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布莱克的笔记

  • 窃位游戏
  • 吃土老王
  • 4475字
  • 2021-11-14 15:39:16

从村子里出来以后,眼前又是漫漫黄沙。

在一望无际的沙漠里行驶了二十来分钟,我们就到了今晚要落脚的营地。

眼前的沙漠里朝西呈凹字形扎起了十几顶帐篷。南边是联合国,北边是279,中间还架了几堆篝火。越野车停在外围,把帐篷们裹在了里面。

从两队人马分别到现在前后不过四五个小时,能有这个效率也不知道是该夸这些人有行动力还是吃饱了撑的。不仅是我,见到这场景连孟维清他们都有些吃惊。

营地各项功能一应俱全,设施可以说是过于完善了。里面竟然还有简易的厕所和浴室。

因为埃及很少下雨,这厕所和浴室就是拿板子围起来的,没有顶棚。要是晚上洗澡的话还能看星星。也不知他们是从哪儿弄来的好几箱水,利用太阳能还能洗个热水澡。

这让做好了得带着一身汗和木槿花汁凑合一晚的我喜出望外。

279这边一共搭了七顶帐篷。

两位教授的的帐篷在最南边,隔着篝火堆就是联合国的地方。我和夏商周的紧挨着他们,瑞亚和韩江雪挨着我们,再往北依次是李元和广宇,白老师孟维清、谢相逢还有常笑四人不知道怎么排列组合,反正分踞接下来的两个帐篷。楼时麒贺荣川姜灿和丁泽泓四人的帐篷在最外面。

除了必要的装备,别的行头都搁在车上没搬下来。

我洗完澡在进帐篷前迎面碰上了肩膀上搭着毛巾的李元姜灿等人,楼时麒跟贺荣川手里还拿着一堆吃的。

“你们这是干嘛去啊,野餐么。”

贺荣川说:“王同志这你就不懂了。在沙漠里幕天席地净化身心,自然是需要补充一些能量的。”

我哼笑一声:“那你们可把肥皂捏稳了。”然后从他们的能量储备里雁过拔毛了一份。

帐篷的帘子是放下来的。我先问了一声:“方便进来么”,得到回复后掀开帐篷走了进去。

夏商周正在练瑜伽。她身形瘦削而且柔韧,动作中充满了力量感。惨烈的对比之下,我把手上的零食扔到了行李箱上。

趁着还有热水,夏商周也去抓紧时间薅资本主义羊毛了。

正好没什么事儿,我把老布莱克的笔记每一页都拍了下来发给了阿天和老张,发完以后才从头开始慢慢看。

整本笔记并不太厚,里面文字记录和插图都有,而且清晰流畅,可见写这笔记的人素养之高。

老布莱克笔记并不是按照时间叙事的,基本上整本笔记分为四个部分。

第一个部分记录的是帝王谷里的那座【全知神庙- Temple of All Knowing】。

他们也是赶在满月出现的第一天在那里看到了断壁残垣的重现,当时献祭的人是穆斯塔法。同样的,六十年前的这些人也看到了通向沙漠的地图。而且老布莱克还通过他的记忆力把地图描绘了下来,再结合后续的经历加以补充。

所以我现在可以看到最后的那座神殿应该是在【天狼星、拱极星、月亮的交角处】。

这是个什么地理表述啊?我一头雾水。

第二部分分成两块:

其一是未经迁址的菲莱神庙在满月下的场景。倒是和我想象的差不多,还是献祭以后给放映了一个小剧场。小剧场更加确切地指向了沙漠里的一座神庙,现在我知道就是赛特神庙了。

估计李元他们前日也是经历了这个。

其二是阿拜多斯的一些文字记载。

六十年前法国考古队兵分两路,老布莱克等人南上去了阿斯旺,剩下的人北下去了阿拜多斯。当时的通讯技术已经能支持两队人马互通消息了。从记录上看,阿拜多斯的奥西里斯墓倒是没什么特殊反应。

不过当时的交通还是不够发达,那些人没赶上最后在月圆结束前进神殿。但是也因此捡回了一条命。

第三部分就是这赛特神庙了。

根据老布莱克的说法,赛特神庙应该就是我们工地下面那个【荷鲁斯神庙】里提到的,图特摩斯三世修的两座神庙之一了。在【全知神庙】的AR复原里,沙漠深处的神庙应该也是它。

