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祭司的骗局

  • 窃位游戏
  • 吃土老王
  • 3234字
  • 2021-11-25 19:04:09

晚饭是在露天的篝火旁进行的。一边有人源源不断地送上来美食,一边在搭起的高台上还有歌舞表演可以看。

除了我们一行人,还有不少欧美人分别坐在几堆篝火旁。随着气氛渐热,他们也已经喝了不少,叫好声已经不再像是一开始那样矜持克制了。

当肚皮舞表演开始的时候,真的是点燃了一众人的热情。

我们都惊叹地看着在台上律动的舞者,她的舞蹈充满着力量和美感。

尤其是在这只有天幕和沙漠的地方,能强烈地感受到那像是野生动物一样的生命力。当她仰卧在摊开的裙摆上,身体在肌肉收缩下起伏的时候,观众都沸腾了。

说实话,在她跳舞之前,我没想过人的肌肉和骨头还能这么动。

和这姐姐的火热大胆不同,伴舞掠阵的几个女孩儿都穿着传统的长裙,阿拉伯的服饰很好的把她们的臂膀也覆盖住了。最后一个动作,由那舞者一个停在半路的下腰作为谢幕。几个女孩展开双臂,把她簇拥在中间。

谢幕动作着实惊艳。

我不住地鼓掌,目光却不自觉地被舞台左手边一个女孩吸引了。她滑落的袖子下有个和哈桑金印一样的胎记。

那胎记现在被描绘成了一朵盛开的莲花,绽放在她的手腕上。

是莱拉。

她怎么来了?我颇感不解。

从诸位古埃及祭司的态度来看,他们像是万不想再和磁场的事情有什么联系了。

哈桑肯带我和李元去见穆斯塔法,也是为了把自己完全地摘出去。因为他们作为【古老的血脉】并不想踏入被诅咒的沙漠。

可现在莱拉出现在了我们的去路上。

我捅了捅李元,示意他莱拉在舞台上。他点点头,也早就发现了这件事。

等表演一结束,还不等我们去找她,莱拉自己就来说明了来意。

果不其然,这姑娘想跟着我们一起去沙漠里找图特摩斯三世的神殿。

夏商周犯了难。

毕竟有李元在,我们并不需要莱拉的血脉。虽说带上她倒也不是不行。不过是个小姑娘,实在算不上是什么变数。可是这趟出来,莱拉是瞒着哈桑他们的。要是拿她当眼珠子的那些古埃及祭司们要是也掺一脚就不一定了。更别提还有那要和我们汇合的联合国。

瑞亚表示带上个小丫头没什么问题,问都没问孟维清。反正他也不会同意的。

孟维清得知后果然不想节外生枝。虽然白老师也觉得带上莱拉实在是没什么必要,可是也不好扔下这小姑娘不管。

要说莱拉也是很有勇气了,孤身一人就敢在路上堵人。她见众人并不热衷于带她一起走,咬了咬嘴唇。

“哥哥他们以为事情已经结束了,可我知道并没有。”面对孟维清审视的目光,莱拉虽然紧张,但还是努力稳住声线。“用你们的话来说,我曾经被转化过。我的叔叔在我之前也被转化过。我哥哥哈桑在拿到金印以后,也被转化了,那之后我的转化就停止了。哈桑以为他们只需要让你们进到沙漠里,自此一切都和我们再没有关系。但是我知道没有这么容易。”

“既然你的转化结束了,就回家吧。我们会找人送你回去的。”开口的却是白老师。

莱拉没想到他会这么说,惊讶地微微张开嘴,瞪圆了眼睛。这姑娘倒真的是挺可爱的。只可惜光是惹人怜爱并不好用。

她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下定决心似的抬头直视着白老师。

“如果我说哈桑找到金印的时候,我也得到了观星的方式呢?那是只有古埃及祭司才能掌握的技术,可以分辨出神明指引的方向。”莱拉目光坚定。“而我是唯一的占星祭司。”

莱拉竟然是可以解读古埃及神明意志的祭司,这级别可够高的。不过有李元外挂,我们也不是很需要古埃及观星术了。

不过我很好奇莱拉怎么会知道我们的行进路线,还事先安排了舞者的身份等在这里。要说是没人跟她说,那倒是新鲜了。至于是谁透露给她的,其实也没什么悬念。

果然第二天一爬起来就看到了晚我们一步来的联合国。

一见面亚诺就笑着迎上来。毫不见外地一左一右把手搭在我和李元的肩膀上。他看上去颇为疲惫,小卷毛也有些耷拉了下来。不过他整个人还是拾掇得挺精神,衣服也一看就是刚换上的。

Alex也和我们打了招呼。虽然带着墨镜,但也能看见不浅的黑眼圈。

“煜,你们可是轻松啊。我们这一路坐车坐得腰酸背疼的。”亚诺一边做伸展运动一边矫情地抱怨着。“昨天夜里到这里你们都已经睡了。”

