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幸存者联盟

  • 窃位游戏
  • 吃土老王
  • 3569字
  • 2021-10-09 15:11:50

这下儿亚诺变成那个没在笑的人了。

他疑惑地看看我们:“这是怎么回事?难道煜和月臣认识么?”

我嘲讽地勾了勾嘴角:“月臣倒是第一次见。只是觉得他有些像我的一个故人。”

亚诺来了兴趣:“哦?煜的故人是什么样子的?”

我瞥了李元一眼。“太久不见,记不得了。”

李元抿了抿嘴唇。我没理他,在他开口前继续对亚诺说:“你刚听到我的中文了。是不是说的特别棒?”

亚诺虽然不可能从‘好久不见’四个字里听出什么,但是不妨碍他是个人精儿。当下就对我的中文大加赞叹,同时也不忘夸自己的朋友中文好。

“说起来这还是我第一次听月臣说中文呢!中文真是一种奇妙的语言,感觉说中文的月臣变成了另一个人似的。”

废话,因为他本身就是另一个人啊。

既然亚诺话都说到这儿了,我就顺着来了一句:“说说月臣吧,难得在这儿碰上国人。听亚诺讲你很是年少有为呢。”

说罢,我成心拿眼神上下打量着李元。没管亚诺小声说了一句“我怎么会当着煜的面夸别人”。

本身我是为了寒碜李元,但这一看竟然发现这小子也太显年轻了。明明跟我差不了几个月,但感觉岁月没怎么摧残过他。那张小白脸儿上的胶原蛋白恨不得都能流出来。

君子无口,对月称臣。

好个尹月臣。

面前的青年倒是的确是当得起这个名字。

这要是脸皮薄点的人被我这么盯着看可能要受不住了,但这李元不愧是能和亚诺混到一块儿去的。他竟然特意把脸朝我转过来,还微微扬了扬眉毛,像是在问看高兴了没。这股子欠劲儿我以前可没想到能在他身上看到。

看来尹家的转化能让正常人变态发育,真是非常严重的后遗症了。

“过奖了,年少有为不敢当。希望没让你失望,如果我像是你那个故人的话。”

李元顶着尹月臣的笑脸说。

我哼笑了声。

何止没失望啊,简直惊喜到令人猝不及防呢。没想到这就是久别重逢。以我的阅历实在是不足以能心平气和地面对这样的情况。

李元却不嫌尴尬,抻了抻衣袖一派悠然地笑着说:“倒是煜真的很优秀,能代表国家来埃及考古。我很期待中国和埃及两个古老文明之间能碰撞出的火花。”他还挺能来事儿,竟然话锋一转夸上我了。

我缓过劲儿来,成心要下他脸子,于是也朝他笑了。“我什么时候说过自己是考古队的?”

李元微微一怔。那双桃花眼无措地眨了眨,但还是在我发难前就想好了说辞:“煜刚刚不是和考古队的人在一起么?毕竟我可是一进来就注意到你了。”

这家伙为了圆谎连脸都不要了。不过这点鸡贼劲儿倒是透着点儿熟悉,小时候我们没少靠他的演技摆脱挨骂。

亚诺听罢也笑了起来。“我刚才还觉得Lee今天和往常不太一样,看来是我想多了。”

我哦了一声,饶有兴趣看向他:“那Lee平时是什么样子的呢?”

亚诺假装认真地想了一下儿:“就是刚刚那样啊,很招人喜欢。”我一开始以为亚诺只是厚脸皮的自大狂,没想到他是真的分不出好赖来。

不过被亚诺这么一说,李元倒是有些挂不住了。

看他吃瘪,我气顺了一些。挑眉看向亚诺:“这么看来你和Lee还挺熟的。”

亚诺露出了一个暧昧的表情:“我怎么觉得煜你格外关心Lee的事情呢?”

“有么?”我耸耸肩,“只是看到了优秀的国人,好奇罢了。”

亚诺又别有深意地看了李元一眼,这才开口:“我和Lee认识有一段时间了,他是个很有趣的朋友。”然后他又把“月臣”的工作能力很是吹了一通。

不过很明显,这个意大利的“寻宝者”和“vlog博主”并不能解释清他亲爱的朋友具体是做什么的。

李元还是那副颇有耐心的笑脸,我也乐得看亚诺挣扎。

一个金发妹子在这当口儿走了过来,很不见外地问:“你们这是在聊什么这么热闹?”她这话虽然是在问亚诺,但是那碧绿的眼眸可是看向了李元。

我一看这架势,估计又是个熟人。

果然亚诺对她的到来表示欢迎。他眉飞色舞地说:“我们正在聊月臣的工作,煜对他的研究很感兴趣。”

我无奈地扯了扯嘴角。怎么就变成我对李元的研究感兴趣了,亚诺可真会瞎掰。

“我哪儿有什么研究,不过是跟着项目在做罢了。”李元也巴不得抓紧把话题从他身上引开呢。

绿眸女生俏皮地歪了歪那颗金灿灿的脑袋,看着李元:“Lee的研究很有用啊!咱们在南极那会儿要不是Lee,大家很可能就没法儿活着出来了。”

南极。

我心下了然,估计这就是福尔摩斯教授的学生了。要是阿天和老张的情报准确,当时从南极磁场事件里全身而退的也有她一个。

合着我这是碰上幸存者联盟了。

“南极?我还从来没去过呢。”我故作感叹。

像是才发现我在这儿,那女孩第一次把目光投向我。我没在意她的无视,友善地冲她笑了笑。

“我是王煜,中国考古队的队员。不知你是?”

