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初见279

  • 窃位游戏
  • 吃土老王
  • 4100字
  • 2021-12-28 18:00:05

原来夏商周和白恕都是279的人。

我想起上午和二人的接触,没有传说里那么吓人啊。

“说起来,今天在你们来之前我已经见到两个279的成员了。”我把耍标尺结果被夏商周和白恕调侃的事儿跟阿天和老张一说。“没想到他俩是279的人,感觉人还挺好的。”

“别因为个别人好就觉得279都是好人了。夏商周这名字我有印象,”阿天把电脑架在腿上,点了几下后说:“找到了。”

她把一个文件发到群里。我点开一看,是279的名单和资料。

夏商周是一个地方台的记者,而白恕则是一个大夫。剩下的几人也都是些寻常的工作,里面一个叫孟维清的还是某个国企的业务员。怎么也不像是李爷爷讲的那个血雨腥风的279。

阿天冷哼一声。“这些人估计用的都是掩护身份。我在外面不好查,等今天回去我倒要看看这些都是些什么人。”

我点点头。阿天说要查的人,目前没查到的也只有李元了。

“哎等等,这名单里怎么没有李元啊?而且为什么老王的名字会在279的人员里?”老张皱起眉毛,“你是背着我们去兼职了么?”

没顾得上跟老张磨牙,因为我也纳闷了。我和楼时麒这两个考古队的人都被安排得明明白白了,怎么这李元反倒是不在名单上。

“难不成他是那个‘寒乌’?”

这份名单里一共有十三个人,其中有九个人是一同从国内入境埃及的。除了我和楼时麒本身就跟着考古队已经在埃及以外,尹月臣好像前两天也到了埃及。就剩下个疑似李元的寒乌也不知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说到尹月臣。

“这家伙是不是‘那个’尹家的人?”

尹不算是一个大姓,而且在跟磁场有关的事情上尹家向来跑的很快。

祁天把电脑递给我。“虽然别的人没什么水花,但这尹月臣倒是挺活跃的。”

我看着阿天整理的资料,老张也把脸凑了过来。

嚯家伙,还真是了不得。就光是尹月臣的公开简历里(这家伙有个领英页面)他的名头就有好老长。尹月臣是做通讯工程的,毕业没几年但是待过的地方有很多,虽然倒是待得都不长。他现在供职于一个中资的研究所,也是刚去没多长时间。

这个年轻人不仅是经验丰富,并且作为279的成员,也算得上是挺不避讳的。尹月臣甚至还把前段时间去南极维护科考站系统的事情写在了个人主页。对于知道南极发生了什么的人来说,他也太过招摇了。

这么看来这个尹月臣应该就是尹家人没跑了。

我们三个对视一眼。

合着去南极的根本不是李元,而是这个尹月臣。

“老王,你不是说尹家他们每次只有一个人被转化么?那这个人是怎么回事?”

“我还想找人问问呢。”等见到了李元,我可是有太多事情要问他了。

“尹月臣能全身而退也不一定是因为他也被转化了。”阿天恨铁不成钢地看着我俩迷茫的眼神,“如果你们知道南极有很可能会有磁场,去的时候能不做防护么?这个尹月臣要是尹家人的话,估计从头到脚都做好了防辐射准备才去的。”

听阿天这么一说,我恍然大悟。

老张也点点头。“也是。而且说不定尹家人自己本身就对磁场的辐射有一定的抗体,所以哪怕不是被转化的那一个,也比普通人强。”

“哎老王,这事儿既然尹家也掺和进来了,估计是和磁场相关是没跑儿了。你又不是尹家人也不是李元,要不咱还是算了,跟我们回去得了。”