原来分别之后,亚诺跟着摩根他们先是去了古埃及的宗教圣地阿拜多斯,又一路驱车赶来。为了赶上我们,这两天风餐露宿的。

我点点头:“你们行的路都在你脸上了。”

要说在这里遇见摩根一行人在意料之中的话,看到和他们一起出现的哈桑、阿里和苏格拉底三人其实我是有些意外的。

不过见到莱拉,亚诺倒是不惊讶。

哈桑他们追上摩根等人的时候,莱拉已经从家里跑出来了。果然哈桑是得到了消息,这才能在阿拜多斯找到联合国。

但是279和摩根等人的路线并没有开发布会,要是外人想追过去,除非有人想让他们知道我们在哪儿。

更加令我意外的是,哈桑等人其实一开始就打定主意要跟着一起去撒哈拉沙漠里找图特摩斯三世那装了答案的神殿。

本来几人是寻思着跟279一起去的,毕竟比起卡尔来说我们慈眉善目了不少。只是没想到李元不仅是【古老的血脉】,我俩又从布莱克爵士那里得到了【磁场指南】,竟完全不需要他们。

当他们没在摩根那里见到莱拉的时候,阿里虽然心焦,却利用此事游说联合国。

这个狡猾的埃及人说既然布莱克爵士已经把怀表给了中国人,那就只有带着他们才会平衡。

亚诺当即就表示怀表已经被月臣借给他了。

阿里虽然没想到这一点,却坚持说他们还是掌握了一些大家所不知道的事情。尤其是六十年前和十二年前都是哈桑这家子人去的沙漠。作为祭司真正继承人的莱拉八成也是投奔了我们,如果不带哈桑等人一起行动的话,就会错失筹码。

说起来其实摩根等人本身筹码跟279旗鼓相当,这点双方都是心知肚明。

【古老的血脉】279有李元,摩根方面至少有个Alex,如果她不是队伍里唯一一个的话;布莱克爵士的怀表现在在亚诺手里,而李元自己就是活体雷达;至于那些能改变磁场的石头,至少我们这里有从四川带出来的那块,而他们那里怕是有余下的几块。

本来摩根并不想带上哈桑他们,和孟维清等人出于同样的考量:这些埃及人总不可能是来义务劳动的。之所以肯带着着三个埃及人一起来到这里,也是为了确认莱拉到底有没有被我们带着一起行动。

毕竟无论莱拉知道些什么,相对而言的,留哈桑等人在身边总是好的。

这么看来倒像是有人在平衡我们两个队伍的进程,让双方谁都无法先一步自行进到沙漠里。而且那人好像还掌握着我们的一举一动。不仅是279的,也对摩根他们了如指掌。

我怀疑怀特博士肯定有所布局,但也可能不止是他。要是这怀特博士真的能凭一己之力把我们两个队伍、三拨人玩弄于股掌之间的话,那他未免太过厉害了。

总之,交换了一下儿信息之后,我们互相心里都有了计较。

亚诺听了我们遇见莱拉的方式,咂咂嘴,为没见到那舞蹈颇感遗憾。

Alex摘下墨镜,只是为了让亚诺更好的看清楚她的白眼。

接下来一路都比较顺利。有了布莱克爵士友情提供的地图-他还贴心地把六十年前、十二年前和现在的路况都标记出来了-我们在去往赛特神庙所在村子的路上没怎么走冤枉路。

虽然是按照老布莱克的路线在走,但我们的脚程比六十年前那些人快很多。所以到了那个村子才是借来的月圆出现第四天的下午。

唯一的变故就是在我们快到赛特神庙的时候,被巡逻的埃及军方给拦了下来。也难怪,毕竟两队人马十几辆车几十个外国人到底是惹眼了一些。

两边的向导都清楚双方真正的目的地,也都是人精。只说我们就是中国来的考察队和白人游客,不过大致可以一起归类于冤大头行列。

于是这帮人傻钱多的肥羊就被放了过去,当然是在刮了一层油水以后。

由于莱拉的加入,279车上的人员配置进行了一些调整。莱拉跟着夏商周和韩江雪,姜灿换到了我们车上。

哈桑、阿里和苏格拉底三人则是被分别塞进联合国不同的车上。

我对他们的处境没什么同情。哈桑说他们并不想和磁场的事情再有牵扯,可领我和李元去见穆斯塔法也只是为了骗我们相信他们是真的想进沙漠。

这些埃及人竟然又摆了我们一道。

或者说,我竟然又让这些人摆了一道。

穆斯塔法在六十年前违反了祭司的职责,于是受到了诅咒。他的后人也被转化了,成为了被祭坛认可的【古老的血脉】。

要是按照这种说法,哈桑和莱拉应该已经失去了作为古埃及祭司的资格,成为了被众神排斥的存在。

那么他们到底又是为什么要跟这些本该被阻止的人一起进沙漠去找图特摩斯三世的神庙呢?

哈桑和莱拉现在又是什么样的身份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