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拥有一切答案的神庙

  • 窃位游戏
  • 吃土老王
  • 5498字
  • 2021-11-07 18:38:26

我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身后那扇阴森的石门上,生怕突然蹿出什么得了道行的东西来。

然而出乎意料的,那扇门纹丝未动。声响倒像从神庙另一端传来的。我一惊,立刻扭回头去。在我前面列阵的埃及祭司们也如临大敌。

在众人的注视下,那面绘着奥西里斯在冥界之旅的壁画墙从原处被挪开了一条缝隙。在冥神接受信众贡品的地方,一个脑袋探头探脑地伸了进来。

我松了口气。是颗好端端长在脖子上的大好人头。

那人先是小心地四下打量,确认没危险这才肯把身子也探出来一点。等看清楚这里的情况以后,他直接愣在了原地。

也不怪来人没反应过来。眼前的场面的确还挺考验人的,搁谁都会觉得误入了邪教现场。

但这人毕竟是见过世面,很快地回过神来。只听见他立刻小声说了句:“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然后毫不迟疑地就缩回门里。

那刚打开了一半的石门这就又要给关上了。

面前的埃及人们也没料到会是这个发展,一时竟没反应过来。

但我可不能让那人走了。就在听到那人说话时,我便赶忙从祭司们之间挤出来。待看清楚来人,我下意识地喊了声:“李元!”

眼见就要关上的门立刻又被人推开了,李元重新走了出来。他仰起头眯着眼睛往祭台上看,见到我以后脸上露出一个笑容,兴高采烈地朝我喊:“王煜,这么巧啊!”那架势倒像是在大街上碰上了,而不是在诡异的帝王谷神庙里。

偶遇了熟人,李元不再是瞻前顾后,径直朝祭坛这边走过来。见我在原地没动弹,他像是才注意到我周围还站着一堆古埃及祭司,多余地问了句“你没事儿吧?”

我被他带的一下子也没什么危机感了:“托您的福,除了被一帮阿拉伯祭司绑架了以外,别的都还好。”

李元脸上的笑更明显了。“是啊,这点我看到了。”

我从来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开心看到李元的那张脸,和他搭完话我才发现自己的嘴角不自觉地向上翘。

见李元往这边儿来,那些祭司打扮的那些人倒是没什么举动。我站在祭台上朝着下面走过来的李元说:“你小心点儿,这些人有点儿邪门。”

李元边快步走着,边嘟囔着:“那你还站在那儿干嘛,人家造型摆的好好儿的,你别给人添乱。”

李元说的造型是指七个打扮成古埃及祭司的人呈人字形排开。

打鼓的阿努比斯站在了那叫莱拉的女孩子边儿上,和哈桑一左一右把她夹在了中间。这样一来就是六个人簇拥着那个女孩儿,好像她是这个莫名其妙的祭祀仪式的核心。

刚刚听到李元推门时的响动以后,那六个人都上前一步,把莱拉挡在了身后。阿里也快步走上前,站在了更靠近她而又不破坏队形的地方。我则是被人墙结结实实地堵在了后面,直到听见李元的声音才挤到了前面。

我刚一迈步要往祭坛下走,曾经在我们工地上卧底的哈桑就侧身挡住我。

没想到刚刚一直没动作的埃及人们突然发难,我只好停在原地。

哈桑问我:“你要去哪里?”却是向下瞥了一眼李元。

我心说你丫这不是明知故问么。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于是我好声好气地说:“我朋友来了,你们忙着,我就先走了。”

可是这人充耳不闻。

李元那家伙这会儿已经走过了小半个房间,这会儿又加快了脚步。刚才也没觉得这奥西里斯神庙有这么大。

我心里也起急。可哈桑现在往我前面一站,身上穿的又清凉,一时间还不好把他推开。

正僵持着,又有脚步声从那扇被李元推开的门里传来。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转移过去,连挡在我面前的哈桑也回头去看。

