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标记祭坛的神像

  • 窃位游戏
  • 吃土老王
  • 3164字
  • 2022-04-05 19:38:35

这神像虽是仰倒在地上,可也有一人多高。在当年它还伫立着时,应该和后面的椭圆形广场上的莲花柱差不多高,而我竟然走近了才看到它。

“咦,这里竟然有个雕像?”亚诺走了过来。他看见神像面目全非的脸,还嘀咕了一声:“这是多大的仇啊。”

我不知道到底是谁和这个神像有仇,但是它所在的位置肯定有些不对劲。这本该坐落于神庙建筑群最前面的神像,竟然出现在了神庙尽头。而且按理说这种神像应该是成对的,可我和亚诺在周围转了转,却没有看到另一尊神像。不过我们倒是在这神像的底座,现在就竖在我们面前,看到了密密麻麻的铭文。

亚诺问我这是什么意思。我深吸一口气,告诉他我不知道。因为这不是我一知半解的属于新王国的埃及语,也不是我勉强能连蒙带猜的中王国埃及语。要是我没看错,这应该是属于四千多年前的古王国,甚至是更早的前王国时期的远古埃及语(Archaic Egyptian)。

英年早谢的考古学家派崔克原本正敬业地顶着日头看莲花柱上的铭文,还跟杰奎琳用法语交流着看法。他们听到我和亚诺的对话,急匆匆赶了过来。

二人细细贴着神像看了一圈,然后停在了底座前。杰奎琳眼巴巴地等着派崔克把刻在底座上的铭文翻译出来。

派崔克蹲在沙地上把对应的字符逐一写下来,然后又一把抹去意会错的部分。来自墨西哥的纹身男布斯维尔也自诩为考古学家,不请自来地加入了进去。

这会儿已经过了正午,神庙的柱子只能提供点儿稀稀拉拉的阴凉。派崔克一抹脸上的汗,跳了起来,把靠在神像上的亚诺吓了一跳。

“这不是神像,这是一个祭坛!”

祭坛?我忍不住又瞅了瞅那神像,哪有这样的祭坛。

杰奎琳正踮着脚,对照着沙地上的那些字符重新看底座上的内容,这时候也兴奋地说:“是的,这是一个祭坛。”

我和亚诺都迷惑不解,布斯维尔也没能提供什么思路。

“这雕像本身不是祭坛,但它相当于标记了祭坛的位置。要是我们的解读没错的话,”派崔克说着,看了看杰奎琳。二人的眼睛里都闪着光。“那么赛特神庙应该有一部分地下建筑。神像就是用来引导祭祀者在地面上进行祭祀的。”

在杰奎琳和派崔克贡献了主要思路的一番讨论后,他们开始热火朝天地推敲这地下建筑的入口在哪儿。

我没去凑热闹,走到了靠近清真寺的地方,出神地俯瞰着赛特神庙的废墟。

“你在想什么?”孟维清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我边儿上。

“孟老师。”我跟他打了招呼。

孟维清朝我微微点头。“他们都去那边凉快去了,你怎么站在这里晒太阳。”

我顺着他的话往后一看,的确很多人已经自发地去清真寺墙角下乘凉了。楼时麒正捧着养生杯喝热水,孟维清见状露出赞许的眼神。

“就是觉得我们工地下面那个荷鲁斯神庙和这个赛特神庙有点儿像,想再看看。”我照实跟他说了。孟维清也知道荷鲁斯神庙的来由,而且进去看过,指不定还偷偷献过血。

“你只是在想这些么?”他平淡地问。

果然是个老怪物,这是来套我话了。

“的确还想了些别的。在来之前我们去见到了穆斯塔法,就是哈桑的爷爷。他说六十年前来这里的时候赛特不让他们进去。我没想明白什么叫赛特不让他们进去,祂又是怎么表达的?尤其是现在看见这座属于沙漠之神的神庙,我就忍不住胡思乱想了一下。”孟维清若有所思,我接着说:“其实我也说不好,大概就是些怪力乱神吧。”

没想到他笑了笑。我寻思原来这人也还是会笑的,就听见他说:“神明毕竟也得顺应人的心思。”

听孟维清这么说,我有些意外。但是我也认同这点。

“人类历史上真的有好多充满智慧的造物。”我感叹道。

“包括神明?”

