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赛特神庙

  • 窃位游戏
  • 吃土老王
  • 4928字
  • 2022-01-29 18:41:39

我展开双臂把自己卡在了洞口,这才没完全掉进去。不过胳膊都快被刚刚那一下冲击给弄断了。

“怎么了?”

楼时麒和贺荣川听见响动跑了回来,见我半截身子入了土也是一惊,赶忙要过来拉我。洞口随着他俩的靠近而颤动着。

“别凑太近,这土是松的!”我吼了一嗓子。

后面的脚步一顿,果然接着就小心翼翼地挪过来。二人一左一右分别抓着我的胳膊这才把我拔出来了。

我们仨退出去老远,等浮土都沉下去以后一个人工开凿的洞口就显现出来了。

我咬牙切齿地想谁这么缺德在墙根儿打洞啊,不怕沙地吃不住劲儿给墙整塌了么。

“去年你也是这么踩出来的神庙么?”楼时麒看着眼前的入口啧啧称奇,还不忘说着风凉话。“我可算是见识到了。”

听他这么一说我也有些莫名。心说我这是得罪了埃及的土地爷还是怎么的了,咋动不动就想给我往地底下拽呢。

不一会儿众人闻声赶来。

问明了情况,派崔克凝神看了看石柱上的场景突然一拍手:“是塞尼特游戏!”

我们都听说过塞尼特。不过那不是托特和孔苏二神打赌时候玩的么?月神孔苏还为此输掉了满月之外的力量。

杰奎琳见派崔克沉浸在了壁画里,只好按捺住也想一睹究竟的心,跟我们解释:“其实塞尼特是一类通关游戏的统称,一般会在墓葬里会作为陪葬出现。至于这出现的入口,”她说着,不由得看了一眼那个游戏场景,又看了看我。“你刚刚是不是照着这上面所画的操作了一遍?”

我尴尬地点点头,还找补了一句:“不过我没做完,就准备走了。”

“这就对了。”杰奎琳恍然大悟。“其实这柱子上画的只是塞尼特的一个普通表现形式,并没有具体的规则,而且也不完整。应该是你刚刚误打误撞解开了这游戏,这才触发了那个入口。”

一时间大家都有些无语。觉得我太过无聊,竟然会看到划线就去跳房子。

李元看了看我,然后问杰奎琳:“那要是解错了呢?如果她误打误撞解错了,会怎样?”

我后知后觉地打了个寒颤。虽说都是棋局,可毕竟塞尼特不像是我们中国的围棋,这可是关系到生死的。要我一步踏错,那可真的是不堪设想。

没有人回答李元。

后来我翻看老布莱克的笔记,发现关于赛特神庙他一笔带过说有人知道怎么玩儿这个塞尼特游戏,并没有写具体方式。

还好这游戏要是没通关,惩罚只是找不到入口,而不是一个错误的入口。

众人视线先是扫过我,继而用眼神给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入口开光。

亚诺好笑地看着我:“煜,你可真是出人意料。”

我讪讪地没搭话。

有人拿来手电照下去,才发现原来这看似深不见底的洞下面是有台阶的。

如果刚刚我不是眼疾手快,一开始就把自己吊在半空,其实是会落在台阶上的。

楼时麒看这情况,瞅了我一眼。要不是人多我真想冲着那张贱笑的脸来上一拳。

然而现下我只能尴尬的笑笑,转而和众人一起研究那凭空出现的洞口。

从地面上能看出来这台阶有十二层,每级台阶之间大概二十厘米高。到了底下还有一条甬道直直通向前面。再往里,光线就照不进去了。

虽然尚且看不出地底下这东西的真面目,但我们知道,那里很可能埋着这趟要找的赛特神庙。

这样看来,要是那个被毁去面目的神像还立在原位,那么的确可以算做是这个地下建筑的先锋了。

话不多说,布斯维尔一马当先走进了通道里。摩根让Alex留在外面,自己也紧跟着进去了。孟维清看了白老师一眼,见后者颔首,他也打开手电走了下去。

一旁站着的村民像是早就知道有这么个地方,没露出啥惊异的神色来,有人下去也不阻拦。只是脸上凝重的表情让人觉得不妙。

杰奎琳上前用阿拉伯语和那人交谈片刻,回来跟我们说:“这个人告诉我,十二年前也有人来找过这下面的神庙。里面应该是没有危险的,不过具体是什么情况他也不知道。”