就见亚诺那个二百五从门里走出来。

他先是嘀咕着“这地方真是不好找”,等一抬头又大呼小叫着“哇你们在开万圣节派对么”。Alex跟在后面横了他一眼,但是见到这个阵仗也是不由得发出了一声惊呼。

见亚诺没头没尾地装傻充愣,我没好气地怼了他一句:“你可别惦记着这儿有人能给你糖吃。”

亚诺听罢朝我比划了个意义不明的手势,脸上还是没心没肺的笑,倒是真的像只是误入了一个无伤大雅的活动一样。

真想把这意大利人的手给他捆上。

李元并没有往亚诺和Alex那看。他一直盯着祭台,现在见众人都被亚诺吸引了注意,于是又往这边走了两步。我看到以后也顾不得别的,心一横,就要侧过身躲开哈桑往下走。

这时候李元突然喊了一句“王煜小心!”

我一惊,立刻停下了脚步。这才发现一把匕首不知何时比在了我的眼睛边儿上。刚刚要不是李元提醒我,那我估计就直接开一个无麻醉的外眼角了。

我不敢再动,下意识地往后缩了缩脖子。暗想到底是低估了这些阿拉伯人的风险,没想到哈桑竟然会动手。绑架的时候都没这待遇,现在这还狗急跳墙了么。

刚刚还吵嚷着的亚诺见状,也噤了声。

其实我觉得哈桑也就是做做样子,总不能在279他们还在不远处的时候真的对我下黑手吧。但是李元他们明显被吓到了,待在原地一动不敢动。就这么僵持了半晌,李元隔了老远小心翼翼地问我:“王煜,这些是什么人?他们想要干什么?”

我被问住了。其实我也想知道他们到底是什么人。不过无论他们想要干什么,我都不伺候。要不是还心疼我这对儿眼珠子,现在我肯定要教育他们了。

没想到短短时间内,亚诺的眼睛没事儿,我的眼睛差点儿没保住。

我一肚子不爽,却敢怒不敢言,只嘀咕了几句“邪教没道理可讲”。

李元还没回话,倒是不知什么时候凑过来的阿里质问:“你们在说什么?”

亚诺紧张的声音同时传来“煜你没事儿吧?”然后他又接了一句“对啊你们说啥呢?”

原来刚刚我和李元一直下意识地在用中文对话,也难怪他们听不懂。我有点儿后悔刚刚说的都是没营养的片儿汤话,要是和李元讨论讨论脱身计策该多好。

可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于是我用英语问哈桑:“你们想干嘛?这里没我什么事的话那我就先走了。”

至于大呼小叫的阿里,我理都不想理这个狗日的。

“我们等的人来了你自然就可以走了。”哈桑也是第一回干这种勾当,拢共没穿几件衣裳可脸上都冒汗了。但是他语气里的坚定让我知道这回怕是不能轻易脱身了。

“那你们要找的是谁?”李元也表情凝重,全然没了刚才装出来的悠然。

哈桑侧过头不知和谁交换了个眼神,越过我朝着下面说:“要找谁不是我们说了算的。不过各位既然来了,能不能麻烦你们几个贡献一点血?这样我们就知道了。”

我小幅度地转了转眼珠。现在我已经隐隐觉出来这事儿不单纯,只是想不明白到底是哪里让我尤其不安。

但这一眼扫过去,只看见李元那倒霉玩意儿二话不说就往祭坛这边走,亚诺和Alex在他身后对视一眼以后也跟着往这边来。

“等等!”我顾不得多想,下意识地喝道。

李元他们停了下来,不明所以地看着我。同时哈桑和匕首一起朝我逼近。

好家伙,这匕首还真不赖,我的眼睫毛都被他削断了几根。

“你小心点!”李元在下面朝着哈桑喊。这回他直接被吓到站在原地不敢再往前走了。

我艰难地咽了口唾沫,手指发凉。由于哈桑的匕首还怼在脸上,我在不转头的情况下慢慢把目光移到大厅中间,寻到李元以后问他:“你还记得荷鲁斯神庙的祭坛么?”

