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古埃及的尽头

  • 窃位游戏
  • 吃土老王
  • 3599字
  • 2021-11-08 14:49:54

游轮在日落前到达了阿斯旺,停泊在了尼罗河第一瀑布附近的一座小岛旁。

这并不是一个常规港口。但对于瑞亚这样的资本玩家而言,规矩并没有什么意义。

不远处就是菲莱岛,古埃及最南端的领土。

在传说里,奥西里斯被祂弟弟赛特分尸后,其中一块尸体就被扔在了这里。后来奥西里斯的妹妹兼妻子伊西斯把祂的尸体拼起来,古埃及这才得以有了冥神。于是这块土地也被一些人认为是奥西里斯的埋骨之地。

279的人在这里兵分两路。

白老师和夏商周带着楼时麒、贺荣川、姜灿和常笑去了希拉孔波利斯,埃及宗教最古老的遗迹。西方考古学家称希拉孔波利为“隼之城”,因为这里被隼神守护着。而后世的天空之神荷鲁斯很可能也能追溯至此。

剩下的人则留在了菲莱岛。

千年前,在这岛上有一座古埃及晚期为了太阳神阿蒙修建的神庙。在希腊人和罗马人的统治时期,又改为了伊西斯女神的神庙。

现在那座菲莱神庙已经因为这里经年累月被尼罗河水冲刷,被挪到不远处的阿吉勒基亚岛去了。

虽说是打着考察队的旗号,279却并不真的要去什么研究所。于是趁着天还没黑,向导带着我们一起上了阿吉勒基亚岛去参观被整体搬运过去的菲莱神庙。

其实古埃及的神庙都大同小异。威严的法老像,矗立的石柱和精美的壁画。

菲莱神庙比较特殊的一点是墙上的一处壁画。有的埃及学家解读这是赛特弑兄并且跟侄子荷鲁斯争夺王位之后的处决场景。

沙漠和风暴之神赛特被放置在一处石床上,众神围在祂身边,用一件工具抽取祂的血液。在古埃及的神话里,血液是神明复活的关键。也就是说,哪怕赛特被大卸八块,只要血液回到了祂的身体里,那么这个神就会复活。

不过对于未知的解读还是见仁见智。

孟维清和李元吃完晚饭就先离开了。我们剩下的人又转了转,入了夜也就回到船上。

今天身边没有老张和阿天,也没有好事的亚诺张罗着聚会。大家要么是在各自的房间,要么就是被安排去做一些我不知道的事。倒是那两个能源考察的专家在休息室里和给我们当向导的埃及人聊天。这游轮上的功能还是一应俱全,连歌舞表演都有。他们三个邀请我一起坐坐,但我实在是提不起什么兴趣去看表演。

我窝在房间本想翻看一下布莱克爵士叔叔的那本笔记,才想起来刚到阿斯旺就被孟维清借走了,说是尽快还给我。

其实不用看那笔记我也知道,今天晚上李元他们肯定是去了菲莱岛。

布莱克爵士给孟维清的地图我们都看过。

六十年前当菲莱神庙还没被搬离菲莱岛的时候,布鲁斯·布莱克到过这里。虽说菲莱神庙本就是在图特摩斯三世去世千年后才建成的,可这古埃及疆域尽头的岛屿必定有些不同寻常之处。

算起来今夜该是那借来的满月出现的第三晚了。不知道那借来的月亮会不会和菲莱岛上的遗址产生什么化学反应。

不过那些都不是我需要操心的。左右无事可做,洗漱过后我就早早睡了。

这一觉挺安稳的,当我睁开眼发现还是深夜的时候有些意外。房间里有点闷,我打开窗户看着外面突然想去甲板上走走。

星星点点的灯火在不远处的阿吉勒基亚岛上亮着。菲莱岛很安静,船靠在它边上能更好的看到星空。

月色足够亮,能照得出大晚上来看夜景的人不止我一个。

“怎么不睡了?”李元从躺椅上坐起身来,怕吓到我似的轻声开口。

尼罗河起雾了,银色的月光踏着薄雾,像是毯子一般铺在他身上。然而这看似柔软的月色下包裹着的却是尖锐的烈火。

“起夜顺便溜达溜达,过会儿回去接着睡。”我看着他毫无倦意的眼睛。“你呢,怎大半夜的跟这干嘛呢。”

“来晒会儿月亮。”李元说着,又躺了回去。

“你看,天狼星又出现了。”

我抬头望去。

果然,那颗尤为明亮的星星已经重回了天幕。似是在于那不该出现的圆月争辉。

天狼星作为旬星的确每年都会有几十天消失在夜空里。

说到旬星,这是个很有趣而且很古埃及的概念。古埃及人在天赤道附近选取的三十六组恒星。每组有星一到几颗不等。当一组星在黎明时分恰恰升到地平线上时,即为一旬-也就是一个十天的开始,故而得名。

其实这相当于在划分星空的同时也约束了时间。并且决定了昼夜的诞生,万物的秩序。后来演变为了预测未来和众神的意志,并且这项技术由祭司把持。

而在金字塔帝王谷和一些保存完好的贵族墓葬里发现了一些特殊的图画。其中用井然有序的方式来记录星星的名称,还标记夜空中某些行星在一年里的位置和运行方位。

天狼星就是其一。

古埃及人还曾相信,天狼星创造了日月。因为当天狼星“偕日升”,首次攀在夜空的七月,正好是尼罗河泛滥的季节。而尼罗河滋养了整个古埃及文明。从现在看这好像是一个带着偏见的认知闭环,但是对于当时的人们而言,这就是不可违抗的天意。

