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寒乌

  • 窃位游戏
  • 吃土老王
  • 5404字
  • 2021-11-08 14:35:30

没想到瑞亚倒是主动过来找我了。

亚诺一瞧这意思,挑起了眉毛:“原来瑞亚小姐和煜也认识,真是太巧了。”

冲瑞亚这颐指气使的态度,我没打算客气:“不敢高攀,谈不上认识。”

瑞亚没说话,只是看了亚诺一眼。

亚诺眼神在她和我之间转了转,识趣地说:“那我就先把煜留给你啦,一会儿我再过来。”

接着他热情地走向李元,还张开了双臂。这份热情也得到了李元的热情响应。

我视线不加掩饰地追着亚诺,明显表现出来不情愿和瑞亚相处。

然而瑞亚却不看人脸色,她发话了:“张飏那孩子跟你跟得还挺紧。”

说罢,瑞亚还朝亚诺那边儿瞟了一眼。原来老张就站在李元他们后面,也巧正往我们这边看。这话说的不轻不重,但却让人很不舒服。瑞亚并不管我回不回话,自顾自的接着说:“咱们这么有缘分,难道我还能害你不成?”

这我还真就不知道了。

第一次见面瑞亚就跟我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现在又来找茬儿。瑞亚是老张姐姐的朋友,我把人家弟弟坑到了埃及其实心里是有愧的。但是这话轮不到瑞亚来说,尤其是她不能看轻了老张对友谊的付出和忠诚,把他说的像是被我牵着鼻子走。

我敛了些笑容,正色对瑞亚说:“张飏是因为我来的,这份友谊我是无以为报。但是既然您也来了埃及,就应该知道这里为什么会有危险。我这个人比较蠢,张飏他们怕我吃亏,所以来帮衬着我。而且我的确在各路神仙面前讨不到便宜。”

瑞亚饶有兴趣地听着,形状美好的眼睛被娱乐了似的弯了起来。末了还添油加醋地点点头,像是在肯定我的无能。

我心下厌烦,又不能发作,被磨得没脾气。正想脚底抹油,就听瑞亚问:“为什么不穿那件礼服呢?”

“什么?”我没反应过来。

“衣服是你的尺码,款式也适合你。”

我皱眉。合着那件穿节俭布料的礼服是她放在我床上的。

“谁让你进我房间的?”一想到这个人竟然无孔不入到了这个地步,我浑身不舒服。

“只是送你一件衣服罢了。”瑞亚并不在意。

“我把钱还给你。”

“你防备心挺强,自尊心也挺强。”瑞亚啧啧道,“我还以为你不会在乎呢。”

“无功不受禄。”

瑞亚不解地忽闪两下眼睛:“长辈给有缘分的晚辈送点礼物也不行吗?”

“好的,多谢您的礼物。不过要是您能看在‘长辈’的份儿上提点我几句,那就再好不过。”我默默沉下一口气,决定打开天窗说亮话,省得她继续装傻。“比如您到底是何方神圣?亚诺和布莱克爵士都和您这么熟稔,我何德何能,怎么能算得上和您‘有缘分’呢?”

“你难道还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出现么?”瑞亚勾了勾红唇,那双桃花眼还是弯弯地漾着笑意,“布莱克爵士的确和我家有些交情,所以他已经在摩根和孟维清的队伍里做出选择了。”

可是布莱克爵士当时说他选了279啊。

瑞亚和279能有什么关系?

等等。

我愣愣地看着这个魅力散发者,后知后觉地想到279还有一个成员至今没有露面:“您就是寒乌?”

瑞亚矜持地扬了扬眉毛,轻巧地说:“都说了我不会害你的。”

要不是我肺活量大,这一下儿能给我噎死。您倒是没害我,就是耍着我玩儿来着。

“可是为什么呢?您不是美国人么?”我有点儿被她整迷糊了。

瑞亚这下儿直接笑了出来。“难道你觉得这次是按国籍在分队伍么?这么说的话,亚诺那个队伍里怕是塞进去了一个联合国呢。”

“那您为什么会和279他们在一起?”我实在是太想知道279他们的底细了,以至于不在乎自己落了下乘。“您知道他们来这里的目的么?”