在后面一页,老布莱克单独记录了【荷鲁斯神庙】的一些事情。

这座不存在古埃及历史里的神庙在近代首次被发现应该是上世纪四五十年代。法国的东方考古研究院在对孟图神庙进行发掘的时候无意间挖开了通向这座神庙的路。

对于新王国时期的法老们来说,每一次的建造工程都有其特殊的政治和宗教意义。建造大臣会命工匠以法老之名在新建筑上铭刻王的功绩,并且会记录下“于何时何地为哪位神明建造了一座名字是什么的建筑”。这些简明扼要的信息对后世的考古工作者万分重要。

但是在【荷鲁斯神庙】里,却没有神明的名字。

直到埃赫那吞的宗教改革把权利和宗教中心尝试性地从卡尔纳克往阿尔马纳迁移,这里才落寞了一阵。

至于为什么会有这个举动,学界广泛的认识是因为宗教的权利已经威胁到王权了,所以埃赫那吞需要用一个由王室垄断的神明-阿吞神-来替代由宗教祭司集团把持的众神,以挽救已经飘摇的王室。毕竟不是每任法老都像是图特摩斯三世一样,既是大祭司又是法老。是世俗权力和宗教权利的双重化身。

解释完了【荷鲁斯神庙】,老布莱克结合后面的经历,分析这两座神庙不是并列的,而是存在先后顺序。

在找到赛特神庙之后,会得到特定的信息。而赛特神庙的秘密会在最后的神殿里得到解答。

但是布莱克并没有补充上赛特神庙的秘密是什么,也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找到答案。

六十年前那些人进到赛特神庙的方式和我们完全不同。

原来法国考古队在二战和埃及独立战争的兵荒马乱之时摸到了村子,在那里发现了赛特神庙。当时只是匆匆记录了坐标,就急忙撤出去了。

等到十几年后老布莱克等人再来,赛特神庙的入口就大刺刺地敞开着。而神庙里的贡品等已经被村民们搬空了。等到他们进去的时候,见到的就是一个空荡荡的神庙。

祭坛上没有神明的头像。据法国人说那却是七十多年前就已经不在了的。也不知在更早的时间里,被什么人出于什么原因拿走了。

至于赛特神庙里我无意间发现的双侧壁画,老布莱克等人六十年前也注意到了。

不过那会儿不像我们,是和互相不信任的队伍一起进去的,还需要躲躲闪闪。那队人马直接拉电线把甬道和大殿照的灯火通明的,自然也一下子就看到了在甬道尽头处那个指路的荷鲁斯像脚下碎裂开的表层壁画。

那是一处磕碰造成的缺口。应该是七十多年前法国人离开以后当地村民进去搬运神庙的东西给撞出来的。

老布莱克等人的思路也是顺着双层壁画找进大殿。等他们把南北两面墙的下层都取下来以后,发现了这壁画的确还通向地下更深处。

这赛特神庙原本是一个新王国初期甚至是更早以前的采矿场。等图特摩斯三世发现后,出于某些原因才在其上修建了赛特神庙。

神庙尽头的壁画两边刻画了相似的内容。奴隶把从这里开采的矿石输出去。不过在采矿场深处发现了些什么,让不仅是奴隶,甚至是神职人员都跪地膜拜。

至于在原本壁画上又加了一层壁画的,法国考古队的猜想是拉美西斯二世。

老布莱克写到:“法国考古队的人认为,拉美西斯二世叠上去的壁画是从别处挪用的。”

这乍一想不合理,但是可操作性也是有的。毕竟神庙的形制都类似,虽然赛特神庙的内里不太寻常,但是壁画墙却没什么新鲜的。

至于表面那层壁画,很有可能是拉美西斯二世从地面上另一座太阳神阿蒙神的神庙就地取材来的。然后拉美西斯二世在被挪用了壁画墙的阿蒙神庙的基础上,这才又弄了塞赫麦特神庙。

老布莱克等人能在短时间内知道这些是因为当法国队二战时期来这里的时候,有个考古学家留了下来。好在村子所在比较避世,那人没受到战争波及。但是也在独立战争的时候被清理出去了。等老布莱克他们来的时候,那人又跟着一起来了。

合着这赛特神庙里的东西都是挪用来的。图特摩斯三世和拉美西斯二世就谁也别说谁了。

在这里老布莱克还补充了一点。一个叫索菲的法国考古学家,也就是老布莱克的前女友和他一开始去埃及的原因,提出很可能这双层壁画下面,还有一层壁画。

索菲认为赛特神庙作为采矿场的时间,应该远早于图特摩斯三世统治时期。甚至有可能追溯到前王国那会儿,金字塔时期之前。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地面上的神庙尽头那被毁了容的神像上刻着远古埃及语。