这古埃及的观星和咱们国家的紫微斗数天干地支有些微相通之处,都是依据对天文地理等自然界现象的观察结合社会所推算归纳出来的学问。美索不达米亚、玛雅和古希腊等文明皆有相似的记载。

当年对观星很有些建树的古埃及人们发现,没十天就会有新的星星出现在地平线上的夜空里,而消失的那些又会在七十天之后重新跃上天幕。于是相信会有重生的古埃及人们制作木乃伊,让逝者起死回生时还能找到肉体。而他们在死者逝去时会看夜空里消失的是哪颗或者哪几颗旬星,那便是代表着死者的星星了。继而等那旬星再次出现,死者便被送入陵寝,像是和那旬星一样步入轮回,期待再次行于世间。

可现在并不是天狼星会消失又再出现的时候。

前天夜里在帝王谷,这个不合时宜的满月第一次出现的时候,的确是没看到天狼星的。而这才过了两天,这最明亮的星星又出现了。

如果旬星还是按照规律在走,那只能说现在一切都加速了。

古埃及人用了多久去凝视夜空,不得而知。他们远比我们更接近星辰。可是这明月现在却是避无可避地悬在我们的脑袋上面。

月光像是剑锋一般直指渺小人类的命运。

我没傻到问李元今夜在菲莱岛上发生了什么。至少不是现在。

微风吹过,带来了尼罗河水的腥气。我打了个冷战。埃及的夜还是很凉的。

我转身回了船舱。

李元却是听了一夜的江水涛涛。

再睡醒的时候已经天色大亮了。

吃过早餐没多久,船就再次靠岸。

岸边停着六辆开罗牌照的雷克萨斯,279用的那辆商务金杯并没有出现。我、楼时麟还有贺荣川一起跟着夏商周上了谢师傅开的那辆车。

到阿布辛贝神庙的时候还不到中午。

看来昨天夜里我见到李元以后船就又开起来了,不然不会这么快就到了尼罗河的上游。和在菲莱神庙一样,我们就像是旅行团一样走马观花地逛逛了这座拉美西斯二世的辉煌遗产。

拉美西斯二世和他之前的图特摩斯三世都是在武力上颇有建树的法老。只有在他的生日(2月21日)和成为法老的当日(10月21日),阳光会通过正门照进神庙深处,落在他的雕像上。

不得不说古人的天文知识和建筑能力真的是厉害。可惜的是此等奇观再也无缘得见了。这座神庙由于阿斯旺大坝的修建,被从旧址移到了现在的地方。并且人们再也无法精确地测算出阳光的落脚点了。

我闹不太明白279的觉得有必要把古迹都看一遍还是为了掩人耳目。后来看老布莱克笔记的时候才发现,279这趟基本是沿着他六十年前的足迹在走。而六十年前,这菲莱神庙和阿布辛贝神庙都在它们原本的位置上。

看样子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一定得需要他的笔记和磁场指南了。而布莱克爵士把那块怀表给我们的时候,应该也是特意打开以后才递过来的。为的就是看清楚那为了寻着磁场而生的指针,在李元手里会是什么样子。

布莱克爵士也得到他想要的了,这才会在第二天把笔记也拿给我们。

阿布辛贝神庙所在已经很靠近苏丹了,在古埃及算是努比亚地区。用现在的说法再往南就是黑非洲。

虽说不是旅游旺季,而且地处偏僻。可这里到底是古埃及文明的一处重要遗址,不少游人慕名而来。不过和埃及很多旅游景区一样,这里的基础设施并没有随着人气而有所提高。

瑞亚自然不肯将就。早早安排好了的饭店竟然还是有些好吃的,也算是没亏了嘴。

接下来就是漫长的行驶了。

从阿布辛贝神庙再往西,就再没什么人烟了。一路都是沙漠,却是已经进了撒哈拉的范围。

中途夏商周怕谢师傅开车辛苦,和他换了班。谢师傅推辞不过,就坐在了副驾驶上。我们三个也跃跃欲试,结果被她的车技惊艳到了,再不敢造次。

本以为今天得露宿荒漠,没想到眼前出现的竟然是一处非常到位的酒店。

或许用‘到位’一词还不足以形容这里。

光停车场里就趴着不少的好车。往里走去,整体建筑的布局看着也不像是埃及随处可见的随意风格。

眼前错落着颇为讲究的联排小楼,在沙漠里还能保持自身的白色,像刚建成的金字塔一样耀眼。联排别墅堪堪把这处酒店的范围围了起来。正中间的房子比旁边都高出一头,俯瞰着沙漠。

我从来不知道埃及还有这等沙漠酒店,简直就像是把十九世纪欧洲的度假别墅搬了过来。等我见到里面的各种印欧语系的标识,就明白这不过又是一个资本主义的销金窟。

原来动不动就会有外国人来沙漠想找乐子,故而各色设备项目一应俱全。一路走进去还看见了那种专门看星空的泡泡房子、篝火堆和舞台。还好没有赌场,不然真的就是个小型拉斯维加斯了。

没有什么埃及人跑来沙漠里消费,于是这里并不那么清真。也就是说我终于久违的又吃上了排骨。

要是图特摩斯三世的神殿真的在这种地方,怕是每天都有人在他神殿的坟头蹦迪。

眼前这一切真的就是古埃及的尽头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