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来世之书

  • 窃位游戏
  • 吃土老王
  • 2192字
  • 2022-08-06 12:43:01

本来在琢磨那两句话的常笑和夏商周都惊讶地看着我。话一出口我自己也惊呆了,三人面面相觑。

“我从来没写过这个!”我崩溃地说。

“你确定你没写过?”常笑阴沉沉地问。

“我都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我为什么要写这个啊?”我死死地盯着那个纸条,身心俱疲。这杜阿特里真的见鬼,我都要怀疑自己精神是不是出现异常了。

常笑拿出了纸笔,让我立刻把字条上的内容写出来。我依言写下了:

唯有众神永居于阳光之下

杜阿特见

此外我还用蹩脚的手法把【以汝血为祭】描了出来。

“不对,”常笑摇摇头,“你问错了问题。”

“什么意思?”我本以为他要说我揣着明白装糊涂,没想到他却相信我说的话。

“你应该问,到底是谁能够模仿你的字迹,而那个人让这只猫把纸条传过来是出于什么目的。”说罢常笑伸手把我刚写完的那张纸细细地撕碎,和夏商周分别把纸屑装了起来。

我想不出来谁能知道我的字迹,而且又是为什么要模仿我,现在首要的是弄明白纸条上到底是什么意思。尤其是那上面写了,杜阿特见。

可我们现在身处的不就是杜阿特么,还是说有人会来这里和我们汇合?这么说来留字条的是李元他们?可这明明就是我自己的字,连“杜阿特见”的见字收尾时潦草的痕迹都如假包换。

而且除了那两行中文,还有古埃及语写的【以汝血为祭】。这些人或许认不出来中文,但是这一行古埃及语出现的频率实在太高。在我写的时候常笑和夏商周帮忙挡住了其余人探究的视线,亚诺虽然不知道我们在做什么,但是很上道地帮忙分散注意力,故而众人此刻竟是都看向阿里。

阿里一脸茫然,显然也是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句话。不过这家伙很会骗人,我是绝对不会再被他的演技骗了。但这字条也可能是误导,没有理由把阿里和我们归到统一阵营。除非写这字条的人和我俩都不是一个阵营的。

“王博士,你有什么想说的么?”我闻声看去。另一个看守科学家的雇佣兵低头看了眼那纸条,一个锃光瓦亮的头顶冲着我说:“不给大家解释解释这是什么意思么?”

就算不知道那是我的字迹,现场能做到同时写得出中文和古埃及语的也确实只有我了。这下除了亚诺,别的外国人都审视地盯着我。

难道这就是写纸条的人的目的,让我们互相产生怀疑?

“你不用问她,倒是可以问问这只猫。”常笑话一出口,就被几道阴翳的视线盯住了,他不为所动,继续道:“如果真的要传递信信息,人总是要比动物靠谱的,可为什么来的是这只猫,而不是某个人呢?”

什么情况之下,动物能通过而人不能?在古埃及人的理解力,猫可以沟通人间和逝者之界。

听常笑这么一说,我们都觉得确实蹊跷,不由得看向天妇罗。那只肥猫若无其事地舔着自己的毛屁股。

从它这儿是问不出什么了。现在当务之急是抓紧和其余人汇合,或者至少走出去。

突然两旁的雕像动了。我马上去找天妇罗,那肥猫还窝在亚诺怀里。怎么回事?众人都提高了警惕。我壮起胆子,跟

有经文的纸莎草盖在那雕塑上,结果纸莎草动了一下。我以为自己看错了,因为杜阿特里没有风,没有任何自然的东西,那么是什么让这那雕塑动了起来呢?

不,这不是阿努比斯,祂是乌普奥特,开路者。这是很早的传说了,为什么会出现在新王朝的壁画之中?

“嘿!”亚诺叫了一声,原来是天妇罗从他怀里跳了下去,顺着甬道往前跑。它回过头冲我们喵了一声,像是在催我们,然后就头也不回地跑掉了。

亚诺想去追,但是常笑拉住了他。

“无论纸条是谁写的,都已经让我们偏离了原本的计划。”夏商周看着已经议论纷纷的外国人,手伸向了背包。

常笑抬腿向着天妇罗离开的方向走去。“那就不要让未知左右你。”

杜阿特里没有任何恐怖片里那声音,但这并不能降低可怕的感觉。这里的地是很平整的,没被人怎么踩过。两旁的壁画里,法老和神明面对同一个方向,都摆出作战的姿势,像是在共同对抗着什么。

头顶上是展开双翼的秃鹫女神伊西斯,庇佑着我们一路走来。两旁的壁画里出现了新的场景,是一位女神哺育幼童。这刻画是女神哈托尔,而幼童代表的则是法老。此类壁画旨在诠释法老权利的合法性,因为法老是人间之神,要彰显一下自己和神明之间的联系。

可令人惊讶的是那深深刻在石壁上的线条竟然很直接地刻画了哈托尔女神的双乳。在古埃及的艺术表达中,关于哺育的部分一般都会用女神的动物形象也就是母牛来代替。难怪这位象征着天空和生命的女神合着双眼。

我移开了目光。亚诺却相当仔细地贴近了那面墙。还招呼我去看。我没理会,却又被他拉住。我不耐烦地回过头,就见亚诺满脸惊疑:“煜,是我看错了么?那是不是...血?”

我沉下一口气凑过去看,接着难以置信地使劲眨了眨眼睛。亚诺哈托尔女神的双乳竟然在淌血,而那些神的血液被法老尽数吞下。这可不是君权神授,倒像是以命换命,难怪祂这么痛苦。再看那孩童样貌的法老,果真脸上露出了不属于稚童的诡异的笑容。

我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

“怎么了?”常笑等人见状纷纷围了过来,也被惊得说不出话。

众人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情况,但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儿。前路还未明,于是只得调整心态继续走。接下来一路上两边都是雕塑,我们不得不走过密密麻麻的神像中的路。那些神明皆为跪姿,甚至不是祭司扮演的,就是神明本尊。

面前并不是死路一条,可是我们已经受够了兜兜转转。

不知是谁喊了一声:看脚下!

我们才发现这地面上竟然有棋盘。

“这些是什么?”亚诺岔开了话题,他指着杜阿特两边浮现的铭文,“为什么这些记录在改变?”

我仰头看着频繁眨动的荷鲁斯之眼。古埃及人曾经用天空之神的眼睛作为计数单位。壁画上的荷鲁斯之眼是记录数字用的。

“原来我们一直走在来世之书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