卡尔早就按捺不住了。见孟维清他们下去有一会儿了还没上来,有些着急。他喊了一声:“布鲁斯!我先下去看看。”得到回应以后就一头扎了下去。

而被叫到的布鲁斯继续不紧不慢地端详着图特摩斯三世和太阳神对弈的那副壁画,而后手轻轻地抚过另一幅祭祀场景里被法老托在手里的祭品,露出些深沉的神色。

注意到我的视线,他收回了手,把那略显苍白的手塞回了薄薄的皮手套里。

“那我也下去看看。”布鲁斯说完,杰奎琳闻言也跟了上去。

派崔克还在研究那绘着塞尼特游戏的石柱,脸都快贴了上去。但还是被杰奎琳一句“底下说不定有更多壁画呢”给拔了出来,连忙也踏上了台阶。

我们被剩下的几人互相看了看。

亚诺说:“咱们也下去瞅瞅?”李元和Alex点头,瑞亚的眼睛也亮了起来。

想起领队的嘱咐,我和楼时麒都看向白老师。

白老师想了想说:“素商,你能和荣川一起留在上面么?一会要是罗教授来了,你们帮我跟他说一下情况。我和小王几人下去看看。”

瑞亚有些不情愿,却还是说:“行吧,那你们抓紧上来。”

我有些意外。

瑞亚明显对进赛特神庙很感兴趣,却肯听白老师的安排先等上一等。毕竟一个任性妄为的人能以大局为重,这着实有些让我对她刮目相看。而且白老师叫她素商,这个名字我听老张的姐姐叫过一次。看样子瑞亚和279的关系的确是匪浅。

白老师一马当先,楼时麒跟在他身后走了下去。亚诺和Alex朝我们点头示意,也消失在了洞口。

我看着那朝地下延伸的台阶。

如果下面真的有座神庙的话,那这可比在帝王谷挖神庙的难度大多了。毕竟在沙漠里修一个地下建筑,沙子竟然没把地下这块给压塌了也是奇迹。

李元拍了我肩膀一下,示意一起下去看看。

我拉住他。然后走到在一边冷眼旁观的当地人面前问:“请问那个是怎么回事?”

我指的是那尊被毁了容的神像。因为阿拉伯语太差劲,表达不出来,只能用肢体语言代替。

虽然没什么证据,但我觉得这十之八九就是那个无名神了。如果毁了它的人还在村子里,或者有人知道这个无名神面部特征的线索,说不定能帮助我们确定这到底是何方神圣。

当地人探头看了看,用英语告诉我们:“建了清真寺的那些人毁了它,但是他们早就离开了。我们这里的人觉得晦气,基本不怎么来这边。”

的确这是过去宗教的一些基本操作了。

基督教到了希腊和罗马也是先破坏人家的神殿,因为一神教和多神教不共戴天。而古兰经里又要求不能有偶像崇拜,所以在有清真寺的地方看不见没破相的神像也实属平常。

不过我们苦寻无果的无名神的庐山真面目竟然是因为宗教原因被毁去了,这可真是令人啼笑皆非。

我和李元交换了一下视线,都看到了对方眼里的无奈。

他打开手电,先我一步走进了入口。

一想到图特摩斯三世藏在【荷鲁斯神庙】记载里的其中一座神庙就在下面,我深呼一口气,也踏上了刚刚没踩到的台阶。

敢问路在何方,路在脚下。

下了台阶以后,正前方就是一条甬道。

入口处空间不大,李元得往前挪挪才能让我有落脚的地方。

甬道里略微宽了一些,可撑死了也只能容我和李元并肩走过去。两侧的墙上和头顶都有壁画,不过大多是一些司空见惯的场景,我们也就没多停留。

踏上去才发现这甬道有一些坡度,越走越往下。大概有那么十几步,脚下的路忽然朝左边一转。我们跟着拐过去,手电先一步照到了不远处的通道尽头。

那尽头的石墙上画着隼头的荷鲁斯。祂像所有古埃及壁画上出现的形象那样侧立着,双手向前伸。好似在给我们指路一样。

在祂手指的方向,有一扇已经打开了的大门。石门的左右分别是奥西里斯和阿蒙神的形象。

我走了进去,知道这次是找对了地方。

这地底下倒是别有洞天。

面前的大殿至少有三四米高,大概十余米宽,二十多米深。四壁和天花板都绘有彩色凹雕,就连地面也刻画着纹饰。

古埃及神庙的设置无外乎几种-供奉神明的,赞颂法老功绩的,还有为法老出身作保的。特征分别为巨大的神像、法老像加上壁画,最后那个则是强调神明给予法老祂的荣光。

不过这个神庙却是不完全符合任何一种。

而且这个大殿里并没有满是彩绘的柱子。按理说这么高的天花板至少需要几根承重的柱子,奇怪的是这里并不见有。

两边的壁画是图特摩斯三世在冥神和太阳神引领下的经历,完全就是地面上那两面壁画墙的后续。

图特摩斯三世跟着奥西里斯和阿蒙神分别经历了审判和上了太阳金船,最后两方汇聚到了正中那面墙的场景里。

在正对我们的那面墙上,沙漠之神赛特站在太阳神和冥神前面,和吞噬了冥河的大蛇阿派普搏斗。图特摩斯三世手捧贡品,也站在太阳金船上。在这场战役之上,荷鲁斯之眼沉默地注视着一切。