考古队的人都对于这个发现欣喜异常。这对于考古学家而言,真的是挖到了千金不换的宝藏。

不过六十年前老布莱克等人并不是去进行发掘的,所以带的装备和预留的时间都不太够用。于是众人就没有把壁画全部拆下来,也没有再往下挖,而是准备从沙漠里的神殿回来再立项发掘。索菲的猜想届时也可以得以证实。

当然了,他们最终没有回来。

关于祭坛上被划去的铭文,布莱克在他的笔记里是这么写的:

“祭坛边沿上有铭文被划去的痕迹,只余一个祭司的印章图案隐约可见。

穆斯塔法认出了那个印章。他说家中老人传下来的草莎纸上有那个图案,只不过并没有人认识那上面的文字和团的含义。索菲说那很可能是古埃及时期传下来的草莎纸,当场在本子上写了几个圣书体的文字,问穆斯塔法是不是差不多长这个样子。穆斯塔法看了看,点头说是。索菲兴奋的说回去以后想借来看看,穆斯塔法应下了。

索菲告诉我十几年前来的人没说过铭文被毁去了,她提议说等那些人从阿拜多斯赶到以后再做打算不迟。不过路德维希说一定要在满月之前找到神殿,不如直接按照【全知神庙】和【荷鲁斯神庙】里的指示,先进行献祭。

接下来穆斯塔法依言在祭坛里放了血,进行了献祭。随后在夜晚,满月升起来的时候,果然又接收到了古埃及的信息。”

布拉克爵士在这里写下了一个思考:【穆斯塔法认出了祭司金印,但是近现代的阿拉伯人有人知道自己是继承人么?如果这职责真的传承了千年,为什么这时候才会被重新翻出来?难道只凭借一首歌谣么?】

这个问题有没有得到验证我并不知道,不过这也是我的疑惑。

阿拉伯人本身也算是【远方来的人】。为什么他们不在一千五百年前去找沙漠里的神殿,反而要等到无论是老布莱克的六十年前,还是我们所在的这个时间呢?

总之,等老布莱克他们从赛特神庙出来,满月已经挂上了天幕。

果然在献祭以后,赛特神庙也出现了一些信息。

老布莱克的画工不错,而且空间想象力足够丰富。和【全知神庙】一样,他直接把在月色下复原的赛特神庙神庙给画了出来。

在这里他们并没有再看到地图,但是看到了天狼星和另一颗星星。

我不认识那颗星星是啥,后来李元告诉我那就是北极星。

在赛特神庙展现的星空里,天狼星、北极星和满月在天幕排布。然后老布莱克笔下的视角忽而一转,一座神殿自沙海里拔地而起。

他在这里写到:【我们同拱极星一起,簇拥天狼星和月亮。古埃及的神殿自沙漠里显现。】

这个表述让我摸不着头脑。

难不成要找到这个神殿还得飞上天和星星肩并肩不成?

除此之外,老布莱克还特意画了一幅在神庙小剧场里看到的塞尼特游戏的规则图。不过我没有一点印象。

他还在边上写了一行令人迷惑的字:规则一直是由制定规则的人制定的。

这让我想起来找到赛特神庙入口的时候,李元问杰奎琳的一句话。要是我们解错了这个游戏,会如何。

当时李元没有得到答案。

我有种感觉,我们还会再遇到这个游戏。只是不清楚到时候会面对什么样的前路了。

笔记的第四部分就是那个拥有一切答案的最后的神殿了。

在老布莱克和法国考古队穿越了被赛特守护的沙漠之后,他们见到了一座无与伦比的建筑。笔记上有一个素描图,像是山峰伫立在沙漠中央。

等我翻到笔记的最后,六十年前的在这里就戛然而止。进到神殿后发生的事情原本还有记载的,但是被人撕去了。

看样子这笔记到我手里之前被人加工过。也不知道是被村子里的那个老者、还是布莱克爵士撕去的。

我有一瞬间都要怀疑是孟维清干的了。好在纸张残留的茬口儿明显有些年岁了,让我不至于面对这个局面。但是怀疑自己队伍的人远比真相可能被人掩去了让我难受。

我怔愣了一会,不去想从何时起一种被人算计的感觉挥之不去。

在笔记没被撕掉的最后一页,老布莱克写到:我希望自己没有来过这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