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从星星之间穿过

  • 窃位游戏
  • 吃土老王
  • 2678字
  • 2022-06-10 19:16:23

“煜,你在看什么呢?”亚诺好奇地凑过来,然后一脸嫌弃地看着壁画上圆润的浮雕。“这是什么啊?长得好恶心。”

“按理说那应该是一个护身符。”我迟疑地说。

迟疑主要是眼前这玩意儿确实如亚诺所说很恶心,甚至令人感到不适,尤其是当它出现在壁画中神明的心脏处时。但是从功能性上讲,它的的确确就应该是个护身符。

在古埃及的亡灵书中,有一部分讲的是死者经历【神明的审判】时会将其心脏搁在真理女神玛阿特的天平上进行衡量。心脏比女神的羽毛轻,则可以乘上太阳神的金船重生,若是心脏重于羽毛,那么就不能通过审判。而死者在阴间时又是非常脆弱的,尤其是心脏被取出来以后。故而木乃伊的心口处通常会被一块画有神像的织品盖住,以保护死者不受邪恶势力的侵犯,并且还会在那上面放置一个蜣螂形状的护身符,以祈求再生和繁殖。

壁画上的浮雕怪就怪在,这是一个蜣螂形状的护身符不假,可它却有一颗人类的头。

那象牙制成的盈润人脸上有一双弯曲的眼睛,鼻子被两边上挑的嘴角挤得皱起来,表情很是陶醉满足。那颗光滑无毛的脑袋直接安在屎壳郎的身体上,六只带着毛刺的细长腿紧紧抱着鼓起的甲壳,好似贪婪的财主抱着稀世珍宝。整个浮雕诡异而扭曲,多看两眼都要把隔夜饭吐出来。

可就是这么个鬼东西,竟然出现在了被描绘成木乃伊的冥神奥西里斯的心脏处。

照白老师说的,这人脸团报屎壳郎的浮雕在前面出现过,而且是一路走来第一次重复出现的形象。这发现非同小可。哪怕耗费时间我们当下也不放过任何细节,把每处壁画细细琢磨,这才终于是找出些端倪。

原来这个心口趴了个人脸屎壳郎的奥西里斯木乃伊应该是前面壁画的最后一帧,也就是说,我们来时的路其实是在从后往前,倒着看墙上的壁画。而我们头顶上的粗糙岩壁其实本该是路,而正被我们踩在脚下的,却是星空。

“‘星星到了这个地方都会陨落,而且不知如何才能再升回天空。拉神的道路变得狭窄,原来引导上下埃及的舵手大地之神盖布这时也愁眉不展’。”莱拉盯着壁画喃喃道。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一直看不到尽头。”阿里也眉头紧锁。

“她在说些什么?”亚诺问我。

“亡灵书。也就是古埃及人刻在棺材或者金字塔上的祭文,讲的是死者在阴间里会经历的事情,基本上会是作为人间的镜像展现出来。”我忙着转动眼珠子四下寻找,待看到壁画上的后倒吸一口凉气。“不过咱们刚刚好像也经历了一遍。”

原来从我们踏上塞尼特棋盘的那一刻起,就已经走进了千年前布下的局。而那个供亡灵行走的阴间杜阿特,竟然并不仅仅是个隐喻,我们就活生生地站在这阴曹地府里。

“王煜,你看这里。”

我走到李元身边,他让我看的是一个占据了一整块墙体的贡品台。这张气派的台面由一根细得像是遭受虐待一样的柱子支撑着,却看起来非常稳固。一只贝努鸟身上罩着一张渔网,仰面躺在孱弱的柱子旁。柱子的另一端是并肩而立的法老和众神。

如果亡灵书上记载的没错,那么这个以一己之力撑起台面的是空气之神舒的血管。而这创造了秩序和万物的神明,祂的血管与年月的筋连在一起。时间在此被一分为二,亡者向祂祈求:我由此赢得时间,从而拥有永恒。

