本的事儿说了。

李元点点头,又盯着我看了一会儿,像是在等我继续说。

我深呼吸了几次,然后问他:“你不担心么?你到底知不知道你的血会被用来做些什么?”

到现在为止,我还是被赛特神庙里那种感觉笼罩着。万一那祭祀的鲜血真的是用来复活什么鬼东西的怎么办?

李元没回答这个问题。他反问我:“担心什么?”

我皱紧眉头,感到莫名其妙:“担心会不会复活一些奇怪的东西啊!”

李元攥着一把沙子,松开手,让沙子慢慢流到地上。

“现在来担心可能有些晚了。”

“所以你的确知道。”

我没再说什么,只是把老布莱克的笔记拿出来。

李元从善如流地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接过笔记本看了起来。

因为我已经看过一遍了,这次跟着李元的节奏又看了一遍。他看的不快,中间有些停顿的地方。

等全部看完,李元寻思了一会儿:“其实我对哈桑他们有些不解。要是像祁天说的,那个金印和史前文明的联系是阿里发现的,但是这和哈桑兄妹俩的转化又有什么联系?”

这其实也是我没想明白的地方。到底是一直都有所传承还是一切都从法国东方考古队才开始的?

那个被人抹去的铭文到底是写了些什么呢?

老布莱克结合法国考古队的猜想是:无论一开始写了什么,后面祭司集团和法老进行了割裂。所以很可能因为那铭文不符合来者的利益,所以被划去了。

但是这样的话,哈桑等人也不确定应该信哪个,又为什么就突兀地把血淋上去了呢?

“不对劲的地方太多了,走一步看一步吧。布莱克爵士不是说了嘛,知道的太多了,就玩儿不下去了。”

李元倒是心大。

我一想也是。而且说不定等后面再亲眼见到那些笔记里的场景,老布莱克记录的这些线索就能拼起来了。

我甚至在想,笔记最后的几页会不会是老布莱克自己撕了的?

“你说今天在赛特神庙,村子里的人说十二年前有个白人男子回来了?”李元突然问。

我说是。

他沉思一会:“要说是碰巧也来这里,也不是说不通。可万一真的是从沙漠里回来的,那就不得不考虑一个问题了。”

如果那个人回来了,那么他现在在哪儿,又想做些什么呢。

在老布莱克的笔记里还提到了一点。

在赛特神庙里,犹太裔德国人路德维希·贝耶尔的血也管用。这个德国人给了布鲁斯布莱克一块怀表,还说怀表可以指引他找到沙漠里的神殿。

那怀表是用贝耶尔祖辈上个世纪在克里特岛发现的、存放一块血珀的磁石做成的。那一次改变了贝耶尔家族的命运,让这个飘零的家族牢牢地吸附在了。

老布莱克最后觉得贝耶尔有问题。这可能是一个逐利者,最后被转化的写照吧。

看到这里我才发现原来埃及探索学会的前任主人贝耶尔也一起参与了六十年前的发掘。而且不出意外的话,这位路德维希·贝耶尔应该是Alex的外祖父。十二年前Alex的父母也走了同样的路进沙漠,且用那块血珀引来了风暴。现在从南极回来的Alex又在我们队伍里。

这总不能是巧合吧。

可是为什么在布莱克爵士的叙述里,丝毫没有这位贝耶尔的踪迹呢?是因为这个人无足轻重,所以没必要提及。还是因为他身上有什么值得我们去探寻的事情,所以故意留下这个疑点让我们去发掘?

看完老布莱克的笔记,我有些失落。感觉对于前路帮助有限,而且凭空多出了更多的问题。

假设老布莱克没必要在自己的笔记里说谎,这里面记录的都是真实的。在这个前提下,如果最后几页不是反转,那么给我们讲故事的人里肯定有人撒谎了。布莱克爵士、穆斯塔法或者今天我遇到的那个埃及村民。

我倾向于觉得布莱克爵士没撒谎,不然他也没道理让我拿到这本笔记。除非他就是想让我怀疑一些人、一些事。

根据这些记录,很明显是有人在说谎。

那座神庙记载的根本不是什么宝藏,而是一个邪恶的仪式。这个仪式必须要到某个特定的地方进行,而进行仪式的人都没能回来。

老布莱克彼时应该也是一无所觉的,不过贝耶尔很可能知道些什么。

李元从被撕去的几页那里又往后翻了翻,都是空白的。等他翻到其中一页,那上面出现了另一个人的笔记。

“我凝望这片沙漠的时,眼里映出的是海洋。”

我对字迹不是很敏感,但却意外地有些熟悉。

李元伸出手指,在沙地上写了一句话。

“完成太阳神祭祀,神谕便会降临。”

我盯着那行字,喃喃道:“怀特博士。”

我看向李元。令我意外的,李元眼里除了凝重,竟好似还有一分了然。

正想着要问清楚,阿天就给我发来了贝耶尔的资料。

“想看么?”我问李元。“信息交换”

他无奈地弯了弯眼睛。“我也没瞒着你什么,那些都还是猜想。”

但是我没松口。

直到李元答应了把他知道的情况无论虚实都告诉我以后,我才把祁天查到的资料发给他一份。

里面有贝耶尔的信息。

这个人在上个世纪是一个颇有名气的收藏家,但是没人知道他的财富是从何而来的。在二战时期带着资产避难美国,身份政治牌打的很成功。

此外还有当年他的祖辈在克里特岛捡漏的一些记录,以及这家子人在后续一个世纪中到处往遗迹钻的蛛丝马迹。

看到这儿,我们大概明白了这个贝耶尔家是怎么和磁场扯上关系的。很可能在克里特岛也有一块带磁场的石头,也就是那块血珀,阴差阳错地改变了这一家子的命运。也让Alex来到了这里。

我正在看李元往沙子上画人物关系图,一抬眼就见Alex站在贝耶尔这个名字旁边。

李元这个坑货竟然写的就是德语。

Alex问我和李元在干什么。

我看了看李元。

这家伙把球踢给了我。

“他把笔记给了你,资料也是你朋友查的。”他用中文说。

我犹豫了一下,把老布莱克的笔记拿给Alex。

Alex认出了贝耶尔这个姓氏。她看完以后沉默一会儿,然后给我讲了她父母的故事。

原来她的母亲莱瓦娜是血里带风的那种女性,没什么能让那个人停下脚步。直到有一次Alex生病,她妈妈竟然离开了她的病床,而寻着什么东西去了。

好像追逐永远比停留要重要。

我很想告诉她,她的母亲或许是为了她才这么做的。她的外祖父才是那个隐瞒了一切,害人害己的人。虽然他也用了一辈子去偿还。

不过我没多这个嘴。

李元什么都没说。这里如果有谁最能理解Alex的感受,那么莫过于他了。

可能这两个倒霉孩子需要一些时间交流一下心得体验,我准备撤退。

这时候听到有人喊:“回头!”

我们循声望去。

亚诺举着他的GoPro跑了过来。

“看夕阳!”说完他一屁股坐在了李元边儿上。

我们于是又把头回去过,看太阳西沉。

“日落看上千次都觉得很美。”亚诺咏叹。

余晖下沙漠像是火焰般绚烂。

一抹阳光抚过李元脚踝上的一处伤疤。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