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279号计划

  • 窃位游戏
  • 吃土老王
  • 4082字
  • 2021-12-02 17:03:19

李稚昀问我:“你是不是想知道我们当时的支线任务是什么?”

我点点头,屏息听着。

“从尹家带着更大的谜团出来以后,我们收到了线索,说这个病在尹家堂叔和李铮之间转移很可能是因为祁连山的地质异动。

我自然不可能因为这种千里之外的自然现象扔下我闺女跑过去。可是这时候我大哥给我寄了封信。信上说我家人知道了铮儿的情况,我父亲和三个哥哥都派人去各方了解情况,查到了尹家的这个病和一些大事之间的联系。他在信里面罗列了尹家人发病的时间,严重程度,和世界上尤其是中国的一些自然或人为现象的关联。

尹家当时的关注点只是在他们家族的人身上,自然不会联系到别的事情上。但我家人不这么想。因为当时他们接触到的一些情报显示,类似的事件也发生在了世界上的别的地方。尹家也不是唯一的受害者。虽然我还是不能理解我女儿的病和祁连山地质异动的关系,可我大哥要是都这么说了,那肯定不会有错的。我怎么也得去看看。

也是从那会儿开始,我们的关注点从尹家的‘诅咒’转到了各地的磁场异动上。“

“您说的‘我们’是指?”我忍不住问。

李爷爷抿了口茶。

“参与进来的,是整个尹家,祁连山那个支线任务的队伍,还有我的孙子,李元。”

“可这都快要六十年了!”

现在东风快递都包邮了,北斗也上天了,南天门也要架起来了,还有什么是我们国家做不了的?

李爷爷轻轻地笑了起来。“那个计划从我加入之前就存在了,到今年腊月,正好六十年。然而对于矿石的寻找,比这还要漫长得多。”

那会儿我们都还不知道,这究竟有多漫长。

“当时两家人都尽力在帮我们,只是谁也没有想到这件事情会这么复杂。复杂到不是一个家族,甚至不是一个国家可以解决的。”

说到这里,李爷爷怀念似的叹了口气。

“总之,收到大哥的信以后,我就按照信里的指示和那个祁连山异动调查队取得了联系。对方告诉我他们没法给我安排身份,要我自己想办法过去。我明白这要是我家都没法给我安排的话,就只能想一些别的辙了。这不,我就找到了你爷爷。

在去之前我也挺忐忑的,因为那个调查队语焉不详。队里的成员都有谁,我需要做的事情,调查的目的又是什么,都没有说清楚,让人摸不清门道。就连大哥给我的资料里也只标注了这是【279号计划】。”

我安静地听李爷爷往下讲。

“当时有一个说法是国家贫穷的主要原因是因为地下的东西没开采出来。这导致了很多人为了国家的发展选择了地质矿冶系统,我和你爷爷就是这样的。这回探矿研究室接到的任务是深入祁连山调查矿产资源储备,主要是找铁矿。

到了祁连山脚下的一个镇子,我趁着购买物资的时候我称病去和那个‘279’号计划的人碰面。

在他们落脚的招待所碰头以后,我就知道这趟任务不善,也立刻明白了为什么我家人只能勉强把我安排进他们的队伍。这人上没上过战场,手上沾没沾过血,我一打眼就能看出来。‘279’行动的那帮人个个都是刀尖舔血的主儿。当时我就在心里暗叫糟糕,怎么好死不死撞到了政府保密项目里来了。”

279的人说他们是矿区来的。李稚昀当下就知道他惹上了不能惹的人,也明白了他哥为什么不说这些人的来路。

李稚昀之所以能加入进279的队伍,一是看他哥的面子,其实更重要的是看中了他的专业知识,还有探矿室的联系。

279来祁连山是为了找一些会产生奇特磁场的矿石。据说那种矿石的能量之强,甚至可以引发地质异动。这件事和尹家调查的情报相符,跟李稚昀来祁连山的目的也不谋而合。

听到这儿我陷入思索。

不久前一份前苏联解密的档案声称上世纪八十年代前苏联科学家在冻土层里发现了一些物质,从中提炼的元素不属于地球。那个研究的惊人之处除了该物质据说蕴含极高的能量外,还质疑了地球并不是我们以为的这个年纪。

