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南极

  • 窃位游戏
  • 吃土老王
  • 3299字
  • 2021-10-11 21:01:08

福尔摩斯教授带着他的研究团队到南极去是为了解决极地病毒的事。

因为他们有早先面对北极冰川消融,远古病毒扩散的经验。按需配备了相关的医疗器材和人员便奔赴南极。

Alex没参与过北极的那次行动。毕竟她才刚毕业不久,没法儿接触这种级别的工作。但是福尔摩斯教授的团队根据已知消息,认为南极和北极的情况类似,可以处理得了,就分别带上了几个实习生给他们增长经验。Alex作为福尔摩斯的爱徒,加上有不少祖传的极限运动特长(她的母亲据说是个有名的探险家),自然也跟着去了南极。

每次去南极的船都会由船员,探险队员和游客组成。福尔摩斯他们的考察团不知为何也上了这条商用的游轮,于是在船上就遇到了来“拍vlog的”亚诺,和到南极科考站实习的系统工程师尹月臣。

在船上发生了什么他们没细说。

总之在大海上漂了几天,下船的时候听起来他们已经熟悉了起来。后来因为信息有误,福尔摩斯教授的研究团直面了未知危险。加上极端天气切断了他们和美国南极科考站还有外界的联系,这些人差点儿就都折在了南极一块无名的雪原上。

最后还是李元不知怎么联系上了救援队,又只身一人穿过风暴传递消息,这才把被困的幸存者们救了出去。

至于亚诺,他还没到南极就在船上吐到六亲不认。到了南极以后他又非跟在研究团队后面跑,结果出现了缺氧现象。还好Alex发现得及时,不然他那条小命也就交代了。

还都算是有过命的交情呢。

而且在Alex的讲述里,李元还颇有些孤胆英雄的意思。

可是我还没听出来李元和亚诺到底是去南极干嘛的。这两个人都知道那个磁场的事情,而且很明显都在追查。我不相信他俩去南极会为了表面上的理由。而且和同样对磁场【免疫】的Alex交好也不知是不是有意为之。

我一直伸着耳朵等着他们说更多的情报,但是这些人聊起了相处的经历就刹不住车。饶是我脸皮厚都有点儿要待不住了。

这时一个盘子伸到了我脸前面。是贺荣川和楼时麒过来了,他俩手里都还端着不少吃的。

楼时麒在我眼前上下晃了晃盘子示意我接过去。“你要的猪肉刺身。我还看见了鸡翅和培根,都给你端过来了。”

我挺高兴他俩的到来把我从一个局外人的身份里捞了出来。但嘴上说着:“您这拿个吃的咋这么半天呀。”

贺荣川护着楼时麒:“这可不能怪咱楼兄。小王同志是不知道这对食物的竞争有多激烈。我俩去的时候已经没啥可吃的了,这些是刚端上来的,我们眼疾手快身体棒才能拿到。而且你看楼兄还超额完成任务,除了猪肉这鸡翅也是新出锅儿的,你抓紧趁热吃。”

我可喜欢贺荣川这种把屁大点小事儿都能形容一溜够的劲了,于是略微躬了躬身说:“那真的是有劳川兄了。”

楼时麒接话说:“你那吃的是我给你拿的。川子自己拿的都不够他吃的。”

我和贺荣川对视一眼,都笑了。然后我朝楼时麒那边儿送了送盘子,说:“得嘞,多谢小楼儿老师。”

楼时麒傲娇地哼了一声。

我们仨正跟那儿边吃边贫,没注意到李元已经从南极三人组对精彩过去的追忆里抽了出来。也不知在边儿上戳多久,只听见他突然用中文问:“几位都认识么?”

我和楼时麒吃的还没咽下去,腾不出嘴来回话,那边儿贺荣川已经把盘子搁下了。他先是一拍脑袋说:“哎呀说起来也是我们没自我介绍”,然后一边一个拍了拍我和楼时麒:“这是我们队伍的古埃及锦囊王煜,这是空间大师楼时麒。我叫贺荣川,是个搞地理信息的,叫我川子就行。后面大家都是同事了。”

贺荣川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前几天他还跟我和楼时麒说过,这位“尹月臣”是279这次行动里一个不可或缺的大人物呢。跟李爷爷说的夹缝求生的小可怜完全对不上号。

我不着痕迹地打量了一下李元。他还是带着四平八稳的笑容,完全没有任何愧疚或者心虚。

其实李元也的确不必有这种想法。毕竟是我自作多情以为他或许真的需要一个知根知底的朋友,现在看来作为尹月臣,他不但在279这边颇为重要,跟亚诺和Alex混得也非常熟稔了。

楼时麒有点儿跟不上节奏:“还没请教你是哪位?”