在石墙前,与壁画相呼应的,一个被挪走了神像的祭坛被层层莲花花瓣托举着。如果站在祭坛正前方,壁画上图特摩斯三世手里的贡品就像是送到了祭坛跟前一样。

这点倒是和【全知神庙】还有【荷鲁斯神庙】的结构相似。

祭坛之下,是长长的台阶。台阶两边分立着两尊一人多高的雕像,每尊雕像刻画的都是两个形象。图特摩斯三世站在赛特身边,一人一神皆是向前踏出左脚的姿势。

这在古埃及的雕像语言里,是战斗的姿势。

神像高大而肃穆,在有限的光线的下显得格外不近人情,有种压迫感。

我绕到了左边的神像背后,那里果然刻满了铭文。

已经把两边神像都看过一遍的杰奎琳给翻译了一下。大意是图特摩斯三世有求于赛特。年轻气盛的法老深入被力量之神赛特看守的沙漠找些什么东西。然后神和法老对抗共同的敌人。

“不过我不是很清楚这个词是什么。”杰奎琳指着赛特名字边上那个楔形文字,“是赛特的什么呢?”

派崔克也端详了半天,犹豫着开口:“说的好像是赛特之骨。”

赛特之骨?

中埃考古队工地下面那座荷鲁斯神庙的壁画里也出现过赛特之骨的说法,不过这二人应该是没进去看过。二战前的法国考古队好像只留下了荷鲁斯神庙天花板上黄道十二宫的拓片,故而杰奎琳并不知道关于赛特之骨的铭文。

我正想着要不要提一下,就听见他俩交流着这赛特之骨可能为何物,为什么一直没有看过相关记载。

我一想也对。赛特之骨的说法更多的像是野史,并没有任何文献提到过。

再加上其实我自己也有些疑惑。哪儿有在赛特神庙里说赛特之骨的,就算是古埃及人也没这么不讲究避讳的。

这一犹豫,就错过了搭话的机会。

除了神像,一切都似曾相识。

壁画除了中间的主要人物以外,上下的空间都被各色祭品、祭祀和战俘充满。

李元等人也看完了大殿里的壁画,正神色凝重地站在祭坛底座边上。我走上去,看到一串阿拉伯语遮盖住了本该刻在这里的铭文。

布斯维尔用英语念了出来:“以汝血为祭。”

空气不流通的房间里忽然就起了凉意。

亚诺不适地缩了缩脖子,Alex也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她这一退,恰好撞在了李元身上。李元扶了Alex胳膊一下,目光却没有离开那个祭坛。

我走下台阶。

楼时麒仰着头,看着面前高大的赛特和图特摩斯三世的雕像问:“这赛特不是个坏的么?为什么还要给祂建神庙?”

“除了沙漠之神以外,赛特还有一个称号叫“力量之主”(great of strength)。在有些金字塔文本里提到过国王的力量就是赛特的力量,所以很可能图特摩斯三世在这里是为了向赛特借用祂的力量。可是有索取总得有表示吧?一般法老给神明的孝敬就是修神庙。”

我又看了看祭坛后面的壁画,接着说:“而且在古埃及神话的最初,当太阳神拉在夜间游历阴间时,赛特就在他身旁护卫,每每杀死大蛇阿派普的也都是赛特。你看着壁画上画的就是赛特用武器戳阿派普,让它把肚子里的水给吐出来,好让太阳金船继续航行过夜晚。还有就是这几个神在太阳金船上的站位也是有讲究的。一般情况下,豺狼头的赛特都站在奥西里斯身后,而祂自己身后则是站着荷鲁斯。不过当面对危险的时候,天空之神荷鲁斯会站在前面。”

楼时麒看了看上面的壁画墙。

神明们都目视前方,正视着劲敌,没有分出目光看下面的凡人一眼。

“可这里荷鲁斯并没有出现,只露出来一只眼睛。那是危险还是不危险啊?”他转过来看着我。

这我上哪儿知道去。这神殿里奇怪的地方多了去了,甚至它本身就令人费解。

图特摩斯三世为什么会在偏远的沙漠里建这么个神殿?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而且也不是埃及和外界沟通的必经之路。难道是镇邪么?

这大殿里有什么危险,值得壁画上的神明都如临大敌?

没等到我的回答,楼时麒也不深究。“我听说在菲莱神庙的壁画里,讲了众神把赛特的血都给放干了,是怕祂复活。这个说法是哪来的?”

我被问住了。

“楼儿你这十万个为什么可是问错人了,我只知道是传说如此。但是谁传出来的我可就不知道了,真假我也不敢保证。”

楼时麒不求甚解地点点头,没一会儿又问到:“那这祭坛要人用血献祭,是要复活谁啊?”

听清问题的那一刻,我不禁怔住了。

这已经是第三次出现【以汝血为祭】了。而且还多此一举地重新用阿拉伯语写了一遍。

哈桑等人作为被驱逐的祭司,到底为什么要千方百计的找来这里呢?

埃及人说在祭坛上滴血是为了验证古老血脉。可是验证以后的目的又是什么?

会不会真的像楼时麒说的这样,是为了复活什么东西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