当时看到这个报导的时候我嗤之以鼻,可现在听起来,我们国家也曾经进行过相似的调查。

李爷爷的讲述还在继续,我暂时把前苏联那个不知真假的消息放在了一边。

对于279的来历和目的李稚昀不敢多问,可是他们的确更像是能帮他找到尹家怪病的原因。所以哪怕李稚昀明知道那些人很危险,也还是跟他们合作了。

“最后探矿室对祁连山铁矿的勘探因为279引起的事故被迫中断了。好在探矿队没有人员牺牲,只有你爷爷和我因为进山受了伤。碍着279的存在,上面追究下来终归也是雷声大雨点小,没法往深了挖。279的人在这次行动里折损了不少,也并没有找到带有那些磁场的矿石。虽说没有找到实物,但他们还是发现了关于磁场的新线索。在这次行动里我也明白了磁场和我女儿的病关系密切。

不过279有一点让我至今都很迷惑。那时候谁都不知道这些矿石在哪里,都有什么作用,甚至不知道磁场到底存不存在。哪怕是尹家人,也不敢言之凿凿地说他们的怪病就一定和几千年前那次地质异常有关。

探矿室来祁连山是为了摸清矿产资源,但是279更像是带着既定结论在寻找。当一个地方没有找到他们想要的答案,279的人就会继续向下一个可能性出发。直到最终把目标找出来,弄明白为止。

后面我虽然回了广西,但是从来没有和279断了联系。因为目的相近,我这边要是发现了什么,就会和279那边说,他们也随时通知我进展。就这么持续了五十多年。

我是站在一个父亲的角度去做这件事的。但是在279计划里,我和尹家的这点事儿,什么都不算。其实从和279的人一打照面我就知道,并不是我利用他们的资源来达成我的目的,而是他们利用一切资源来达成他们的。无论是我,尹家,勘探队,还是现在你们在埃及的考古队。”

这么看来这个网织得可相当大啊。难道这六十年前成立的队伍到现在还在执行他们的任务么?而且不仅是跨越了大半个世纪,还跨了大洲大洋。到底有什么能阻止这些代号为279的人们完成他们的任务么?他们的任务又是什么呢?

初听我觉得震撼,但是冷静下来觉得疑点颇多。

就算是尹家这么多代人一直在调查诡异的病症,但要真如李爷爷所说,这件事和国家层面扯上了关系,那决计不是一个家族可以弄明白的。尹珵的堂叔又为什么会在六十年代那会儿就能把这个病的情况说的这么清楚呢?而且这个279计划到底要找的是什么?在这里面,尹家和李爷爷他们,扮演的又是什么角色?这事儿又是怎么和八竿子打不着的埃及扯上了关系呢?

而且无论我是不是拍开了一座神庙,考古队在埃及的任务本质上也只是一个再单纯不过的学术行为罢了。

我把自己的疑问提了出来。

李爷爷倒是知无不尽。

“其实说白了,尹家和279想要的是同样的答案。当时我们认为尹家的病是由磁场造成的。这原本只是猜想,但在前些年已经被证实了。279的任务是弄明白这磁场到底是什么力量,力量的来源是哪里,这些力量的能量有多大,为的是什么。”

“可是这和尹家有什么关系呢?”

“换句话说,尹家就是磁场力量的一个体现。”

我恍然大悟。“所以说尹家那不是病,而是什么别的?”