“你都知道他们是279了,能不知道他们是想干什么?”

我被她噎住了,一时说不出什么。

不过人瑞亚倒是真没想难为我,她解释:“最开始和279打交道的不是我,是我姐姐。”

老张的确跟我说过,瑞亚是家里的第二个孩子。她上面有个不知所踪的姐姐。

“你真没想到过咱们缘分其实很深吗?”瑞亚看着我,像是在等我发现些什么。

我也看着她。

瑞亚头一次没露出或傲慢或轻蔑等有攻击性的表情,只是安静地注视着我。细看之下这张脸其实还挺柔和的,而且意外地有些眼熟。

尤其是那双眼睛。

我好像无数次见过这双眼睛。

瑞亚,瑞亚,她姓什么来着?

我拼命想。阿天曾经查到过她家的资料,还拿来给我看过。

Rhea Luan。中文名字叫栾素商。

这个姓也很耳熟。

“您姐姐是栾鹓?!”我当场表演了瞳孔地震。难怪我觉得瑞亚的眼睛很熟悉。想到那双眼睛,我下意识地问:“李元知道么?”

瑞亚并没有在意我问得没头没尾的,只是很高兴似的笑了一声儿:“既然王煜你和月臣是好朋友,叫我一声阿姨不亏吧?”

怪不得当时在拍卖会上见到的时候瑞亚让我管她叫阿姨呢,原来早知道我和李元是朋友。合着个人隐私在美国特权阶层这儿压根儿不是事儿是吧。

“你穿上那件礼服应该很好看,红色挺适合你的。”瑞亚遗憾地耸肩,“现在月臣只能跟别人跳舞了。”

我一时不知该作何反应。

一直耍着我玩儿的那个瑞亚突然露出长辈独有的表情真的是让人一时难以招架。合着李元他们家是祖传的两幅面孔么?他小姨比他还会演。真的是越好看的人,越会骗人。

思及李元也跟我这儿装蒜我就来气。我和老张是朋友,瑞亚和老张的姐姐是朋友,为啥不能让李元管我也叫姨呢?一想到那小子平白矮了我一辈儿,我脸上又不禁流露出了笑容,对他的隐瞒也多出了些长辈的宽容来。

不过这么想来这个279号计划真的是搭进去了李元的一大家子啊。

原来瑞亚是给279跟布莱克爵士牵线的那个。难怪他在两个目的相同的队伍里选择了279,合着是有这么层关系。

瑞亚不但知道布莱克爵士想要达成的心愿,还取得了他的信任。这女人真是不简单。她的出现让我对279和亚诺两边队伍原本的认识产生了动摇,不知从何提起的疑问更多了。

不过至少在知道瑞亚是寒乌以后我明白为什么279会和美国队一样奢侈了。毕竟这可是个能拿资本砸亚诺的狠主儿。

见我陷入沉默,瑞亚伸出左手在我眼前晃了晃。

她的手柔软皙白,手指纤长,皓腕上带了只金镶玉的手镯。那籽玉镯子莹白温润的玉身里交杂着繁复的金色纹路,透着种呼之欲出的富态安宁。

瑞亚转了转手腕:“这是我姐姐的手镯。”

她没多说,但我大概能猜到这手镯是在什么情况下交到她手上的。

那玉镯碎过。上面费心镀上的金线其实是为了把散碎的玉再拢回去,可见对手镯主人的感情。不过有一块碎片没找到,这镯子的主人也没再回来。

“你刚刚问我279他们是要做什么,这个问题其实没有人能回答。因为这不是一个人,一群人,一代人的事,谁也不能窥得全貌。从那个计划开始,这些人是在为一件有生之年很可能看不到结果的事情前赴后继。”