可是亡灵书上并没有记载被渔网罩住的贝努鸟,更不可能有连众神都需要向祂祈求的存在。

这点翻阅过所有市面上能见到的全部古埃及资料的白老师帮忙确认了,他还提出了一个想法:“这里照小王说的很可能就是‘杜阿特’,这些镜像的壁画也是有所重复的,要是能找到规律或许就能走出去。”

就像是莫比乌斯环一样,我们得找到那个把众人困住的“连接口”。距我们下来已经有两个多小时了,夜虽然长,但是也禁不住一直耗着。

既然从某个时候开始我们就在走重复的路了,那么这说明了两件事:

1.我们走到了关键的地方

2.我们可能走到头儿了

“既然如此现在只有一种方法来验证了。”人们安静了下来,纷纷看向布斯维尔。他安排下来:“兵分两路,等汇合的时候就能知道到底是什么情况了。”

布斯维尔没说要是不能汇合怎么办。当然了,到那时自然也会知道答案。

不过人员要怎么分配呢?

布斯维尔扫视众人:“刚才那个‘神’不是已经帮咱们分好了阵营么?”

我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睛,下意识地看向李元。

在进塞尼特棋局时,虽然并没有明确地划分阵营,但是由于Alex、莱拉和哈桑要去用自己的血进行献祭,故而都凑到了李元身边。而布斯维尔和孟维清等人自然也跟过去压阵了。

李元的脸沉了下来,但是他并没有提出反对意见。我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可要是这么安排的话,那我们岂不是就要分开走了?此时更重要的问题是,虽然人人生而平等,但是那个队伍明显要更“厉害”一些。

我看看周围,亚诺无奈地朝我耸耸肩。

“等等,要是等不到你们,那我们怎么办?”杰森问,这个未成年用他的绿眼睛在人群里转了一圈,最后锁在了布斯维尔身上。“我们这里可没有‘古老的血脉’能当祭品用。”

“你们不会需要的。要是我们没回来,那就证明这条路是线性的,你们再过去那走的就会是已经解开的路。要是我们回来了,那就更加不用担心。”

这个说法本来没什么毛病,但有两个问题。

其一,若是按古埃及的丧葬传统看,这个被称为【杜阿特】也就是阴间的地方是圆圈状的,每天都会重复走同样的路,故而他们一定会回来。

其二是前面白老师和那个科学家都说这很可能是一个莫比乌斯结构,也就是无论怎么走,都只能在同一个面上行进,也就是说无论如何都会回到起点。

既然如此,那又何必考虑另一种可能性呢?

除非......

杰森明显对这样的分配感到不满,但是布斯维尔没有给他机会继续说下去,大胡子招呼着先锋军:“休息好了就走吧。”

我坐在地上起都没起来,只拿眼睛看着整装待发的李元等人。既然他们不在乎分头行动,我们也不是离了他们就玩儿不转。

李元拎上装备,在我面前蹲下来。“我说好一直跟在你身边的,但是接下来太危险了,而且那不是你的命运。”

他看着我的眼睛,想说些什么,又把那些话咽了回去。“我会保证没有人能伤害你。”

“反正是你们去蹚雷。”我无所谓地挑挑眉毛。“先说好你要是折在前面了,那我可不管收尸啊。我只对上千年的死人有兴趣。”

我朝李元摆摆手,他好脾气地笑笑,又跟夏商周和亚诺分别打过招呼就走到了Alex身边。

哈桑和莱拉吟诵着:

“亡灵和那些永不落的星星对我称赞不已。

“啊你这独一无二的神,你是绽放光辉的月亮;啊,你这独一无二的神,你是闪闪发光的月亮。啊你这独一无二的神,你指引我走向神明许诺的地方。

“他要在天国获得一席之地,他要与天上的繁星为伍,他要为天边孤独的星星做伴。”

在象形文字里“星星”与“大门”发音相同。任何进入冥界的人要是想离开,就得穿过那些门,加入群星。

随着祭司的祷词,壁画里的形象好似活了过来,在我们面前僵硬地做着动作,像是呈现死者如何怀着恐惧,像是一颗星星那样离开冥界。

我看着那月亮走入星辰之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