李元点点头,短暂的对视以后他又把视线转回去紧盯着我身边的哈桑。

我小小地咳嗽了一下,清一清干涩的嗓子:“那上面刻着的铭文,我身后这个祭坛上也有一个。”

我特意说的缓慢而清晰,确保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听得到。

李元略显惊讶地看了我一眼,视线又越过我看向了我身后的祭坛。亚诺和Alex应该没进过我们工地地下的那座神庙,但是听我这么一说,也知道这里面有不妥当。

没人打断我。

“一开始我没弄明白这一切是为了什么,其实现在我也还是云里雾里,但是有一点我是知道的。祭坛背后这面墙是通着某个坟墓吧?”我边说,边冷汗直流。

感觉到哈桑的目光又冷了一些,我努力稳住声音继续道:“但我很好奇,究竟是谁的墓呢?”

在李元进来之前,由于我还是很在意身后吹来的风,就防备地回头多看了几眼。但就是这一看,差点儿把我魂儿都吓没了。

其实一开始我误把烛火摇曳下,祭坛后的那面墙上浮雕被火光带出的阴影当成那扇门被推开了。但那根本是个假门。就在我略微松了口气的当口,却意识到阴风是实实在在从身后吹过来的。我寻思了一番,还是硬着头皮探身过去看。却发现那扇假门上有个说方不方,说圆不圆的小窟窿。风就是从那里吹来的。

待看明白了这个配置,我直接惊出了一身冷汗。因为这种假门,在古埃及建筑规矩里,只会出现在墓里。

就像我在帝王谷东谷和阿天老张一起参观的那几个法老的墓葬一样。装着法老木乃伊的棺椁一般摆在墓室最后的房间,尽头的石壁上绘有双手托举太阳的壁画。代表这里是法老像太阳一样得到重生的地方。

但有的陵墓,墓室尽头还是有空间的。我怀疑这个祭坛后面,就连着某一个墓。而那面绘有荷鲁斯之眼的墙上的小窟窿,是为了让逝者能往外看。看着他的祭坛,和来祭拜的人们。就连这从祭坛延伸向假门的台阶,也是为了这墓主人过来享用祭品而准备的。

古埃及人和我们中国人一样,都相信人是有灵魂的。不过不同于我们说的三魂七魄,他们指的灵魂被称为“巴”,是一个在人死后还会在坟墓里游荡的存在。从壁画里往祭坛延伸的台阶,就是让墓主人的“巴”走的。

在这个祭坛后面,有个不知道谁,正在等着它的祭品。祭坛上写着【以汝血为祭】。而哈桑要我们的鲜血。

种种迹象联系到一起,指向了一个令人脊背发凉的答案。

可这样看问题又来了。

神殿最里面的小神殿被视为神的坟墓,可是并不会设置一个真正坟墓里才有的假门。假设说这真像我想的那样是座奥西里斯神庙的话,那祂的坟墓连着谁的陵寝?那个一直没以真面目示人的元素神明,是个什么东西?到底是谁在通过那个窟窿注视着我们?

我浑身滚过一阵冷意。

事情好像比草台班子邪教更复杂。

“所以这不是奥西里斯神庙。”我喃喃自语。

哈桑没说什么,倒是我身后的阿里嗤笑一声:“我们从来没说过这里是奥西里斯神庙,这一切都是你自己猜的。”

的确是我刚愎自用先入为主了。我悄悄叹了口气,暗骂自己大意。

“既然如此,你们这个仪式是做给谁看的?我猜那墓主人一定非同寻常。他满意你们的祭品么?”

哈桑的匕首迟疑了一下,离开了我的眼睛。

我得以侧过脸,挑衅地看着他说:“我看不见得。刚刚看祭坛的时候,那上面已经有血迹了。是谁的血呢?祂是不是不满意这份祭品,所以你们要来找别人?”

但是什么人能让那个未知的神明满意呢?这些阿拉伯人是不是知道我们几个里,有能让墓主人满意的人,才演这么一出的?要是对的人献祭了鲜血,又会如何?