瑞亚眼神扫过会场。

亚诺已经让人放了音乐,现在正轻盈地游走于不同的舞伴之间;279和联合国队在忙着推杯换盏;只除了楼时麒,他在一个衣着华丽的女人找他跳舞时慌忙摆手拒绝,微微缩着脖子,溜到角落去了;那个一家子都被拖下水的倒霉孩子李元像个不谙世事的公子哥儿,带着Alex在舞池里旋转,还炫耀似的摆了几个一看就容易扭到腰的动作,博得了众人的掌声。

“蠢不可及。”

她下了结论。

不知道在说那些计划里的人,还是在说她自己。

“你可能已经听过这个故事了。月臣生病以后,我姐姐就带他回了中国找那个可有可无的男人。本来月臣可以很好地在我们家长大的,没想到非得回去找那个让我姐姐伤心的人不可。当时我不了解带月臣回中国的重要性,赌气没去送他们。没想到他这和姐姐一去,就没再回来。那时候我年纪小,家里人一直不让我接触这些。我不知道姐姐在哪里,也不知道那个小团子怎么样了。直到那次爸爸去接她回家,我非要跟着一起去。因为我必须要见到姐姐最后一面,还要知道是谁,是什么让我以后都不能再见到她了。

我见到这帮人,就知道这是些亡命之徒。我甚至都能看到死亡和他们如影随形。只不过它先带走了我姐姐。”

从瑞亚这边再听李元的身世,只觉得这家伙真的是很可怜。也不由得想他到底是怎么长成了现在这副德行的呢?

不过我很认同瑞亚对279的形容。虽然已经不完全是当初那些人了,但是我还是可以在孟维清他们身上感受到瑞亚说的那种气场。

这是些清醒而认真地不顾生死的人。

仗着周围没人能听懂我们说什么,瑞亚继续人设崩塌地跟我掏心窝子:

“其实当初和279他们接触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抗拒,因为他们追寻的明显是个有去无回的事情。如果你连要找的是什么都不知道,往哪个方向去也摸不清,那不是送死是什么?而我姐姐就是因为这种事情去世的,我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

但那个时候孟维清跟我说,其实这就像是愚公移山一样。最开始接触这个计划的人帮他们铲平了这座大山,后面他们才能继续沿着这条路走下去。而他们要是走不下去,至少可以为后面的人再往下铲一些。他们心甘情愿。

我有些震撼,却还是不能理解。不过我明白了姐姐为什么和他们共事,这也是我加入279的原因。因为月臣就在山的后面。”

虽然不明白瑞亚为什么会跟我说这些,但是我很认同她说的话。

或许瑞亚是为了李元才参与进计划里的。可如果当时没有无数茬儿279们在做一些看上去像是没头苍蝇一样的事情,现在我们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有实力和联合国队分庭抗礼的。

瑞亚突然把话题一转。

“我们家院子里种了桂树,那是我爸爸好不容易才在旧金山养活的,金贵得很。我的生日正好是秋天,那个时节桂花一开,满院子都是香气。我很想吃家里保姆讲的中国的桂花糕,可是没人会做。我就缠着姐姐要她做给我吃。不过我姐姐手很笨,脾气还坏,把爸爸的桂花糟蹋得不成样子。她做出来的桂花糕明明特别难吃,还要让我满怀感动地吃下去,不然就不带我出去玩儿。”

说到这儿,瑞亚像是被往事的回甘甜到了。

“后来姐姐遇到了一个从中国来的人,就总说想要去遥远的故乡看看。我爸爸从没提起过要带我们回中国,他自己自从来了美国以后也再没有回去过。但是听姐姐说想回去看看,他却是很开心,又给我们讲起了听过无数次的故乡的事情。

再后来那个人走了,姐姐有了孩子。她就没再提回中国的事情了。

那孩子正好在中秋节出生,就在我生日过去没多久。其实一开始我是很讨厌那个孩子的。那会儿我也才十几岁,姐姐的生命里莫名其妙就多了个比我还亲近的人,而且还是从我这里抢走姐姐的那个男人的孩子。

不过哪怕是有了儿子,姐姐也没忘了在我每次生日的时候给我做桂花糕。那孩子倒也可人疼,软乎乎的,乖乖地陪我吃难吃的桂花糕,还拿糯米给我捏小兔子。

你只知道他叫李元。其实在他回去李家之前,我爸爸给他起过一个名字。这孩子和月亮很有缘分,我爸爸又怕他孤单,就说要让星辰给他作伴。所以给他起名月辰。”