贺荣川在李元开口前就说:“要是我没猜错的话,这位应该就是我们另一个同事,尹月臣了。”

李元点了点头,笑道:“这么看来大家都是同事,幸会。”

楼时麒说:“我们不光是同事,还是朋友。”

我拿胳膊肘轻轻怼了他一下儿:“不敢当,我还得跟小楼儿老师好好请教呢。”

没说两句Alex和亚诺也凑了过来。这二位都是那种受不得冷落的类型,一见我们这儿聊得欢就自动来找存在感了。

现在我倒是成了两拨人结识的桥梁。于是我给双方都介绍了一下儿,自然是隐去了李元作为279成员的这部分。哪怕亚诺那个探险队要找的很可能也是279此行的目的,我们几个早晚是要再碰上的。不过那是后话了,现在没必要节外生枝。

当下贺荣川和楼时麒分别跟亚诺还有Alex握了手。我看着这些人客气的样子不似作伪,明显就是互相不认识,心里有点儿拿不准。

按说279当时应该也去了南极,李元就是在那儿碰上了Alex和亚诺两尊大神。可福尔摩斯教授去那里是因为他们要调查极地病毒,李元和亚诺去那里又是出于什么目的呢?

而且照福尔摩斯教授在老张参加的那场会上的说法,他们其实是被骗了。在南极遇到的根本不是极地病毒,而是辐射泄露。虽说Alex现在看起来是个天真无害的小队医,但我可没忘了她也是对磁场有免疫的。

这么说来这也是Alex、李元和亚诺的共同之处。只是不知道Alex和亚诺有没有被转换,他们可以从磁场的辐射里活下来是因为什么。

我看着已经跟贺荣川聊开的三人想,上次碰上这幸存者联盟的活人可都在疗养院躺着呢。我可没什么祖传的转化护体,也没有【永恒之眼】当护身符。以后还是对这些人敬而远之吧。

楼时麒没加入他们的谈话,我知道他和外国人聊不起来。鉴于刚刚他拿着食物把我从尴尬中解救出来,现在我可不能把他晾在一边儿。

楼时麒见我没和那些人聊天而是看向他,防备地眯起眼睛:“你是东西不够吃来抢我鸡翅的么?”

妈的,就不该怕冷落了他。我嚼着从他盘子里拿过来的已经凉了的鸡翅在心里说。

没多久我们几个溜边儿的终于被各自的队伍发现了。

孟维清跟该聊的都聊过了,现在想起来还有在摸鱼的于是朝我们走了过来。我和楼时麒还没有自己已经被划到他队伍里的意识,只觉得他是来找贺荣川的。碰巧一个五十岁上下的精瘦外国人也往这边来。他先是和孟维清互相点头示意,算是打过了招呼。

Alex首先和那头发灰白的外国人打招呼:“你好,摩根。”

摩根对着她扯了扯嘴角,不知道是不是在尝试着做出个笑容来。“刚刚又有一些人来了,他们等你过去呢Alex。”听这个口气,摩根有点儿像Alex的监护人。他的年纪倒是也符合。

亚诺没在意摩根只跟Alex说了话,自来熟地说:“摩根先生你好呀,是我的考察队来了么?”

摩根冷淡地朝他点点头,又看向Alex。后者耸了耸肩,跟李元说:“Lee,那咱们后面再聊啦。这么久不见,一定要联系我。”她在李元点头之后才跟着摩根走了。

亚诺朝我们挤了挤眼睛,说:“我也先去认识一下儿考察队里的成员们。就像我说过的,咱们还会再见的。”

莫名其妙的亚诺和他的朋友离开以后,现在只剩下279的几人了。

孟维清看着李元:“咱们现在队伍现在已经到齐了。月臣你这几天在忙什么?”

李元说:“我上周刚到的埃及,到处转了转。昨天才来的卢克索。”

孟维清点点头。他这一来整个气氛都变了。哪怕他其实长得也不凶,说起话来还挺像个沉默寡言的长辈。

贺荣川这时候拿出了他的手机,跟李元说:“那既然月臣已经到了,那咱们加个微信,”他说着,看了孟维清一眼。见没得到什么反馈,于是接着说:“回头我把你拉到咱们群里。”

李元也掏出手机,问:“您扫我还是我扫您?”

其实我很想问问那个叫【寒乌】的人是谁,孟维清说队伍到齐了的话那个人怎么一直没出现?本来我以为这个【寒乌】是李元的马甲,可没想到他的马甲其实是尹月臣。

有神秘感是好事儿,但是故弄玄虚就只能惹人厌烦了。

没一会儿考古队的人来通知我和楼时麒要撤了,明天我们这些有正经工作的人还得去工地。跟孟维清他们道了别,考古队就一起离开了。

我和李元自始至终没再说上一句话。

离开的时候我看见Alex和亚诺在和一些没见过的外国人聊天。其中有几个人带着一身匪气,而且完全没在掩饰他们的格格不入。

那个有纹身的大胡子站在人群比较边缘的地方。看来独立考古学家的身份没能给他融入话题中心的机会。不像是那个耍猴戏的亚诺,在哪儿都是人们关注的焦点。

出门之前我回头看了一眼热闹依旧的大厅,正好李元也看过来。我俩隔着整个房间和十八年的时光无言地对视,直到被人群冲散视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