我的思路一开始就错了。

先是被挟持然后一直提心吊胆,心理上已经落了下乘。等进到这座神殿里,再加上他们装神弄鬼的一番祭祀表演,我又被古埃及的套路带着走。所以思来想去都是围绕祭祀展开的。

可如果把他们想成单纯的绑架犯,拿钱办事儿,那背后的主使就另有其人了。

“你们到底是谁?”我又问了一遍。

说什么古埃及的祭司这种鬼话,我是一点儿也不带信的。

古埃及早几千年就灭亡了,要是还有人信古埃及的神,那我不如相信他们拿了美元来坑我们。可是亚诺和Alex的出现让我又拿不准到底是谁在背后搞事。

既然阿里一直跟在老张他们身边,哈桑又在我们工地,指不定还有别的埃及人混到了联合国里。甚至于,他们就是联合国派来的。

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要大费周章把我们聚到这里。只是要某人鲜血的话,有太多办法,没必要做的这么不留余地。现在等于是一下子把我们四个和后面的组织都得罪了,这图的是什么呢?

刚刚没见到李元之前,我觉得无论来人是谁,总比不知道哪个世纪的法老强。现在我后悔了,不如李元他们别来。谁知道这一放血,会弄出什么乱子。而且血液在古埃及的神话里的确是有复活的法力,万一这是真的...

我脑子里一团乱,感觉隐隐约约摸到些思绪。可越想弄明白,就越抓不住。也或者是我根本不敢往下想。

嗜血的古埃及邪神借助无辜现代人的血液复活?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哈桑等人还是沉默不语,像是默认了我的猜测。但关于他们的身份,几人却无论如何也不肯开口的。

“现在不是你提问题的时候。”哈桑说。他的匕首始终悬在我周围,目光依旧是看向下面李元他们的方向。“如果不想她受伤的话,你们可以过来献祭了。”

我看着那个刀尖儿,气不打一处来。这种受制于人的感觉非常讨厌。而且我有好些事情怎么也想不通,要是不明不白地被他们牵着鼻子走,出事是肯定的。

李元没怎么犹豫,坦然地挽起袖子,把胳膊露了出来。“这血是可以给。”他视线扫过哈桑,又看向自己的胳膊,毫不在意地说:“反正别超过400cc,也没什么大不了。”

哈桑等人没想到会这么顺利,互相交换了一下视线。

李元全看在眼里,突然话锋一转:“不过你也听到她的问题了,先说你们是谁。”

说了是谁也不能给他们血啊。我心里直起急。

出人意料的,哈桑这回给了回答。“我们的确是古埃及祭司,但是你们可以不把我们当成是古埃及人。”

这是什么意思?古埃及祭司和古埃及人还要如此身份割裂。难道成为古埃及祭司这就像是职业一样,可以只担任职位,不皈依的么?

我眉间都要皱出褶子了。

这分明是个不算回答的回答,但是哈桑没有进一步解释的意思。他示意李元问完了问题,该过来履行承诺了。

“那你们要怎么找出来要找的人?滴血认亲么?你看清楚,我们四个都是外国人。不可能有古埃及血统的。你找我们也没用。”我还在挣扎。

哈桑看了我一眼。“祭坛会认出来要找的人。而且这里不是最终献祭的地方,只要祭坛认出祂的祭品,就会指引方向。”

他每次开口,我的疑问就会增加。

不是这里,那会是哪里?祭坛怎么认出祂的祭品?认出来以后呢?

阿里受够了拖沓,插言:“你刚刚不是问这里是哪儿么?我现在告诉你,这是拥有一切答案的神庙。还记得你们问过我为什么我相信史前文明么?这里就是答案。只要找到了线索,就能够找到史前文明的证据。”

我是真没想到阿里还有脸提这茬儿。这孙子把我跟阿天老张当傻子耍,现在还指望我听信他的古埃及鬼话。

亚诺终于找到了发言的机会:“为什么你说会找到史前文明,这不是古埃及的神庙么?”

Alex皱起纤细的眉毛:“难道摩根他们说的是真的?竟然有史前文明留下的宝藏?”

哈桑替阿里回答了这个问题。“史前文明本身就是宝藏。它们拥有我们想象不到的知识,那都是财富。你想知道的话。”

他另一只手朝身后的祭坛比了比,做了个请的手势:

“不如来看看献祭以后会发生什么吧。神明会做出指引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