合着李元一开始叫栾月辰。他怎么这么多名字。

我默默地听着,暗想您家那月辰可不是和月亮有缘分么。那月亮差点儿没要了他的命,还给他养成了这么个精怪似的人物。

瑞亚自顾自地说下去。

“后面的事情你都知道了。我姐姐带着月辰回了中国,然后没再回来过。

等我离开家去上了大学,头一次交到男朋友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告诉我姐姐。我带着男朋友回家。那是一个很好的人,我知道姐姐一定会替我高兴的。但是当我再闻到院子里桂花香气的时候,我才真的意识到,姐姐不在了。然后我发现自己根本走不出去。我必须回去,我得加入那个移山的蠢队伍,我要看着姐姐的孩子长大,保护他平平安安。”

瑞亚平静的说。

“所以我会在这里。”

对于李元家里的这些爱恨情仇我一个劳动人民真的是消化不太了。这是拿了什么悲情戏的剧本啊。

瑞亚倒是打的好主意。以为听完这些,我说什么也不好意思直接抽身而去,得跟着这沉寂了无数人的队伍里帮她一起给她姐姐的儿子铲山。

李爷爷当时把尹家和279的事儿都告诉了我估计也是这个目的。

其实他们真是想多了。李元,或者说尹月臣,这家伙比他们想象的要八面玲珑得多。现在看来反倒是279甚至是联合国队都有求于他。别说我去帮衬他了,人家还嫌我碍事儿呢。

不过话说回来,虽然我对279他们有不少质疑和不信任,并且李元让我非常不痛快,但是我本身就没打算离开。更何况,现在就是叫我抽身,我都不会走。我倒要看看这帮人花了这么久到底是为了什么,终究能找到什么。

能在一场盘算接近终点的时候搭车看热闹,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错过的。

但是我还是有个疑问想问问她。

“可是为什么亚诺他们也想来这里呢?要是说这里有解决李元问题的答案,那么他们来是图什么?”

而且我想不明白,为什么埃及反而是中国一个大家族千年困境的终点?

瑞亚瞥了我一眼:“你还记得咱们第一次见面那时候的事情么?”

我点点头。就是在那次拍卖会上我第一次见到了瑞亚和克里斯·亚诺,进而坚定地踏进了这个局里。

“那时候我和一个人在竞拍克里斯手上的那块【永恒之眼】。如你所知那其实不是一块普通的宝石,它带有279追查了几十年的磁场,也和导致月辰的怪病有关。

这种石头不止一块,现在分别拿在这两个队伍的人手里。当时克里斯在拍卖会以后找到我,说可以把另一块石头允诺给我们。他深谙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的道理,这样一来他明面上是和美国人一起行动的,其实两边无论谁出了问题。他都能全身而退。”

我简直要为亚诺的脸皮和手腕鼓鼓掌了。这种石头这么难得,结果他竟然还有两块。

“可是这不能说明为什么他们要追查这种石头啊。尹家是因为有遗传病,可是别人是为了什么呢?而且他们是怎么知道埃及这里能有答案的?”

瑞亚没直接回答我。“你知道有些关于磁场和远古宝藏有联系的传闻吧?那些并非都是谣传。”

我惊讶地睁大眼睛。

她接着跟我解释:“279很多行动其实是在找路标。像是做研究一样,有的研究是不会得出结果的。但是这一类的研究也会对科学进步产生影响,因为他们替别的科学家试错了。当无数条路都被封死了,那剩下的那条我们就只能走走看了。要是所有的路都堵死了,我们就得再去踩出来一条。

其实布莱克在这两个队伍里无论选择谁,结果都是一样的。因为没有一个队伍会单独进去沙漠。”

瑞亚说着,从路过的侍者处拿来杯香槟,抿了一口后踏入舞池。

宴会还在继续。

热闹散场,那个走过了几十年风霜的队伍要去帝王谷看月亮。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