我知道老张也是为我好,但是这会儿我还抱着侥幸心理,觉得就算是279和尹家的事儿也不一定多危险。毕竟我可是比他们要了解埃及。

于是我假装认真在看尹月臣的资料。

他的脸书头像是个挺拔的剪影,看不清脸,凸显的是身边摆着的天文望远镜。看他选照片和罗列人生经历的样子,倒是个好装逼的。

不过就算是装逼,这个尹月臣也算是有些资本。夏商周和白恕也和我想象里的279成员不一样。

我有点儿好奇279队伍里其他人是何方神圣了。而且虽然没有说出来,但我还挺期待再见到李元的。

领队说的大餐定在了一家很有埃及风情的馆子里。目的是组织考古队的大家和前几天从国内来的老师们聚一聚,给他们接风。

既然早些时候已经见到了夏、白二人,这顿饭见到279的人也在意料之中。虽说是有心理准备,但是他们的出场方式还是过于接地气了。

我们到的时候279的人已经入座了。

中国人讲究饭桌文化,哪怕是在海外这点也不会有什么改变。吃着饭的时候大家的距离感就莫名地少了些许。就连这支走过了一甲子风霜的队伍看起来就像是来参观的旅游团一样,完全没有一打七的样子。

作为第一次正式会面,领队给我们双方互相介绍了一下。我们考古队没啥说的了,大家都是无害的文明发掘者。279则是以投资考察团的名义来的。还表示由于对埃及当地不够了解,想和考古队借两个成员来帮助完成他们的工作。这两个成员就是我和楼时麒。

我带着一副装出来的惊讶和楼时麒交换了一下不解。这时候有个乐呵呵的圆脸抬起他厚实的手越过桌子把菜单递给我们,笑着说:“我知道你俩小朋友有很多小问号。但是咱先点了菜,边吃边聊,边吃边聊。”

哪怕事先看过阿天找到的资料,他们开口之前我根本不太能对得上号。

介绍一圈下来,我知道了坐在领队边儿上的那个完全不像是国企业务员的人就是孟维清。这位279的一把手哪怕是在吃饭的时候背都挺得很直,他面目周正,脸上被岁月和经历雕刻出来的线条显得沧桑,眉心展不开的褶皱又给他添了几岁。等他和领队就水烟交流心得,才能看出来也不过四十余岁。

孟维清另一边坐着今天上午才见过的白恕。他一打照面就冲我和楼时麒友善地笑了笑,我也回给他一个大大的笑脸。

白恕边儿上坐着的就是刚刚那个打圆场的兄弟了。他叫贺荣川,年纪意外的比楼时麒还小上一些。等我们一落座,他就很是热络地说:“楼兄,我可是久仰大名了。”楼时麒面色微变。他一直待在全是长辈的研究所里,心智感觉稍显稚嫩。猛然被一个看上去人生经历丰富的人叫了声楼兄,怕是得消化一会儿。我倒是对这个年少发福的荣贺川生出了几分好感,毕竟在这个队伍里还能保持活泼也是个人物了。

丁泽和他旁边的荣贺川产生了鲜明对比。他也不知道是害羞还是沉默寡言,除了一开始跟我们打招呼以外就一直默默地在吃饭。虽然看着斯斯文文的,可他T恤下面的肌肉不是很有说服力。

挨着丁泽的常笑是个面皮暗淡,甚至透着点儿病容的瘦子。他的眼睛也极无神,那眼皮耷拉着,好像稍稍抬一抬就会对不住这地心引力的模样。常笑不很习惯埃及的饮食,比起吃饭,他更多的精力放在了发呆上。我忍不住暗中多打量了两眼,想着这样的人竟然会被派出来参与任务。但是人不可貌相,说不准他就有什么古怪能为呢。

姜灿和广宇坐在了桌子的另一端。广宇应该是个好脾气的,和周围考古队的老师们相谈甚欢。他好像是素食主义者,在点菜前很仔细地问过了调料和配菜,最后点了一道不含任何油水的素食卷饼。

姜灿倒像是个急性子,言语间颇带着点儿痞气。他剃了个平头,脸上还有戏胡茬。虽然穿着倒是挺立整的,可整体给人感觉有些不修边幅。

我和楼时麒被安排坐在279的队伍里,对面就是孟维清和白恕。不过我没顾上观察这二位,基本上全程都在和夏商周聊天。饭菜还没端上桌我已经知道她有一个四岁的女儿,兴趣爱好是养水母了。夏商周是特意换到我边儿上坐的,她的另一边坐着名字清冷的韩江雪。后者是个瘦高瘦高的女孩子,眉清目秀。她戴着颇有些度数的眼镜,人也比较腼腆。吃饭的时候夏商周一左一右地给我和韩江雪夹菜,很有人情味儿。

饭菜接连往桌上摆,那个寒鸦和尹月臣却一直不见踪影。

一直没精打采的常笑突然开口:“你是在找什么人么?”