李爷爷点点头。“就279和尹家掌握的资料来看,这种‘病症’被称为磁场辐射所带来的副作用也不为过。”

“那如果这‘病症’是副作用的话,主要的作用是什么呢?”这次我抓到了重点。

“现在已知的情况是,这个磁场会改变人的有机物基础。就好比说我们都是碳基生物,但是暴露在这个磁场之下久了,或者像尹家一样血脉里就带着这种磁场,那么就会慢慢由碳基转化成以别的元素为基础的生命。不过这种转变具体是为了什么或者为了谁,我们目前还不得而知。这也就是279要在埃及去弄明白的。”

“如果不是碳基的话,那转化成了什么?”我不由地问。

“现在还没有存活着的完全转化的例子。铮儿在二十几年前就停止转化了,剩下的人都在转化过程中去世了。”

我打断了李稚昀。“所以除了尹家,还有别的人也有这种症状?”

“是的。改革开放以后279就和国际上一些势力做了接触,类似的事情在世界各地被发现过。但是目前为止除了尹家人,没人能撑得过‘转化’的过程。无一例外。”李稚昀的声音低沉了下去,第一次显出了疲态。“因为这个转化的‘症状’就好比血管里流动的是岩浆。被转化的人在满月的时候浑身滚烫,好几次我都不得不把铮儿放在水池子里....”

李稚昀没继续说下去。波澜不惊的叙述背后有多少苦难我也没敢去窥探。

短暂地沉默过后,他抿了口茶,这才又道:“关于磁场问题,在全世界各地都展开了调查。有的是279号自己做的,有的是别的国家发现的。总之,目前发现过类似磁场的除了中国,还有别的几个地方。”

“其中一个就是埃及?”

我得到了肯定的回答。

“那引发地质异动的不是自然的力量。或者说,那是真正的,自然的力量。我们人能做的太有限了。”李爷爷顿了顿,继续道:“我本来打算不再联系你爷爷的,当时已经给他添了很多麻烦,后面他们还帮我照顾了元元。谁曾想你出现在了去埃及的名单里。”

我苦笑了一下儿。“所以这件事儿现在牵扯到了埃及是么?”

李爷爷误会了我的意思,安慰我道:“你也不用过于担心。我不是说你一定要去埃及,像你爷爷帮助我一样帮助李元。只是想告诉你,这其中的危险可能是你不知道的。”

我叹了口气。“您可不知道,埃及这趟,我是非去不可。”

李爷爷问我为什么会这么说。于是我就把去年一手造成的事件跟他和盘托出了。“所以您不用多想,我去埃及真不是为了谁不为了谁的。早在去年我自己把这门给敲开了,还有个地下建筑给我作证呢。”

李爷爷没料到这里面还有这么个故事,哭笑不得地说:“你这孩子还真的是出人意料啊。”

我耸耸肩,跟着干笑了两声。

今天以前我还兴冲冲觉得这次去埃及能有些什么不同凡响的考古发现。可现在提到埃及,可能已经不是考古范畴里的事儿了。

见我面色颓然,李稚昀只好把话题扯回279身上:“目前我所知道的279的下一个目的地,或许也是他们最终的目的地,就是埃及。”

我没吭声。

李爷爷继续说:“你刚刚不是问我尹家为什么对这个国家级别的任务了解的这么透彻么?”

我点点头。“因为尹家知道自己没有能力挖下去,所以就借政府的力量来调查。我那个孙子也不是省油的灯,挖得比我当初还要深。但是这事儿可能比我们想象得还要大。不然李元也不至于要去埃及。”

这我倒是没想到。合着这李尹两家知道自己和政府殊途同归,干脆就借力使力了。也是聪明。

等一等。

“可是如果李铮姑姑的转化停止了的话,为什么李元还要继续追查这件事呢?是因为这种转化是不可逆的么?尹家又为什么是唯一一个被‘转化’又没有性命之忧的呢?而且尹家的血脉为什么会携带磁场,不是说磁场的源头很可能是一些有辐射的矿石么?”

我一股脑把问题都抛出去。

“这个我来回答你。”一个温和悦耳的声音传了过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