我惊讶地看着孟维清。

“我只是觉得信仰体系有些投机取巧。”我耸耸肩,“作为社会主义接班人,我当然是个无神论者。怎么可能有那么好用的神和信仰体系来替当权者统治人民呀。神也不过是应运而生的,解决社会需求的存在。”

“那你觉得这些都是人类创造的么?”孟维清接着问。“不光是在埃及,在寻找磁场的过程里,已经发现了很多现代科技都解释不了的造物。”

这还是279的人第一次跟我提到磁场。

虽然不知道孟维清这么做意欲何为,我还是继续说:“要是问我的话,那我觉得应该是的吧。人类很聪明,所以当然有可能是人类创造的。”

“你倒是对人类很有信心。”孟维清说。

我奇怪地看了他一眼。

“反正我不觉得是外星人帮着弄的。比起地外文明,我更感兴趣这个星球曾经孕育出来的文,比如史前文明。”

说到这儿,我又瞥了瞥孟维清。

他也看着我。“你相信史前文明?”

“是的,我曾经想过史前文明的存在。就是在人类之前,地球上还存在智慧生命的那种。”

“那现在呢?”孟维清又问。

“我觉得这种可能性总还是有的。不能证明不存在的话,就先找找看呗。只不过现在说史前文明也有点儿太早了,我们连埃及有什么都没弄明白呢。”

虽然我和李元聊过磁场是史前文明创造的可能性,但是孟维清毕竟不同,这种荒诞的想法还是留着自己消化吧。

“不过不得不说古埃及人的创造力还是很厉害的。”我叹服地看着眼前这座沙漠里的神庙。

“那么你会畏惧古埃及文明么?”

我摇摇头。

“不会。因为我正注视着她的废墟。”

孟维清把目光从赛特神庙的遗址上收回来,继续问。“那史前文明呢?”

我诧异地看了他一眼。“也不会。因为我们就在这里,而史前文明未必存在。”

“那要是后面找到了史前文明的证据呢?”

“无论史前文明存不存在,现在地球是我们的。他们总不会回来吧。”我开玩笑般地说。

“很多历史就像是文物一样,是见不得光的。”孟维清又转回头去注视着神庙的遗迹。

我没料到这个,下意识地接话:“可是架不住有人非要去挖。”

我俩沉默了一会儿。

孟维清没再说什么,把老布莱克的笔记本递给了我。

“中午阳光毒,要是累了就去歇会。”

我拿着那个记录了六十年前过程的笔记本,不知道孟维清现在把它给我是什么意思。正欲找个阴凉地儿翻上一翻,就听见亚诺招呼我。

走到墙根那,才发现这家伙早就厌倦了看书呆子找地下建筑,正举着GoPro在拍一只从土里钻出来的蝎子。见亚诺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旅游博主样子,Alex有些嫌弃地看了他一眼,继而接着和李元看石柱上的壁画。

本来我想叫李元一起看看笔记的,见状作罢,也跟着看起了柱子。

不过我并没存着能看出个所以然的念头,只是走马观花,不一会儿就略过了前面两根。

等转到南面的第三根柱子后面,恰好听见卡尔队伍里叫杰森的少年在和大胡子纹身男布斯维尔说着什么,面色不善。

我对偷听没什么兴趣,也不想惹麻烦,于是转过头绕到了北面的柱子那里假装正在看壁画。

看着看着我觉得竟然还挺有意思。

合着这些柱子上的壁画并不是只有祭祀场景,还有面前这些像是游戏的场面。

第一幅画面里托特和图特摩斯三世对坐于棋盘两方,接下来是图特摩斯三世行走于棋盘之上。每个场景之间衔接并不紧密,也没有把具体的走动方式画出来。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鬼使神差地有样学样了。

“你这儿是转磨呢么?”

肩上被人一拍,我才回过神。是单手抱着厚厚一摞纸的楼时麒,他另一只手刚从我肩膀上离开。

见我扭过头,他咧开嘴笑了。

贺荣川站在他边上,也好奇地看着我。“我们王同志这是在做什么?”

我被他们一问,也是有些懵。收回了蠢兮兮的动作,只能说刚刚是在自娱自乐。

“话说贺同志二位是干嘛去?”我转移话题。

贺荣川笑着说:“楼兄刚去采集了坐标点,准备回去录入,然后和布莱克爵士给的地图对照一下。”

我一听那可是大工程,准备跟着去看看。不过这一转身让我看到了刚刚没有注意的细节。

这时候我们正好站在北墙和柱子的中间,离神像倒地的的位置不远。不过从这个角度看不到那神像,也看不到正借着阳光为线索看铭文的杰奎琳等人。

这根画着游戏场景的柱子正后面的墙上绘着图特摩斯三世和太阳神的凹雕。凹雕上也遍布着被人抠出来的痕迹,可以证明曾经这里也是有人来祭拜过的。

奇怪的是这些被人抠出来的痕迹很矮,只到壁画上法老的腿肚子。我不禁纳闷儿,难道当时的人是趴在地上抠的么。

因为有些好奇,我走过去想看仔细点儿。正好地上有块儿小石子儿,我想都没想就给踢开了。

突然间脚下一空。

都没来得及惊呼,我就随着沙子一起往下坠去。

我心里只闪过一个想法:不是吧,又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