他语气平淡,还把脸礼貌性地转向了我。只是他的眼皮和白眼仁把眼珠护得很严实,显得对着世间的事儿提不起一丝兴趣。常笑这一问虽然状似不经意,我心里却是一惊。

然而还没等我找好借口,就听到楼时麒说:“估计是盯着刚点的羊腿什么时候来呢。”继而他还煞有介事地朝众人看了看:“你们可得把吃的看好了,不然说不定得饿着回去。”

我立刻接着他的话怼了回去:“你净瞎说,每回吃饭带两个胃的不是你么。”楼时麒不甘心地还要说点儿啥,被领队一句“你俩安生吃饭。”给噎了回来。

后来我又偷偷瞄了常笑两眼。他只是用左手拿着筷子把一颗煮得夹生的红豆兴致缺缺地立起来又任它倒下,没再分给我一丝注意力。我松了口气,暗想:这人真的是好挑剔。觉得饭不合口味也就罢了,还自己带了双筷子来。

说到这儿,我又四下看了看,发现除了常笑以外好像还有不少279的人也在用筷子。

夏商周注意到我的目光,有些不好意思地解释道:“我们听说在国外都是用刀叉的,怕用不习惯,就自己带了筷子来。”

我脸上一红,忙说:“我们在驻地也用筷子,还是筷子用的顺手。”

没想到孟维清竟然接了一句:“是,多亏老白想的周到。”

我看向白老师。他正坐在孟维清边上慢条斯理地用刀叉吃羊肉,听罢只是微微笑了一下。姜灿好像说了句什么,离得太远我也没听清。

按下这些不提,一顿饭吃的是其乐融融。再加上姜灿和贺荣川隔着老远还一唱一和,甚至还聊起了一些八卦。这倒是让我觉得他们不再那么遥不可及了,甚至怀疑这个气氛融洽的队伍真的就是李爷爷口中的那个279么?

临走的时候荣贺川来加了我和楼时麒的微信,后面我俩被他拉近了一个叫【入埃及记】的群聊。

我一时不知道该吐槽这个魔性的名字还是该感叹279竟然还有个群聊。毕竟看上去他们大多数都不像是会在群里发信息的人。

加进去几天以后发现果然只有荣贺川时不时跳出来活跃气氛,连姜灿都不太搭理他。只有夏商周偶尔会关爱地给他个微笑的表情。我和楼时麒进去以后群里基本上就是我们三个在聊天了。

我特意点开群聊成员看了一遍。孟维清等人用的都是真名,夏商周的真名就已经很像网名了。我和楼时麒是最后进群的人,这个群加上我俩是十二个人。有一个像是僵尸号的微信头像是个月亮,微信名是空白的。我觉得这估计就是那个尹月臣了。要是这么说的话,李元难道就是那个寒乌?这家伙真的不上道,都这会儿了还不联系我。

接下来279在埃及的行踪简直称得上是莫名其妙。每天都看见贺荣川在群里发一些卢克索街头小吃和各式各样的手工制品,他们甚至还一起去开罗转了一圈。我和楼时麒依旧继续在考古队的工作,虽然被算进了279的队伍,但在未来几天里甚至没再见到他们。

哪怕那些人在贺荣川发出来的朋友圈里看着岁月静好,见面时感觉也不太像是传说里的那样凛冽。可一想起李爷爷和尹家跟279在这几十年里有着各种牵扯,包括各种事迹后面279的身影,无论这些人看起来多和蔼可亲,本质上还是那个刀尖舔血的队伍。先入为主的,我就对这帮人有距离感和不信任感。

等再见到279的人,已经是冬至了。

然而直到这时,李元也还是杳无音信。我暗想,等见到了一定要好好教育教育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