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误读神谕

  • 窃位游戏
  • 吃土老王
  • 1683字
  • 2022-08-06 16:02:57

在杜阿特里走着,就像是时光的单程一样,再没有退回去的机会。我们跟着常笑往回走,不久果然走上了一条不同的路,而且路上竟然有红海的土。我们也终于看到白老师说的,出现过的那个人面甲虫雕塑。

虽然这造型也有讲究,死后就是土,或者是神,甲虫也就是屎壳郎滚土,象征复活。唯一的问题是这个人脸上的表情太过恬静,就好似真的喜欢这个永恒的长觉一样。

在这个房间外面的墙上,伊西斯女神展开双翼。

杜阿特的壁画上出现了一位看着非常别扭,被刻画成木乃伊的神明,然而祂却不是奥西里斯。这是一个畸形的矮子,身体被木乃伊布缠绕,佝偻着肢体,硕大的秃脑袋上古里古怪地留着一根孩童般的发髻。可就在这神明未被束缚的双手中,握持着一个生命之符,和一截象征稳定与万能的奥西里斯的脊梁骨。

这位神明并不在后世所熟悉的古埃及神谱中,然而祂自远古时就受到崇拜,甚至一度被古王国的法老和人民尊为统治神。当时古埃及人认为,孟菲斯所有的东西都是出自祂的“心”和“舌头”,而壁画上的场景也证明了这就是创世之神普塔神。

关于普塔神最令人敬畏的传说记载着:祂写就的文字,既为现实。

普塔大祭司是从古王国开始就专门侍奉普塔神的。结合不断变换的象形文字,哈桑和莱拉到底是什么神的祭司已经昭然若揭。

阿里咬咬牙,也凑过来,他局促地走到我和亚诺面前。他是在担心那对儿兄妹。

我看向阿里。“如果想继续跟我们走下去,就告诉我们哈桑和莱拉的事儿。不然,”我指指壁画,“不然后面就不带他们了,你知道月臣听我的。”

虽然对李元黑不提白不提地就自己走了很不满意,但我还是不得不拿他出来狐假虎威一番。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常笑说的对,再继续被古埃及文明,或者披着古埃及文明外衣的东西戏耍那永远都走不出去。而且古埃及未必向着它。

镜像的杜阿特。前就是后,死就是生。走着走着,有一个雕塑突然动了一下。我目不转睛地盯着,用胳膊肘捅捅亚诺。“你看那里…”

他颤声念叨了一句:“圣母玛利亚啊。”

只见亚诺话音刚落,一道黑影就朝他而来。我下意识地想把他往边儿上拽,他同时也拽住了我,两人都被对方拖了后腿锁在原地,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鬼东西扑过来。

千钧一发之际亚诺眼里凶光一闪,抬腿踢向那团毛球。

“天妇罗?!”亚诺惊呼一声,来不及收回腿,往前踉跄了几步,被肥猫扒着裤子一路爬到怀里。天妇罗浑身不知道是肥肉还是毛抖得厉害,想来也是吓得不轻。

“你怎么来了?其他人呢?”亚诺安抚着窝在胸前的一大坨猫,检查了一下儿没有伤口,皮毛温度也是正常的。

被又揉又哄了半天,橘猫这才把脸露了出来,高高仰起脖子,露出一个没有铭牌的项圈。那写着天妇罗的金属牌子在进来之前被卡哇伊桑替天妇罗献祭了。

亚诺挠了挠那毛茸茸的短脖子。肥猫满意地眯起眼睛,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但很快又用爪子扒拉亚诺。

“把手拿开。”常笑看不下去了,他从亚诺手里一把捏住天妇罗的项圈仔细检查。为了不伤到它,他虽然着急可手上的动作还是尽量放缓了。没一会儿常笑就从项圈和猫肉之间捏出了一个字条。还好天妇罗实在是一只过于膨胀的猫咪,脖子把项圈挤得满满当当,不然这小纸片肯定得弄掉了。

常笑用他耷拉着的眼睛仔细看了看,约书亚等人也想看,他倒是很坦诚地就让了出去。等纸条传到我这里,我才明白为啥常笑不介意别人也看。

因为那些外国人根本看不懂,上面除了一句古埃及语外,写的都是中文。

我和夏商周对视一眼,一起看向常笑。

“不是老白的字。”常笑眯着眼睛,现在字条又回到了他的手里。“应该是个年轻人。”

年轻人?279那么些年轻人呢,李元姜灿丁泽贺荣川楼时麒这说了等于没说。

我又看了看那纸条,总觉得那字迹有点儿眼熟,但我应该只见过李元的字。李爷爷家门口贴的春联是他写的,那手魏碑写吉祥话还是挺令人印象深刻的。而且我还见过他在沙地上写德语。

可眼前的字远没有李元的那么好看。也不是楼时麒的,从考古队来279的时候我们填过一个表格,他的字没啥特色肯定不至于让我记到现在,而我又没见过其他几个人写字,可我确实认得这纸条上的字迹。到底是在哪儿见过呢?

纸条上潦草地写着两行字,我读了出来:

【唯有众神永居于阳光之下

杜阿特见】

后面还有那句无数次出现过的古埃及语:【以汝血为祭】。

艹,这字迹是我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