“不好意思还没有自我介绍。我是Alexis Hein,来自纽约。是Lee和克里斯的朋友。这次来埃及是在考察队里担任队医。”阿莱克希斯·海茵脸上是自信坦然的笑容:“你可以叫我Alex。”

我从善如流地说对这个有着德国姓氏的美国人说:“好的Alex,你可以叫我煜。”接着我带着点儿好奇问:“无意冒犯。但是为什么你们队伍会有队医呢?我在埃及也待了几年,还从来没见过有队医的队伍。”

Alex倒是不遮掩:“我们探险队这次是要到沙漠里找一些有特殊辐射源的金属矿,听起来就挺危险的。具体情况我也不太清楚,你要是感兴趣可以问问克里斯,毕竟是他牵的头。”

被冷落半天的亚诺一见话题踢到了他这儿,戏剧化地一拍手:“煜你不是知道我在伦敦用一块宝石换了个探险队嘛!Alex就是我们队伍里的一员。本身那些美国人说要安排队医的时候我还觉得多余,一看是Alex我就想,这个计划好。毕竟她的紧急治疗能力我是很清楚的,上回在南极要不是Alex,咱们也没机会见面了。当然了也多亏了遇到月臣,不然我们可能都要葬身那寒冷的鬼地方了。现在想来差点儿再也见不到那不勒斯的阳光我还心有余悸。”

说着他夸张地抖了一抖。

“不过虽然很遗憾,但是这次Lee并不在我的探险队里。要是他能来的话我会更加安心一些。不是说Alex有你我还是不放心。”

后一句是冲着Alex说的,只得到了一声轻哼。

我心说:人尹月臣可是279队伍里的重要成员,自然不可能跑到亚诺的探险队兼职去。

“我还以为这次月臣来也是一起行动的。”Alex转向李元,慢慢眨了眨眼。

李元低头冲注视着他的绿眼睛展开了一个安抚的笑容。

我假装没看见那边儿加戏的两人,感兴趣地顺着亚诺的话问:“所以当时你们在南极是出了什么事么?我一直想去南极玩来着,但是现在听你们一说感觉南极还挺危险的。”

Alex轻笑一声,终于舍得把目光从李元那儿移开了:“你别听克里斯瞎说。一般情况下只要遵守游览规定,南极还是很安全的,毕竟是成熟的旅游路线了。我们那会儿是碰上了辐射泄漏,才会有危险的。”说到这里,她的表情变得不那么轻松了。

一直沉默的李元拍了拍她的肩膀,她转过头去朝他笑了笑。

亚诺也收起了他的嬉皮笑脸,小心地问了一句:“本杰明还好么?”

Alex呼了口气,说:“我来之前去看了本杰明,他虽然出院了但是还得卧床休养。当时我应该拦着他不让他去开会的。”

Alex说的这个本杰明就是本杰明·福尔摩斯教授了。

李元和亚诺又安慰了她几句,然后三个人开始聊一些围绕着南极的话题。

其间李元,现在是尹月臣,不露痕迹地看了我两眼。不过既然我们现在是假装不认识,那他自然就没道理单独来跟我说什么。

亚诺现在反而是认识所有人的那个,不过他也无暇把我加入对话。这位Alex显然对我和他都没什么兴趣,拉着李元聊个没完。亚诺还得费点儿劲才能见缝插针发表些看法,可把他憋坏了。

其实我本该假装不知道那趟南极之行和福尔摩斯教授开的会,只听一下他们在南极到底都发生了什么就够本了。但是不知怎的,在他们聊我没参与过的经历的时候,我鬼使神差地问Alex,她的导师是不是福尔摩斯教授。

Alex惊讶地睁大眼睛:“你怎么知道?”

这下好了,不光是她,亚诺和李元也都看着我。

我只好说:“我好朋友去过福尔摩斯教授的讲座,他回来和我说起过。”

Alex有点儿警惕地问:“那你应该也知道我们南极的事情咯?”

我摇摇头,懊悔刚刚就不该图一时痛快问这个话。

但现在可是有三双颜色不一的眼睛盯着我呢。要是换个情形被三个美人儿注视着我可能会享受一下,可这会儿我只能硬着头皮说:“我朋友跟着他导师去听过夏天的讲座,回来以后跟我们这儿对福尔摩斯教授赞不绝口。还遗憾福地表示没机会跟着福尔摩斯教授做研究。”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我先是赞美了福尔摩斯,然后连带着Alex也夸了一顿。说她年纪轻轻就是大夫了,不愧是福尔摩斯教授的学生,名师出高徒云云。Alex早就没摆出那副防备的面孔了,而且看起来还对我的赞美挺不好意思的。

如果这些情绪不是装出来的,那Alex倒是比亚诺要可爱和真实得多。不过鉴于她和戏精李元还有亚诺是朋友,这个可爱的真实度只能暂且打个问号。

提起导师,Alex更加来了兴致。她讲起了在南极遇到的一些突发情况,和福尔摩斯教授当时是如何力挽狂澜。

从已知信息来看,这些美国人去南极是为了查【极地病毒】,但是亚诺和李元在那次行动里到底扮演了什么角色还是不得而知。

本身李元一直在听亚诺和Alex说,这我刚提完老张告诉我讲座的事情后他反而积极地和他们聊了起来。我接不上话,就但又不甘心啥有用情报都没听到就这么撤了,于是半干不尬地戳在那儿听着。

这一听倒还真被我给听出了点儿东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